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楼主: 刘省平

[小说故事] 【小说连载】古城旧梦(刘省平/著)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6-26 14:37 | 显示全部楼层


  屈文峰没想到艾雪竟然会骗他,更没想到她去迪厅做舞女!他从床头拿过小灵通,从通讯录里翻出了艾雪的电话,呆呆地看了半天,不小心给拨了出去。当他发觉之后,立刻挂断了。很快他就反悔了,便主动给艾雪打了一个电话。结果电话响了好长时间都没人接,当他第三次拨过去的时候,对方已经关机了。艾雪啊,艾雪,你为什么要这样?!
  屈文峰脑子里一团乱麻。想着想着,他的眼睛就湿润了。
  “嘣——嘣——嘣——”有人在敲门。
  “谁啊?”
  “是我。”
  是杜玲玲的声音。屈文峰赶紧穿上裤子去开门。
  “你才起床吗?”杜玲玲看着屈文峰头发凌乱,披着一件外套,皮带松松垮垮的。
  “是的,昨晚和几个同事去市里蹦迪去了,回来很晚……”屈文峰把外套扔在床上,穿上了一件毛衣,说:“外面挺冷的,你进来吧。”
  “昨晚我们上来几次,都没见你回来。永强本来想给你打电话,我估计你忙着,就没让他给你打。”杜玲玲坐在了床边,继续说,“你们今天不上班吗?”
  “是的,过元宵节呢,公司放了两天假,明天还有一天呢。”
  “你今天干什么啊?”
  “我也不知道——”屈文峰从床头去过一卷卫生纸,撕下一段塞进裤兜里,然后端起洗脸盆,将毛巾牙具放了进去,走到门口时又说一句,“你先坐一会儿。”
  屈文峰回到房子的时候,杜玲玲正拿着拖把要往外走。
  杜玲玲说:“我去涮一下拖把,帮你拖拖地板。”
  屈文峰急忙说:“不用,不用,我来吧!”
  杜玲玲没说什么,直接拎着拖把出去了。屈文峰进了房间,发现被子已经叠好,床铺已经扫平,烟灰缸已经清理。他愣了半天,心中忽然有一种莫名的感动。心想:同样是女人,差别咋就这么大呢?记得去年国庆节期间,艾雪过来,在这儿住了一个晚上,都是他一直在伺候她——他给她打洗脸水、给她把洗脸的毛巾拧干,就连牙膏都给她挤在牙刷上……
  杜玲玲拎着涮好的拖把,一进房间就猫着腰拖地了。屈文峰要上前抢拖把,杜玲玲不给,可是屈文峰毕竟是男人,力气大,拖把就被抢了过去。杜玲玲还是不愿闲着,从墙角上捡起屈文峰的几件衬衣秋裤,还有一双臭袜子,放入洗脸盆,顺手拿了一块肥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她已经出了门,向外面的水龙头池子那里走去。
  屈文峰拖完地板,拎着脏拖把去了水龙头那里。他看到杜玲玲正在洗他的衬衣,就说:“嫂子,你歇着去,我来洗吧。”她头没也抬地说:“你洗不干净的。”他嘿嘿笑了一下说:“这些年出门在外,衣服都是我自己洗的,自己不洗谁给咱洗呢?”她笑了笑说:“那我今天就给你洗一次,看你洗得干净,还是我洗得干净?”她一边说着一边“噌噌噌”搓洗着衣服,动作很麻利、娴熟,盆子里很快就起了很多白色的泡沫。
  屈文峰默默回到了自己的房子里,点燃一根香烟,头靠在被子上开始发起呆来。他再次想起了艾雪,想起了去年国庆节晚上在这间房子里的一幕幕场景……
  那天,屈文峰带着艾雪从体育场打车直接到了韩森寨。因为天色尚早,他又带着她另打了一辆出租车去了轻工市场,给她买了一身衣服。回来后,他又带着她去摩托城附近吃了一顿重庆火锅,喝了许多酒。吃完饭,艾雪又嚷着要去KTV唱歌……等到回房子的时候,已是凌晨一点多了。
  屈文峰第一次将艾雪带到了自己的房子,这是他第一次带女孩子到自己的房间。艾雪推开房门,瞥了一眼,说是床太小,里面没有厕所,又不能洗澡,想去外面住宾馆。他说,东郊的民房就是这样,再说这会太晚了,宾馆都关门了,你就凑活着住一晚吧。刚开始,她站在房子门口不愿进去,经他苦口婆心的劝导,她才勉强进去了。可是进了房子,她却坐在床边不上去。他又主动帮她脱了鞋子。接着,他又接了少半盆凉水,兑了一些开水,然后用手指试了一下温度才端到床边。她将腿伸展在床上,身子靠着床头,眼睛望着天花板,努着小嘴,似乎还在生气。他帮她脱了袜子,挽了裤腿,又将她的一双脚扳到床边,塞进了洗脚盆里……
