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楼主: 刘省平

[小说故事] 【小说连载】古城旧梦(刘省平/著)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8-19 15:51 | 显示全部楼层
廿九


  屈文峰坐在办公室琢磨王经理给他说的那些话,还用笔在纸上不停地划拉,却始终想不出一个很好的应对办法。于是,他想到了杨婷,因为她不仅脑瓜聪明,还有多年的职场经验,一定能帮他想出一个好办法来。他试着给杨婷打电话,可是电话还是处于关机状态。他又登陆QQ,结果她的QQ头像是灰色的,他给她发了一个QQ表情,可是她一直没回复,他的心里便不免有些失落。最后,他决定亲自去行政办公室打探一下,看她到底在不在。
  屈文峰揭开行政办公室的门帘,看到何曼丽正往电脑上录入一篇材料,而杨婷却趴在电脑跟前发呆。他直接走到杨婷跟前,站在那里瞅了她半天。可是杨婷好像压根就没看见他一样,依然趴在那里,眼睛胀得跟桃子一样,目光呆滞地望着电脑显示频。
  “杨婷,你怎么了?”屈文峰用一只手在杨婷的眼前晃了一下。
  “没什么。”杨婷终于醒过神来,用一种淡淡的语气答复了一句。
  “你的眼睛怎么又红又胀?昨晚没休息好吗?”
  杨婷起身将转椅往后稍微挪了一下,然后从电脑旁边端起那只带吸管的水杯到饮水机前接水去了。
  “杨姐今天不知咋了,一天也不说一句话。”何曼丽一边打字一边说。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屈文峰急切的问道。
  “没什么。”杨婷喝了一口水,走到窗子跟前,背身对着屈文峰说了一句。
  “我有事对你说,晚上一起吃饭好吗?”屈文峰向杨婷跟前走了一步,轻声说道。
  “不用了,你先走,晚上回去再说。”杨婷说完话拉开抽屉撕了一截卫生纸,然后从桌子上抓起自己的手机出去了。
  屈文峰猜想她可能去厕所了,便没有再追问,在那里站了一会就悻悻地回了液态奶市场部。
  他在自己的办办公桌上闷着头干坐了一会,心里又胡思乱想起来:她的眼睛为什么又红又肿?她对我的态度为什么忽然变得这么冷淡?她为什么要让我先走?她为什么要晚回来一点?她为什么……?
  半小时后,同事们陆续离开了办公室。
  屈文峰坐了一会,感觉不大对劲,就关了电脑,拿着夹包直接去了行政办公室。何曼丽已经走了,只有杨婷一个人呆呆地坐在椅子上。
  “你怎么还没走?”杨婷见屈文峰进来了,劈头就问了这么一句。
  “你不要管我,你先走,总之这几天你不要跟我走在一起。”杨婷的语气忽然变得严厉起来。
  屈文峰感觉有些奇怪,问:“这是为什么呢?”
  杨婷沉默了很长一阵才说:“你知道吗?他昨晚去经二路那个小区找我了。”
  屈文峰有些纳闷,急忙问:“他来找你了?谁呀?”
  杨婷从牙缝里冷冷地冒出三个字:“高永超。”
  “就是和你订婚的那个男孩?”屈文峰又说,“他找你啥事?你不是说你把财礼都退给他了吗?”
  “财礼是退给他了,可是他还不死心,昨天下午就跑到公司来找我,我不理他,他就一路跟着我到了我住的地方。”
  “他要请我吃饭,我不去,他就跟着我到了我住的地方,我们俩在房子吵了一架,结果他打了我……”杨婷说到这里,哽咽了一下,然后用一种凄楚的音调说,“他说他今天还会来公司找我,非把我烦死不可……”
  “我怕他打电话骚扰我,所以从昨晚他走后,我就一直关机。”
