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560|回复: 0

[散文随笔] 北山打杏子 文/夏晓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5-15 09:29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北山打杏记

文/夏晓

《我的回忆录》系列之六

  前言:  扶风,我的故乡。是一个人杰地灵、风光秀丽的地方。离开她,已经五十多个年头了。家乡的一草一木、人文地理、山川风光、风土人情、美丽传说及乡音乡情,常令我魂牵梦萦,情结心头。人生如白驹过隙,转眼我已是七十余岁的老翁了。退休后,我将在故乡扶风逝去的生活岁月,撰写成了《我的回忆录》系列。此篇为回忆录之六,我的初衷是以“打杏”为主题,来展现父老乡亲的纯朴与勤劳、儿时玩伴的欢乐与友谊……

  我可爱的故乡扶风北乡,有一条自西向东绵延几百余里横贯扶风东西的黃土高山,这就是有名的乔山山脉,我们都称她为北山。山上林草丰茂,花果遍野,山青水秀,堪称扶风的金山银山。
  我们村的小孩子,从小就跟着家人,经常进出北山。家里缺柴少薪,就拉上架子车,进山砍柴。自家栽种的旱烟收获了,就进山抽葛条,用它夹烟叶晾晒。收获的季节到了,就进山采野果、打酸枣、采槐花、打野杏……这样进出乔山,对山里的一草一木,山川路径,我们这群小伙伴都烂熟于心,闭目难忘。
  记得五十多年前农历五月,一个忙毕的夏天,我们一群十二三岁的小伙伴相约:进北山打杏子。
  看到大人们进山打杏子回来,那滿筐滿篮的黄澄澄的杏子,令人垂涎欲滴。我们玩伴中的大我两岁的“孩子王”宗尚哥提议:我们这些孩子也要同大人一样,进乔山打杏。先回家和家里大人商量一下,同意后结伴而行。结果家里让去的只有五人。其它人家里不让去,说是山里狼虫虎豹多,怕不安全。决定去的五人相约回家做准备,第二天就出发进山。
  回家后,母亲为我烙了干粮扶风大饼,父亲为我准备了装杏子的大堂笼,用他的长布腰带绑扎好,便于肩背手提。那天晚上,我兴奋得难以入眠,只盼天早些亮。后来不知何时就进入了梦乡。梦中全是滿山遍野枝繁叶茂的杏树,滿筐金黄金黄的杏子……
  一声雄鸡长鸣,将我从梦中惊醒。赶紧起床穿衣,喚醒母亲,为我准备早餐。
  吃完母亲为我做好的鸡蛋挂面,小伙伴们就敲门喊我出发。我们一行五人:宗尚哥、忠田、全喜、朱娃和我,全身佩挂,汇集村口,向北山进发。
  五月的清晨,东方启明星眨着眼睛,远近村庄的鸡鸣狗叫不断传来,为我们壮行。
  我们五人兴奋异常,以急行军速度一路向北,齐城、天度、晁留……一个个熟睡中的村镇都被我们抛在了身后。转眼间就到了孙宪武纪念碑下。孙宪武烈士是我扶风县著名的大英雄。解放前,他是我们扶风县地下党县委书记,后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在英雄碑下,我们稍事休息,缅怀英烈后,继续赶路。
  过了店头镇,天亮时,我们就来到了北山东麓的东观山脚下。突然,一阵象婴儿哭声一般的啸叫声从山顶传来。举目望去,隐约发现西边沟梁顶上卧着三只大狼,仰天长啸。是进还是退?宗尚哥说:管它呢!或许没瞅见我们。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天不怕,地不怕。伙伴们以极快的速度绕道进山。
  进山后,一路风景这边独好。鸟雀在林间歌唱,蜂蝶在花丛起舞。路两旁的草丛里,盛开着各色各样的野花。野酸枣、野草梅、狼尾巴草、咪咪茅……夹杂其中。我们开心极了!不知谁带头吟唱起了扶风祖辈经久流传不衰的古老的扶风口婆:咪咪茅,上高窑。高窑高,拉雀雀。扑楞楞,都飞了……这一起头,我们随口符合,口婆一段接一段:麻野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把娘背到高山上,媳妇坐到热炕上……口婆口,打面斗,面斗没梁,盖新房。盖的新房做啥呢?娶个媳妇生娃呢……呵!扶风口婆,非遗文化,口耳相传,老少皆宜,博大精深,寓意深刻。
  就这样,嘻嘻哈哈,热热闹闹,不知不觉,早饭时节,我们来到了前山杏树林。抬眼望去,满山遍野,山梁上,沟渠里,到处长满高大的杏树。绿叶丛中,几许黄杏挂在枝头,露出她金色的笑脸。走到树下,才发现杏子早被人打光了,只剩下星星点点挂在树顶。看来我们来晚了。商量后,大伙决定继续向深山行进。
  进深山不久,突然只见山路边一处石壁陡立,形似大门。这就是有名的北山石门。传说此地原有一大富翁,人称王十万。他家财万贯,富可敌国。他看到石门里一形似龙头的巨石下,压着一条人间罕见的铁扁担,就起了贪心,想将此宝物化为己有。就命手下日夜不停,砸錾龙头巨石。有一天,来了一位白胡柱杖老人,对他说:王十万,王十万,王把龙头錾。錾开把你全家都冲散。王十万不听老人言,执意錾巨石 。终于有一天,錾开了龙头巨石。只听山崩地裂一声炸雷,只见滔天洪水从石门奔涌而出,直冲王家大院。结果王家落了白茫茫一片真干净的悲催下场。从此,这里仅留下了这巨形石门。传说告诫人们:为人要适可而止,不可太贪,知足常乐矣!
