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968|回复: 0

[随笔记事] 麦黄季节的回忆(文/邹新社)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5-6-17 1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麦黄季节的回忆


  淘汰了一些旧家具,却舍不得扔。今天,朋友有客货车去老家,正好搭个便车,了却一桩心愿。
  正值麦黄季节,出了虢镇,一上周原,道路两旁金灿灿的麦田尽收眼底,不时会遇到过往的收割机,在路边扬场晒麦的农民,还有整齐地摊在路中央的麦子。
  生长在农村,对麦子有一种难舍的情缘。自上了大学,再也没有收割过麦子。这几年,老想抽时间帮父母收一次麦子,但每年一到开镰时节,不是走不开,就是在外地出差,心里总觉得对麦子有亏欠,对父母有亏欠。现在,用收割机收麦子,回去也帮不了多少忙,却总想在夏收时回家看看。这种想法越来越强烈,可能是因为父母年龄大了的缘故吧。
  过去在农村,大人最忙的、最累的是夏收时节,小孩最喜欢、最能闹的也是夏收时节。夏收,围绕着麦子、麦场,可以玩很多花样,也能帮大人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儿。最能展示个人才艺水平的,莫过于用麦竿编蛐蛐笼子。要想成为孩子王,不但笼子要编得大,编得样式新奇,而且捉的蛐蛐,也得个儿大,精神十足,声音宏亮。最热闹的是晚上在麦场上围着麦捆垛子捉迷藏了。几个小伙伴,一个人藏,大家去找。有时候,为了藏得严实,围着麦垛上蹿下跳,掏洞埯埋,着实得费一番周折,出几身臭汗。最刺激的就是跳麦草垛了。我们生产队场旁边有一个十米多深的土壕,碾完场,为省工,每年都将麦草推下壕堆垛,一直堆高到场边,每当垛堆到两米左右。趁大人休息时,胆大的男孩就往下跳,接着其他男孩们便排着队,一路小助跑往下跳,凌空和落地的感觉特别过瘾。最好奇、最令人着迷的也是麦场。扬麦可是技术活,生产队里每年都安排把式担任。听分麦子时,数斗者嘹亮的声音。感到父亲最响亮、最激昂的声音,就是数斗了。帮着大人用推板推麦子,用谷叉挑麦捆,站在麦垛上垛麦捆,帮着大人摊场,撑口袋等等。
  农村孩子,每年盼望着放忙假。盼望放忙假,不是盼着帮大人们干活,而是盼着拾麦穗,卖了挣点小钱。拾麦穗每年都由生产队一名在村上学校带课的老师组织。大家提着鎜笼,戴着草帽,拿着水瓶,顶着酷暑,辛苦自不待言。老师带到地边,口令一下,纷纷撒腿往装过麦捆的地方跑,若是运气好,一下就可以拾到几大撮装车时掉下来的麦子或横七竖八撤落在地上的麦穗。一个忙假,若是能吃苦、运气好,最多可挣二十几元钱,够几年的学费了。尽管白天拾麦穗比较累,有时为了增加收入,晚上还得提着手电、玻璃瓶,拿着镊子,挨家窜户,爬墙缝捉蝎子。
  包产到户后,夏收就没有这么热闹了。我们的年龄也渐长了,知道帮父母干活了。先是父母割麦,姐与我往场里用架子车拉麦子。上了高中,每年都帮着家里割麦子。麦黄不等人,往往到开镰时,天公总不作美。割麦子这几天,一旦开镰,往往连轴转。割麦子,首先是一个体力活,其次才是一个技术活。割麦子虽累,但这种感觉,还是无法让人忘怀,很想再体会一把。
  麦黄季节,也往往是农村外来人流量最大的时候。每年,甘谷、秦安一带的麦客会像候鸟一样来到我们小镇。早晨上学时,街道两旁的房台上都睡满了成群结队的麦客。小时候,我一直觉得,天底下最能吃苦、饭量最大的要算麦客了。
  对农业的机械化感受最明显的,也是每年的夏收。最早是用骡马拉着碾子辗场发展到用拖拉机拉着碾子碾场,再到用脱麦机替代碾子,最后是用联合收割机。农业机械化把农民从沉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也大大提高了劳动效率。我们村旁边有一个国营农场,八十年代初,农场用从德国进口的割麦机割麦,一时成为希奇,四面八方的农民争着参观,一睹为快。
  对农业技术变化感受最大的,也是麦黄季节。先是推广提前在麦田里套种玉米。用自制的工具将麦田分开一道行,然后挨窝点玉米,这是一个既费工费时,又特别累人的活,那几年,特别怕给麦田里点玉米。现在,也没有听说过点玉米。
  又到了麦黄季节,不知今年是否能亲手割麦,或着是帮着家人从地里给家里拉麦。
  麦黄的季节,是丰收的季节,难忘的季节,更是孩提时代的欢乐季节。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