  “怪不得我从昨天晚上一直打你电话打不通,原来是这样……”他想起什么似的,说,“你确定他今天还会过来吗?他想干什么啊?”
  “应该还会过来吧,也不好说。我先不回住处,我就待在办公室,即便他来公司,公司有保安,料他也不会把我怎么样。”
  “这人怎么这样呢?”屈文峰感觉有些想不通,说完便坐在那里抽起了香烟,结果刚抽了两口就咳嗽了起来。
  忽然有人直接推门进来了。
  屈文峰侧过脸一看,是一个一米八左右的长头发的又瘦又高的男子。
  屈文峰冷冷地问了一句:“请问你找谁?” 杨婷坐在那里没吭声,也没抬头。
  这个高个男子没吭声,直接走到杨婷跟前,用手拉扯了一下杨婷的胳臂说:“你怎么电话还关机了?”
  杨婷甩了一下这个高个男子的手,将头侧向了一边,说:“我们已经分手了,财礼也退给你了,你也接了,我们俩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你还找我干什么?”
  屈文峰心里猜想,这个高个男子应该是杨婷的男朋友高勇超吧。
  “我想和你好好谈谈。”高勇超的语气有些哀求。
  “昨晚在我房子我已经把该说的话都说了,我们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杨婷冷冷地说道。
  “你,你,你他妈还真绝情,说分手就分手啊?你以为钱退了就完了?咱们可是订过婚的,我今年都32岁了,你现在把我撂在半路上怎么办?”
  “我已经说过了,我不喜欢你,从一开始就不喜欢!”杨婷的语气忽然变得很愤怒。
  “那你为什么要和我订婚?”
  “因为……我觉得我们不合适。我听说你根本就没有在什么公司做销售,而是在咸阳的一个洗浴场所给人看场子,是不是?你为什么要骗我!”
  “是谁告诉你的?你告诉我!”高勇超用手指着杨婷吼了一句。
  “你不要管是谁告诉我的,你就说这是不是事实?”
  高勇超瞪着眼睛说:“看场子怎么啦?你他妈还不是被人睡过!”
  “叭——”杨婷扬起手来就是一巴掌。
  高勇超的一绺长发掉下来盖住了他的一只眼睛。他捂住自己的脸,大声吼道:“妈的,臭婊子,你敢打我?”说完,扬起一只手准备扇杨婷的耳光,却被站在一边的屈文峰将手腕给攥住了。高勇超瞪大眼睛,喊道:“妈的!你是谁啊?这里没你什么事,赶紧滚,惹急了老子削你!”
  屈文峰义正言辞地说:“我是她同事。这里是公司,你不要撒野,小心我一会叫保安上来!”
  高勇超一手拍着胸脯说:“靠,保安?你叫去啊,老子连你一块摆平!”
  屈文峰说:“你小子等着,我这就叫保安。”他甩开高勇超的手,准备去拨打杨婷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没想到刚拿起话筒,高勇超赶上前来一把将他的手里的电话打掉在地上。接着,高勇超一只手抓住屈文峰的领口,另一只手在他的头上闪了两把。屈文峰一边躲闪,一边从高勇超的手下挣脱出来,然后又扑上去还击。两个人扭打在了一起。
  杨婷一看两个人打了起来,大喊了两声:“住手,别打了!”她试图将二人拉开,结果被高勇超一把推到了办公室门口。她见局势不妙,怕出大事,立即跑出了办公室……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8-19 16:0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省平 于 2017-7-11 15:03 编辑