  屈文峰用她洗过的水洗了自己的脚,然后拉上了窗帘上床了。艾雪趴在床上,翻动他床边靠墙的一个小书架。他将身子移过去,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和她一起欣赏自己的相册。
  “这是你小时候的照片吗?”艾雪用手指着一张三寸的黑白照,一双又圆又大的眼睛里充满了好奇。
  “你那时候戴着警察帽,看起来蛮帅的嘛,呵呵……好玩,好玩……”
  “是吗?这是我七岁时候的照片。”
  屈文峰看到她开心的样子,心里特别高兴。因为从下午见到她,就一直没见她笑过,没想到终于看到了她的笑容,听到了她的笑声。
  屈文峰看了一下手表,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就说:“雪儿,睡吧,明天我带你去动物园转转。”说着就帮她合上了相册,放回了小书架。
  艾雪趴在床上,用双手托着下巴,不说一句话。屈文峰一只手撑着脑袋,侧身躺在艾雪旁边,另一只手轻轻抚摸着他的头发,说:“雪儿,你不瞌睡吗?”艾雪拧过脑袋,望着他说:“你就是个大——懒——虫。”说完还调皮地吐了一下舌头。屈文峰迅速将嘴凑过去在她脸上亲了一口。艾雪说:“一股烟味,讨——厌!”屈文峰笑了笑说:“男人身上没有烟草味,还是男人吗?”艾雪说:“切,什么狗屁逻辑!”屈文峰假装生气地说:“你再骂一句?”艾雪说:“你是大坏蛋!”屈文峰就用手伸进她的胳肢窝膈应她。艾雪一边躲避,一边嘴里发出“咯……咯……咯”的笑声。
  “睡觉吧。”艾雪将身子躺顺,然后侧身向着墙壁,把头搁在枕头上闭上了眼睛。屈文峰想跟她睡一头,可是刚把身子凑过去,艾雪就用上面的那只胳膊把他往外面挡了一下说:“睡那头去!”他起身关了灯。房子瞬间黑了,窗外依稀透进来一丝微弱的光亮。
  他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他隐约听到一阵轻微的叫声:“啊——啊——啊……我要……”他竖起耳朵仔细倾听了一会儿,断定这是女人做爱时发出的声音,只是不知道是从楼上哪个房子里发出来的。这个声音持续了很久,一波又一波,忽大忽小,让他有些受不了了。他用一只脚轻轻蹬了一下艾雪,她没有任何回应。他又轻轻喊了一声她的名字,她还是没有任何回应。他悄悄起身挪到了床那头。他侧身躺在她的身边,刚开始和她稍微保持了一点距离,过了一会就将身子贴着她的背身了。她一直没有任何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窗外又传来了一阵叫床的声音,似乎比刚才还大。屈文峰忽然感到一股热血直冲头顶,下面渐渐硬了起来。他不由自主地将一只手臂伸到她的脖子下面,让她枕着;同时,另一只手臂紧紧环抱住她的身子。这时,她忽然轻轻地“嗯”了一声。就是这一声,让他忽然有了一股极大的勇气。他慢慢褪去了她的上衣,扔在了床的那头。过了一会儿,她又轻轻地脱去了她的秋衣。她的上身只剩下了胸罩。他的脸贴着她的臂膀,并用手在他的肚子、后背上轻轻抚摸起来……
  当屈文峰的手刚从她的胸罩上面伸进去的时候,她忽然一只手逮着他的那只手放在那里不动了。他犹豫了一下,手又开始不管不顾地继续往下面游移,很快就摸到了一对柔软、浑圆、坚挺的东西。她又发出了比刚才那个更为明显的叫声:“嗯——啊……”听到这个声音,他的胆子更大了,立即双手解开了她的胸罩,将她的身子扳平,慢慢趴了上去。他的脸在她的光滑的身体上蹭来滑去,他的嘴在她的脸蛋、乳房、胳臂、肚子上疯狂地亲吻了起来……
  屈文峰感觉自己的手滑到了一片好像茅草丛生的区域,继续向纵深处探索,是一大片湖泊……
  “我要……”
  屈文峰真真切切地听到了,这个声音不是来自于窗外,而是发自艾雪的嘴里。
  他像一只猛虎一样,翻身骑在了她身上。
  “啊——”一声尖锐的呼喊刺破了漆黑的长夜。
  ……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6-26 16:59 | 显示全部楼层
我占据了最为关键的一层。呵呵。问好刘兄。

