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006|回复: 0

[散文随笔] 油菜花,教我如何不偷菜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3-11-12 14: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油菜花,教我如何不偷菜

       网络上曾经盛行一种偷菜的游戏。同事朋友们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你偷菜了吗?搞得我一头雾水,还纷纷嘲笑,连这样火爆的游戏都不知道,真是老土。
       后来从网络上看到很多关于偷菜的报道,很多人沉迷其中,不能自拔。有公务员为偷菜受了处分,甚至丢了饭碗;有人为偷菜夫妻反目,家庭破裂;有些人为偷菜,起早贪黑,三更起,五更睡,乐此不疲。
       不甘落伍的我,在同事的指点下,开通了QQ农场,然后进行一番示范,才知道种菜、偷菜是怎么一回事,但自从开通后,我再也没有进到农场去玩那种简单而弱智的游戏。
       有人说这游戏是因为简单而流行。不知为何,我却一点都不感兴趣,甚至望而却步。
       最近汉中举办的油菜花节,让许多人趋之若鹜,看到最美的油菜花海,让我回想起童年一段偷菜的经历,才明白自己不“偷菜”的症结所在,因为小时候的那段偷油菜的教训已深深烙在我的心灵。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柳树吐芽,油菜起苔的下午,从小学放学归来的我,与三个小伙伴一起拎着竹笼去田野打猪草。少年时候的我们都挺贪玩的,走在春天的夕阳里,绿是麦苗黄是油菜,田野里到和处蓬勃着清新明朗的气息,让刚褪去厚棉衣的我们像脱缰的野马一样,欢呼雀跃,尽情地感受春天的气息。同伴小强提出说柳枝刚刚发芽咱们用柳枝作哨子,看谁做得哨子吹得最响亮,吹得声音最好听。我们几个小家伙就爬上树干,折下枝条,然后去掉中间的枝干,留下树枝刚返绿的树皮,放在嘴里使劲一吹,就会发出或拙重、或清亮的声音。一时间田野里就响起了我们吹着的哨音,那声音就像是迎接春天的乐章,我们就忘乎所以的吹着,尽情地田野里追逐嬉闹。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夜幕就在不知不觉悄悄降临。兴犹未尽的我们,不得不结束这样的游戏,可望着空空的竹笼,我们个个都犯难了,要是空手而归肯定是要一遭到大人的责骂的。小强指了指路边那一块三叔的油菜地,悄悄地说趁天擦黑咱们就掐一点油菜拿回去交差,我们几个没有注意的伙伴,也就一涌而上,开始对路边的油菜进行毁灭性的扫荡,谁知情急之中,根本没有注意到地里一个黑影正在向路边移动,正在我们偷得起尽的时候,一声大喝“在干啥”,小强他们三个身手敏捷,三步并作五步地仓惶逃离现场,只有我比较迟缓,因为刚开始偷的时候我就心虚,果不然就被三叔逮了个正着,这个三叔可是个视庄稼为命的主,眼里容不得一沙子,我心想这下可糟了。三叔一把抢过我的竹笼,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拉住我,说回去找你家大人评理去,幼小的我当时不知道怎样走回家的,只觉得当时的路好长,我的眼前好黑,我的心好怕。人赃俱获,抓了现场,结果就是我不得不向三叔供出同伙,母亲向三叔好话回尽,并答应赔产,才算了事。那一夜其他几个小伙伴,也都受到家长的惩罚,母亲没有打我,只是给我说别人的东西不能动。那一夜,母亲那哀怨与怜爱的眼神,让我始终不敢面对,我幼小的心灵充满了悔恨与后怕。我也受到三个伙伴的冷落与白眼,结果是一学期他们没人主动和我说话,玩耍。
       现在想起来,我偷走的岂止是一片尚未开放的油菜,偷走的是一片金黄灿烂的油菜花,偷走的是一缕清油油、明亮亮的菜籽油,偷走的三叔对庄稼的一片热情。
       徜徉在这壮美山河金色封的纯净花海中,我真想告诉现在许多迷恋偷菜游戏的网友,来汉中看看最美的油菜花,听听当年这个投机取巧的小子偷油菜的故事,也许你们就会从此金盆洗手,不再在虚拟的世界里玩这样无聊的游戏,让自己美好的时光,不从“偷菜”的功夫中悄然流逝。
       油菜花,教我再也不偷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