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056|回复: 0

[散文随笔] 哥儿俩上考场(文/张浩文)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7-26 1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哥儿俩上考场
     文/张浩文
  说起高考,我就不能不说说我的哥哥。我们兄弟俩是一前一后上的高中,他1972年,我1973年。两年的高中生活,有一年我们是在一起度过的,那时候哥哥在生活上对我的照顾自不必说,更重要的是他在学习上对我的帮助。要说是帮助其实也不准确,因为他那时并没有刻意地给我指点迷津,他只是用他的身体力行给我树立一个榜样,激励我奋发图强。我哥哥的学习特别勤奋,加上他的脑瓜子本来就聪明,他当时的成绩在他们那个年级里是遥遥领先的。相对于他,我自愧弗如,尽管我奋起直追,但直到毕业,我的数理化仍不如人意,惟独语文算是说得过去。最得意的一件事是那一年学校举办作文比赛,我和哥哥双双取得所在年级的第一名,当我和他一起站着领奖台上时,我的激动和自豪是可想而知。
  后来我和哥哥先后毕业,当时高考已经中止,我们只得返乡务农,很多老师同学都为哥哥惋惜,说如果考大学,哥哥一定能考上,我也这么认为。我们兄弟俩在农村劳动不久,哥哥就当上了大队的团支部书记,我也当了村小学的民办教师。按理说这在当时的农村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可我和哥哥在心里都不甘心,老是梦想着哪一天能走进神圣的大学殿堂。
  这种梦想在我可是真正的梦想,对哥哥,却有一线实现的希望,因为那时候大学并没有完全停止招生,只不过是不通过考试,而凭贫下中农推荐,哥哥在大队当干部,近水楼台先得月,他有着被优先考虑的便利。我肯定不行,一是民办教师既不在农业生产第一线,也不是在大队干部的眼皮底下活动,因此推荐起来上下两不粘;二是当时在我们那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如果有招工上学之类的机会,每家只能去一个人,我们家当然是先推出我哥哥了。
  在接下来的几年里,哥哥一直满怀信心期待着幸运的降临。前一两年确实是有推荐上大学的指标,但没有轮到他头上,因为还有比他更重要的关系需要照顾,然而领导对他的解释却是劳动锻炼不够,贫下中农还有意见。哥哥在后来的时间里真是玩了命了,什么脏活累活都抢着干,连贫下中农都感到奇怪了,说有这样当大队干部的吗?可是命运好像专跟他开玩笑似的,接下来的几年里,连续都是只有招工指标而没有上学指标,哥哥是非要上学不可的,根本不考虑招工的事。
  直到1977年。这年春节,哥哥出人意料地结婚了。在此之前,哥哥坚决不肯结婚,尽管父母、爷爷奶奶以及女方的家长施加了巨大的压力,他也绝不屈服,以至于每年一到春节,我们家就要闹一场家庭纠纷(我们那里的习俗,结婚都在春节期间)。可是不知怎么的,1977年的春节,哥哥却同意结婚了。我至今无法猜测哥哥当时松口的原因,很可能,他对推荐上大学之事已经心灰意冷了,也可能是他实在不愿因为自己的婚事年年在大喜的日子里惹得大家不高兴,毕竟爷爷奶奶年事已高,他们最后的愿望就是四世同堂。
  然而,1977年恢复了高考!而且同时政策规定,除老三届外,其余考生都应是未婚,哥哥不是老三届!
   1977年的机会就这样与哥哥失之交臂。同年9月我走进了高考试场。
  那是一个阴雨连绵的高塬秋季,浑浊的污泥和枯黄的落叶覆盖着简陋的县城,招生考试就在县城的一所中学举行。第一堂的科目是数学,监考教师中的一位是我高中时的老师,他特别关注我的答卷情况,不时地站在我的背后观看。可惜我的数学一塌糊涂,每一道题都是开一个头就解不下去,那位老师很为我着急,但他也没办法公然为我指点,只能站在我跟前不断地提醒全体考生:大家请注意,千万不要被一道题打住耽误时间,赶快往下做,后面可能有你会做的。在那位好心老师的督促下,我把所有的题都做了,但没有一道是做完的。
  第一场试考完后我的心情沮丧到了极点。中间是两个小时的休息时间,试场要关门封闭,我趟着满街的泥泞去寻找一个能暂时栖身的地方。秋雨还在淅淅沥沥地下着,我漫无目标地转着转着,最后转悠到城隍庙改建的县文化馆,在大殿房檐下一块平放的半截石碑上躺了下来。秋风凉凉的,我的心里乱极了,我自忖自己大概没有上大学的命,是不是现在该收拾东西回家?正在我神思恍惚的时候,冷不丁地哥哥出现在我的身旁,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来的,又是怎么找见我的?
  他从衣兜里掏出两个煮鸡蛋,塞在我的手里,见我愣愣的,就问我,没考好?
  我给他说了刚才的考试情况。他说,还是考吧,就权当是尽尽心意。
  我还是没心吃东西,他把鸡蛋从我手里要过去,磕破剥了皮递给我说,吃吧,别丧气,说不定后面就能考好。我没机会了,就看你的了。
  吃了鸡蛋,我掏出随身带着的书本,开始复习下午的课程。哥哥找了一块砖头垫在屁股下,背靠大殿的梁柱坐在那里,呆呆地看着我念书。
  下午的考试快要开始了,我劝哥哥回去,他坚持要送我到试场,我说,你不要担心,我无论如何会考完的。但他还是要跟上我,他说,我看看,我去看看。
  我走进了试场,哥哥留在了教室外边。考试开始了,答了一阵卷子偶尔抬头,透过玻璃窗我看见秋雨越来越大,哗哗的雨水中我的哥哥浑身湿淋淋地仍站在那里向试场了望,后来一位巡视的老师去驱赶他,按规定试场外是不准有闲人逗留的。哥哥在那个老师的推推搡搡中一步一回头地退到了学校的大门,恋恋不舍地退到了铺天盖地的大雨之外……
  后来我明白了,哥哥那天冒雨跋涉30多里来到县城,不光光是为了看我,更重要的是为了祭奠一个梦,一个永远破灭、今世不再的大学梦。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