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楼主: 丝雨缤纷

[小说故事] 朦胧年华 (长篇小说)作者 丝雨缤纷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2-12-30 17: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丝雨缤纷 发表于 2012-12-30 13:04
为了解决你提出的人名字记不住的问题,我在小说的前面加上个人物简介,你看如何?

不客气 自家人嘛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 08:49 | 显示全部楼层
特别声明:文中其人其事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1-1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五节、残酷的现实

      
  又是一个寒冷而漫长的冬夜,已经11点了,如诗做着如云寄来的复习资料,几个晚上以来,她都沉溺其中。这段时间的复习,使她觉得做起题来得心应手了,每做完一套题,她就有一种充实的喜悦,这些资料真的是很系统很吸引人的,她觉得做过之后受益匪浅。每天虽然紧张繁忙,可她对自己越来越有信心。做完一套数学卷之后,已经是12点多了,她就要睡觉了,被褥都是冰冷得很,她没脱毛衣毛裤,蜷缩在床上,看见墙角放着的煤炉子,及一套简单的灶具,还有一百多块蜂窝煤,那是如山老师走时留下来的,可是是灭的,她每天忙得根本顾不得去烧炉子。她想起了从前,诗社每周三活动一次,冬天里,如山老师总是在诗社活动的日子里把炉火烧得熊熊,整个房子都会是热烘烘暖洋洋的,诗社的成员们围在炉火旁,听着如山老师朗读本期活动选出的优秀诗作,然后由诗作者自己先点评完了之后,再让其他人对诗作进行点评,大家各抒己见,气氛热烈。她想,如山老师在南方不知道过得可好?今夜,他那里可温暖舒适?在这样的思绪中她迷迷糊糊地睡去了……
  当然了,如山老师如今已经不做老师了,他在同学开办的公司作了经营部的经理。也许有些人要责备他追求物质享受而放弃了这个天底下最神圣最伟大最辉煌的事业。可想一想当初他也是满怀激情地投入到这里来,一头扎进这个乡村中学,一干就是好几个年头,他的热情感染了多少莘莘学子,他的才华培养了多少有志青年,他的循循善诱谆谆教诲把多少学生的前途照亮,他的知识和教学开启了智慧之门,他是个优秀的育人者,他是我们这一届学生心目中的永远不会磨灭的灯。可让我们来看看,几年来他的收入与待遇,每月200多元工资,已经拖欠2年,职称仍然是初级,为献身乡村教育,他和恋爱了五年的女友毅然分手,他的付出远远超出了他所得到的。他来到这里本想施展才华,一展宏图,付出的是青春和心血,可换来的是贫穷和无奈。他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去世,是母亲一手把他拉扯大,为了供他上大学,他母亲每天给人家缝缝补补挣点钱,闲了去拣点破烂卖点钱,经常东借西挪的补贴他学习生活费用。本来想毕业后,努力工作赚钱养活母亲,不要让她再劳累,谁知上班三年了,可他连自己都养活不起!反而是母亲比以前更老了却比以前更辛苦了,所以,迫于无奈,他走了。他不是个不敬业没有责任心的人,他是经过了几年沉痛的深思而走了出去。而如诗,她这样勤奋苦读,难道不正是为了走出这个贫穷的山沟,去到外面的世界实现自己更高的人生价值吗?假如有某一个年轻人不想走出去,而甘愿守在这块土地上,他或许最初会有种种的设想或设计,他也许凭着满腔的热情辛勤劳动,可每年在自家那几亩薄田上抛洒汗水却得到的是只能将就着维持温饱,最初的雄心壮志也慢慢被这黄土越埋越深。曾经意气风发的一批批学子们除了几个走过“独木桥”跳出农门之外,大部分流落到各乡各村,早早地结婚生子,像父辈们一样过起了平平凡凡的日子,最后终于麻木地佝偻着腰,叹息着辛苦的贫乏的活着。还有几多人外出在建筑队打上几年工,挣上一笔钱,盖上了新房娶上个漂亮媳妇也只是生儿育女,日子过得稍稍滋润一点罢了。你说谁不想追求文明高尚的生活,提高生活质量,人人都为之苦苦奋斗挣扎,可是现实和理想之间的差距太大了。这些年乡村的物质生活的确比以前丰富了,可人的精神世界却更贫乏了,唯利是图斤斤计较自私自利,那淳朴的民风在金钱面前荡然无存。原来一家有事,全村男女老少不计报酬全上阵帮忙,可现在乡里乡党的叫来帮个工,按分按秒地计算着收益,有时候,真的令人心寒。
  村子有个70多岁的孤寡老人,她丈夫年轻时为修建水利死于事故,儿子在平整土地时被崖上掉下来的土块砸死了,儿媳带着孩子远嫁他乡,被定为村上的五保户,分田到户后,老人也分到了一亩多地,播种时没有钱,叫谁的机子都不愿意来,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给人家承诺,收了麦子卖了钱一定付上工钱,最终种是种上了,可麦子成熟的季节,70多岁的老人,还要冒着毒日头亲自下地去收割,昏倒在地头,被好心的乡亲给用架子车拉回家,一病不起,就那样郁郁而死。这对如诗的心灵震动太大了。我们在书本上学到尽是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可现实生活中为什么会有如此的惨剧?我们的老有所养体现在哪里?
  就说如诗家的遭遇吧,前些年,她父亲被人执无证猎枪致残,她因家穷无钱而求告无门,最后在如山老师的帮助下才得以解决。而妹妹在乡办纸厂因公被切纸机切去四个手指致残,厂里赔了一千元钱就不了了之。她因不服而奔走过法院,可根本无人理睬,你说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道?就因为这些人是平头百姓,他们的命就一文不值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书上是 这样说的,可是现实中为什么总有凌驾于法律之上的当权者,法律本是至高无上的,可不得不在高位重权面前低下高贵的头!难道书上写的只是些漂亮的说辞?在现实的打击面前,如诗越来越明白,自己要苦读的目的。她要报考政法学院专攻法律专业,她要掌握法律这个武器做平民百姓的代言人,为他们鸣不平!公理在握,心中有正义!这是她将要为之奋斗的事业,为了这个不平凡的志向,让我们预祝未来的法官成功吧。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1-2 21:42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六节、雪魂

