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631|回复: 4

[散文随笔] 怀恋秦腔(文/严晓霞)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9-28 09: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恋秦腔




  都市生活日夜被一张流行音乐织成的大网覆盖着。偶尔有一曲醇香如美酒,清洌如山泉的秦腔,如天籁之音冲破那张覆满尘土的大网,带我到另一番亲切、自然的天地,那是我们生息的家园,是我们的血肉灵魂永远也未曾离开过的故乡。
  迷恋秦腔,也许始于娘胎。城里的女人怀胎十月,有鲜花、有精美的奶油蛋糕,有典雅的音乐,而母亲什么也没有。故乡有贫瘠然而四时景色迥异的田舍,还有秦腔。我想那是母亲怀胎十月最大的安慰,或悲或喜最能代表一个农家妇女朴素的情感世界。自从落地的那一刻始,我的耳畔便回荡着秦腔曲牌,那是从父亲的二胡流淌出来的,苍凉凄婉,是父亲坚强、大气、高洁的心曲。
  蹒珊学步时,拽着母亲的衣角常常在家乡的戏楼前流连。在外婆的怀中我看过《五典坡》、《秦香莲》,在姑姑的肩头,我看过《三娘教子》、《火焰驹》。十八年坚贞不移的王宝钏、与梁山伯化蝶双飞的祝英台以及许许多多美丽、善良的女性形象自那时便深深地印在我幼小的心田。在没有小人书、没有电视的童年时代,秦腔是农家孩子们一部百看不厌的故事大全。咿呀学语的孩子已经学会从红、白脸谱上分出好人和坏人。男孩子喜欢看那打打杀杀的武戏,几个跟斗翻下来小手都拍红了;女孩子则喜欢看那粉面桃腮、碎步细腰的青衣出场,婉转清丽的唱音、悲悲泣泣的泪眼,都让她们在心理暗暗叫好。
  小时候,最喜欢跟着姑姑看夜戏,家家户户门环扣响,锁上大门,阖家出动。往日里静谧的村庄此时人头攒动,从村间小路涌向锣鼓开台的戏楼前。戏楼被小吃摊星星点点的油灯围起来,人们就在中间落座。村子唱大戏,大人们很舍得花钱,虽然刚在家里吃过饭,但还要给老人和孩子买上麻花、油糕、粽子、花生……老人开心,孩子们高兴。我常常在戏才唱了一半时,便迷迷糊糊倒在姑姑的怀中睡了。那是一生中最香甜的睡眠,虽然很短暂。小布兜中装满了好吃的,耳畔有悠扬的秦腔曲牌萦绕着,天上有稀疏的星星眯缝着眼睛在做伴……每当我从梦中醒来,最先看到的便是漆黑的天幕上那明亮的星星,而那台上的秦腔,仿佛是从遥远的星空传来。
  初春的麦田,是我们女孩子挖荠菜的好去处,也是我们秘密的小舞台,等满满的挖好一篮荠菜,整整齐齐摆放起来,作为舞台的前沿,我们便开始围坐起来演戏。最爱演的是《白蛇传》中的“断桥”、《三滴血》中的“虎口缘”。记得有一次我演白蛇,姐妹们拔了蒲公英插在我的头上,当唱完“西湖山水还依旧,憔悴难对满眼秋”时,蒲公英已满天飞去,但这唯一的道具曾长久地妆点了我童年的演员梦。麦苗犹如戏台上绿色的地毯,我们学着小旦出场,细碎的步子,扭动的腰身以及头发上各色的野花,构成了春日原野上一幅美丽的图画。
  在外求学时,不管城里来的孩子还是乡下的孩子,都迷恋流行歌曲,《黄土高坡》吼得校园里风尘滚滚。而我,对秦腔的偏爱初衷不改。在舞曲回荡的学生宿舍,小收音机里传来的秦腔曲牌愈显清纯,时时把我带回故乡的戏楼前,带回故乡美丽的田野上,让我没有忘记自己来自哪一片土地,没有忘记自己是农民的后代。为此我必须上进,必须坚强,必须节俭,必须朴实无华。然而正是这一切使我赢得了鲜花和掌声。
  如今,在都市灯红酒绿的夏夜,穿过歌舞升平的街市,我常常驻足在秦腔纳凉晚会的小戏台前,仿佛一股清凉的风自故乡吹来,裹着泥土的清香,让我陶醉,让我忘记自己置身于车水马龙的闹市,忘记了都市之夜那些浮躁的角落,仿佛又回到了故乡那豆花飘香,麻花香脆的戏楼前,只是我已永远的失去了那些温暖的怀抱。外婆已仙逝多年,姑姑们已是白发两鬓,憔悴不堪……当我孤独地站在繁华的街市上听秦腔时,听到的已不只是故乡的秦腔,还有一份深深地怀念,一份浓浓的乡愁。
  曾经,戏楼是每个村子里最精美壮观的建筑,是村子的门面,也是村民的骄傲和自豪,最能显示这个村子富裕、文明的程度。唱戏时体现出村子的热闹与祥和,平日里是孩子们捉迷藏、唱歌、跳皮筋的好去处。在小学校修葺的时候,我们曾挤在戏楼上听老师讲课,那位漂亮文静的女教师文采飞扬,沉静自如。我时时走神,想起那些浓妆的演员,幻想老师穿上戏衣、舞动水袖的俊俏模样,当然最好有凤冠霞帔……
  二十年后的故乡仍然有交流会,有大戏唱,但往日巍然屹立在村子中间的戏楼,在周围二层小楼的映衬下低矮、残破,如同一位衣衫褴褛,风烛残年的老者。看戏的也以老人居多,年青人大多在家里看电视。锣鼓开台之时,新闻联播节目正在播送国家大事,新一代的青年农民关注着粮食改革、农业体制改革以及北约战争的硝烟何时结束。孩子们在收看精美的动画片,戏楼前的锣鼓声对于他们已成为蛮荒之音。当我从电视天线林立的二层小楼走向正在唱秦腔的戏楼时,当年漆黑的乡间小路已是灯火通明,路边不时闪出歌舞厅、游戏厅,里边人影绰绰,让我不忍去那孤独的戏楼前看秦腔。豆花依然嫩香,麻花依然焦黄,而往日戏楼前拥挤的人流不再。电视、歌舞、桑拿这些现代化的娱乐设施如同一场传染病已从城市蔓延到乡村,把家庭无形的分开了。再也看不到一家老小台前安坐、其乐融融的天伦之画,大戏楼如同孤独的老者自娱。站在戏前,我忧伤的情怀被凄婉的秦腔曲牌送出去好远好远,在那些二层小白楼的缝隙间迂回着,寻不到容身之处。
  我是如此的不忍大戏楼的冷落,又是如此欣喜农家的孩子已和城里的孩子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童年时的梦愿已在他们身上实现,然而我的心中怅然若失,只为了曾经迷恋、如今依然迷恋着的秦腔。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41.33%

发表于 2014-4-2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铿锵有力的秦腔,唱出了陕西人的情坏!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36%

发表于 2015-6-1 18:06 | 显示全部楼层
写得好 很有乡土味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93.33%

发表于 2015-8-9 23:44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老同学,念书的时候就是学习委员,如今在文学和事业方面还是顶尖拔翠,在事业和文学方面有成,书没白念。

点评

新华是谁?  发表于 2015-9-8 20:17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