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907|回复: 0

[散文随笔] 从故乡延伸出来的故事(文/王宗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11-28 18:3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故乡延伸出来的故事


  我最后一次回到故乡长命寺虽然已经快10年了,但至今身上还喷散着挥之不去的土炕上那亲昵的泥土气息。
  那是新世纪初的一个盛夏,我随一伙乡党赴扶风县人民医院采访,我赶前完成采访任务绕道县城以北的法门寺,然后回东原上的长命寺。在我的心目中这两座寺庙是我的故乡永远值得引以为自豪的圣地。
  长命寺是与法门寺遥遥相望的一座乡村小寺庙,也是我故乡的村名。相传古代这里有位僧人活了300岁才谢世,长命寺由此得名。长命寺小学以寺代校,我曾在那里读书。我回到故乡那年,小学变成了长命寺中学。当年的大殿教室被一座楼房替代,那些高过檐口的桃杏和古柏呢?那些围着寺庙而建的砖砌古墙昵?寺前那座每年都要为农人们演几场秦腔的戏楼呢?还有大门口那一对总是瞪着一双大眼睛的石狮子呢?……哪怕是昔日的一株秋天里的芨芨菜,我也渴望它再能回到我的提篮里。
  也许就是今日挂着“日用杂货”小店的门楣上,悄悄地守着一段我任何时候回想起来都很快乐却也夹带着丝丝酸涩的往事。那年我15岁,写了一篇题为《长命寺的故事》的作文,受到老师的充分肯定。内容是再现我们村一位敢于管闲事助人为乐的好青年王治治,却加入不了青年团的曲折里程。我把这篇作文投给当时的《陕西青年报》。我无论如何不会想到的事发生了,那年暑假团省委一位姓马的同志专程从西安来到长命寺调查这件事。他找了我和王治治,还找了生产大队团支部书记,详细调查我在稿件里反映的事实。这件事的最终结果是,我的那篇稿件没有刊登,王治治也未能入团。此事在我心里挽了个我这一辈子都无法化解的死结。我入伍奔赴青藏高原之前他送我一程又一程,临分别时他只说了一句话:“咱俩在各自的岗位争取早日入党。”我没言语,不知该讲些什么。没有必要安慰他,他心中的那盏灯始终点燃着。
  后来我回乡探亲,专程找到在玉米地里正苦苦干活的王治治。这位老兄已经老矣,眼睛也不好使,半晌都没有认出是我。他这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这庄稼地!谈及往事,我们都唏嘘不止。他告诉我,自省上来人调查他入团的事以后,团支部召开青年人开会,再也不通知他参加了。过去,他一直是作为青年团的培养对象参加大队公社一些活动。人的命运有时真的不可言传,我原来是为了帮他一把,没想却害了他。如今回乡看望王治治,物变人非,唯他用如血的汗水操劳着的这些肥肥瘦瘦的玉米棒,还有旁边那一片葱绿的豌豆地,还似曾相识,低声诉说着一段伤心的往事。
    上世纪80年代初,我的散文《夜明星》被选入了全国通用的初中语文课本第三册。散文记述的是西藏一个贫困牧村在民主改革后发生的可喜变化。母校长命寺的师生和乡亲们的喜悦和自豪可想而知。不久,我利用回家探亲的机会给学校的孩子们讲创作《夜明星》的体会。那天,全校师生停课听了我一个小时的谈话,我给家乡的亲人们介绍了奋战在世界屋脊上的解放军战士的英雄事迹。我是亲历者,带着感情讲,含着热泪讲。
  我怎么也没想到,讲完后我走下讲台和师生们握手告别时,竟然发现王治治也坐在下面。我说农活那么忙你也来听我讲故事。他说他早就听他的孩子说《夜明星》选进了课本,大家为我高兴,他是特地赶来听我讲课的。后来,大约是在我回到高原的第三年吧,家乡的一位老同学来信告诉我,王治治把《夜明星》的内容编成关中快板,经常拿着刮拉板在劳动之余给大家说唱。说唱之前有一段道白,是介绍我的情况:“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宗仁从小就喜欢写作文,还写过我的事帮过我的忙呢!我今天就说说他写的高原这个‘夜明星’……”他说我帮过他的忙,我惭愧!那是帮忙吗?他一辈子都没入团入党,还不是与我的那篇文章有关!一个农民的质朴、纯洁的胸怀!连个团员更谈不上党员条件都不着边的中国农民的胸怀!
  今天的长命寺,对我而言,已经成了远方的远方。当然我不仅指我和她的自然距离,而是说她日新月异的崭新变化使我对她越来越陌生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