点评

小风,你对扶风人文研究多,大家都在等你的经典故事呀?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6-26 19:04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6-26 19:04 | 显示全部楼层
扶小风 发表于 2014-6-26 16:59
我占据了最为关键的一层。呵呵。问好刘兄。

小风,你对扶风人文研究多,大家都在等你的经典故事呀?

点评

我在努力创作中,争取8月初把湋川笔记拿下。大家就可以全部看到了。谢谢大家支持。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7-1 11:01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07:59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一


  杜玲玲见屈文峰侧身向里躺在床上,就没有打扰他,直接从布衣柜里取出了三四个衣服架子。当她准备出去晾晒衣服的时候,忽然闻到了一股怪异的气味,好像什么东西烧焦了一样。她一边用鼻子闻,一边用目光迅速在房子里面搜索,忽然发现床上正冒着一股青烟。她很快意识到了什么,大喊了一声:“着火了!”
  杜玲玲一喊,屈文峰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发现床上正冒着一缕青烟,赶紧从书架里抽书一本书胡乱拍打了起来。过了一会儿,青烟全部消散了。他看见床单上有一个小拇指大的窟窿,床单下面的褥子也烧焦了半厘米深。
  杜玲玲说:“幸好我及时发现,要不然出大事了!”
  屈文峰吐了一下舌头,红着脸说:“刚才,一边抽烟一边想事情,不小心把烟灰掉床单上了……”
  杜玲玲说:“以后千万不敢躺在床上抽烟了,这样很危险的!”
  屈文峰摸了一下后脑勺说:“嫂子,谢谢你了!”
  杜玲玲白了一眼屈文峰,然后说:“不是说不让你叫我嫂子吗?我还比你小四五岁呢,这样叫不合适。”说完就面带微笑地拿着衣服架子往出走,到门口时又说了一句,“中午没事,我们做饭吃,昨天我买了一套炊具。”
  “好吧,我以后经常去你们那里蹭饭,呵呵……”
  杜玲玲刚出去没几分钟,屈文峰的小灵通就响了。
  “喂,杨姐,你好!”
  “你起床了吗?”
  “早就起床了,这会在房子没事。你呢?”
  “哦,我也没事。今天是元宵节,你也不出去转转?”
  “哦,没有心情出去转,我上午收拾一下房子。”
  “收拾完了吗?中午我们一起吃饭吧。”
  “快完了——吃午饭?哦,我中午在同学家吃饭——要不晚上再一起吃吧,咱们一起庆祝一下元宵节。好,就这么定了,随后再联系吧。”
  屈文峰刚挂电话,杜玲玲就进来了。他看见她一只手上拿着洗衣盆,另一只手上拿着一块花格子布料。她说:“这是我从老家带来的手工老布床单,纯棉的,不起皱,不起疙瘩,很舒服的。起来,我给你换上。”屈文峰赶紧说:“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杜玲玲将被子放在了桌子上,又准备去挪床里边的那个小书架。屈文峰赶紧主动走到床边,过去将小书架提起来放到了地上。等她把单子铺好,他又将小书架放回了原处。
  “嫂——”屈文峰嘴里刚冒出一个字,忽然意识到了什么,立即改口说,“玲玲,你坐下来休息一会,我给你倒杯水。”
  杜玲玲笑了笑说:“我不喝水,走,到我们二楼房子去,我中午给你做油泼面。”
  屈文峰也笑了笑说:“我最爱吃油泼面了,这个好!这个好啊!”
  “好,我先下去,你一会把门锁上过来。”
  屈文峰一个人在房子待了一会,才将门锁好下楼了。刚走到二楼的时候,看到杜玲玲在房子门口的煤气灶上烧水。
  杜玲玲瞅了一眼屈文峰说:“你先坐房子里面,自己倒水喝,桌子上有茶叶。我来给咱们做饭,做油泼面很快的……”
  屈文峰进了房子,见里面没人,就问:“永强呢?”
  杜玲玲说:“他上班去了。”
  屈文峰急忙地问:“啥时候开始上班的?”
  杜玲玲蹲在房门口拣着青菜,说:“他今天是第一天上班。”
  “在哪里上班?干什么工作?”屈文峰继续追问。
  “他还能干什么?除了厨师,其他工作也干不了啊。”
  “他在哪个饭店上班?”
  “就在什么经二路的一个小酒店。”
  “经二路就是你们第一天到西安,我带你们去吃饭的那条路,那里饭店多,生意都还差不多。”
  杜玲玲一边做饭一边絮絮叨叨地说这说那。
  屈文峰坐在铺在地上的那张旧“席梦思”床垫上,只见床单和她刚给自己的那个床单一模一样。他用目光扫视了一下整个房间,发现里面有了不少变化:窗户上挂了一个浅绿色底子的带有简单图案的窗帘,窗户跟前放了一张半新不旧的桌子和椅子,靠床的墙上贴了一层花花绿绿的壁纸。另外他还发现,床头放着一个小小的电视机,一部小小的VCD,一个纸盒子里放着十几张光碟。他蹲在地上逐一翻起了那些光碟,里面有张国荣、刘德华、邓丽君的专辑,几张港台歌星的歌曲合集,还有几张是电影碟片。
  屈文峰一边翻看光碟,一边说:“你也喜欢听歌?”
  杜玲玲在门外说:“是呀,我喜欢听老歌。”
  “你也喜欢张国荣、刘德华、邓丽君的歌?”
  “港台歌星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张国荣了。”
  屈文峰一听有些惊讶,因为他最喜欢的男歌星也是张国荣。就说:“太巧了,我也喜欢他。他的电影我都看过,他的歌曲我也都听过,很好听。”
  “你喜欢她的哪一首歌曲?”
  “《倩女幽魂》。”
  “哈哈,我也特别喜欢张国荣的这首歌曲。”
  “是吗?”屈文峰好奇地追问:“你为什么喜欢这首歌曲?”
  “嗯……反正就是喜欢,我念书少,不会说。”
  “没关系的,其实喜欢一个人,一个东西,往往是不需要理由的。”
  过了大概十来分钟,屈文峰听到外面的窗台上“嗞儿”一声,随即又听到杜玲玲喊了一声:“油泼面好了!”
  屈文峰赶紧走到了房子门口,杜玲玲就将一碗油汪汪的油泼葱花面递到了他的手里。
  “做油泼面最好是用扯面,但是现在厨房的那套东西还没置办全,今天就将就着吃一碗油泼细面条——面条是我在市场上买的,你搅一下快吃吧,不然粘在一块了。”
  屈文峰说:“好的,那我就先吃啦!”说完就狼吞虎咽地开吃了。
  屈文峰刚吃完一碗,杜玲玲又端过来一碗递给了他,说:“不够了,我再下一锅。”
  屈文峰说:“够了够了,你赶紧给自己弄。”
  吃完饭,屈文峰抢着去洗碗,杜玲玲一把将碗筷夺了过去,说是她来洗。
  屈文峰坐了一阵,说他先回房子休息一会,下午要出去帮一个同事找房子,然后就走了。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4:25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二


