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楼主: 冯高明

[随笔记事] 话说豆会冯家 文/冯高明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七节、豆会冯家名人轶事
豆会冯家名人辈出,他们之所以被人们认可为名人,除了其生平事迹与众不同之外,平时日常生活中总是与一般人有区别。他们身后,留下了许多逸闻趣事,从这些轶事中,我们会体感出他们的超人之处。
冯勋(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世孙)
前清时,扶风乡绅冯勋具状反盐税,终获成功,扳倒扶风张知县。事后冯勋威名大震。某年冬天冯勋去武功县办事,住在客店里,一位同店客人听说其是扶风豆会冯家人,便问道:“听说有个叫冯勋的是个厉害人?”冯勋笑了笑。那人又说:“再厉害也是个地头蛇,出了扶风就没彩了。”冯勋又笑了笑便转了话题。待两人谝熟以后,冯勋出去解手,借口外边太冷要借那客人的新棉袄披上,那人便借了。不一会儿冯勳返回,但并无归还棉袄之意。那人要时,冯勋不给,两人闹到武功知县大堂。一件新棉袄,两人都说是自己的,知县难以断清。冯勋道:“谁能说清棉袄特征就是谁的。”那人只说出了棉袄外表特征,而冯勋不但一口说出了棉袄的重量,连棉袄里子上引了几道引线都说得头头是道,知县派人检验分毫不差,棉袄当然断给了冯勋。那人大喊冤枉却无可奈何。出了大堂,冯勋将棉袄还给那人并说道:“伙计,对不起,我就是冯勋。”原来冯勋当时并未出去解手,而是到市场上称了棉袄的重量,数了棉袄的引线。他不为讹人棉袄,只为让那人知道冯勋不是地头蛇。
冯树义(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世孙)
清代,识字之人极少。每年春节,冯树义义务为冯家全村人书写春联,从大年三十早上一直写到掌灯时分。某年除夕,一位前来写春联的乡亲来的迟了,等不及,便将空帖子拿回家贴在门上。大年初一,冯树义得知,平时非常和蔼的老先生大怒,“这叫别人看了笑我豆会冯家没先生!这叫我以后怎的出门!”气冲冲拿上笔墨,一边扒在其家门楣上一笔一划地补写,一边“数说”不止,这家人连忙赔“不是”道歉,先生写完,头也不回,拂袖而去。
冯华堂(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世孙)
北洋政府被推翻后,冯华堂将军驻军北平,军部设在某前清王妃府。春节将至,国民党的许多在北平的军政要员明知冯华堂识字不多,便想耍笑冯一下。一次开会时有人提议,各部将领要当场亲自为各自军部大门拟联,联意不但要壮军威,还要切合北平的史实,请书法家于右任书写。如此难题,于右任先生为自己的这位乡党着实握着一大把汗。而冯华堂却不以为然,默不作声。待那些识文断字的要员们一一作罢,只见冯华堂不慌不忙胸有成竹地脱口而出:“今天卧虎帐,昔日藏娇屋”。一言出口,惊的四座目瞪口呆,此联不仅联意且贴,气势上更是技高一筹,连于右任老前辈也高高树起了大拇指,夸赞其为陕西人大长了志气。此后,那些国民党军政要员们再也不敢小瞧这位老陕了。
冯贵(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世孙)
排行为五,人称五大(dai)医。终身从医,擅长中医诊治伤寒和妇科病,义务救人,全和人命无数。家贫,不以医技敛财,治病付资不付资,付多付少从不计较,深受方圆数十里乡民爱戴。虽然行医数十载,但家庭生活清苦,土改时仍是贫农。解放初,其子因误入会道组织,凡参加活动者,多以重刑。豆会冯家以及周边村社数千户人家,联户上书人民政府具状担保,终从轻。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17:19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公略(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一世孙)