三十


  当杨婷带着保安赶到行政办公室的时候,高勇超正骑在屈文峰身上,一只手紧抓着屈文峰的领口,另外一只手在他身上乱打一气。屈文峰的鼻子和嘴角正往外流血,他一只手抓着对方的脖子,另一只手试图挣扎出来。保安见状,一个箭步蹿到高勇超背后,用手腕卡在对方的脖子上,往后猛然拉了一下,就把高勇超弄了一个仰八叉。高勇超冷不防被摔倒在地,刚要爬起来准备反抗,保安手里的一根橡胶棒就在他身上猛抽起来。高勇超嘴里发出一阵又一阵的惨叫,随即就是一阵求爷爷告奶奶的话:“别打了民,别打了,求求你别打了!”保安听到哀告之声,这才住了手。他一边喘气一边骂起来:“妈的,什么东西!敢跑到这儿撒野?你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高勇超用两只胳膊挡在面前,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保安厉声喝道:“站好!老实点!”高勇超耷拉着脑袋,一只手抚弄着另一只胳臂,嘴里不断发出“哎哟……哎哟……”的声音。屈文峰慢慢从地方爬了起来,用手捂住鼻子,喘着粗气。杨婷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一卷卫生纸,一连撕了好几团,一一递给屈文峰,让他赶紧擦擦鼻孔和嘴上血。
  “你说这事怎么办?我是打电话给公安局报案呢,还是怎么弄?”保安用橡胶棒指着高勇超大声问道。高勇超低着头不吭声。
  屈文峰一连用了三四团纸,鼻血还是止不住往出流,身上那件浅蓝色短袖前襟被殷红的鲜血染红了一大片。杨婷心疼地说:“你先用纸团把鼻孔堵住,头仰起来,我带你到水龙头那里洗一下。”说完拿了半卷卫生纸,搀着屈文峰慢慢出去了。
  屈文峰在水龙头跟前冲洗了一下,鼻血果然止住了,为了防止再出血,他揉了一个小团纸塞进了鼻孔。当他们再次回到行政办公室的时候,保安正坐在杨婷的椅子上抽烟,高勇超弯着腰,垂着双手,乖乖地站在旁边。
  “杨婷啊,这是你的男朋友,对吗?”保安吐了一口烟,望着杨婷说道。
  “我们已经退了婚约,现在没什么关系了。”杨婷冷冷地说道。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你以前的男朋友,我刚才问了一下,他竟然和我还是同一个县的老乡,这个事情,你看——?”
  “你是保安队长,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杨婷双手交叉抱在胸前义正言辞地说道。
  “今天这个事儿呢,说大也不大,说小也不小,若要公事公办的话,我得给公安局报案,请他们来处理,再说让公司领导知道了……这样很麻烦;要是私了的话,就很简单啦——”保安说到这里忽然停住了。
  “私了?怎么了?”杨婷生气地反问道。
  “私了,就是让这个小伙子拿出300块钱,权当是给屈文峰的医疗费,然后此事就到此为止,我们都不要往外声张,你看怎么样?”
  杨婷和屈文峰都没有吭声。过了一会,保安又说:“如果你不同意私了,那我现在就给公安局打电话,让人家过来,你们可能都得跟着去一趟;然后呢,我还要给吉总亲自汇报一下这个事情。”保安说着就准备拨打办公桌上的座机。杨婷一把按住了电话,说:“那就按你说的第二个意思办吧!”保安笑了一笑,说:“好,那就这么办吧,不过——”他拧过头看了一眼屈文峰。屈文峰犹豫了一下,瓮声瓮气地说:“你们看着办吧。”保安将烟头扔在地上,用脚狠狠地踩灭,然后说:“成,就这么弄!”他走到高勇超跟前说,“好,你现在就拿出200块钱出来给我,我交给屈文峰,然后你立马走人,一刻也不要停留,否则我马上叫公安局人来抓你!”高勇超从裤兜里取出300元交给了保安,保安又亲自塞给了屈文峰。屈文峰拧着脖子说:“我不要他的臭钱!”保安便一把将钱拍在了桌子上,说:“这个是你们刚才都认可的解决办法,钱我是给你要了,拿不拿随你。”然后指着高勇超严肃地说:“好啦,这事就这么结了,你现在立即从这里消失,不要让我们再看到你!”高勇超偏着脑袋,用眼睛乜斜了一眼杨婷和屈文峰,然后灰溜溜出去了。
  四五分钟后,保安说:“我也要去执勤了。”刚走到门口,又语气和蔼地说,“这个事情这样处理,对你们俩也好,不然闹腾大了,宣扬出去对你俩都不好,好了,收拾一下,赶紧回家吧!”   
