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841|回复: 0

[散文随笔] 回娘家(文/严晓霞)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9-23 1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回娘家


  在农村,女儿长到十七、八岁,便成了爹娘的一块心病。于是,四处托媒人,唯恐女儿嫁不出去。嫁出去的女儿便成了泼出去的水。然而,无论这汪水是否溶入幸福的港湾,都会义无反顾的思念着一片盛满亲情的海,这海就是娘家。回娘家,对于农村女人是一年之中难得的节日。
  当年,她们多是穿着新嫁衣,却流着泪水一步一回头离开娘家门的。此后,白发的爹娘每想起女儿离家时的泪眼便一阵阵揪心,娘的牵挂常如手中捻出的丝线悠长而纤细。
  第一次回娘家,是结婚后三天“回门”。娘家亲朋满座,迎接女儿回来。等女儿女婿踏进门,酒席才能开始,然而女儿一般不会坐在席桌上,她会倚在灶前扯着风箱的母亲身边,悄悄地叙说这三日来公婆、小姑乃至女婿对她的好坏来,若是碰见了刁钻的婆婆,便会在母亲面前委屈地哭一回,但不能让亲友知道的,尤其是那新郎官。眼明的嫂子们看着妹妹红肿的眼睛便什么都知道了。午饭时,她们在新郎官的饭菜上大做文章,辣椒面包子、盐包子和酸得掉牙、咸得发苦的面条一齐上桌,逼他吃下,把所有的仇恨都发泄在这个羞羞怯怯身披红被面的男人身上。饭罢,村子里爱热闹的嫂子们早已堵在门口,手里拿着炉火膛里的煤灰、红染料等伺机收拾新郎官。若女儿在婆家没有受气,欢欢喜喜回的家门,娘和嫂子会从后门将女婿送走;倘若女儿是红了眼睛回来的,娘会说没有梯子、后墙太高等,以各种理由搪塞,让村姑们为女儿出口气。但新女婿是不能恼怒的,否则会在村人的唾骂声中离开,说是肚量太小,以后再来岳父家,脸上无光,传回自己村子,便会成了笑料。
  农村结婚一般都是腊月底、正月初。三天“回门”后,第二次回娘家,是父母接女儿回来过正月十五。一来女儿第一次在别人家过年,心中空空落落,农村人讲“小初一、大十五”,元宵节早早接女儿回来过个大年,二来,女儿出嫁时亲朋都去了,唯有父母是不能去的,趁此机会看看女儿的新房,也交待亲家母,自己女儿在家宠惯坏了,什么都不会做,让她多担待。若是精明且通情达理的婆婆,会说:娃小,我会像待亲闺女一样疼她。两亲家的手便会友好地握在一起,女儿也会幸福地微笑;若是厉害且胡搅蛮缠的婆婆,会说:不会学么?谁不是从那过来的?娘便回到女儿房中悄悄抹泪,为女儿的来日担忧,女儿多日的委屈便化做泪水流满脸庞。高兴不高兴,女儿都将跟着父母回家的,在娘家过最后一个元宵节,以后便要自己支撑小家过日子了。
  第三次回娘家,一般是娘接女儿回来。听说女儿有喜了,娘几乎是一路小跑到女儿家里,婆婆一般会依了娘的。这一次回娘家,是女人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新的希望孕育在心中,一日三餐有娘细心调理,不像在婆婆家日日亲自进厨房,做好饭菜还须双手送到公婆房中,总怕味道不可口,而那小姑更是刁蛮,一般是遣不动的,   更不用说尝了。饭罢茶余,娘会拿出早已扯好的花布来,和嫂子们一起为孩子做小衣裳。怀抱着娘泡的糖水、晒着娘家门前永远温暖的太阳,看着娘和嫂子手中的花衣裳,多想在娘家住下去呀,可那性急的女婿已催了好几次。娘总说:“算着呢,总不会让她把孩子生在娘家的。”
  生孩子坐月子,最想的是娘,梦里都睡在娘家温暖的土炕上。被孩子吸干了奶水的肚子常会咕咕叫,却不好开口给婆婆说饿了。婆婆会按时把多放了几勺油或多打了一个鸡蛋的面条端上来,这已令人感激不尽了。娘只能在孩子出生十天、二十天、满月时来三次。每时每刻都在盼着娘来,娘会带来好吃的,并给孩子带来新衣裳,帮她给孩子换上,把娘儿俩收拾的干干净净、利利落落。每次娘来,都要带些烤黄的干粮、蒸好的油馍,还有一罐婆婆做不出来的臊子肉。娘给婆婆叮咛了,吃面时给女儿多放些。可是每到吃饭时,馋嘴的女婿便端着饭碗晃悠过来,偷吃了一回又一回。往日对媳妇的蛮横一扫而光。一来,媳妇为自己受苦受累生孩子,二来这一个月跟媳妇吃香的喝甜的。
