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721|回复: 0

[散文随笔] 太白雪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11-1 17:1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白雪

       小时候站在关中平原的渭河之滨,遥望白雪盖顶的南山秦岭,聆听大人们讲述太白六月积雪的神奇,从此就对太白雪多了一分向往,总觉得在盛夏有雪为伴的地方,应该是神仙待的地方。总想着在那六月积雪的大山里有没有人住,有没有人家,有没有神仙,在山的那边是一个怎样的世界?幻想着堆积太白雪的深山老林里是否是冰雕玉砌、玲珑剔透的童话世界?遥望太白雪,渴望太白雪,走近太白雪就成了我童年最真最美最纯的梦。
       没想到长大后的我,梦想成真,工作生活在太白县城,与太白雪结缘,守候太白雪,相拥太白雪,融解太白雪,就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内容。
太白的雪,比周边其他地方的雪都来得更早,走得更晚一些。每年到十一时,山外还是秋高气爽,艳阳高照时,而太白可能已是一场秋雨既是冬,下起了“雪花点翠屏,秋风吹不起”的太白雪。每到五一时节,山外已是生机勃发的初夏时节,而太白雪还在做着不舍的眷恋,既使到了六月天太白山顶依然为雪白头茫茫一片,太白与雪早已是浑然天成,太白即雪,雪即太白,雪域太白也是当之无愧!雪也许就是太白的精灵。每当雪落太白的时候,我总会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拔通山外亲戚朋友的电话,总是以“你那里下雪了吗?”的问句来宣告,太白已是雪花飘飘,满天飞舞精灵的诗意世界,来炫耀我与太白雪长相厢守,再续童年心中最美最真最纯的梦。
       总是记得2009年11月11日的那场雪,真是天赐良机,让种在地里的白菜、萝卜还末来得及从地里收获就被一场来得纷纷扬扬的雪捂了个严严实实,那白的是雪,绿得是菜,让雪域蔬菜真实而美丽,声名远播不愁销。
       太白落雪,总是在无风亦无晴的夜里。雪不事张扬,像夏天在麦场里扬麦扑扑簌簌飘落的麦糠,一夜之间山城全变了模样:街道、房顶,院落,漫山遍野到处都是白茫茫一片。等到天亮时,太白雪会随着黑夜的离去而停顿,还世界一片晴空。你看那高矮错落的屋顶,瓦槽里捂上一层厚厚的雪,将黛青色的灰瓦全部湮没,沿着上下起伏的瓦槽走向勾勒出翻滚的雪浪线。那远处的崇山峻岭,像头顶银盔,颌挂银须,身披银袍的勇士更显铮铮铁骨威武雄姿,在太阳的照耀下像摩拳擦掌、蓄势待阵、意气风发的将士呼之欲出。远山近树上的上的雪挂,犹如梨花满枝,玉树银装,引人入胜,真是:一夜飞雪挂满枝,凝是玉树从天降。在这天地一色的洁白世界里,一切仿佛都似乎凝固了,此时登临远眺,既能看到姜眉公路上“一场太白雪,阻滞各地车”的纷扰繁乱,更能感悟“雪拥太白,云横秦岭”自然静谧,在千里冰封中蓬勃我心飞扬的万丈豪情,独自体悟这份情愫。
       雪落太白,是孩子们的狂欢节。早有性急贪玩的孩子们冲到外面,在雪地里滚雪球、打雪仗、堆雪人尽情地享受着太白雪带来的乐趣与快乐,这些孩子们的游戏,着实能将太白雪玩得热气腾腾。在雪地里打个尽情地打个滚吧,在结冰地河床里放纵地滑一次雪吧,在院子里堆一个独具创意的雪娃娃吧,好将身心与太白雪融为一体,让这无拘无束,天真率直、热烈奔放的雪野童趣,尽情在雪地里绽放,永远定格在太白孩童的心中。
       雪落太白,是山里人的休闲节。每到冬天,家家户户早已备足了柴禾。趁着雪天清闲,燃起了炉火,山城处处洋溢着冬日大如年的温馨与散漫。一家人或围炉烤火,或偎坐热炕,或盘点今年,或憧憬来年,共享其乐融融的天伦之乐。到了晚上,或邀三五好朋,温一壶烧酒,煮一壶热茶,围炉品酒话茶,潇潇洒洒共度这“山中日月长,壶里乾坤大”的悠闲日子。
       雪落太白,是山里人的“红太阳”。忙了一年的庄户人家,好不容易在冬天里有点空闲,总是操心地大人们干脆就把儿女大事一办,也图个人丁兴旺。于是你家嫁女我家娶媳妇,你方唱罢我方登场的婚嫁大戏就在宁静冬日里拉开了大幕,若是喜逢太白雪,那新人就以冰天雪地为背景,愈显爱情地永恒纯真,婚姻地庄重圣洁。一家过事全村出动,一家热闹全村喜庆。太白雪的盈门瑞气带动十里八村的乡亲们走出门来,随一份喜礼,沾一沾喜气,凑一份热闹,整个村子里到处弥漫着“红太阳”的味道。所谓“红太阳”就是外贴白底红色圆形标志绿玻璃瓶简装的普通太白酒,因其物美价廉广受太白山地群众的青睐,下雪了抿两盅暖暖身子来御寒,倘是遇上了你嫁我娶的好日子,红太阳必定是助兴的主角,酒喝得越多,意即事过得越大,客待得越好,新人的人缘和日子就在酒瓶的数量中提升,酒瓶越多这人气越旺,也喻示着新人的日子就像红太阳一样红红火火,香辣醇绵,有滋有味。尽管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五六元一瓶的红太阳已经淘汰,但每当下雪时,每个太白人都会在心底升起一轮属于自己的“红太阳”,给太白人以久远恒定的温暖与感动。
       今天是2012年入冬的第一场雪,距白居易“数峰太白雪,一卷陶潜诗”的田园诗意已是千年光阴,距2002年的第一场雪,也是十年一瞬。每当太白落雪时,我总会情不自禁地问“你那里下雪了吗”,不知是自问,还是问他?我的心底总会流淌那首耳熟能详的经典老歌:踏雪寻梅,已成我梦中的童话,摘一朵留下我永远的牵挂,最寒冷的日子里伴我走天涯最是太白雪。
                          
       2012年11月25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