  杨婷和屈文峰在办公室里坐了一会。她走到他跟前,仔细端详了一下他的脸,看到他的眼角发青,颧骨起胀,心里特别不是滋味,语气轻柔地说:“是我连累了你,对不起……”屈文峰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脸,语气平和地说:“什么话啊?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杨婷用手轻轻抚摸了一下屈文峰的脸,说:“咱们回去吧,去诊所看看医生,给你擦点药水。”屈文峰“嗯”了一声,和她一起走了。
  杨婷带着屈文峰到了动物园附近的一家私人诊所,医生给他擦了一些消肿的药水,又开了一些消炎药,让他回去好好休息两天。屈文峰说他今天老咳嗽,让医生也顺便检查一下,担心自己是患了“非典”。医生给他查了一下体温,说是没事,只是一般的呼吸道感染,又开了两样药。
  从诊所出来,屈文峰说,咱们去吃饭吧。杨婷说,你的衣襟上有那么多血,先回去换一下衣服再吃饭吧。
  回到房子,屈文峰从布衣柜里取出一件灰色的T恤准备换上,她忽然看到他的胸口上有几道抓痕,问疼吗?他说,不疼。她用手在抓痕上轻轻碰了一下,他就咬着牙“嘶——”了一声。她撅着嘴巴说,还说不疼,吃完饭去我房子,我那里有药水给你涂上吧。他点了一下头,赶紧换上了衣服。
  屈文峰和杨婷刚走到二楼楼梯口的时候,杜玲玲正在煤气灶上做饭。杜玲玲瞅见了屈文峰,一脸的惊诧,忙问:“你这是怎么了?”
  “没,没事。”屈文峰感觉有些尴尬。
  杜玲玲看见屈文峰后边跟着一个女孩,模样看起来很眼熟,忽然想起来这是上次在“熙春来酒店”和屈文峰一起吃饭的那个女孩。她说:“你们这是去哪儿?”
  “我们去吃饭。”
  “你们今晚就在我这里吃吧,别出去了——永强有事给你说呢。”
  “永强怎么了?”屈文峰急切地问道。
  “我们打算明天退房——”
  “退房?发生什么事情了?”屈文峰有些惊讶。
  这时,张永强从房子里出来了,咳嗽了两声才说:“哦,文峰啊,你下班了?”他抬头看到屈文峰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就问,“你这是——?”
  “好了,进去说吧。”杜玲玲插了一句话。
  “来来来,进来说吧。”张永强用手拉住屈文峰的手往里走。杨婷也只好跟着进了房子。
  杜玲玲倒了三杯开水,然后又忙着做饭去了。三人坐在床边聊了起来。
  屈文峰问张永强的咳嗽怎么样了,张永强说好多了。张永强又问屈文峰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屈文峰就简略地说了一遍。听完屈文峰的讲述,张永强叹了一口气,然后沉默了。这时,杜玲玲喊了一声:“饭好了,吃饭吧!”
  饭菜端到桌子上之后,四个人都只埋头吃饭,谁也没有说一句话。吃完饭,杜玲玲和杨婷一块出去洗碗去了,张永强先开口说话了。他说,我们明天准备退房子,然后和玲玲一起回老家。屈文峰问,为什么?张永强说,我最近病了,老板以为是得了“非典”,就把我开除了,眼下这“非典”越闹越凶,酒店也没什么顾客。屈文峰说,你可以去其他酒店应聘啊。张永强说,最近其他饭店生意也不行,没人招厨师。屈文峰说,那你休息一段时间,先把身体养好再说。张永强叹了一口气,然后说,玲玲怀孕了,已经两个月了,我现在身体又不好,没法照顾她,再说城里花销大,还是回老家好一些……屈文峰一听张永强说的这些情况,感觉自己也帮不上什么忙,就说了几句宽慰话,建议他把玲玲安顿好以后再到西安来。最后,张永强说,我们房子里的家具也不多,而且都是旧的,也卖不了几个钱,你搬过去用吧。屈文峰说,我房子有床有桌有椅子,自己不会做饭,炊具也用不上。张永强就说,没关系,那就权当我先寄存在你那里吧。屈文峰说,这样也好,等你们下次来西安了,再拿回去用。
  等杜玲玲和杨婷收拾完以后,屈文峰便起身说:“你们俩明天要回家,今晚先把房子的东西收拾一下。明天早上我请个假,送你们去城西客运站。”张永强说:“你明天还上班呢,就不麻烦你了。”屈文峰说:“我这个样子明天怎么去上班啊,我请个病假,借此机会送送你们。”
  走到村子的街巷时,杨婷给屈文峰说话,他像没听见一样,只是低着头走路。走到村口,他说:“你先回房子吧,我想一个人出去走走。”她问:“你要去哪里?”他没有回答,一个人只管大踏步往前走去。
  夜幕已经降临,街道两旁已经亮起了路灯。屈文峰低着头走得很快,一会就把杨婷甩在了后边。他走到经二路丁字口,穿过马路,踏上了综合市场旁边的一条“S”型长坡,一直朝韩森冢走去……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

