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973|回复: 0

[散文随笔] 金顶寺问槐(文/牛升培)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3-7 10:4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金顶寺问槐
       上金顶寺问槐,非妄言,没有故弄玄虚,也不是哗众取宠。这些年来,我曾不止一次的登临遐迩闻名的金顶寺,面对那株历经沧桑的古槐,有过波涛汹涌海阔天空的感慨;有过浅薄幼稚但不失率真的思索;也有过不合时宜的扼腕叹息;然而,更多时候,面对郁郁葱葱生机勃勃的五百年参天古槐,心里油然滋生的却是无法言表的欣慰。
       金顶寺那株古槐是有大来历的。记得那是1980年的春天,玉涧河桥头的柳影下,两位须发皆白的老翁正在下棋,我正好路过,虽是个不折不扣的臭棋篓子,可见了弈局,却偏偏要凑过去见证别人的胜败输嬴,还常常发些过而知之类的“马后炮”议论。于是,那柳影下便“对棋成三人”了。两位老者仙风道骨、神定气闲,很有些摄人魔力,我况不敢贸然搭讪,约一袋烟功夫,棋局进入胶着状态,左首那位者“嗬嗬嗬”笑了起来。
     “老伙计!缴械投降吧,回家陪嫂夫人择菜做饭去吧。”
     “稍安勿躁,鹿死谁手还说不来呢!至于择菜做饭吗,咱俩用不着,等你老嫂子拜完了神树回来,一起到我家里吃荠荠菜饺子吧!”
     “老伙计!我家里的那个老东西也在山上呢,赶快给嫂夫人挤个眼通个信,让神树保佑保佑你嬴了这盘棋吧,要不然我大概吃不上你的饺子了,“嗬嗬嗬!”
       几句简简单单的会话,我明白了眼前两位对弈老者的许多信息,两位老翁相约弈局捉对厮杀,而他们的老伴却也携手去了什么山上祭拜“神树”。生来好奇心极重,那“神树”二字把我勾引得心里直痒痒,很想知道那神树的来龙去脉,可看看两位对弈老者虽然不断的相互调侃戏谑,但棋势依旧旗鼓相当相持不下,短时间难分伯仲。我急得抓耳挠腮,却断然不敢也不忍扰了两位老者的雅兴。
      正急切间,忽见邀约吃荠荠菜饺子的那位老者,手持一子的右手僵在了半空:“咦——”
     “哈哈!咦什么咦!还婆呢!举棋不悔,落地生根!”
      高举在半空中的那枚棋子是枚纵横掸阖所向披靡的“大车”,那枚“大车”在懊恨连连的嘟哝声中极大不情愿地终于落了地。落了地似乎还颇不甘心,手指依然紧紧按住在棋盘上久久不肯放开。
     “撒手吧你!死有余辜的烂车,老夫终于逮住你了!”
      按住大车的手被拨开了,可怜的大车被对手的马豪不客气的踩在了脚下,原来那枚大车被主人粗心地直接送进了对方大马的铁蹄下了。
     “嗬嗬嗬!将军!举棋不悔,落地生根啊!”
     “好——好一招弃子告杀呀!”旁观的是清者抑或浊者权且不论,反正我情不自禁高高地喝了一声彩。
      好一个弃子告杀!棋局在两位老者的朗笑声中结束了,两老翁很风趣,输了棋的那位佯装抱怨:
     “小伙子不地道,见死不救,眼看着老家伙陷害我,也不提个醒儿?”
     “观棋不语真君子,这孩子不错,老夫喜欢你!”
       听到赞许,我知道机会来了,于是趁势问那神树缘由。赞许我的那位老者用极其琢磨的眼神细细地看了看我,沉吟片刻后说道:
     “看你像个读书人,读有字之书易,读无字为书难啊!读懂有字之书易,而读懂无字之书更难呢!老夫以为,读书人只有读懂了无字之书才是正道哩!莫怪老夫好为人师,像你这样的聪敏读书人,最该多读些无字之书呢,去吧,去金顶寺看看就知道神树了。看神树该是读懂无字之书的第一课呢!”