   
  如诗早晨起来,拉开门一看,呀,一片洁白的世界,这是这个冬季的第一场雪。如诗心里一阵兴奋,思绪翻滚,诗潮涌动,她立刻展纸挥笔,写下了:

  雪魂

是晶莹的梦
是圣洁的爱
是被冻僵的冬日的温暖

千娇百媚
集千古之美丽
雪舞迷离
袭万世之绰约

乘风欲何往
飘飘落何处
雪之魂

或许
化作玉树临风
化作鸟语花影
化作朝雨如丝
化作清风拂面
化作相思红豆

呵,雪之魂

   
  没有愁情离别就没有诗歌,没有深切的思念就没有诗歌,她的诗情来自于长时间的对一种情绪的压抑。如山老师去了南方之后,对如诗的影响还是很大的,她猛地感到自己是那么的孤独无助,无依困顿。可是,她必须独撑着,发奋地苦读,来排遣这种愁情。如山老师在的时候,她崇敬他,感激他,有了他的支持,她觉得自己是那么的坚强,而今,她必须强迫自己适应不依赖别人。而如海自从上次短短的相聚分别后,整整两个月,也没有音信,她真的很想念他。两个曾经那么关心她与她亲近的人一下子都离她而去,她的精神世界一下子抽空了,这也是她感情世界落下的第一场雪,当太阳出来的时候,它将消融,化作一缕清风,一片花影,一晨清露,一颗红豆……
  如诗提着热水瓶,踏着琼浆乱玉,脚步轻快地去提水,她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愉快,她微笑着一路向老师同学问早,这也许是那种超脱的感觉吧。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1-4 21:4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七节、如梦