发表于 2014-10-29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气息浓厚,拜读问好老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

发表于 2014-10-29 07:08 | 显示全部楼层
生活气息浓厚,拜读问好老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

发表于 2014-10-29 07: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您的大作早日出版!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

发表于 2014-10-29 2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强烈支持{:soso_e179:}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15:07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一

       一阵刺耳的手机闹钟声将屈文峰从睡梦中猛然惊醒了。他迷迷糊糊地用手摸到床头柜上的手机,摁掉了闹铃,想再迷瞪一会儿。可是刚躺下才一会儿,猛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他摇了摇迷糊的脑袋,用手抹了一下凌乱的头发,突然想起永强和玲玲要走的事情。于是,他立即穿上衣服,仓促洗漱了一下赶紧下二楼去了。
      屈文峰走到永强房子门口,正要敲门,发现门是虚掩着的。他轻轻地喊了一句:“永强,起床了吗?”里面没有任何回应。他将门轻轻推了一下,门扇“吱呀”一声就打开了,里面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他用手摸到门框边的开关,“啪”地一声打开了,看到房子里空无一人,床上不见了被褥,地面上放着一套煤气灶和锅碗瓢盆之类的东西。
      永强和玲玲就这么悄悄地走了吗?屈文峰的内心忽然有一种无法名状的难受之感。就在刚要转身的一瞬间,他瞥见那张“席梦思”床垫上有一张写字的白纸。他立即走过去,捡起了那张纸看了起来,只见上面用油笔写着几段歪歪扭扭的文字:

