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686|回复: 0

[散文随笔] 故园(文/严晓霞)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9-25 0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故     园
文/严晓霞

       居城而住已近二十余载,然而我的心依然留在故园。都市里混凝土浇筑的高墙坚不可摧,在人们之间设下天然屏障,让我时常怀恋儿时家家户户低矮的土坯墙和越过土墙看到的笑脸,可以互闻鸡犬之鸣,互道一声平安,墙里墙外是一个和煦的春天。
       再回故乡,土坯墙早已化为烟尘,一座座小洋楼在农田边再造着城市的模样,若不是偶尔出入的鸡兔,让我恍若身居城市或误入别人的故乡。
       唯有踏上花草点缀的乡间小路,那不变的乡音告诉我,这是自己真真切切的故园。曾经,就是在这些田间小路上,春日里我们陶醉在花草的芬芳里,不知归路,小辫子上每天都盛开着颜色不同的小花;秋日里,遥看雁阵南飞,心头渐生淡淡的伤感,那萧萧而下的树叶是我们捡给母亲过冬的好柴禾,削尖的竹棍扎起一片片不属于孩童的成熟和梦想。
       小路两旁绿色的麦苗迎风摇曳,仿佛在迎接远道而归的游子,让我想起了儿时捡麦穗的往事,那真可谓儿时的一大乐趣。早早起床,背上自制的糖水或奶奶熬的绿豆汤和小伙伴们一道,匆匆赶往麦田。刚收割完毕的麦茬坚硬,锋利,使许多小脚丫光荣负伤,但轻伤不下火线,因为亲眼目睹了父辈们手执镰刀,挥汗如雨的辛劳和不易,也更深的体会了“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捡到的麦穗一起回村交公,村口有威风凛凛肩扛红樱枪的红卫兵把守,以免公粮进入私家。村上的保管会仔细记了斤量,农忙罢便可领取一笔数目相对可观的学费款。
       夏夜的麦场,是大人们龙口夺食的战场,也是孩子们的乐园。大人们忙着挑灯夜战,忙着碾打新麦,翻晾后的麦杆便是孩子们松软的“蹦蹦床”,男孩子在翻斤斗,打打杀杀捉“坏蛋”,而手巧的女孩子们一边观战一边用麦杆编出烟斗、小蛐蛐之类工艺品。曾经十二岁的我头枕着潮湿而松软的麦杆,心情吮吸着来自田野的麦香。萤火虫明明灭灭在远处点燃希望的灯盏,是夜幕沉落处最好的点缀;夏虫在低唱,吟唱着丰收的喜悦和幸福的生活。凝着遥远的夜空,心想外面的世界再精彩,我也不愿离开故乡温暖的怀抱。
       那是多么令人怀恋的岁月,无忧无虑的年华伴着大人们的春种秋收在流失,尾随着父辈们农田里忙碌的身影,我们一点点在长大,脚步也许会迈向远方,可心永远留在了麦田里,农家的小院里。
       如今,麦场早已被林立的二层小楼所挤占,现代化的收割工具快速、高效地将父老乡亲从繁重的体力劳动中解救出来,再也不用经受麦收时节的酷日暴晒。而孩子们也永远地失去了夏夜麦场上的乐趣,更没有了捡拾麦穗那份对农家生活的深切体验。二层小楼是孩子们富足的家,养育了他们,也囚禁了他们。不知日后的孩子们是否还有我这份深深的畎亩之忧和对故乡深切的思念。
       儿时七彩的梦已落在现实的土地上,梦的翅膀已是沉重不堪。然而我何诚有幸?何诚有福?能时时回到故乡,让那温暖、清淳的风拂去心头的伤痕。故园有我永远年轻,永远美丽的梦,时时慰藉一颗疲惫的心,让我站在故乡坚实的土地上重新启航。
       当我在这个高贵、富庶的城市一无所有时,我贫穷的只有对故乡的思念,富足的也只有对故乡的思念,故乡才是我永远的家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