国民党统治时期,冯公略先生不但书教的好,德高望重,而且因三次反扶风劣绅而倍受民众尊敬。一次先生由老家返回县城,骑着毛驴走到城门口,先生下驴刚想入城,被守城的一小卒挡住了进城之路。先生视若无人,继续前行,小卒连忙喊道:“喂、喂、喂……站住!站住!”先生回过头来,小卒说:“叫你站住为何不听?”先生到:“你喂来喂去,我以为你与驴说话,与人说话,放着人话不讲,喂什么?”小卒又问:“连谁来的?”先生答道:“你没看见,连驴来的!”小卒道:“带的什么?”先生答道:“只戴手套,没有礼帽(礼貌)!”这时守城领班听见吵吵,从城楼上探下头来,一见是冯公略先生,连忙呵斥小卒“放行,放行”,一边大骂小卒有眼无珠,一边给冯先生连赔不是。
冯俊安(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一世孙)
建国前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西府游击纵队大队长,建国后曾任宝鸡军分区兵役科科长。文革期间,本人正遭受运动冲击,右臂上被戴上历史反革命的白袖箍。而此时村上来了几位戴着红领章的军人,说是调查一位“老叛徒”的历史问题,让冯俊安作证。多年没听到老上级的音讯,此时此刻听到真的不是时候,但总算听到消息了。起初冯俊安还是态度平和,当来人提出作证要求后,冯俊安不但不予证明,反而强调那位老战友是绝对的革命忠臣。来人不知冯俊安的深浅,企图以军人的身份压服冯俊安,不料一下子激怒了冯俊安,不顾自己身陷囹圄,怒骂道:“老子戴红领章的时候,你还在你老子的大腿上转经呢!”来人刚做了个拔枪的动作,猛不防冯俊安一记耳光打过来打了个响呱,非常干脆利落。
冯培芝(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二世孙)
上世纪四十年代初,冯九兴办亲民职校,要挖掉冯氏“四份堂”祠堂门前的一棵百年老槐树。这棵老槐树,不归豆会冯家全体冯氏所有,而是其中一支“四份堂”所有。象豆会冯家东村(现在的北庄组)和豆会冯家西村中的“上屋”“中屋”“下屋”等冯氏就没有所有权,冯九家族所在的“中屋”一支,就没有所有权。冯培芝得知后,立即上前阻拦,据理相争,冯九理屈,无可奈何,只得放弃。其实,这棵树冯培芝家也占不了些许份额,他只是想维护大家的利益。这件事尽管是一棵树的事,但却保住了“四份堂”祠堂,冯九办学,周边庙宇几乎拆光,“四份堂”祠堂近在咫尺,却安然无恙,与冯培芝的抗争不能说没有关系的。
冯玉鼎(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二世孙)民国十八年遭了大年馑,他在天度晁留学校教书,晁留人杨万青,与麟游甑寿山组建西北民军,邀其任民军军需主任,一可做官,二可躲避年馑,但他厌恶仕途,多次拒绝,毅然回乡。本来家里还有些积蓄,勉强可以度过年馑,可他却拿出一部分支助乡亲逃荒用作路费,后来年馑愈来愈深,只得举家逃荒甘肃。
冯重远(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一世孙)
1938年在凤师上学期间,北赴延安,入延安抗大,毕业后入八路军徐向前部赴太行山抗日。解放后职至山西省委秘书长,1958年下乡调查人民公社大食堂,放着基层准备好的现场他不去,偏偏只身入基层查实情,回太原后将实情上书山西省委,恰与庐山彭德怀“万言书”同,被打入彭、高、习势力,下放宁武县山区放羊。1962年甄别后恢复职务至省政协秘书长,文革复下放原平县为一般职工。改革后平反,职务至省人大法制委主任委员。
冯琪(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一世孙)