       输了棋的那位老翁也和悦地补充道“去看神树不用问路,只需随着上山的人流就错不了。”
       弈棋老翁的话让我很震惊,就在攀爬羽阳山西麓寻找神树的途中,脑子里依然萦绕着有关“无字之书”的那些话。
      人流如织。不难看出,上山的人们大多都是些上年纪的人。
      春风的纤纤巧手已经抹绿了羽阳山,款款漫步的玉涧河欢快地吟唱着,似乎正向上山的人们诉说着愉悦的心曲;灰白相间的一群鸽子从与金顶寺一溪相隔的牛头观飞了过来,他们盘旋青山绿水间,似乎很纳闷;上羽阳山西麓的人为什么比登牛头观的多呢?牛头观也是道教胜地呀!
       我看到了被人们环围着跪地虔诚膜拜的神树;好大一棵参天古槐啊!三人合抱不一定能量出它的腰围,树冠很大,廕护的面积自然也壮观。这么说吧,在古槐摆下个78桌筵席一点儿也不促狭。树干树枝长得很奇巧,极粗壮的树干弯曲有致,恰似虬龙盘曲,仰天沉吟;那细些的柔枝当然便是龙须了,龙须飘飘颇有些长者风范,它矜持地与一溪之隔的牛头观古柏们娓娓谈心;它嗬嗬嗬畅怀大笑着和渭河南岸的鸡峰山互道衷肠;微风习习,龙槐须髯飘飘,龙槐足下信香袅袅、氤氤氲氲和着善男信女呢呢喃喃的褥祝声,便飘飘渺渺地腾空而起,与玉涧河上游接引寺的钟声、还有羽阳山东麓山巅处金台观的诵经声水乳交融、遥相呼应,这淳朴的众生之象,较之“清明上河图”带给人们审美情趣和审美愉悦毫不逊色。
       从虔诚跪拜的龙槐足下人们的脸上,我读懂了“民心向背”四字的深邃;从善男信女们依稀可辨的祷祝声中,我读懂了“敬畏自然、敬畏生命”的内涵,而千年古槐神话般奇特顽强的生命力和它超然世外的风度,则让我读懂了华夏民族五千年璀璨文化的精髓与奥秘。
弈棋老翁“读无字之书”的话,让我终生受用,读书人都该把它自觉地奉为自己终生不渝的座右铭。
       我在心底深处为金顶寺的千年古槐取了个并不新奇的我字:虬龙槐。
       虬龙槐历经风雨寒霜,沧桑巨变,他宠辱不惊,超然世外,见证了战乱的残酷;见证了饿殍的凄然;见证了新中国的喜悦;也见证了改革开放后的民心向背、繁荣昌盛、与时俱进、和谐发展。
       那神树——金顶寺的虬龙槐,曾经以死与命运抗争,以死昭示民心之向背。金顶寺大雄宝殿西侧的碑记里简述了虬龙槐的死因及经过,古槐枯死于壬午之乱(即1966年),数年后奇迹般的复活,乡梓异之以为神,奉香设坛祭之者络绎不绝。
       其实古槐根本就没有死,它一直活着,,只是在昭示民心向背的同时,把根须深沉地向地心深处伸展开去。它活在广袤无垠的沃土之中,它扬眉吐气地鲜活地活在民心之中。
       古槐即民心,古槐不死,民心亦不死,伟岸挺立的古槐堪称中华民族的象征,虬龙槐啊!你是华夏神州的国魂!
       虬龙槐也许不是与什么人角力的彪悍斗士,心心念念未必唯有“般若波罗蜜”,它执着地守护着千年一诺,守护着优昙奇花。朗声苦口婆心地说教,不敌法号徐徐穿越时空遂道。岁月是智者,金顶寺的塔影令仁者心动;虬龙槐是圣者,安详地轻轻拨亮了人们心灵深处那盏烛火,让渐有暖意的心田一片灿然。
       目前,虬龙槐的胸前已经挂上了国家授予的保护牌——500年国槐。可我要说,虬龙槐至少也是千年高龄呢!清人有诗为证:虬龙生古岩,翠叶光炯炯。灵秀天所锺,应与兹山永。古人讲得很明白了,虬龙槐是与羽阳山的年龄一般大的。
       虬龙槐是一位感天动地的圣者,它永恒地活在老百姓的心里,这一点毋需苦苦索求询人,亦毋需叩问虬龙槐!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