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601|回复: 0

[风土人情] 关中民谣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4-12-2 15:5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中民谣

       关中地方肥沃,“牛踩泥窝窝,狗也吃白馍”,一年四季风调水顺,五谷丰登,千百年来自然灾害相对较少,使生活在这里的人日子过的殷实、舒坦。大多数人日出劳作,日落而息,面朝黄土背朝天,耕作在这平展的土地上,不愿离乡走远,到外面寻食。“在家千日好,出门步步难”,“好出门不如待在家”,关中人都这么说,其骨子里真正的原因是乡土观念太重,离不开家。许多关中人从小长到大,没受多少穷、也没受多大罪。日子舒服惯了,人就会变懒。出远门去,怕弄不成,反受罪受累吃大亏。另外,关中人己形成固有的饮食习惯,主要吃惯了面食,也离不开面食,人人变成酸辣肚子。“麦面辣子菜籽油,老婆孩子热炕头”,关中人这种生活,一年年、一辈辈、一代代传递,人老几辈都是这样过来的,直接影响后代儿孙没心思、也没魄力重新去外面创业。
       在固有的日子里,平时没事,就聚在一起拉拉家常,关中人说是谝闲传。每当庄稼地里耕作时,中间要歇会儿,地头路畔一坐,跟人就谝开来。咋日所见,今日所闻,东一榔头,西一棒锤,全倒出来;每当村上吃饭时间,关中人喜欢端个大老碗,到村门上、大树下、土堆旁,蹲在地上围在一起吃饭,一边“唏溜、唏溜”吃着,一边话匣子就打开了,吃过了,喝完了,老碗往旁边一推,天上地上仍谝个没完;门前古庙会,村上演大戏,引来一群群瞧热闹的人,街上赶会的几拨头戴手帕的老婶老姨大姐小妹在庙聚合,台下看戏的几个抽旱烟袋的大爷大伯大叔大哥头碰头,说个古今,讲个希罕,倒倒生活苦水,论个家长里短……民谣就是在这种长期劳作和生活里闲谝时形成的。
       关中民谣是关中人下酒的菜,有新民谣和旧民谣之说,但分的不是很清,男人说,女人说,碎碎个娃娃也能溜上几句。其覆盖面广,内容很多,生活中角角落落发生的事都涉及到了。反映最多的内容主要是劝人积德行善、敬老行孝、家和勤劳,最常见的表现形式是规劝教育人。
譬如,劝人学好:“腰里没铜,不敢胡拧;腰里没把,不敢胡耍。”劝人勤劳:“灯没油黑着呢,人没钱灰着呢。媳妇好是人家的,挣的钱才是自家的。”劝人持家:“男人家是个耙耙,女人家是个匣匣,不怕耙耙没齿齿,单怕匣匣没底底。”劝人行孝:“忤逆生的忤逆子,孝顺遇的孝顺男。不信你看房檐水,点点掉在水窝里。”劝人莫要攀比:“人是人,鳖是鳖,喇叭是铜,铁是铁。人比人,比不成,骆驼比驴骑不成。”等等。
       关中人嗓门大,说话像吵架,心里有个啥,立马写在脸上。“八百里秦川尘土飞扬,三千万老陕怒吼秦腔,咥一碗干面喜喜洋洋,没有辣子嘟嘟囔嚷。”这是说的陕西人,更是在讲关中人。
       关中女人多许情况下,“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嫁个毛驴抓住尾巴走。”在人面前走路,大部分女人不敢抬头,不敢大声说话,而闲下来时,老少姐妹聚在一起,像喜鹊回了林,又说又笑,又唱又闹,嘴里没个闲,说话没个完,一个比一个显得口齿灵巧,脑瓜够用,且不乏幽默。譬如,有一首逗人的民歌,听了让人一笑:“高高山上一堆灰,姊妹三个坐一堆。大姐凭空放个屁,溅得二姐一脸灰。不是三妹跑得快,差点儿吃了屁的亏。”这是关中女人放松生活压力的幽默表现。