黄埔军校毕业,国军上校参谋长。解放后被戴上历史反革命帽子。1962年形势有变,四类分子行动受到一定的限制,冯旋即与结发几十年的妻子离婚。五个子女,除大女儿已参加工作外,两个大点的儿子判给老婆,投奔西安工作的女儿,两个小一点的儿子,判给冯琪,冯立马将两个小儿子抱养给别人。跟妻子的两个大儿子不久就参加了工作,一个在铁路上,一个在邮电上。两个小儿子文革中先后入党,一个任所在村支部书记,一个参军后又参加了工作。他孤身一人当他的历史反革命,子女无一人政治上受影响,真乃高人一个。
冯德功(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二世孙)
国军起义人员,起义后在解放军内继续任职(营级),解放后转业回家,1964年“社教”和文革中受运动冲击,入四类分子行列。改革开放后人民政府摘掉所有四类分子帽子,批文中唯独没有冯德功,冯德功立即寻找县公安局等部门,但工作人员反复查找档案,扶风县没有冯德功这一四类分子,不知是那里掉了链子,总之当了十几年冒牌四类分子,很可能是社教工作组的之误。而后落实政策,对冯德功以解放前参加革命的军转干部对待,发给生活补助,当选为县政协委员。
冯玉书(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二世孙)
冯玉书是冯家村建国后首任支部书记。土改时,一次晚上去乡里开会,会开完已到黎明时分,返回时手里照着手电筒,身上背着三八步枪。途中路过赵家沟,不料遇到一群狼。绿眼睛一大片,人和狼相持片刻后,他先是大喊了几声想呵退狼群,无效,又将手电筒朝狼群扔去,无效,狼群仍无退缩的迹象。吓得他撒腿就跑,跑回村子叫来民兵,返回人狼对持的地方时,天已朦朦亮了,只见手电筒仍在,狼群早已无踪无影了,只留下一片狼藉。一民兵笑道:“屁胆,拿着枪还怕狼,放一枪不就得了。”不料冯玉书却说:“记住,没有命令不得开枪,这是纪律!”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17:20 | 显示全部楼层
冯彦明(豆会冯家冯氏二十三世孙)
冯彦明大字不识几个,年轻时给人拉长工替人支壮丁,出尽了力吃尽了苦。但聪明过人,打得一手好算盘,农业社时任冯家北庄初级社会计,记账全凭心记,图文交加的账目清帐时分辨的头头是道。他有一个绝活,就是算账没有算盘时,顺手在地上划几道杠杠,捡几个土块,拨来弄去,繁杂的账目数字之间的加减乘除,不时得数即知。可惜此人1965年任北庄生产队队长期间,因公牺牲在农田打井工地上(当年全公社的社员参加了追悼大会)。现在看来,这种土块算账方法,大概是一种速算或心算法,如果此公健在,完全可以申请专利,不亚于史丰收也。
冯怀图(豆会冯家冯氏二十四世孙)
抗日战争时期,冯怀图随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陕军)参加中条山战役、台儿庄战役。中条山战役时,一次上峰命令他借天黑带几个战士乘筏子渡黄河侦查敌情。他一直是管军需后勤的,搞侦查既没胆量也没经验,可军令如山倒,只得执行命令服从指挥。过河后胡乱扔了几颗手榴弹,转头就跑,只听耳后的子弹嗖嗖直响,什么也顾不得了,登上筏子没命地往回划。什么也没侦查到,只得做好挨批的准备。不料回营后却受到上峰大加夸奖,正是这几颗手榴弹,暴露了日军在河对面的火力设防。
附录:
五服:以亲疏为差等的五种丧服(守丧期间穿的衣服)。后来,五服也指代五辈人。中国封建社会是由父系家族组成的社会,以父宗为重。其亲属范围包括自高祖以下的男系后裔及其配偶,即自高祖至玄孙的九个世代,通常称为本宗九族。在此范围内的亲属,包括直系亲属和旁系亲属,为有服亲属,死为服丧。亲者服重,疏者服轻,依次递减,《礼记•丧服小记》所谓“上杀、下杀、旁杀”即此意。服制按服丧期限及丧服粗细的不同,分为五种,即所谓五服:
1、斩衰服,“衰”(读做“催”)就是指不缝缉的意思。自己的子孙着斩衰服。
2、齐衰服,是用本色粗生麻布制成的。同胞兄弟的子孙着齐衰服。
3、大功服,是用熟麻布制作的,质料比“齐衰”用料稍细。堂兄弟的子孙着大功服。
4、小功服,是轻于“大功服”的丧服,是用较细的熟麻布制作的。从堂兄弟的子孙着小功服。
