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244|回复: 0

[散文随笔] 树影相随(文/严晓霞)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9-23 16: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树影相随

       故园庭前屋后的果树喂养了我童年飘着果香的记忆。曾经在料峭春寒中守望过树上每一朵萌生的花蕾,穿越流火的七月直到叶染秋霜,树下曾是我嬉戏的天然乐园,岁岁花开花落和树上的果子一起长大。离开故乡后,我喜欢静静地读树,喜欢透过不一样的树影,寻找一样的乡愁。
       记忆中最幸福的树木是银杏,最痛苦的树木也是银杏。幸福的银杏身旁有一棵与之不离不弃、相濡以沫的银杏树,根与根相连,叶与叶相接,日夜默默凝视,活在对方的视野中。每当夜色淹没树的躯干,树的灵魂便紧紧相依,太阳升起时,总是用含泪的微笑默默致意,互报平安。春风为他们传播爱的讯息、播撒爱的种子,从绿叶如盖到白叶飘零,幸福的日子写满每一枚蝶舞的叶片,更值得骄傲的是,他们可以在患难与共的岁月里,共同培育爱情的结晶,银杏果。痛苦的银杏树终其一生孑然独立风雨中,终生未娶,终生未嫁。没有花开时的娇容,没有结果时的甜蜜,孤独地老死在故乡,客死在他乡,银白的叶片是它们忧郁的白发。
       村头的树木总是诗意的活着。脚下的泥土是肥沃的,头顶的天空是纯净的,掠过树梢的风是清新的,荷锄而过的农夫是和善的。白日里常闻村庄鸡鸣犬吠,目睹父老乡亲们的幸福和悲愁如庄稼般一茬茬静静生长;暮落时分,袅袅的炊烟总是从树枝间升腾而起,温暖着每一片枝丫,润泽每一寸叶脉,最终载着游子的乡愁,定格在画师的画板上;入夜,当最后一盏灯熄灭,疲倦的村庄闭上了最后一只眼晴,安然睡去,那些村头巷尾的树却只能在风中摇摆着打个呵欠,随即又挺直了腰身,成为村庄永远活着的保护神。
       生长在山寺的树是空灵的。山寺因了古树而森严,古树因了寺庙而神圣,一派仙风道骨,仙气氤氲。晨钟暮鼓、古磬声声,洗去了叶面上久封的俗尘,叶脉间流淌着千年的禅意。曾经,佛祖释迦牟尼在菩提树下用神谕拯救灵魂,普度众生。如今,山寺中的每一棵树仿佛都是写满神谕的菩提树,物我两忘,四大皆空地活着,成为神灵的衣钵,让信徒们顶礼膜拜,了却俗愿。
       那年暮秋,客居戈壁,看不到树影的日子很苍白。一日,夕阳西下,独行黄河古道,也无人烟,也无喧嚣,仿佛生命的河流未曾足至于此。正欲悻然离去,一株老树闯入我倦怠的视野,玉树临风,上承天庭意志,下载大地精神,孤独而坚强的活着,苦苦挣扎然而无怨无忧的活着。透过飞卷的黄沙,我仿佛看到一片盛满阳光的希望,让我惊叹的是,这棵老树为自己选择了这样一片贫瘠然而可以任意摆放思想的旷野,使我这个疲于奔命,随波逐流的过客自惭形秽,自此,人在天涯、沙海为伴的日子不再寂寞;自此不屑追赶纷纷攘攘的人流,喜欢在静处中活成树木高贵典雅的模样,在静思中,去勘破一些俗事,收获一些永恒;自此无论是在困顿的乡村,还是在浮躁的城市,我惯于仰视每一棵心无旁鹜、努力生长的树,用心感受生命的痕迹。
也许缘于“人挪活,树挪死”的古训,人们四处奔走,而树只能静立一生,无法与我结伴而行,但树的精神始终如影相随。同行的日子里,始知大多树木都在痛苦而孤独的活着。聊以堪慰的是树木生命的春天可以轮回,年年岁岁可以萌生新叶,开出希望的花朵,结出理想的果实,而人不能。因此,比树木更痛苦的是有思想、有情感的人。
       其实,树木也是有思想的,不同的思想长成不同的叶片,开出不同色彩、不同形状的花朵,这是树木无声的语言,在四季的风雨中,喧哗成独特的风景。树木的情感写就了《乐府诗集?相和歌辞三?鸡鸣》的华彩篇章,留下了“李代桃僵”的千古佳话,每当无助之时吟咏“桃生露井上,李树生桃旁。虫来啮桃根,李树代桃僵。树木身相代,兄弟还相忘”,让人无限感怀。而读着庾信的《枯树赋》怀念每一位逝去的至爱,更是肝肠寸断,不忍回首来时路:昔年种柳,依依汉南;今看摇落,凄怆江潭。树犹如此,人何以堪?
       多年以来,遍布祖国各地那些风情万种的树总在牵着我无倦无悔的行踪。曾经在长江畔收留了唐宋以来众多文人墨客诗魂的白帝城内久久绯徊,寻找那棵触动了杜甫的诗心、使他留下了“无边落木萧萧下,不尽长江滚滚来”诗句的古树,方知临江而生的古树每一棵都弥漫着诗歌的芬芳;在香山,那片染尽秋色的红叶曾令我一见钟情,在树下苦苦守望,却无法拥有,留下了永远的牵念和思恋;武陵源的树天生丽质,背靠伟岸、浪漫的山峦,俯首多情澄澈的山溪,何诚有幸,何诚有福?听说九寨沟的树长在一片福地,浸染了仙境山水风情的枝条也婀娜多姿,但我却未能成行,为此时常魂牵梦萦。
无论是在树下沉思,抑或是与树擦肩而过,总会有一丝温暖的慰藉。在这个人情冷暖无常、世态炎凉的年代,我茫然间时常不辨四季,仰首读树才知寒暑相易,日月变迁。对于树的依恋,我已惯于追随树的品格,阳光下无痕生长,暴风雨中顽强活着,每一片萌生的新叶都写满生命新的誓言,每一片凋零的枯叶都载着昨天不成熟的思绪和生命最初的记忆。
       如今,生命之树正历盛夏,但心境已如暮冬之树,铅华洗尽,总喜欢闯入视野的每一棵树,喜欢每一位品格如树的同行者,更喜欢吟咏着树一样沉静的杨绛先生那首生命之歌,与树的魂灵一起生长,一起老去:
       我和谁都不争,
       和谁争我都不屑;
       我爱大自然,
       其次就是艺术;
       我双手烤着生命之火取暖,
       火萎了,
       我也该走了。
       我深知,火萎时,我将老成一架脱光了叶片但魂灵不散的枯藤,但愿有青鸟拣尽寒枝仍肯栖,与我的魂灵一起诗意地栖居在天国不老的词话里。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