  第四次回娘家,是孩子过完满月,农家人称之为“挪窝”。好一个温馨的“窝”,被娘用铺的厚实松软的架子车“挪”回娘家,并把这一月度日如年的苦日子一路放飞,娘比上次更疼女儿,变着样子做好吃的,让女儿的脸蛋滋润起来,奶水多起来,让小外孙胖起来。
  一个女人一生中要回多少次娘家,数也数不清,但唯有这四次,是最为甜蜜的,也是婆婆不会给脸色看的,似乎是出嫁女法定的回娘家日子。以后,婆婆便要刁难了,说是逃避家里的劳动,说是闲逛。于是为了回娘家,要起个大早,把家里收拾停当,然后匆匆赶回娘家,暮色苍茫之时又要回到婆家,一般是不能在娘家过夜的,一来牵念丈夫孩子,二来娘家的大娘大婶们也会以为和女婿吵架了,被逐出了家门。这匆匆忙忙的一日,她们要和娘说说心里话,还要给爹娘浆洗一下衣袄、拆洗被褥,把多日的牵挂变成在娘家小院忙碌的身影。
  爹娘去世,女儿都要整夜守灵的,长则十天,短则七天,这是女儿在娘家最后一次比较长的居住了。父母走后,再不会有理由长住娘家了,也没有人疼了。安葬爹娘时,哭得最伤心的是女儿,哭爹娘,也哭自己这辈子的委屈,更哭日后娘家空空的门庭,女儿何时再能归来?
  此后,回娘家的次数渐渐少了,每逢爹娘的祭日,早早地蒸好花馍,领上儿女回娘家祭拜。走到村口,穿上孝服,便哭开了,一声“爹”或“娘”,悠长而凄凉,在静静的村子上空突然响起,嫂子或侄女便会小跑着迎上来,扶着她,一直搀扶到供着爹娘牌位的灵桌前,跪下来,上香、磕头,仍要哭尽心中的思念、哭尽对生活重负的不堪忍受,直哭得亲人们都背过身去抹眼泪。
  爹娘过了三周年,女儿一般只在清明节祭扫父母的坟墓,在农历的十月初一为爹娘送寒衣。若兄嫂好了,会做好饭菜等着;若是那没人情味的,便会锁上大门上地去了。在娘家门前伤透了心的女儿只好拿了纸钱或寒衣,到爹娘的坟头,远远地望见爹娘的坟,便扯开声哭了。平日里常见坟园里有远嫁归来的女儿一哭就是半晌,不用问,必是在婆家受了气,只好在爹娘的坟头哭诉。只有萋萋的坟草、翻飞的纸灰,听着她痛断肝肠的哭诉,纵然双膝跪穿坟头的黄土,也无法缩短与父母间遥遥的路程,爹娘已永远地去了,再也不能倚门回首盼着女儿回家,为女儿亲自打开那扇曾落满温暖和慈爱的大门。
  女人到了老年牵挂儿孙之外仍然牵挂着娘家,尽管用血泪营建着一个家,总觉得不是自己真正的家。笔落至此,想起我的外婆八十四岁那年突然要回一趟娘家。这一年,外婆的心脏病常犯,但回娘家的兴致很高,从头到脚换上新衣新鞋,像个孩子似的。在双亲早已做古的娘家,外婆和她那掉光了牙齿的哥哥、嫂嫂拉家常,让侄子、侄女们为她做家乡的臊子面,擀面皮吃,然后很尽兴地回来了。过了一月,外婆便逝世了。这便是外婆最后一次回娘家。但是有多少女人,能知道自己最后一次回娘家会在什么时候?也许这已经不是很重要了,是啊,马上就要去另一个世界见到久别的爹娘了,在那里,很老很老的爹娘是否还在等待,等待为女儿拭去眼角的一滴浊泪,等待为女儿卸下背负了一生的行囊。
  这世间,最为凄苦的是没有娘家的女人,在别人的家园操劳一生、守望一生,为一个不知是否值得自己去爱的男人生儿育女、传宗接代,从不知自己的家园在何处,苦了、累了,连一个诉说的地方也没有。她们大多是被父母遗弃在路边,吃百家饭、穿百家衣长大。看到别的女人常领着一双儿女回娘家,涌上她们心头的何止是羡慕?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娘家的女人一旦遇上了好男人,会加倍疼她,让她忘却随时都可能袭上心头的痛楚,最终把婆家当成娘家。
  如今,农村富了,女人回娘家的次数也多了,而且多是和男人一块回去,开着摩托车或者搭上汽车,很风光的。生活富裕了,女人可以当家作主了,没有那么多的苦水,娘的牵肠挂肚也就不那么深重;交通方便了,常能回娘家看看,女儿的思念之情也便无法积聚。但是回娘家对于女人仍然充满幸福的诱惑,也许是因为女人的日子,特别是农家妇女的日子,总是很苦、很累、很凄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