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971|回复: 0

[散文随笔] 虚拟爱情(文/张浩文)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7-26 17:3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虚拟爱情
  
  我有一位朋友在大公司谋职,收入不菲,行有私车,住有私房,人长得高大威猛,仪表堂堂,但却是一个白领“王老五”。问何以如此,他总是一撇嘴:这一拨小娘子!满脸的不屑。有一天他请我喝啤酒,席间他忽然神秘兮兮地说,我上网了。这事太平常了,不足以让我表示特别的惊讶:这年头网虫就跟贪官一样噌噌噌地往外冒,三五天不见,周围就有一大帮人落网了。他见我没有反应,就拿啤酒杯咣地撞一下我面前的杯子,大声说:我上网了你知道吗!然后又咬着我的耳朵说:我在网上捞着了一个媳妇。
  我明白了今天喝啤酒的由头。他告诉我那女孩叫LIJI,我知道现在的网虫差不多都有代号,就跟当年的地下工作者似的。他怕我没听清楚,蘸着啤酒在桌面给我画了四个洋字母,最后我们为那个LIJI(莉荠?里脊?痢疾?)干杯。
  在后来的一段时间里,LIJI是他跟我通电话的唯一内容,我眼睁睁地看着他坠入了情网,心里真为他高兴。今年秋天的一个上午,他从机场给我打来电话,说他马上要飞赴某地,去会LIJI。等好消息吧,他嘿嘿嘿地笑着,如果顺利的话,我们就把事办了!
  一个星期过去了,一直没有他的消息。我埋怨这小子如此好色轻友,一头扎进温柔乡里,竟然忘了让别人分享一点新婚之喜。于是就拨通了他的手机,没想到他早就回到公司了,我问他怎么样?他好像害了牙疼一样,咝咝咝地抽着气:哼,那小娘子!
  这是一个典型的电脑爱情“模板”。
  电脑的飞速发展,极大地改变了人类的生活方式。其奇妙之处不仅在于它在技术和物质上的运用,更在于它已经深深地介入了人的心理世界,这就是所谓“虚拟空间”中的“虚拟生活”。人们既然可以借助应用软件在电脑上创造出一个自己从未经历过的虚拟世界,从中体味各种惊奇和冒险的感受,那么为什么他们不可以在电脑上创造一个花前月下美人来的绮丽境界,美美地体验一下“虚拟爱情”的滋味?
  这的确太美妙了!现实是有缺憾的,而人总是追求完美无缺,文学差不多就是因此产生的,文学里的爱情大多淋漓畅酣、美轮美奂;然而文学只是想象的世界,电影才把这种想象变成了虚拟的真实,其有声有色、有形有状使文学过“干瘾”式的画饼充饥相形见绌;不过电影毕竟是大众化的梦幻,演绎爱情的男女演员最终也成了大众情人,一种千篇一律的模式化故事总是导演硬塞给观众的,直到电脑的出现才结束了这种既缺乏个性又强奸民意霸权话语。电脑中的爱情游戏可以自己编织,鼠标和键盘的不同触动能策动出故事的各种结局:喜剧、悲剧、悲喜剧随君所需;如果借助于扫描仪和图片编辑软件,你甚至可以对游戏中的主人公施行“换头术”——让他和她的肩膀上扛上你和你意中人的脑袋,这时候所有的故事都成了你的故事,所有的不可能都在瞬间变为可能,只要你愿意,你可以享尽艳福,让他或她成为百依百顺的“爱奴”。
  这还不够刺激,因为它仍是一种卡通游戏,真正过瘾的真人过招,这就是我那位朋友玩的网上爱情。一条光缆(一条红线?)牵着两台电脑,两台电脑的面前(背后?)是两位素不相识的痴男情女,他们通过伊妹儿沟通联络,把滚烫的情话即刻传输给对方。由于神龙见首不见尾,大家都可以伪装性情,扮尽温柔,示人一个绅士淑女;或者彻底放纵,毫无顾忌,把压抑的利比多尽情释放,让双方火辣辣地融为一团。
  电脑商的下一步许诺是模拟人的感情,借助某些配件,让你在网上恋爱时真正有生理和心理反应:键出“接吻”或“拥抱”时你会心动过速,鼠标点到输入电脑的恋人照片的某些部位时,双方都会有某种类似于被电击的快感……
  在电脑变疯了的年代,我相信这一切都可以实现。但我怀疑的是电脑尽管能制造千万种情感,可这千万种情感会不会是千万种“模板”?电脑上的“接吻”和“拥抱”会让你心动过速,但现实中每一对恋人的接吻和拥抱绝不会有雷同的感受,其不同的口感、手感、心感、情感和快感即使同一对男女恐怕也不会重复第二次。电脑可以让你感受到恋人皮肤的光滑,却不能让你触摸到他(她)的伤疤;电脑能让你感受到情人的体温,却不能让你体察到他(她)正在发烧……电脑无法囊括例外,更无法逼近例外中的千姿百态。如果大家都习惯了电脑上的调情,我不知道这是感觉的丰富还是感觉的退化?推而广之,我们完全有理由质疑电脑上的悲痛、电脑上的愤怒、电脑上的欣喜、电脑上的哀愁……
  技术的可怕正在这里,对科学许诺的“好生活”也不要轻易致意。在韩少功的《马桥字典》里,马桥人把“科学”诠释为“偷懒”,如果在物质层面上讲,马桥人当然是孤陋寡闻的,可如果在心理和情感层面上,他们差不多是发现了真理。
我那位朋友吃亏就吃在“科学”上了,他把自己的爱情委托给了电脑。
      
       张浩文:陕西扶风人,系海南师范大学教授、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海南作家协会副主席,出版有小说集《狼祸》、《三天谋杀一个乡村作家》、《长在床上的植物》、长篇小说《绝秦书》。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