  屈文峰去韩森寨帮杨婷找房子,接连看了十几家都不太满意,很多不是在最顶层,就是在一楼,而且房子里光线都不太好。好不容易看上一个房子,整体感觉还不错,但整个楼上只有一个公共厕所,而且还是在一楼。房东说他爱干净,不愿意在每个楼层都弄厕所。
  屈文峰有些犯难了,就给杨婷打电话说了一下情况。杨婷说,他男朋友回西安了,下午约她出去玩,估计晚上回来很晚了,不能和他一起吃饭了,找房子的事情以后再说,然后就匆匆把电话挂了。打完电话,屈文峰忽然感到有些落寞,就一个人去了一个地方——韩森冢。
  韩森冢是一座覆斗型的古代陵墓,地处西安动物园东边、经二路北边,它的东边、北边、南边都是断崖。相传,远在秦汉时期这里即住有人家,因村子西北方位有这座韩森冢,明代又驻扎过朝廷屯田军的营寨,故得名韩森寨。关于韩森冢名称的来历,屈文峰曾走访过几个韩森寨70岁以上的老人,才得知韩森冢是秦始皇父亲——秦庄襄王的坟,看墓人叫韩森,秦亡后,韩森还住在这地方,所以把他住的地方叫韩森寨,把那座秦庄襄王陵也叫成了韩森冢。
  屈文峰大学毕业后在西安工作,就是在公司东边几公里之外的韩森寨租的房子。一个周末,他没事干出来散步,无意间走到了韩森冢,发现这个韩森冢底下是一个很大的自由市场,围着韩森冢的地摊一个挨着一个,一圈又一圈,小吃、水果、蔬菜、百货,卖什么的都有。后来,他才知道:改革开放后,韩森冢周围锻炼、唱歌、跳舞的人越来越多,庄稼被踩踏的没法种,韩森寨村民干脆不种韩森冢周围的地了。小商小贩借着人气做起小买卖,逐渐成了气候,才形成了这么一个大市场。
  屈文峰再次来到了韩森冢。这时已经是日暮,他绕着韩森冢转了一圈,自由市场已经散伙了,地上到处是遗留的砖头、纸屑、塑料袋等垃圾零碎。他怀着寂寥的心情,沿着一个“S”字型的长坡,登上了韩森冢顶峰。他站在夕阳余晖下,迎着清冷的风,四下张望,感觉自己犹如站在高山之上,很多高楼大厦都尽收它的眼底。他想:如果没有这些高楼大厦,韩森冢定然更加显得高大;如果这没有这些高楼大厦,他的视野将会更加高远。
  也许是因为当天是元宵节,大家都急着回家团圆了,所以韩森冢上游人很少。他站在顶峰上举目四望,忽然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孤绝的人。因为下午替杨婷找房子,一直楼上楼下地跑,这会他感觉自己的双腿有些酸痛,便找了一块砖头,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餐巾纸铺在上面,慢慢坐了下来。他点了一支香烟,刚吸了一口,忽然看到一男一女手拉着手上来了。他们上来之后,站在冢边,肩并着肩、手牵着手,一起眺望着远方。过了一会儿,他们二人相向而立,拥抱在了一起,热吻在了一起……
  屈文峰看到这一对青年男女幸福亲热的样子,心里非常羡慕,也非常难受。他忽然想起了他的小学妹——艾雪。他想起了他们曾经在秦城大学时的往事,想起了他们电话狂聊的话语,想起了他们在省体育场重逢的场面,想起了他们在韩森寨租房里的点点滴滴……想起这些,他的脸上浮现出了幸福的笑容。可是,最后当他想到昨晚“黑风暴”发生的那件事情之后,他的眉头紧锁了起来,牙齿紧咬了起来,脸上的表情也扭曲了起来,眼睛里喷出了一阵火苗,随即就涌出了两行痛苦的泪水……
  太阳落山了,夜色渐渐袭来,韩森冢上的风有些冷了。突然,一阵此起彼伏的炮仗声将屈文峰惊醒了。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一对青年恋人已经不见了,这里就剩下了他一个人,他感觉自己被这个世界给抛弃了,被所有的人给遗忘了。
  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
  屈文峰不紧不慢地掏出腰间的小灵通看了一下,是张永强打来的。
  “你在哪里?”
  “我——我在韩森冢上。”屈文峰感觉自己的声音有点低沉和嘶哑。
  “什么地方?我没听过——你怎么了?你没什么事情吧?我怎么听着你的声音不对劲儿……”
  “我就在韩森寨附近呢,没什么事情,你不用替我担心……对了,你在哪里?”
  “我在经二路的‘熙春来酒店’上班呢,今天是元宵节,你晚上没事的话到我们店里来吃饭,一会儿玲玲也过来。”
  “我知道那个酒店,好,我马上就过去。”
  屈文峰挂完电话,点了一根香烟,站起来向经二路方向望去,只见那里到处是一片灯火辉煌,韩森寨的家家户户已经挂起了一个个大红灯笼。他叹了一口气,将烟头向空中一扔,慢慢地向韩森冢下走去……
  屈文峰赶到“熙春来酒店”的时候,杜玲玲正在门口站着,看见他来了,急切地说:“你去哪里了?我去你房子找你,你没在。”
  “我下午去帮一个同事找房子,后来到韩森冢上散步去了,走——咱们进去吧!”
  屈文峰和杜玲玲一前一后进了“熙春来酒店”,刚到大厅,张永强从操作间出来了。
  “你们来了?我给你们预订了一个小包间,今晚我请客。”张永强说完,就将他们引到了一个小包间内,招呼屈文峰和杜玲玲坐下来,让服务员端来一壶茶倒上,然后说,“你们俩先点菜,不用等我,我还得忙一会,忙完了再过来。”
  屈文峰拍了一下张永强的肩膀说:“没事,兄弟,你先忙吧,一会过来喝酒啊!”
  张永强走后,杜玲玲向服务员要来菜单,让屈文峰先点。他却只点了一个酸辣土豆丝,其他的什么也没要。她知道,他是不想让他们破费,所以就把菜单抽了过去,一连点了四五个“硬菜”,大肉、鸡肉、鱼肉,冷的热的全都上了。
  “就咱们三个人,你点了那么多菜,能吃完吗?”
  “没事,今晚是元宵节,咱们好好吃一顿,吃不完的话打包带回去,明天热一热继续吃。”
  屈文峰用手指指着杜玲玲的头,笑着说:“你呀,真会过日子,呵呵……”
  菜很快就上齐了。
  张永强走过来说:“你们尝尝我的手艺怎么样?”
  “你的手艺肯定没问题!”屈文峰还没吃就这么说。
  “哈哈……给你们来几瓶酒吧?”
  “不用了,你不是说我不能喝吗?那我就不喝了。”
  “你看,我就那么随口一说,你还给记住了。今晚是元宵节,多少也得喝一点吧!”
  杜玲玲也说:“行,那就少喝一点吧。”
  张永强喊了一声:“来三瓶啤酒!”
  酒一来,张永强用牙启开,倒了三杯。
  “干杯!”三个酒杯碰在了一起。
  张永强说:“你们先吃着喝着,我去忙一会,得空过来和你们聊。等他一走,屈文峰和杜玲玲两人在那包间里吃喝了起来。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4:31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三