      
  今天星期六了,下午高三学生可以休息半天,星期天仍然有补课任务。如诗在家里吃过午饭,她想帮母亲洗锅刷碗,可母亲硬是不让她干,催促她去学习功课,她只好去后院猪圈里提了猪桶,按平时的比例放好糠和料,在后锅舀了几瓢热水,和好了猪食,提到猪圈倒在猪食槽里,看了一会儿两头半大的黑猪吃着抢槽,看着它们憨态可掬的样子,她笑了。
  雪还在纷纷扬扬地下着,她来到学校,把热水瓶的水灌到暖色水袋里,把暖水袋放进冰冷的被子里,她上床靠在床头上拿了地理课本来看着。这时,笃笃笃—— 轻轻的敲门声响起如,如诗说了声“请进”,门被推开,带着一身寒气进来一个人,帽子衣服上积了厚厚的雪,取下帽子,抖落身上的雪,在如诗面前,展现出一张清纯秀气的脸,一个美丽多姿的身材,是如梦!如诗惊喜地从床上一跃而起,跳下床,两人互相搂抱在一起,高兴地跳着叫喊着笑着。激动的情绪一过,两人分开互相打量着对方,如梦比以前胖了些,穿着打扮也有了很大的变化,原来经常在后脑勺用皮筋扎成一把的马尾松头发,现在柔柔地顺顺地披散在肩上,一件上好的羊毛绒紫色大衣映衬着白皙的皮肤,脚上是一双齐膝的棕色的高筒皮靴,显示出高雅的气质。再看看如诗,苍白的脸色,笔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金丝眼镜,镜后是一双如星的眼睛,留着学生头,米色的中领毛衣配着泛白的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的旅游鞋,却也显得神采非凡。
  如梦脱掉大衣,露出白色的高领毛衣,紧身牛仔裤,婀娜的身姿更是一览无余。两人坐到床上,把脚搁在被窝里暖融融的热水袋上暖着。久别重逢,她们滔滔不绝地交谈着各自的所见所闻所想。如诗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如梦近半年来的情况,她问:“听说,你家给你订了亲,是真的吗?”如梦:“你咋知道的?我想想,肯定是如海告诉你的,对吗?”如诗:“是如海,他‘国庆节’假来过,那你就这样决定了?”如梦:“我才不甘心就这样了,我想复习,除了母亲没主见,也做不了主,他们都反对,还收了人家两万元的聘礼,准备盖房子给我二哥成亲,我哭过闹过,可无济于事!我看他们都是穷急了,见了人家的钱,根本就不顾我的死活,无奈之下,我给那个人写了一封信,说了我的想法及我不同意这门亲事的苦衷。其实,我根本就没抱什么希望,因为我认为大多数有钱人都是趾高气扬,蛮不讲理,仗势欺人,可谁会想到,他是那样的开明,他告诉我,他支持我复习考大学。我告诉他,我会偿还他那么巨大数目的聘礼,他说:‘我给你出个主意,不知你是否愿意?’我问他: ‘什么主意?’ 他说:‘我有个同学,在宝鸡市开宾馆,我介绍你去他那里做事,业余时间可以去补习班上课,既不荒废学业,也可以赚钱还我,行吗?’我也觉得,他说得蛮有道理的,另外,我也实在不愿在那个家里多呆一刻钟,我说:‘可以,但我有个条件,在我复习并还债的日子里,我们不能谈婚姻,你也不能来找我。’他都一一答应了。我当时想,那么巨大数目的一笔钱,总得我好几年去挣,至少怕也得个三、四年,五、六年的,他有耐心等那么长时间吗?他等盼无期时,他自会退却的。待我去了他同学的宾馆,他同学给我安排了预算部的副经理之职,并配备了一台电脑,我吓得不敢答应,我怕我会干不好,因为,我对电脑一窍不通。他们就送我去西安培训电脑,一个月培训结束,扣除了培训费2000元,他们发给我5000元工资,我吓了一跳,我说:‘我什么事都没干,怎么会拿这么多的工资,只要付给我生活费就行了。’可财务部的经理告诉我,在这里,凡是各部门的副经理月薪都是7000元,总经理都拿到上万元了,并且,他拿出工资表给我看,果然是,我无话可说。拿了那5000元,回到房间,心跳得那么地不规律,因为,长了18岁,第一次领了这么多的钱,如同在梦里一般,感觉是那么的不真实。接下来,从十月轻轻松松干到十二月底,仅仅三个月,我不但还清了债,扣除生活费用,还剩下了一些,我根本就没想到,会这么快就还清那巨额的两万元。正当我一身轻松欢呼雀跃的时候,那个可恶的包工头来找我了,他说,我已经还清了他的债,所以,我和他以后的交往是平等的了,他请求我把他当作一个朋友,他说,条件成熟的时候,他还要向我正式求婚,他要用最大努力感动我,使我对他有更深刻的认识。听他这样说的时候,我已经愣了,我不知道,该怎么说,毕竟,在我困苦交厄之际,他救了我,我不想用真实的回答来伤害他。我虽然感激他,可我不想用自己的终身大事来交换,我沉默着,可他最后说,他永远都不会放弃,但他也不会强迫我答应。如诗,你说,我该怎么办?我想辞掉宾馆的工作,要不然,小波,哦,忘了给你说了,他叫小波,他会经常来找我,我真的不想考虑婚姻这事,因为,我才刚满十八岁,我虽然因为家里人的阻挠没有来学校复习,可我工作的这几个月,我并没有放弃功课,我想今年再考外院。”如诗说:“你的选择没有错,我想,你把你的想法告小波,他要是真为你好,他也会支持你的。”如梦说:“我的未来还只是个梦,我真的不想拖累别人,我要凭自己去奋斗。再说了,我并不想这么早的决定自己的终身,我是不会跟他说的。我已经还清了他的钱,我和他再无瓜葛了。”如诗:“我们有这样的信心和决心,我想,我们定会成功的。其实,这些天来,我也想清楚了,我们在年轻的时候,为了实现曾经的梦想,苦苦奋斗,拼搏,有朝一日,我们回想起这段日子,我们会觉得,我们的青春没有虚度,你说是吗?”如梦点头赞同。如梦若有所思:“我不明白,那个小波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既有那么多的钱,他什么样的女人找不到,偏要找我这个落榜生。有时,我想,那些有钱人凭着自己有钱,以为自己想要什么就能得到什么,如果他真的得到了,他是不屑于你的。那天,他来宾馆跟我交谈,他说,我不同于他以前接触过的其他女孩,好多女孩瞅上的是他家有钱,可我并没有为钱而心动。起初见面的时候,他被我的容貌和清纯吸引住了,可到后来,他更钦佩的是我的自强自尊的人格。”如诗:“他虽然文化程度不高,但他的品位还不俗,你可以跟他做一般朋友,全方位的了解了解,到了你万般无奈的情况下,也好心中有数,我以为,你说服你父亲可能很难的。现如今,有钱人换女人跟换衣服一样随便,正经的少。”如梦:“我对小波给我找工作以及那高昂的工资,心里总是存有疑惑,我觉得那好像他设的一个圈套一样。”如诗说:“你的怀疑好像有点道理,如果真是这样,不知他下面还会有何举动?建议你干脆离开宾馆到学校来复习,和我一起就住这间屋吧。”如梦:“我还真有这个打算,我这还有点钱,除了交学费,生活费也够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20:1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八节、一缕阳光