       而关中男人平时看起来多严肃,不言语,尤其在晚辈面前脸总端的平平的,不动声色,但谝起来能说会道的不少,关中人给这些人起了个外号,叫“谝家”。由于关中男人性格直,“愣娃”多,说话常表现出“生冷噌倔”,所以心里怎么想,嘴里就怎么说,不云山雾海,不转弯抹角,不藏着掖着,管你爱听不爱听,冷不生生冒出,一股脑兜倒出,且说话爱走极端,说人好时,“像天上掉下个金猪娃,”值钱的不得了;夸人能时,说人能的“能尿浆水能尿醋”,真真能不够;说人坏时,“头顶长疮、脚下流脓”,坏透了,没有放的地方。譬如,夸媳妇能干:“乖媳妇,真能干,脚拉风箱手擀面,奶头尖尖擦洋火,屁股还能烙馍馍。”譬如,差辱游手好闲不务正业者:“笋瓜头,吊瓜脸,蒜锤鼻子眯缝眼,扑踏鞋,腿麻杆,裤子裆大往上绾,顿顿吃饭爱舔碗,地里做活爱偷懒,不务正业光爱谝,傍人有钱他不满,你看他丧眼不丧眼。”又譬如,有一家父母生十个儿子,个个长的难看,而且傻,关中男人说“不怕傻子单打一,就怕傻瓜挤堆堆。这一家人十全了。”并编歌谣讥讽道:“王一长的赛乌龟,王二黑的赛煤堆,王三楞娃打鼓鼓,王四青皮吹喇叭,王五端个尿罐子,王六要拿蒸馍蘸,王七看了不服气,打了王六两胡基,王八、王九上县告,王十的老婆朝后嗒嗒尿。”直筒筒的话中,取笑、挖苦、羞辱人到了极点。
       关中人思想比较封建,男女婚姻多许听媒婆之言,由父母包办,所以不幸的婚姻就多,与之相对的民谣亦多。
“高粱秆,划篾篾,一娶娶了个漂亮女。前面一对喇叭,后面一对唢呐,嘀嘀呜呜到啦。叫女婿,快上炕,张开口,没门牙,帽子一抹没头发。哎呀呀,我才娶了个老大大。”这是包办婚姻的不幸情况;“叫声爹啊叫声娘,女儿出门愁断肠。一顶盖头泪两行,哭天哭地好凄惶。黑驴驴,搭红毡,我娘生我真可怜,小时吃的我娘奶,长大出嫁受艰难。人家吃饭我喝汤,鞭子抽在我身上。”这是哭婚姻不如意;“白菜叶子霜打黄,寻下女婿不大强,叫人一看心发酸,又秃又瓜(傻)又尿床。”这是哭女婿不如人;“媒人好当事难场,想吃媒饭心汪汪。吃了媒饭害嗓黄,使了媒钱手害疮,穿了媒鞋脚倒长,说了虚话烂心肠。”这是骂媒婆胡乱说媒……
       关中民谣中另一个较多的是讲行孝。关中人把孝道放在做人的最前面,“行孝大如天,不怕人笑话”,赡养父母,不希望“活着没块布,死了砖箍墓;活着墙头记,死了秦腔戏”。如果儿女不孝,笑话多,谴责多,这方面的民谣也多。譬如:“松柏林,尖尖多,我把我儿背上坡。我盼儿大养活我,娶了个媳妇各顾各。思思量量睡不着,养下儿是婆娘的。”这是哭儿不孝;“柏木棺子桐木档,金银钉子钉两行。戴麻冠,穿孝衫,拄柳棍,顶纸盆,童男童女摆面前,青碟青碗摆献饭。”这是反映在老人丧事上尽孝;“一更里哭在二更五,有儿不知娘辛苦,下地只有一尺五。里边尿湿抱外边,外边尿湿抱胸前。满炕尿湿没啥换,娘睡湿来儿睡干。五黄六月河坝洗,十冬腊月火烘干。孝子哭得泪涟涟,披麻戴孝理当然。”这是要求儿女应该行孝的理由。
坐在老屋的大炕上,相聚在村口大槐树旁,抑或圪蹴在向阳的墙根下,周围小狗撒着欢儿,公鸡母鸡叫唤着,空气中传来声声歌谣。朗朗上口,新颖别致,诙谐诱人。关中民谣是关中人生活的记录,方言里语中放飞着关中人的心情,记述着关中人的喜乐,展示着关中人的爱憎,亦诉说着关中人的情感。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