  那晚,“熙春来酒店”的生意很火爆,直到11点多了还有三四桌人在吃饭。张永强忙得走不开,也就没有再去包间招呼他们两个人。那三瓶酒几乎被屈文峰一个人给喝完了,他觉得不够尽兴,还想再要两瓶,结果被杜玲玲挡了。于是,他就趁去洗手间的机会,去吧台又要了一小瓶“洞藏太白”并结了账。
  屈文峰酒量虽不行——三瓶啤酒还是能对付的,可是一小瓶“洞藏太白”灌下去之后,他就醉得一塌糊涂,不管不顾地自说自话起来。他絮絮叨叨地说起和张永强一起上初中时候的趣事,说起了和艾雪之间的往事,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最后直接从桌子上溜了下去……
  因为工作忙,张永强将喝得酩酊大醉的屈文峰背回房子交给了杜玲玲照顾,自己又赶紧返回了“熙春来酒店”。最后,房子里就剩下屈文峰和杜玲玲两个人。
  屈文峰躺在床上睡着了,嘴里不时地喊着艾雪的名字。
  杜玲玲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忽然,屈文峰挣扎着想起身,结果没起来,嘴里“啊——”了一声。
  杜玲玲知道他想吐,赶紧取来洗脸盆放在床边。她吃力地将他的头扶起来,他就“哇”地一声吐在洗脸盆里了。后来,又吐了两次才渐渐安生下来。
  看着屈文峰醉成这样,杜玲玲忽然觉得眼前的这个男人有点可怜。她忽然想起刚才在“熙春来酒店”的时候,他向她提起的那个叫艾雪的女孩。她觉得他好像特别爱那个女孩,而那个女孩却深深伤害了他。
  “水……水……我……我要……喝水……”屈文峰嘴里断断续续地喊着。
  杜玲玲赶紧将自己提前倒好的一杯白开水端到了床头,自己喝了一小口,感觉不烫,才扶起屈文峰的头,给他喝了几口。
  杜玲玲刚将杯子顺手放到了床头柜上,忽然就听见他喊了一句:“艾雪,艾雪……你在哪里?你……过来啊,我想抱着你……”他嘴里一边喊着,从被子里伸出手,似乎要拼命抓住什么。
  杜玲玲一只手将屈文峰的上半身抱着,一只手伸出去让他去抓。他虽然闭着眼睛,却很快就逮着了她的手。
  “艾雪,我终于又见到你了,我们终于又在一起了,你真好……”
  杜玲玲的一只手被屈文峰的双手紧紧握着,她是第一次被他握着手,她觉着那双手是那样的坚韧有力,是那样的温暖绵软,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感觉,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房子里很安静,安静的仿佛时间停止了流淌。
  杜玲玲将屈文峰抱在怀里,就像一个母亲抱着自己刚刚入睡的孩子一样,一个手在胸前轻轻拍打着、拍打着他,自己也慢慢地也进入了梦乡。后来,她的手和他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她的脸和他的脸也紧紧地贴在了一起……
  屈文峰被尿憋醒了,意识渐渐清醒过来。当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杜玲玲的脸和他紧贴着,自己正握着她的手,忽然惊出了一声冷汗:这是怎么回事?他将自己的头稍微往一边挪了一下,然后脑子里在搜索回忆,很快就想起了昨晚吃饭的事情,也就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了。
  屈文峰侧过脸来,第一次近距离地注视着杜玲玲,忽然发现,原来她是一个很耐看的女孩:一张杏仁脸,眉毛弯弯,鼻子尖尖,嘴唇薄薄,虽然肤色有点黑,但是看起来很健康。他看着看着,渐渐有些入迷了。可是尿忽然又憋了上来,他实在有些忍受不住了,轻轻喊了一声:“玲玲,我想上厕所。”
  杜玲玲忽然惊醒了过来,赶紧松开了双手,从床边站了起来,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屈文峰掀开被子坐起来,然后下床靸上拖鞋,从椅背上拿起外套披上,出去上厕所去了。
  屈文峰刚上完厕所回到房子,张永强紧跟在他后边也进了门。
  张永强问:“文峰,酒醒了?没事吧?”
  屈文峰被吓了一跳,立即转过身:“哦,你回来了?”
  张永强提着几样打包的饭菜说:“是的,我刚下班,今天是第一天上班,忙死了,呵呵……”说着就把手上的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屈文峰从桌边挪了一下椅子说:“我已经没事了,这会好多了——来,坐坐坐。”
  杜玲玲抬起头,红着脸说:“他刚才吐了好几次,喝了点开水,睡了一觉……”
  张永强拿起一双一次性筷子说:“你们俩再吃点?”
  屈文峰说:“我们都吃过了,你忙了一晚上,赶紧吃吧!”
  张永强掰开一次性筷子说:“行,那我就不客气了!”他操起筷子趴在桌子上大吃了起来,嘴里还不断发出“吧唧吧唧”的响声。
  屈文峰坐在床边,杜玲玲也坐在了床边,两个人的目光不小心碰在了一起,两个人又很快低下了头,脸上都泛起了不易察觉的羞涩。
  张永强吃饱了,站起来从床上撕了一截卫生纸抹了一下嘴,说:“吃饱了——时间不早了,你早点休息吧,我们也要下去了。”
  杜玲玲立即从床边站了起来准备走。她忽然看到了床边墙角的盛了呕吐物的洗脸盆,正要弯腰去拿,却被屈文峰一把攥住了手腕。他说:“没事,我来吧,你们赶紧下去洗洗睡吧。”她也就只好松开了手。他也立即松开了她的手腕。
  杜玲玲用另外一只手摸了一下屈文峰刚才攥她手腕的地方,说:“好吧,你早点睡吧。”说完就扭身出了房间。张永强也跟在后边走了。
  他们两个人一走,屈文峰在那里站了一会儿,然后端着洗脸盆去外面的水龙头冲洗去了。回房子之后,他关上了房门,坐在床边抽了一根香烟,然后拉上窗帘,关掉电灯,脱了衣服躺下了。
  睡到后半夜,屈文峰忽然醒了,睁开眼睛,只见一缕明亮的月光透过窗帘照进了房间,地上像是铺了一地的白霜。就在此时,耳畔依稀传来一阵轻微的喘息声和呼喊声:“啊……啊……”
  屈文峰彻底睡不着了,脑子里忽然闪现出一个人的脸:一张杏仁脸,眉毛弯弯,鼻子尖尖,嘴唇薄薄……他知道自己不该去想她,可是他越是告诫自己不要去想她,她的脸就越是不断地在他的脑际闪现,而且越来越清晰和真切。
  外面传来的那个声音越来越清晰,屈文峰感觉一股热流猛然蹿到了自己的头顶,身上渐渐发热了,下边立即硬挺了起来,接着全身一阵战栗,嘴里轻轻地喊出了一个人的名字:“玲玲……”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21: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四