5、缌麻服,是用稍细的熟布做成的。三堂兄弟的子孙着缌麻服。
(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22:08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八章、宗族门份
祖宗十八代,指自己上下九代的宗族成员。
上九代依次为:
父,祖,曾祖,高祖,天祖,烈祖,太祖,远祖,鼻祖。
下九代依次为:
子,孙,曾孙,玄孙,来孙,晜(kūn)孙,仍孙,云孙,耳孙。
称谓从小至大:
耳、云、仍、晜、来、玄、曾、孙、子、父、祖、曾、高、天、烈、太、远、鼻。

豆会冯家尽管经历六百多年的历程,尽管破四旧比较扎实,家谱、先人案无有遗存,但老先人留下的老辈分始终存在,大门份依然可追清踪迹。这里,我们不妨将大门份予以梳理。总体来说,豆会冯家分东西两村两大门份,东村分为四门,西村分为两宗七门(四份堂和上、中、下屋),东西两村计有十一个分支。这里只记载门份,大家可以按照门份提供的资料自制家谱或祖案。小门份一般只分到现有各户的上一辈为止。
第一节、先祖
一、先祖伯仲叔三大族
元朝最后一个皇帝元顺帝至正年间(1341-1368),豆会冯家先祖领伯仲叔三子来居豆会冯家,“伯仲叔三子”为豆会冯家三老支,尔后,仲族迁居甘肃徽县九留村,叔族移徙四川,伯族留居豆会冯家。现今豆会冯家冯氏乃为伯族之后裔。


二、伯族东西两大宗
查清嘉庆《扶风县志》,清顺治年间属于扶风县东北太川乡白龙里的冯姓村庄有三,一曰西豆会冯家东村,一曰西豆会冯家西村,一曰冯家南庄。按现今豆会冯氏人口居住方位,西豆会冯家东村应该就是如今的冯家北庄,西豆会冯家西村就是如今的冯家老堡,而冯家南庄名称未变。按祖先流传下来的宗族门份分析,冯家南庄与西豆会冯家西村血缘关系较近,应该是一个村子分居为二的,那么,究竟是老堡从南庄分居出去的,还是南庄从老堡分居出去的,不得而知。从先祖遗留的踪迹信息看,老堡有城墙遗迹,而南庄无城,应该是城内居住不下,才往城外分居,由此推理,应该是南庄从老堡分居出去的。也就是说留居豆会冯家的伯族,留有后裔的为两大宗族,一宗为西豆会冯家东村,一宗为西豆会冯家西村。或者说留居豆会冯家的伯族有两子留有后裔,一子的后裔发展成为西豆会冯家东村,一子的后裔发展成为西豆会冯家西村,从西村又分析出冯家南庄。

第二节、豆会冯家东村
明代至清初为西豆会冯家东村,清代又叫豆会冯家老庄,民国末期至今叫豆会冯家北庄。
西豆会冯家东村共有四大宗人口,分为长、二、三、四房,据村中老人言,长房失嗣,由二房一支继嗣,所以虽然仍分为四大门份,但长房与二房之间,血缘关系相对近一点,因此,人们习惯上将长房、二房称之为“街东头”,实际上长房叫“靠城家”。冯家北庄的西、北、南城墙早已荡然无存,而东城墙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末还存在。按风俗讲究居住方位哥东弟西,四大门份乃按此讲究而居。

一、长房
按现有资料,长房一支祖先的名讳最远可追索到民国时期,长房分为两个家族,一家在民国十八年大年馑中绝户,只留一支,有三子,即冯岐周(1)、冯宗周(2)、冯周民(3),现分为三大家。长房与二房之间有一定的血缘关系,据村中老人言,二房有一男丁过继给长房。

二、二房
二房祖先名讳最远可追溯到清代光绪年间的冯九成。二房在清代为两大支,一支为冯九成之父,一支为冯自修之父。
1、冯九成一支
冯九成为兄弟俩(其弟不知名讳),分为两家,冯九成有两子,冯玉印、冯玉德,冯玉印有三子,冯怀义(1)、冯怀礼(2)、冯怀图(3),冯玉德有一子,冯怀仁(6),冯九成家族现在分为四大家。
2、冯X(冯九成之弟)一支
冯九成之弟有两子(不知名讳,只知排行老三、老五),长子有两子冯怀林(4)、冯怀刚(5);次子有两子冯怀兴(7)、冯怀英(8),冯怀英为外村他姓继嗣,所以,现分为三大家。
3、冯自修一支
冯自修有五子,二子民国末年外出未归不知端底,预计不在人世了。