文峰:
      你今天还要上班,所以就不麻烦你送我们了。来西安快三个月了,这段日子,多谢你对我们的关照。有些事情一直想告诉你,可是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其实,这次我和玲玲来西安算是一场私奔。两年前,我在法门镇一家饭店当厨师时认识了玲玲,她当时是我们饭店新来的一名服务员。她这人特别善良,又勤快,我很喜欢她。她也喜欢我的憨厚和实在,就和我好了。可是,她爸妈不同意我们的交往,嫌我家太穷了,房子盖得又不好。去年秋天,玲玲意外怀孕了,她妈知道以后把她从法门镇硬拽了回去,逼着她堕了胎。之后,她妈死死地盯着她,不再让她出门打工。年前,她妈托人给她找了一个对象,是眉县县城的,听玲玲说那小伙是一名卡车司机,常年在外地跑长途货运,家庭经济状况不错,在县城有一套房子。玲玲见过那小伙一面,说那个人是个结巴,人长得又黑又胖。今年正月初六,她妈拉着她去眉县县城,说是和媒人说好了的,要和那个小伙订婚。她从眉县客运站下车之后,借口要去上厕所,借机逃走了。离开眉县之后,她打电话给我,说她人在扶风县城,想见我一面……后来,我们商量了一下,便一起来到了西安……
       这段日子“非典”闹得很凶,我因为咳嗽被老板疑似“非典”而遭到了辞退。我想了好几天,这样呆在西安也不是办法,决定还是带他先回老家呆一段世间,等“非典”过后再另做打算。
       这阵子,我看你似乎也不大如意,至于什么情况也没听你讲起过。我知道,即便你告诉我,我也帮不上你啥忙。唉……啥也不说了,我们走了,你多保重吧!
对了,这些灶具给你留着吧,以后没事自己可以做饭吃,老在外面吃太花钱了。
       祝你工作顺利!
                                                                                                                                                                                                            永 强
       看完留言,屈文峰一时心里滋味杂陈,却又万般无奈。他望着天花板长长地叹息了一声,然后将那张纸折了起来,装进了裤兜里,然后轻轻地拉上房门,慢慢走出了房间……
       屈文峰到公司打完卡之后,看到打卡机旁边公示栏上贴着一张通知,因为心烦意乱便没有去细看通知内容,直接进了市场部办公室。最近,市场部的事情他一直没管,自己也不知道该干些什么。他登上了QQ,过了一会儿,一个网名叫“白雪精灵”的人给他发了一条信息:
       你好,我从长春回西安,如果方便的话,麻烦你明天中午12点多到西安火车站接下我。谢谢!艾雪。
       已近三个月没有艾雪的消息了,突然收到她的QQ留言,这让屈文峰着实大感意外!
       屈文峰以为自己是看花眼了,将留言看了好几遍,还查看了一下这个QQ的个人信息资料,的确是艾雪,而不是别人。可是她在QQ上只留下了这样一段话,没有写电话号码,怎么和她联系呢?
       思索了半天之后,屈文峰忽然想到了百度。于是,他很快就在百度上搜到了长春至西安的火车车次和到达时间。他想,只要搜到这个信息,就不会接不上她。他把火车车次和到达时间记在了本子上,很快心里又泛起了嘀咕:到底接还是不接呢?
       就在屈文峰为这个问题纠结的时候,有人在办公室门口喊了一声:“屈文峰,开会了你还坐在那里干什么?!”
       屈文峰惊了一跳,立即转身朝门口望了一眼,原来朝他喊话的是人力资源部经理冯永利。他见冯经理满面怒容地瞪着他,赶紧走过去陪着笑脸小声问道:“冯经理,请问开什么会?”
       冯永利站在办公室门外,用手朝楼道处的打卡机那边指了一下说:“屈文峰,你没看见公示栏上的通知吗?早上8:30召开高层领导及部门经理会议!”
       屈文峰立马想起了那张贴在公示栏的通知,只怪自己一时疏忽没有去看。于是,赶紧又赔了一张笑脸,说:“冯经理,实在不好意思,早上打卡匆忙,没注意看通知。我这就过去……”说完,立即从座位上拿了本子和笔,跟在冯永利屁股后边进了会议室。
       屈文峰弯着腰寻了一个空位子坐了下来。他刚抬起头,只见会议室所有人的目光全都盯着他,那些目光里似乎带着一些极为不满的情绪。他蓦然觉得脸上一阵火似的烧,立即红着脸低下了头。
    “现在人到齐啦,会议正式开始吧!”说话的是品牌管理部的王经理,他清了一下嗓子,继续说道,“今天吉总有事参加不了会议,所以这次会议由我代为主持。首先,请人力资源部的冯经理宣布一则任免通知。”
       冯永利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郑重其事地宣布起了一则任免通知。通知的内容只有一条核心意思:免去屈文峰的原市场部经理一职,任张大森为市场部经理。
       这个结果是屈文峰早就料想到的,只是没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人事任免通知上只说他被免去市场部经理一职,对于他被安排到哪个部门去,干什么工作,却是只字未提。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他有点想不明白。
       王经理又开始讲话了。他絮絮叨叨地讲了一下当前公司所面临的形势,接着安排了公司下一步的整体工作思路。
       王经理所讲的那些话,屈文峰是一句也听不进去耳朵里去,只是无聊地用签字笔在本子上胡乱涂划着什么。
       王经理讲完话之后,其他人也都分别做了发言。
       新上任的液态奶市场部经理张大森还特别做了一番陈词滥套的就职演说,大谈其以后的工作设想,赢得了领导们的一阵雷鸣般的掌声。
       会议是几点结束的,屈文峰压根都不知道。当他感觉尿憋,想去厕所的时候,才发现偌大一个会议室已经只剩下了他一个人。他合上本子夹在胳肢窝里大踏步出了会议室门,直接奔向了厕所。一泡尿水放完之后,他感到浑身轻松了许多,仿佛肩膀上卸下了千钧重担。
       当屈文峰走出厕所,踏上楼道的那一刻,他的内心里又陡然陷入了迷茫:我该去往何处呢?