  杜玲玲打算中午做一顿臊子面。她把臊子做好汤调好,下面条之前,跑上四楼去叫屈文峰,可是敲了半天门,也没人开。她估计他可能有事出去了,但不知究竟去了哪里,心中不免有些失落。她想给她打电话,但犹豫了半天,最终没有打。
  那天上午,屈文峰起床后去经二路综合市场吃豆花泡馍。他在和摊主闲聊时,了解到卖豆花泡馍的人竟然是凤翔人,而且竟然和艾雪是一个镇的,便立即放下筷子,付了饭钱,匆匆走出市场,坐了一辆公交车去了东大街。
  在案板街下车之后,他径直走进了“黑风暴”。他问那里的工作人员,艾雪在不在。吧台一个小女孩告诉他,艾雪昨天已经辞职了。他问艾雪去了哪里,小女孩说她不知道。他又问,艾雪走的时候有没有留下什么东西。小女孩想了半天,说她不知道。就在他垂头丧气地准备离开之际,另外一个女孩出现了。那个女孩问他找谁,他说是找艾雪。那个女孩问他是谁,他说他叫屈文峰,是艾雪的大学校友。那个女孩说,你等一下,艾雪让我交给你一样东西。几分钟后,那个女孩过来了,交给他一封信。他迫不及待地将信封撕开,里面有一封信,内容不长,只有一页纸。