三、三房
三房先祖的名讳最远可追溯到清咸丰年间的冯盛全、冯德兄弟两人。之前,有一支人迁居凤县唐藏,民国年间仍有往来,现不知详情。冯盛全留居豆会冯家,冯德迁居扶风县城无嗣。
冯盛全一支
冯盛全有四子,冯作肃(1)、冯作年(2)、冯作禹(3)、冯作谋(4)。二房现在分为九大家,其中冯作肃一家,冯作年一家,冯作禹两家,冯作谋五家。
1、冯作肃一支
冯作谋有两子,冯治安(1)、冯治平(4),冯治平无嗣。冯治安有一子冯长(zhang)生。
2、冯作年一支
冯作年有两子,冯长(chang)安(2)、冯久安(3),冯长安无嗣,冯久安有一子冯天生。
3、冯作禹一支
冯作禹有三子,冯定安(5)、冯永安(9)、冯申安(10),冯定安无嗣,现为两大家。
4、冯作谋一支
冯作谋有五子,冯奠安(6)、冯俊安(7)、冯义安(8)、冯秉义(11)、冯仁安(12),现为五大家。
四、四房
四房有一支人迁居麟游招贤,一支人迁居齐横高马,一支人无嗣,留居豆会冯家的一支人的祖先最远可追溯到清末冯兆玉兄弟三人:冯兆玉(1)、冯兆魁(2)、冯兆瑞(3)。老兄弟三人各有一子,冯定国(1)、冯笃乾(2)、冯正文(3),现为三大家。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22:17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三节、豆会冯家西村
明代至清初为豆会冯家西村,清代又叫豆会冯家老堡,明代分出豆会冯家南庄,清代分出豆会冯家北场、南场和西场。
豆会冯家西村可分为“屋”和“四份堂”两大族。“屋”有客分为上屋、中屋和下屋三大支;“四份堂”又可分为长份、二份、三份和四份四大支。
一、四份堂
四份堂各份人口的大体居住方位为,长份居住在冯家南庄,外迁人口较多。二份居住在冯家老堡,三份居住相对分散,一部分留居在冯家老堡,主要部分居住在冯家北场,一部分居住在冯家南庄,四份居住在冯家西场,现搬迁到冯家老堡居住。
1、长份
长份外迁人口有两支,一支迁往永寿县监军镇居住,民国年间有联系,现只知那里已形成一个冯姓村子。另一支人迁居扶风县城南大街,现在上下仍经常联系,仍知道豆会冯家的老辈分。
A、留居南庄一支
留居冯家南庄一支人最远先祖可追溯到清代光绪年间的冯树义,冯树义兄弟两人有嗣,侄为冯四书,子二姓名无考,冯树义有孙三人,长子的两子为冯智都、冯智民,次子的儿子为冯智元。冯树义兄弟俩的后裔现在为四大家。
B、迁居县城一支
迁居南大街一支为冯仪成、冯四成兄弟俩。冯仪成有三子四孙,冯四成有两子五孙,这支人现在为九大家。
2、二份
四份堂二份留居冯家老堡,有七大家族。从这七支人相互之间的称谓分析,唯冯东祥一支血缘关系较远一些,其他六族之间仍然称长辈为“爸”或“伯”,称冯东祥一支的长辈为“叔”。分析可知,二份先祖应该是兄弟二人有嗣。
又知,冯汉一支与冯恒治一支血缘关系较近,冯汉与冯恒治应该是叔堂侄关系。冯汉与冯忠银的关系比与冯恒治的关系要远一些。
A、冯曾祥一支
冯曾祥有二子冯汉、冯杰,冯汉有子三,冯恒太(1)、冯恒义(2)、冯恒志(4),孙五,这支人现在是冯樽(1)、冯楹(2)、冯栋(3)、冯耀廉(4)、冯生林(5)五大家。
B、冯东祥一支
冯东祥有子二孙四,这支人现在是冯培芝(1)、冯行芝(2)、冯谭芝(4)三大家。其中冯行芝移居冯家南场。
C、冯贵、冯毛蛋一支
冯贵、冯毛蛋兄弟俩各一子冯耀仙、冯行志,为两大家。
D、冯忠银、冯岁银一支
冯忠银有两子冯尚德、冯振邦,冯岁银有两子冯志军、冯志德,这支人现在为四大家。
E、冯恒治一支
冯恒治兄弟四人,冯恒治(1)、冯恒奇(2)留居冯家老堡,冯恒仁(3)、冯常学(4)迁居天度镇杨继岭村东岭组,这支人现在为四大家。
F、冯笃娃一支
冯笃娃兄弟二人,各有一子,子冯启秀、侄冯景云,这支人现在为两大家。
3、三份
四份堂三份按居住方位分为三大支,老堡、南庄、北场各为一大支。按各自之间的称谓也属于三大支。
A、留居老堡一支