  这时,她们发现有一缕阳光穿透窗玻璃照到了床头,两人同时喊道:“哦,天晴了。”如诗建议:“咱们出去走走吧。”
  她们踏着那厚厚的积雪,走在校园,如梦说:“这些事和你说了之后,心里一下子轻松了许多,似乎一下子解脱了,真想放声歌唱一曲。”于是,她们一起唱起了被王洁实和谢丽丝唱红的校园歌曲《脚印》:

洁白的雪花飞满天,
白雪覆盖我的校园。
漫步走在这小路上,
脚印留下了一串串。

有的直有的弯,
有的深有的浅,
朋友啊想想看,
道路该怎样走,
洁白如雪的大地上,
该怎样留下,
留下脚印一串串……


  两个人走出校门,沿着那无数次走过的通往河畔的田间小径,她们谈到了如云、如海的情况,又提及了如山老师去南方的事情。末了,如梦问道:“你和如海到底怎么样了?”如诗道:“我们已经绝交了,从‘国庆节’分别后,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联系了,我知道,我们现在已经拉开了差距。”如梦道:“那你怎么想?”如诗道:“也没怎么想,就是在我还不能预知自己未来的情况下,我不打算和他有进一步的发展,我不能勉强别人,也不能让自己感觉像高攀了谁似的。”如梦:“哦,忘了问你了,最近有大作吗?”如诗:“今天有一首诗。”如梦问:“是写什么的?” 如诗说:“最近,在我的感情世界落了一场大雪,现在好了,天已经放晴,你看那场雪已经化作天边的一抹云彩了。”如梦说道:“真的有你说得那么轻松就好了,我只是没想到如山老师会选择去南方,当初你为什么不挽留他呢?”如诗问:“你真的以为我有那样的资格和特权吗?”如梦:“我搞不清楚,你、如云、如山你们三个人到底在玩什么把戏,以前我一直以为,如山会和如云走到一起的,明明如云对如山情有独钟可偏偏不明确表白,如山不知是不知道还是没感觉始终无动于衷,可后来感觉到如山对你总是有些特别,常常关怀备至,可你却处处躲避不领情,说起你们,真复杂。”如诗:“其实,我根本也不清楚自己对如山老师是一种得到帮助之后的感激之情还是在困境中的依赖之情。现在,他们都远去了,我也解脱了。”如梦说:“你能这样想真好,我就怕这些情绪会影响到你的复课。”如诗:“你放心,我和如云的不同就是,我太冷静太客观现实了。不过,这样也好,我不会让任何人成为我思想感情的负累。”一阵沉默之后,如梦说:“咱们今后又可以在一起朝夕相处了,我真高兴。”
  初霁的冬日的傍晚,天边的晚霞映着白雪皑皑的马朝岭,白雪覆盖着田野和村庄,此时的韦河亦结了冰,两人在瑟瑟的寒风中裹紧了外面的大衣,徜徉往返,要说的话永远也说不完似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75%