文峰:
  你好!当你收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了西安。我不想告诉你,我去了哪里。之前的手机号码我已经不再用了,所以你不要再打了,打不通的。
  文峰,你忘了我吧!我知道你曾经很爱我,现在应该特别恨我,因为我欺骗了你!或许,在年前我打电话给你说我要去深圳工作的时候,你就已经开始恨我了——因为,你知道我一旦去了深圳,你就没有机会和我在一起了,我们的感情也就没有结果了。尽管,我没有明确提出分手,但是当我向你借钱的时候,你二话没说就给我打了一千元,当时我真得特别感动。我知道,你是爱我的,可是你和我是不可能的——你是大学生,你有理想、有抱负、有才华,现在又有一份好的工作;而我呢?大学读了一年多就辍学了,因为父亲在去年的夏天因一场车祸突然去世了,家里没了经济来源,我只好主动退学……
  从学校出来后,我在我们凤翔县城的一个电脑培训学校带了半年课,工资很低,根本无法维持家里的开支,所以我才决定年后到西安来。经过一个女同学的介绍,我进了“黑风暴”,其实我没想着在这里长干,打算在半年之后再学点什么技术,以后好在社会上谋生,没想到,才上班一周就碰上了你……或许,你认为我是在欺骗你,其实我也很想得到你的帮助,我也知道你很想也很愿意帮助我,可是我知道你也不容易,我不想拖累你,我得靠自己的能力生存下去。
  文峰,真的很感谢你,感谢你在文学社时对我的提携,感谢你去年一年来对我在经济上的帮助。你是一个好人,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是一个爱憎分明的人,也是一个眼睛里容不得沙子的人,但是我却欺骗了你,伤害了你……所以,我想你最终是不会接受我的。
  昨晚,那个叫替你解围的女孩挺不错,长得很漂亮,也很有气质,我感觉她是爱你的,我也觉得你们俩挺般配的……我衷心地祝福你们,希望你们能走到一起。
  对了,我算了一下,自去年以来,我总共从你那里拿了两千块钱,算上你给我买的衣服及其他东西,总共不到三千元。等我有钱了,我一定会想办法还给你的。我知道你们公司的地址,我也知道你不会轻易换电话号码和QQ号码,所以请你放心,我一定会想办法联系你,将钱还给你。
  文峰,谢谢你的爱!我会一直关注你的,你忘了我吧。
        艾雪
        2003年2月24日


  古语云:“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看完这封信,屈文峰当即是泪如雨下。那个给他传信的女孩和吧台的小女孩两人都很惊讶,却不好去问什么。很快,他就感觉到了什么,赶紧用手背抹了一下眼角,将信塞进西服的衣兜里,道了一声“谢谢”,转身出去了……
  接下来的两周时间里,屈文峰情绪一直非常低落,给人感觉无精打采。白天,他应付各种琐碎繁荣的工作,很少和同事说话,吃饭也没什么胃口;下班之后,也不着急回家,一个人待在办公室,直到很晚才回住处。几天下来,人一下子就憔悴了很多。
  屈文峰的异常举动被细心的杨婷看在眼里。她知道是什么原因,却一时半会找不到合适的时机,也不知道该如何帮他开解。
  “三·八”妇女节那天,距下班还有一个多小时。杨婷上完厕所经过品牌管理部门口时,从门外悄悄揭了一下门帘,发现王经理正好没在,屈文峰正一手托着腮帮,向窗外呆望着,便蹑手蹑脚地走了进去。
  “叭——”杨婷在屈文峰的右肩上重重拍了一下。
  屈文峰被吓了一跳,立即转过脸,一看是杨婷,又迅速低下了脑袋。
  “怎么?不认识我了?”杨婷笑盈盈地说。
  “谁能不认识杨大美女呢?”屈文峰抬头瞧了她一眼。
  “那你干嘛不理我?”杨婷嘟了一下嘴。
  “我不想说话,也不知道说什么。”屈文峰一脸的颓丧。
  “你刚才向外边望什么?”
  “瞎望。”
  “是在想什么事情吗?”
  “没有。”
  “骗人!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真没有啊!”
  “你骗不了我的,你的眼睛已经告诉我了。”
  “是吗?”
  “想让我说出来吗?”
  “这个——这里不方便吧?”
  “那就另换个地方。怎么样?”
  “今天是妇女节,咱们公司女同事可以提前走,我先下去,在动物园南边那个立交桥下面等你,今晚我请你喝咖啡,怎么样?”
  “我不想去。”
  “为什么?”
  “哎,没有心情。”
  “今天是我们女人的节日,按说你们男士应该请女士吃饭或者送礼物的,我请你喝咖啡,你还不给面子——看来那晚在‘黑风暴’不该帮你,哼!”杨婷转过身要走,却被屈文峰一把抓住了手腕。
  屈文峰赶紧说:“好吧,我去,不过——喝咖啡,我请客。”
  杨婷脸上的表情忽然阴转晴,说:“这才像个男人!”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6-28 12:38 | 显示全部楼层
十五