三份留居老堡一支,冯三友(1)、冯三省(2)、冯三德(3)兄弟三人与冯生明为叔伯弟兄。这支人现在为四大家。冯三友有三子,其中冯禄尚留居豆会冯家老堡,其余二子迁居豆会毕家。
B、迁居南庄一支
三份迁居南庄一支分为三大家族,按传统的称谓为山里家、北门家和巷巷家。
(1)、山里家一支
山里家又分为两大家,冯富贵之子冯佑有三子,冯文秀、冯宝文、冯文才;冯富贵之堂侄有一子冯志杰。这支人现在为两大家,或者可分为四大家。
(2)、北门上一支
北门上一支18世一人,19世二人,分为北门上和墙南家,20世墙南家一人,北门上二人共三大族,21世墙南一人,北门上四人,共五大家族。22世墙南家冯申云(4),北门家冯居安(1)、冯居德(3)、冯居仓(2)、冯居明(7)、冯居智(6)、冯居信(10)、冯居正(9)、冯春明(11)共八人。本应从堂兄弟11人,其中有2人无嗣,现为九大家。
(3)巷巷一支
巷巷家本是一个大家族,由于清末大年馑和民国十八年大年馑,仅有冯文德唯一传人。
C、迁居北场一支
三房迁居北场一支分为三大家族。
(1)冯玉鼎家族一支
这支人19世1户,20世2户,21世4户,22世6户,现在按22世可分为六大家。
(2)冯世英家族一支
这支人按21世分为2户,按22世分为四大家,即冯玉书(1)、冯宗书(2)、冯读书(3)、冯德书(4)。
(3)冯俊哲家族一支
这支人20世1户,21世2户,22世4户,23世9户,按23世可分为九大家,即冯克明(1)、冯克勤(2)、冯克礼(3)、冯克俭(4)、冯克让(5)、冯克良(6)、冯克功(7)、冯克仁(8)、冯克义(9)。

4、四份(原居西场)
四份堂四份原居于西场,就是现在的十四支渠西冯家到三线公路南的“T”字路处,现在“西场家”已经迁居到冯家老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二、屋
上屋、中屋、下屋统称什么,无考。按这种分户名称分析,很有可能出自一个大院,因此上这里暂按“屋”来称之。
1、上屋
上屋留居老堡一支为冯升、冯生玉两家;迁居南庄有两支人,一支为冯周余之子冯天恩一家,一支为冯金绪家族。
冯金绪家族19世为1户,20世2户,21世3户,22世8户八大家,即冯治玉(1)、冯双全(3)、冯生玉(4)、冯世荣(5)、冯江鱼(6)、冯江荣(7)、冯满银(8)、冯贵银(9)。
2、中屋
中屋按居住方位分为三大支,留居老堡一支,迁居南北二场各一支。
A、留居老堡一支
中屋留居老堡一支20世5户,21世7户,现分为7大家。
B、迁居北场一支
中屋迁居北场一支18世2户,19世3户,20世5户,21世9户为九大家。
(1)冯志明家族,21世四大家,即冯世昌(1)、冯世荣(2)、冯世杰(3)、冯世军(4)。
(2)冯治家族,现分为冯正气、冯治两大家。
(3)冯三岗一支,分为冯生林(1)、冯生辉(2)、冯生军(3)三大家
C、迁居南场一支
中屋迁居南场分为四大支,冯华堂、冯四律一支21世为五大家。冯生枝一支21世为三大家,冯德根、冯德功一支21世为四大家,冯化龙一支21世为四大家。
3、下屋
下屋留居老堡一支21世1户,22世分为冯树德、冯树功两大家;迁居南场一支20世1户,21世2户,22世5户为五大家。
(注:原文有个大门份人员世系树枝图,粘贴不上)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22:2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关于门子的讲究
一、家庭
家庭是由姻缘、血缘关系组成的最基本的社会组织。是由夫妻子孙构成的最基本的社会单元。过去,豆会冯家人崇尚的是大家庭,四世同堂、五世同堂,现在,这种大家庭已经绝迹,但在大多数村民的意识当中,虽然弟兄们分房另住,只是分灶吃饭分小家经济核算而已,只要父母在世,大家庭则长期存在。
二、门份
如上所说,同胞弟兄分家后,由于大家庭的存在,而不能叫门份(门子),仍是一家人。堂兄弟之间如果祖父祖母在世,仍不能叫门子,因为大大家庭还在,祖父母下世,堂兄弟之间才叫门份(门子)。从堂兄弟(一个曾祖父)之间叫近门份,三堂兄弟(一个高祖父)之间叫远门份。
