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093|回复: 0

[散文随笔] 家乡的端午(文/陈宝平)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5-6-17 13: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的端午



        家乡在西府扶风。家乡人把端午不叫端午,叫“五月当”或“五月祷”。小时候,我问大人们为什么这样叫?大人们说,人老几辈都这样叫,一代又一代就这样传下来了。长大后,我从字面猜测,五月偏逢五日,当此五五相逢,人们把它叫作“五月当”;也许在草木葱茏五毒出没的五月,人们祈祷平安,才有了“五月祷”的叫法。总之,家乡没有人把端午叫“端午”,叫端午那是上学后听老师讲。端午或端阳这样的叫法很文雅,大字识不了几箩筐的家乡人是叫不出口的,就是叫出口也是“狗吃麦青装羊(洋)呢”。
        家乡的端午与粽子无关。这与家乡不盛产大米,不出大枣有关。老家人吃粽子不在端午节,而是在春暖花开的三四月,等候新嫁女“背粽子”。新出嫁的女儿和新女婿向娘家和亲戚背棕子是老家的一种风俗。尤其给娘家背棕子时,背得要特别多,形成“一人回娘家,全村吃粽子”的景象。家乡的新嫁女向娘家本家每户背至少要背百十个粽子,而且还要向全村家家户户散粽子,走得比较近的乡邻每户至少十到二十个不等,一般关系的每户至少散两个。当然,这些粽子也不是白散的,收到粽子的人家是要用鸡蛋还礼的。我不知道这样的习俗起于何时,更不知道因何而起,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家乡,粽子确实与端午无关。如果与端午有关,那么背粽子的时间就选择在端午前后几天,何必那么早?我想这也许是历经请媒人、提亲、见面、看屋、买衣服、择吉日、下请柬、备嫁妆、置办新房、娶亲、回门等繁琐关中婚俗程序的年轻人,在新婚后的第一个春天迫不急待地“与粽子有一个约定”,让粽子来渲染他们的甜蜜黏乎,用粽子让全村人分享他们的幸福浪漫。或许“万水千山‘粽’是情”的最早版本,就起源于渭河畔的家乡。
        家乡的端午与繁忙劳碌紧密相连。端午到,麦梢黄。家乡的端午总是与三夏大忙接踵相连,不是在割油菜、光场的夏收前,就是在抢种的夏收后,或者端端就在“龙口夺食”的紧张时节。如果在夏收前,家乡人用新榨的菜子油来油炸麻花、糕点,或者摊煎饼,既使在青黄不接物质匮乏的年代也要让节日过得有滋有味;如果在夏收后,人们以“五月当”的名义,用新麦子、新菜籽油炸出各种各样的食品犒劳一下辛劳了半年的人们,也让孩子们解解馋。如果恰逢三夏大忙的当口,大人们起早贪黑连轴转,不经意间在田地里弯腰割麦的瞬间,在打麦场摊场的间隙,或在端碗吃饭的对话中才知道今天就是端午的时候,母亲说把人忙得都不知道日子了,等忙过这一阵子,或者下雨天好好摊一些油饼,炸一些糕点算是对“五月当”迟过的补偿。
        家乡的端午弥漫着缕缕清香。在家乡,端午再忙有两件事情是不能马虎的。一件是男人们采艾叶挂房檐,祈祷全家平安。采割一束青翠的艾叶,悬挂在门头前檐,成了家乡人端午最具有仪式感的大事。一大早,家家户户的男人们像比赛似的,看谁先从沾满露水的田野里采割回来艾叶,拂去檐前堆积的尘埃,挂在门前驱邪避魔,整个村庄就沉浸在艾叶的草木清香爽气中。邻家三叔说,只有“五月当”这天的艾叶药效最好,采割回来晾晒干可针灸,是不用花钱的好药,只可惜没人要。若干年后,当我在菜市里见到一把卖两三块钱的艾叶时,尽管是从附近野地里刚采割的,可总觉得没有邻家三叔割的艾叶嫩泛透亮,而当年的邻家三叔在地下永不会知道,当年在家乡一文不值疯长的艾叶,如今却在城里当街叫卖,清香从乡下漫延到城市的角角落落。另一件则是女人们搓花花绳缝香包。女人们用花花绿绿的丝线搓成花花绳,用花布和香料缝制成形态各异的香包,是孩子童年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大事。戴花花绳和香包无疑是孩子们端午最开心的事情,爱攀比炫耀的孩子们在一起总要比谁的花花绳和香包色彩搭配鲜艳,做工细法精致。谁的做得好,当然就是一副优越满足的小样了。家乡的端午总是和着金色的麦香味、醇正的油菜味,清爽的艾香味,母亲的香包味,缕缕香味让人沉醉拒绝长大。尤其是在让人茫然不知该吃什么的今天,真想让时光倒流清香永驻。
        家乡的端午没有粽子的层层诱惑,没有龙舟竞渡的热闹喧嚣,没有纪念诗人屈原的矫情牵强,有的只是无尽岁月中的平淡本真。在我的印象中,家乡的端午在几大传统节日中,是过得最不像节日的一个节日,把盛大的节日过得单纯质朴,淡定从容,既不亵渎节日的庄严,也不张扬节日的盛大,只是在平常日子中把节日过得平淡如水波澜不惊。

【原载《当代扶风作家散文选》】  




作者简介:陈宝平,男,生于1974年,陕西扶风上宋人。系陕西青年文学协会、宝鸡市作家协会会员。现在陕西太白县委农工部工作。曾在《宝鸡日报》《秦岭印象》《城乡统筹》等报刊杂志发表散文作品数篇。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