  屈文峰走到距离立交桥约一百米处,看到了站在立交桥下面一头披散长发,身着淡紫色休闲衣裳的杨婷。她看见他来了,转身向前边走去。等到他走到她刚才站立的地方时,她已经穿过立交桥了。他不明白什么意思,赶紧小跑着追了上去。
  “你怎么回事呀?看见我干嘛走了?也不等等我!”屈文峰气喘吁吁且带有一点怨气地说。
  “你傻呀!这离公司不太远,你也不怕被其他同事看见?”
  “看见又怎么了?”
  “说你傻,你还真傻啊!公司很多人爱说闲话,让他们看见咱俩下班在一块,怎么想?”杨婷轻轻瞪了屈文峰一眼。
  屈文峰“哦”了一声,没有再说什么,心里暗暗佩服杨婷的聪明。
  走到一个站牌下,屈文峰以为杨婷要坐公交车,急忙说:“我来买票。”
  杨婷没理屈文峰,挥手挡了一辆出租车,坐在前座上回过头瞅了他一眼。他会意了,赶紧拉开后车门,坐了上去。
  出租车师傅问:“去哪?”
  杨婷说:“咸宁路。”
  出租车出发了。大概十分钟后,到了咸宁路与经二路的十字口。
  杨婷说:“靠边停,我们到了!”
  还没等屈文峰从后边递过钱来,杨婷就已经把钱付了。
  “去哪儿?”
  “喝咖啡。”
  “不先吃点饭吗?”
  “那里有主食呢,饿不了你的。”
  “也不是饿,关键是空腹喝咖啡不舒服。”
  两个人一起进了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在二楼的一个靠窗户的位置上坐了下来。
  杨婷要了一壶摩卡咖啡,然后问屈文峰还要什么主食。他点了一份牛肉拉面,她也顺便要了一份炒米饭。
  咖啡端上来之后,他们一边喝着一边聊了起来。
  “这咖啡还不错吧?”杨婷笑盈盈地问。
  “还行,不过——”屈文峰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有话不妨直说呗。”
  “其实,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感觉你在外边对我的态度和在公司对我的态度似乎大有不同。”
  “呵呵,是吗?说说看……”杨婷笑笑地,脸上的表情看起来很神秘。
  “在公司里,你看起来热情大方,而在外边你却对我态度冷淡,这是为什么呢?”
  杨婷沉默了一会说:“在公司,你是同事,我的态度当然要热情,当然那也只是一种表面的、客套的热情;而在外面呢,因为人多眼杂,碰到熟人,背后难免会有闲话。不过在咖啡店里呢,这儿没有熟人,哪就更有所不同了。”
  “原来如此……”
  一阵子闲聊之后,主食上来了。杨婷吃了半碟炒米饭,然后继续喝起了咖啡。屈文峰才扒拉了几口牛肉面就吃不下去了。
  “你不是爱吃面吗?怎么不吃完?”
  “感觉没有油泼面好吃——最近胃口不行,老吃不动——你怎么也才吃了一点?”
  “我在减肥呢,晚上尽量吃少一点。”
  “其实你不必减肥,你的身材不胖不瘦,刚好。”
  “难得听到你夸人呢!”
  “我是实话实说呀!”
  杨婷呵呵笑了一下,端起杯子抿了一口。沉默了一会之后,说:“你最近还好吧?”
  屈文峰皱了一下眉头,长长叹了一口气。
  “是因为那晚的事情吗?”杨婷语气温柔地且好奇地问,“那个叫艾雪的女孩是你的女朋友?”
  屈文峰沉默了一会才说:“我们以前谈过,但时间不长,年前其实就分手了。”
  杨婷说:“怎么回事?能告诉我吗?”
  屈文峰从西服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边角磨得有些发黑起卷的纸,放在杨婷面前说:“你看看这个,就知道了。”
  杨婷拿过那张纸,打开之后,认真看了起来。几分钟后,她将目光从那张纸上抬了起来,然后将它轻轻拨到了一边说:“哦,原来是这样——”她又说,“这封信你是从哪里来的?”
  “‘黑风暴’的一个女孩转交给我的。”
  “你去那里找她了?什么时候去的?”
  “元宵节的第二天上午。她在元宵节当天就离开西安了,走的时候将这封信交给他们那里的另一个女孩,让她转交给我。”
  “她怎么知道你会过去找她?”
  “可能是她比较了解我,猜到我会再过去找她吧。”
  “看来这个女孩很聪明。”
  “是的。”
  “那你现在还爱她吗?”
  这个问题一下子把屈文峰问住了,因为他最近一直很矛盾、很困惑,不知道该如何看待这份感情,更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
  “也许你是爱她的,但她却未必爱你。”
  “为什么这么说?”屈文峰立即追问。
  “一是凭那晚她对你的态度和反应,二是这封信,三是我的直觉。”杨婷稍微停顿了一会,然后说,“根据我的综合判断,你们两个人不适合。”
  “为什么不适合?”
  “一是你们俩现在的身份和处境,还有,就是你们两个人的性格差异太大,思想观念和价值取向也是完全不同的,所以说,你们俩是注定走不在一块的……”
  “嗯——你说的似乎很有道理。看来你是一个情场老手,很有经验嘛!”
  “呵呵,你在取笑我?”
  “没有,我也是凭感觉。我一直觉得你特别成熟,处理接人待物,处理事情,很是老道。”
  “我比你大五岁,当然要比你成熟。一般而言,同龄人,女的往往不管是生理上还是心理上,都要比男人成熟得早一些……”
  杨婷滔滔不绝地讲了很多道理,只听得屈文峰暗暗佩服。他万万想不到,这样一个看起来很简单的女人,内心世界竟然是如此的深邃广大,甚至有些高不可测。看来自己对这个女人真是缺乏了解。忽然,他觉得她是一个很有故事和内涵的人,浑身充满了太多的谜,深深地吸引着他的心。
  屈文峰对杨婷充满了好奇,特别想知道这个女人到底经历过多少事情,尤其是在感情方面。可是不管他怎样的试探和引导,她始终对自己的感情经历只字不提,这就更加引起了他的对她更大的好奇。
  聊到晚上十一点的时候,杨婷说:“时间不早了,各自回家吧,有机会再聊!”
  末了,屈文峰对她说了句:“谢谢你,节日快乐!”
   
  【未完待续】

点评

强烈支持楼主ing……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6-28 18:40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6-28 18:40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楼主ing……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6-28 18:52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到省平君又出新作,可贺可喜。{:soso_e160:}{:soso_e163:}

点评

谢谢刘老师,夏安:)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4-6-30 14:42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