三、户下
户下就是同姓邻居,顾名思义,就是曾经是一个户(家庭)之下的,就是一个村子里本门份以外的其他同姓家庭。豆会冯家老讲究,出了“五服”,就不再是门子了,称之为“户下”。户下之间晚辈称呼比自己高一辈份的人,不再称呼“几爸”“几娘(方言读nià)”或者“几伯”“几妈”,而称“叔”或“姨”,也有为显示曾经是一家人而称“叔”为“家叔”的。也有已经出了“五服”还继续称“爸”称“伯”的,但既然没有改口,就必须继续以门子对待,特别是长辈下世,必须穿白戴孝下头守丧,否则就要改口。这是过去的老讲究,古代有法律规定,不穿孝服是犯法的事,后来到了民国时期,有宗族祠堂或香案记载,由族规说了算,现在没人去强调和要求了,也就不大这样做了。但现实生活中却遇到好些难堪的局面,看来,老先人总结出的称谓是有其科学道理的。
附录:
一些已经或者将要被遗忘的户族名称:
书房家:冯家老堡一支人叫“书房家”,大概因为其家院子曾办过学校(清代人们习惯把学校叫书房)而得名。
西场家:原住在冯家老堡西门壕西边,今十四支渠西侧,为四份堂中的“四份”一支人居住地,现在搬迁与老堡组其他村民住在一起。
上场家:因住在冯家北场且住在北边的一个高塄上面,与北场的其他住户相比而言,叫上场家。
北门家:因住在冯家南庄,头门却向北开着,面向冯家北庄,所以叫北门家,大概在清末民初,早已将头门朝南开了,但人们习惯上还叫北门家。
西窑家:因住在冯家北庄西边的地坑窑里而得名,现在窑已填埋,成为原豆会中学东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22:24 | 显示全部楼层
第四节、关于门子的讲究
一、家庭
家庭是由姻缘、血缘关系组成的最基本的社会组织。是由夫妻子孙构成的最基本的社会单元。过去,豆会冯家人崇尚的是大家庭,四世同堂、五世同堂,现在,这种大家庭已经绝迹,但在大多数村民的意识当中,虽然弟兄们分房另住,只是分灶吃饭分小家经济核算而已,只要父母在世,大家庭则长期存在。
二、门份
如上所说,同胞弟兄分家后,由于大家庭的存在,而不能叫门份(门子),仍是一家人。堂兄弟之间如果祖父祖母在世,仍不能叫门子,因为大大家庭还在,祖父母下世,堂兄弟之间才叫门份(门子)。从堂兄弟(一个曾祖父)之间叫近门份,三堂兄弟(一个高祖父)之间叫远门份。
三、户下
户下就是同姓邻居,顾名思义,就是曾经是一个户(家庭)之下的,就是一个村子里本门份以外的其他同姓家庭。豆会冯家老讲究,出了“五服”,就不再是门子了,称之为“户下”。户下之间晚辈称呼比自己高一辈份的人,不再称呼“几爸”“几娘(方言读nià)”或者“几伯”“几妈”,而称“叔”或“姨”,也有为显示曾经是一家人而称“叔”为“家叔”的。也有已经出了“五服”还继续称“爸”称“伯”的,但既然没有改口,就必须继续以门子对待,特别是长辈下世,必须穿白戴孝下头守丧,否则就要改口。这是过去的老讲究,古代有法律规定,不穿孝服是犯法的事,后来到了民国时期,有宗族祠堂或香案记载,由族规说了算,现在没人去强调和要求了,也就不大这样做了。但现实生活中却遇到好些难堪的局面,看来,老先人总结出的称谓是有其科学道理的。
附录:
一些已经或者将要被遗忘的户族名称:
书房家:冯家老堡一支人叫“书房家”,大概因为其家院子曾办过学校(清代人们习惯把学校叫书房)而得名。
西场家:原住在冯家老堡西门壕西边,今十四支渠西侧,为四份堂中的“四份”一支人居住地,现在搬迁与老堡组其他村民住在一起。
上场家:因住在冯家北场且住在北边的一个高塄上面,与北场的其他住户相比而言,叫上场家。
北门家:因住在冯家南庄,头门却向北开着,面向冯家北庄,所以叫北门家,大概在清末民初,早已将头门朝南开了,但人们习惯上还叫北门家。
西窑家:因住在冯家北庄西边的地坑窑里而得名,现在窑已填埋,成为原豆会中学东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1 22:28 | 显示全部楼层