       【未完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7-11 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刘省平 于 2017-7-11 15:14 编辑

三二

      屈文峰穿过西安火车站广场上拥挤的人流,走到出站口附近。他看了一下手表,距艾雪到站时间还有近一个小时,便在附近一家小商店买了一瓶可乐,到火车站大厅外边的台子上坐了下来。刚一坐下来,如潮水一般的往事一波又一波地涌上了他的脑畔……
      屈文峰一想起在西大街“黑风暴”迪厅里发生的事情,忽然对艾雪产生了一股厌恶和憎恨之情。他觉得自己真是太傻了,他曾经那么爱她,而她却深深地伤了他的心。想到这里,他觉得自己不该过来接她,心想:还是不见的好!
      屈文峰猛然从台沿上站起来,离开了火车站广场。就在他准备搭乘一辆回去的公交车时,心里又后悔起来。他觉得自己不该这样,艾雪没有留自己的电话,她也不知道我的电话……火车站又这么乱,万一出了什么事该怎么办?想到这里,他下意识地看了一下手表,艾雪到站的时间已经超了十分钟了!他立即掉转头,向火车站出站口跑去。
       很多人陆续从出站口里面走了出来,他们大都戴着口罩,根本看不清面目。
       屈文峰站在那张列车时刻到达显示牌下面朝出站口张望着,没有看见一个像艾雪的女孩出现。几分钟后,从里面出来的人越来越少了。他有些失望和后悔了,怪自己刚才不该擅自离开。
       出站口已经没有人再出来了。屈文峰有些失望了,便将目光收了回来。就在此际,他听到背后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立即转过身去。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戴着太阳镜,戴着白口罩,身穿米色风衣的女人,旁边立着一只拉杆箱。
       屈文峰抬头望了一眼,问道:“你是?”
       这个女人不紧不慢地取下了墨镜,摘下了口罩,露出了脸盘。
     “艾雪……”
       两个人对视了半天,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屈文峰从艾雪手里接过拉杆箱的拉手,向前走了两步,然后回头看了一眼。她什么话也没说,跟在了他后边。两个人一起穿过广场,在路边乘上了一辆出租车。
一路无语。
       下车之后,屈文峰将艾雪带到了韩森寨的房子。他接了一盆水让她洗了一把脸,然后问她肚子饿不饿,要不然出去吃饭去。她说中午在火车上吃了一桶方便面,这会儿还不饿,稍微歇一会再说。于是,他坐在床边,她坐在桌子边的椅子上,两个人半天没有说一句话。
     “……人生已经太匆匆,我好害怕总是泪眼朦胧,忘了我就没有痛,将往事留在风中……”
       一阵手机铃声陡然打破了房间内长时间的沉默。
       屈文峰知道是自己的手机响了,取出来一看,是人力资源部经理冯永利打来的,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接了。
     “喂,你好。”屈文峰的语气低沉而冷静。
     “屈文峰,你下午怎么没有上班?”电话那头的语气很强硬。
     “我,我有事出去了一下。”
     “你给谁请假了?!”
     “……”
     “今天是周五,你尽快收拾下你的东西,赶下周一搬出液态奶市场部,回品牌经理部去……”
     “知道了。”
       屈文峰说完,也不管对方还有无话说,立即挂断了电话。
      艾雪问屈文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淡淡地说了一句:“也没什么。”然后站起来点燃一根烟,说道:“咱们吃饭去吧!”
      两个人一起下了楼,来到了经二路。因为闹“非典”,很多大一点的饭馆都关张了,只有两三家面馆还在营业。屈文峰带艾雪进了一家小面馆,一人要了一份杨陵蘸水面,还要了一个凉菜拼盘和四瓶啤酒。刚开始,两个人只顾吃凉菜,没人说话。几瓶啤酒下去,他的话渐渐多了起来,扯起了起了最近工作上的事情。说着说着,就把公司的吉总、王经理、张大森等人逐个儿臭骂了一通。四瓶酒喝完之后,他又叫了两瓶啤酒,基本上也是被他一个人干掉了。这顿饭吃了很长时间。最后酒喝完了,他还想要,被她叫停了。