  过了王十万沟,我们就到了一处神奇的地方,奇就奇在这里酸枣树都不带刺。而整个乔山任何地方的都带倒勾刺,只有这里不同别处。据传说,当年杨贵妃游览乔山,路过此处,被酸枣倒勾刺挂住了漂亮的衣裙。杨娘娘大怒,招来乔山土地神,命其惩治酸枣树,今后不许长刺。从此,这里的酸枣树就不敢长刺了。有人还论证说:扶风就是娘娘杨贵妃的故里。
  翻过了一架山,淌过了一条河,我们终于到了深山杏树沟。放眼望去,只见对面东沟梁上一片片果实累累的杏林,阳光照耀下,黄灿灿一片,仿佛来到了金装银裏的神话世界。
  我们抑制住兴奋狂跳的心,急步儿想翻沟过梁,去对面杏林打杏。突然,北面传来一声清脆的呼喚:哥~,不能去!我们驻足北望,只见一老翁领着一位七八岁的小女孩在招呼我们。到了跟前,老翁对我们讲:碎娃娃,不能去对面,沟深坡陡,太危险!那里的杏小太酸,没人要。我带你们去!我们跟着老人,向北不远,就到了老人家的几孔窑洞前。这时,已到了晌午饭时,我们才感到肚子饿了。老人把我们让进了家,还给端来了滚汤开水。我们拿出了随身带的干粮,吃了一顿愉快的午餐。饭后,老人和小女孩带我们去了他家窑背上的杏树林。
  这里有十多棵高大的杏树,上面挂满了又大又圆的黄杏。老人说:娃娃,赶紧打杏吧!打完后,就赶快出山回家,免得家里人操心。我等千恩万谢,感激不尽!说完,老人就领着小女孩回家了。多么好的老人!我勤劳善良、纯朴好客的扶风父老乡亲!
  到了杏树下,我们先用木棒、土块抛打。落了一地杏子,我们捡起几颗尝了尝。美极了!好大好甜呀!
  打杏开始了。宗尚哥、全喜、朱娃三个上树高手,赤溜溜一眨眼就爬上了杏树枝头。我和忠田两个年龄最小,就站在树下捡拾杏子。
  树上的三人抱着树干,摇着树枝。只听见辟里啪啦,只看见金黄的杏子象雨点一样落在树下。摇完一颗杏树再換一夥。等十多颗杏树摇尽,树下已落了厚厚的一层金色的杏毯,在阳光里泛着金光。
  他们三人下了树,我们兴奋得喊着唱着,开始往筐子里捡拾杏子。不多一会儿,每人都装滿了各自的筐子,准备满载而归。
  在树下,就着杏子,我们吃完自带的干粮,整理好行装,背上辛劳換来的胜利果实,看到天色不早,就兴冲冲踏上了返家的归途。
  一路上欢歌笑语,不知不觉就快到东观山口了。这时,天快黑了。突然,一阵狂风突起,滚滚乌云从西边天空涌来,眼看一场暴雨就要来临。山里的天气就象孩儿脸,说变就变。我们赶紧加快行进速度,一路小跑起来。刚出山口,暴雨就开始倾盆而下。我们在雨中狂奔,瞬间都变成了落汤鸡。突然,我脚下一滑,跌了个大跟头,背上杏篮的杏子撒了一地。伙伴们停下扶起了我,我已不能走路了,脚脖子钻心地疼,原来是扭伤了。怎么办?大伙把撒落的杏子捡进我的篮子。宗尚哥一声令下,让大家分別提上我俩的杏篮,他背上我,在暴风雨中,在黑暗的夜路上继续奔走。在宗尚哥湿淋淋的有力的背上,我热泪横流。多么纯真的儿时友谊!让我感激涕零,终生难忘!
  到了店头镇,风停了,雨驻了,已到了深夜。我们饥渴难耐,疲劳不堪,只得敲开了一家住户的家门。一位老人打开门,把我们热情地领进他的家。看到我们狼狈可怜的样子,他叫醒了老伴,为我们生火作饭,烘烤衣服。吃饱了饭,烘干了衣,我们千恩万谢,告别了两位好心的老人,我们就继续赶路了。啊!我纯朴善良的扶风父老乡亲。至今几十年过去了,两位好心老人的音容笑貌常在我眼前浮显,我也再没有吃过他俩做的那么可口美味的饭菜。
  过了天度、齐城几个村镇,天空开始放睛,东方的天空几颗星星眨着美丽的眼睛,我们的心情也开始明朗起来,脚步也开始欢快起来。
  几声悦耳的狗叫,把我们迎接到我家村外。只见村口处,五家大人在焦急地等待我们。我们迎上前去,家人兴奋嗔怪地接过杏篮。我们五个小伙伴,愉快的道别后,就同家人回到了各自温暖的家。那夜,我睡得特别香甜……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就把杏子分送给了左邻右舍。乡亲们吃着甜美的杏子,齐声夸赞我们人小志大,将来长大后一定都会有出息。我们听了,心里比甜杏还甜。
  啊!我美丽的故乡扶风,我勤劳质朴的父老乡亲,我纯真可爱的儿时玩伴……
  几十年过去了,我至今再也沒有吃到过那次采摘来的,扶风北山的又大又圆、香甜可口的黄杏!
  己亥夏月于长安

  作者简介:夏晓,原名夏宗礼,男,现年71岁,扶风县法门镇豆会夏家村人,现定居西安市梨园路。特长音乐、历史、中文,爱好文学写作。1965年豆会中学初中毕业,1968年宝鸡市长寿中学高中毕业。先后于凤翔师范音乐班、陕西教育学院中文系毕业。曾任中学音乐、语文、历史教师。2009年7月在陕西省建工集团子女中学退休。退休前任中学教导主任。退休后从事群众文艺演出、文学写作等活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