(待续)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楼主| 发表于 2014-10-12 09:51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九章、古碑、石刻、新碑

格言
纪念碑,它好似一曲持续而静止的音乐。
——法国作家 史达尔夫人

第一节、古碑
一、现存古碑
1、《豆会冯家冯氏官地记事碑》(现存扶风县博物馆)
碑文:
省德者昌 天道然也 先祖遺言 馮氏自山西逃荒至此 元朝末年 伯仲叔三人住居豆會村 為仲者移徙甘肅省徽縣九溜村 至今數十餘家 為叔者入川 康熙年間音信往來 至今未知所底 伯者定居此村 子子孫孫耕讀相繼 南莊老莊分門別戶 而居者五六十家 □□□□□□□□□□□□□□□□ 先祖之德有一延 老堡城南僅留官地肆畝柒分伍厘 □□□□□□□□□□□□□□□□□□□□□□□□□□□□□□□
仝家□□□□□□□□□□□□□□□□□□□□□□□□□□□□□□
邑庠儒學生員二十世孫馮樹義                   拜首
大清光緒十五年歲次己醜孟春下浣榖旦           立石
注:□为毁损字迹。

2、《国民政府军事参议冯云亭先生创建亲民职校纪念碑》(现存冯家小学)
碑文:
碑面:中国民党中央委员国立西北农学院院长 周伯敏 敬题
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冯云亭先生创建亲民职校纪念碑
中华民国三十一年一曰吉日
碑阴:古今以来英雄豪杰或以文学显或以武功善或弃文就武或偃武悟文其事论难不同然皆能以才识所及应时势之要求切一生而功业励炳照耀人寰为民族增色为乡里造福所一而已吾邑东北乡豆会村冯君云亭军人也幼探花执豪放不羁清末毕业陕西武备学校由友人介绍加入同盟会努力革命工作民国成立历任排长、连长及营长各战场骁勇善战所向披靡后以功升任国民军第一混成旅第二团团长十五年二月晋升第九旅旅长随大军出关转战数千里争城夺池奋勇先登十六年四月升第二集团军第三十师师长十七年随大军北伐任中央第一集团军左翼前敌指挥官十八年特任陆军二十三军军长在他人可以顾盼自雄睨眸一世足乃续水自下自谦才识不足于二十三年通电罢战以邂贤路当道别其能急流勇退招至京城授以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参议二十六年请假归扶及抗战时切屡次向中央请缨杀敌为国捐勋率年逾半百精力渐衰乃以然叹曰方今军校林立人才辈出国家事自有少壮者负责吾老矣基此忽肩乎归田后又目觑地方教育落后忱然吾振兴学风之志乃于其村内创建亲民职业学校前后共捐学田四百亩解学款若干元苦心经营三年之久始完成校舍百余间共招高小学生四班初小学生三班并拟于明春再加扩充添修校舍若干间招初职校学生三班乃见东北一隅人文蔚起其功德岂术鲜哉前东汉时吾以班定远之投笔从戎使汉之野今行于西域为民族增色为乡里造福至今千立余年尤脍炙人口今冯君解甲兴学与班定远之投笔从戎遥相辉映殊途同归可诏然学班氏而能变通者矣校中诸生不能没其功德请余撰写碑记以留纪念余念系乡里义不容辞谨述重大略为此冯君名华堂其字云亭子侄军共四人长凯中央军校第八期毕业陆军第五军辎重上校营长次珂邑高小毕业现专心农事三儒中央军校第十六期毕业现充本校校长四钺中央军校第十四期毕业现充陆军第五军辎重营上尉连附女昭现肄业本校将成均能继志述事冯君之功德永垂不朽可断云也足为记
第一届国会众议院议员清光绪癸卯科举人 王伯明敬撰
中国国民党中央执行委员兼国立西北农学院院长 周伯敏 敬书
亲民职校全体师生敬立
注:此碑文为于体草书,经多方辨认方整理如上,可能仍有不正确之处,有不通顺之处,待后再请高人辨认。此碑建国初被区政府派人掀倒,一直倒在原地未动。改革开放之后,扶风县法院为冯华堂平反,其后人将石碑原地竖起。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