发表于 2013-1-5 20:43 | 显示全部楼层
拜读了你的大作,一下子又把我回到了那个青葱年代。。。

点评

欢迎新人,欢迎多发作品,多发贴!  发表于 2013-1-5 20:51
虽然年华已逝,可青春岁月美好的记忆永远都在 。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3-1-5 20:50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75%

发表于 2013-1-5 20:49 | 显示全部楼层
{:soso__5663373028670280397_3:}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1-5 20:50 | 显示全部楼层
安静的旧时光 发表于 2013-1-5 20:43
拜读了你的大作,一下子又把我回到了那个青葱年代。。。

虽然年华已逝,可青春岁月美好的记忆永远都在 。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3-1-6 15:2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十九节、抗婚

   
  送走如梦已经有两个星期了,可总也没有等到她来复课,也得不到她的一点任何消息,如诗心里不觉为她担忧起来。她有那样无情的父亲,自私的哥哥,凶悍的嫂子,软弱的母亲,她想复习的想法让家里人知道,他们会支持她吗?小波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他能放过如梦吗?
  如诗如梦那天分手之后,如梦回家去看母亲。母亲一辈子在那个家里含辛茹苦,逆来顺受,从来连大声说一句话的时候都没有,她同情母亲,可怜母亲,她爱母亲,这么多日子以来她最想念的人就是母亲。回到家里,已经是傍晚时分,父亲兄嫂对她的态度大不同于从前,他们热情有加。做晚饭的时候,她要帮母亲拉风箱,可两个嫂嫂一边说:“你今天就等着吃现成的吧。”一边硬是把她推出了厨房。她无奈地走进母亲的屋子里,拉亮了电灯,拿了一本书坐到热炕上去看,父亲嘴里哈着热气从外面进来问她:“妞儿,出外干事还顺心吗?”如梦眼瞅着书用鼻子嗯了一声算作对父亲的回答。长这么大,父亲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样温和地跟她说过一句话,他总是对她又是呵斥又是训斥,她对父亲的感觉就只有一个字:“怕”,长大后,她和父亲没有多余的话可说。父亲坐在炕脚的一个小凳子上,取出烟锅装满了烟叶,用火柴点着了,有滋有味的吸了起来,屋子里立刻充满了呛人的烟味,他猛吸几口,津津有味的样子,过饱了瘾,他开口说道:“你女婿把你这三个月挣下的钱都寄回咱家了,一共是两万块,咱们新庄上的房子用了前面的那两万块已经建的差不多了,你挣的这些钱除了给你三嫂下聘礼和建房支出了些,还剩下5000块,爹都给你存下了,至于你三哥结婚的钱,他自己也挣了些,可能也够了,你给咱们家可是解决了大问题的,接下来,爹得考虑考虑你的事了。”父亲停下来咳嗽了几声清了一下喉咙,不等如梦答应,他又说道:“你三哥结婚的日子定在了腊月二十六,爹想,趁着现在过阳历年,把你和小波的事定下来,开了春,赶在‘五一’节,把你和小波的事也办了,爹也就没什么心事了,也免得夜长梦多出了什么岔子。你女婿也说了,什么也不用咱家买,他把一切都会准备齐全的,回头,让你妈给你缝几炕被子,定个日子你和你女婿进城买几身衣服。瓜娃,你看看,爹给你寻下的这主儿多好的,过了门,你光是福享都享不完呢······”如梦听父亲唠唠叨叨地说着,起初她都没太在意,越往下听,她便停下了看书,眼睛越瞪越大,她又惊又气,末了,她大声地哭喊:“我说过,我不同意,谁拿了人家的钱,谁就去嫁!”父亲没有生气,他继续说道:“爹知道,你还想考大学,你比你的三个哥哥强,比他们念书好,这爹都知道,他们三个没有一个能考上高中,就你给爹争了光,考上了高中,就差了一点考上大学,爹也想供你考大学上大学,给咱家光宗耀祖,可你看看咱家的这个情况,你就是考上了爹也供不起。妞儿啊,你命好,现在寻下这婆家情况这么好,错过了,恐怕这辈子也难遇这样的好人家。再说了,考上学念出来了,不也就挣不多的几个钱吗?光能维持你一个人的饭碗,可你跟了小波,啥都就有了,不愁吃穿,爹也就放下心了。”如梦泪流满面的顶撞父亲:“我就是不愿意,我要复习考大学!”她父亲站了起来说:“你说,这娃咋就这么死心眼的,你就是考上,我也没钱供你,你自己坐下好好想去!”说完,他就走出了屋子······
              