      屈文峰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在前边,胃里不时地犯恶心,想吐却吐不出来。好不容易到了自己的房门前,正要用钥匙去开门,却发现门扇是虚掩的。他心下先是一惊,立即推开了门,看见房间里一片狼藉。艾雪的拉杆箱被打开了,里面的衣服、生活用品扔了一地。他的床褥被胡乱揭了起来,床上的小书架子也被扳倒了,书乱七八糟地堆在床上……
      这究竟是怎么了?
      屈文峰看到眼前的一切,猛然惊出了一身冷汗,酒劲一下子醒了。他转身去看门锁,只见锁子几近脱落了,这下才明白了:妈的,房子被盗了!
     “我的钱不见了!”艾雪蹲在地上,一边整理自己的箱子一边说道。
     “多少钱?”屈文峰赶紧问道。
     “五千块钱!”艾雪说着放声哭了起来。
     “你怎么不将钱存在卡上呢?你……”屈文峰说着立即蹲下来帮艾雪整理东西。
      就在屈文峰忙着整理房间东西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好几次,他都没有去接。经过收拾整理,艾雪说自己的五千元被偷了,其它东西都还在。而他的房间里本身也没有什么值钱东西,更没有存放什么现金,所以也没有丢什么东西。
      丢了那么多现金,艾雪心里很难过,坐在床边哭哭啼啼不止。屈文峰也不知如何安慰她,便从裤兜里掏出一张餐巾纸,正要给她递过去,这时杨婷突然出现在了房间门口。
    “你,你,你来了……”
      杨婷没有吭声,用一种冰冷的眼神看着屈文峰和艾雪。
      艾雪停止了哭泣,望了一眼杨婷,说:“哦,是你……”
      屈文峰走到杨婷身边,涨红着脸说:“下班了?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艾雪,你见过她……”
      杨婷瞅了一眼屈文峰,冷冷地说:“我就说打了几个电话都不接,原来是躲在房间里陪旧情人!……哦,我明白了!”
     “不不不,你听我说……”
     “我不要听!”杨婷的语气一下子变得非常愤怒。
      看到这场面,艾雪似乎明白了一点什么。她走到自己的拉杆箱跟前,拉起拉手走到了房子门口,说了句:“对不起,我不该打扰你们。”然后低着头走出了房间。
      屈文峰没有去追,像个木偶一样呆在床边。
     “你真是太令我失望了!”
     “你……我……”屈文峰一时语塞,不知从何说起。
     “ 本来,我是想给你说件事情……”他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听说你被免了职,想着你以后在公司的处境比较尴尬……下午我请了个假,在西安交大附近找了一个门面,给房东交了押金,准备过几天把它盘下来,我们一起辞职后去开家打字复印店……可是,你……”杨婷说着便哽咽了起来。
       听到这番话,屈文峰内心充满了感动和愧疚之情。他没想到,这个女人是如此的爱他,为他考虑得这么多。他慢慢走到杨婷跟前,伸出一只手准备为她擦拭眼泪,却没想到竟被她一把将手打到了一边。
     “我走了……你好自为之吧!”杨婷说完拧过身子走了,一串急促的“咯噔咯噔”的脚步声在四楼的楼道里由响而衰,很快就消失了。
       屈文峰站在原地瓷了半天,然后浑身软弱无力地一屁股跌坐在了床边。他从口袋里摸了一支烟,点燃之后狠狠地吸了起来,烟雾瞬间弥漫了房间。突然,烟蒂烧到了他的手指,他立即将它摔在地上,狠狠地踩了一脚,立即从房间的重重迷雾中冲了出去……

      【全文完】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90%

发表于 2017-7-11 23:1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你见过扶风谁家臊子面放辣子?

点评

也有房辣子的,我过去在老家吃臊子面的时候就放过辣子!这个在于个人口味!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7-12 07:23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7-7-12 07:23 | 显示全部楼层
通天小子 发表于 2017-7-11 23:10
你见过扶风谁家臊子面放辣子?

也有房辣子的,我过去在老家吃臊子面的时候就放过辣子!这个在于个人口味!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