第二十节、伤心欲绝

     
  父亲走出屋子后,如梦哭倒在炕上,泪水如汩汩流淌的小溪,她心里一片迷茫,她不知道下一步该怎么办?她想如果让她今年再考一次,要是还考不上她就收了心了,要是让她就这样了,她一辈子都不会甘心的。她想求父亲,可父亲根本就不会听她说,父亲和哥嫂的眼里现在就只有钱了,根本就没有她这个人。她突然想到了一句古语:“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泪眼模糊中,她执笔在笔记本上写道:“永别了,亲爱的母亲。永别了,亲爱的朋友们。在寒风呼啸的漆黑的窗外,在这冰天雪地的洁白世界里,我就要走了。可是,我依然对这个世界充满着依恋充满着热爱,而我却要带着对母亲的依恋对朋友的热爱对世界上一切美好事物的眷恋不得不走了,怀着这样的依依惜别之情,我要去一个我并不了解的陌生的世界里。当我憧憬的春天还在遥远的天外,我却等不到她的到来就要离开了。
  为什么忧伤惆怅噎满我的胸怀?临走之际,我最放心不下的是母亲,十月怀胎生下了我,含辛茹苦养育我这么大,我本该在她膝前尽孝,可是,我却要走了,这个事就只能托付给三哥你了。
  还有亲爱的如诗,永别了。我不能和你一起为梦想而并肩奋斗了,如果有来生,我还和你们做最要好的朋友。代我向如云如风如海及如山老师他们道别。
  可是我为什么不甘心?父亲不理解,哥哥嫂嫂们不理解。我不愿过他们那样的生活,麻木愚昧唯利是图地活着,为了自己的利益,把女儿,妹妹当作商品给卖了!为了他们的即得利益,践踏着我的人格和尊严,我不允许也不愿意!
  永别了,我生活了一十八年的世界。”
  她收好书本及笔,从炕上爬起来,从父亲常放老鼠药的墙洞摸出了一袋药,悄悄地躺到炕上去,撕开袋子,闭上眼睛把白色的粉末倒进嘴里,躺了一会儿,她肚子就疼了起来,而且疼痛越来越剧烈,她忍不住在炕上翻滚哭喊起来。首先是母亲跑进来,看到在炕上万分疼痛的女儿,又看到了扔在地上的鼠药袋子,吓得瘫在了地上大声哭喊如梦的父亲,随后进来的两个嫂嫂也吓得面如土色,全家人一下子都手忙脚乱,母亲挣扎着爬起来把女儿抱在怀里哭得死去活来,父亲赶紧去叫了对门三叔的小齿轮把她急忙送到镇医院,接着是紧急的抢救。母亲泪流不停,父亲靠墙蹲着,蜡黄着脸色。两个哥嫂不知去什么地方了,连面都没闪现一下,三哥在外地打工没有回家,只有两个老人两双泪眼相对着等待在医院的急救室的门外。母亲颤抖着声音斗胆地说:“他爹,你就让娃考这一回吧,你看把娃都逼到这份上了。”她父亲沙哑着嗓子说:“只要娃活着回来,就依她吧。”如梦父母亲在急救室门外揪心地等了大半个晚上,大夫才出来,告诉两位一把年纪的老人:“幸亏送得及时,人已经脱险,但还很虚弱,需要住院治疗几天。”如梦父母悬着的心才放下了。(第二十一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