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487|回复: 0

[散文随笔] 关中农村农耕文明的曲线里程——读长篇小说《双女峰》 文/王宗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6-6-13 09: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中农村农耕文明的曲线里程

——读长篇小说《双女峰》


090659hbp7hllmbflulaez.jpg

  周原大地,具体到长篇小说《双女峰》故事发生的地域还应包括陇东山区。这是作家张天福生活了半个多世纪的故乡。但是,他在小说里展示的故事应该说已经跳脱出了地理的局限,成了故土中国一个新样本,一个故乡人的精神原乡。这部小说浓缩着关中农村百年来原汁原味的也是微妙的农耕文化的曲线里程。
  《双女峰》让我们看到了,具有根深蒂固乡野传统意识的中国农民,在现代文明的进程中,一只脚无限向往地踩进了城市的柏油马路,另一只脚还千丝万缕地踏在乡间的泥土里。我想说的是,正是因为这只脚始终踏在泥土里,才使他们的双脚在城市文明的通天大道上走得没有迷失走向。但是,我们又不能不承认这样一个现实:在乡村这块古老的土地上,农耕文明日渐孱弱,大量人口沿着城市文明和工业文明的路线游走到他乡,异乡和故乡互为遥远的存在和呼唤。《双女峰》反映的就是以刘百万为代表的农人在城乡交织中撕不断理还乱的生存状态。可以看得出,这个转型时期在通往城市文明的路上,有着太多的矛盾、冲突和忧虑。从这个意义说,它也许不能称为纯粹“小说”,确切地说是“非虚构和虚构的结合”。小说里的人物身上渗透着许多千百年来乡间农民的生命因子,他们所追求的现代文明的价值观,并没有成为城市文明的本质。在好不容易走进城市后,他们总是恋恋不舍地回望故乡。例如书中描绘最多的恐怕是几对男女爱情故事,从本质上讲他们所追求的婚姻自由、个性鲜放的内核,仍然是农村宗法制度顽固的根基。这恰恰说明作者是站在现实主义的立场写乡村爱情,倒是值得肯定的。
  张天福的小说里包括他以前创作的中短篇小说,作品的底色很洁,他一直坚持以人为本的现实主义写法,既表现生活又不太过于“黏”着生活。他注重以小中见大的平民化,围绕着人物的七情六欲、悲欢离合的现实状况,努力实现文学呼唤人性美的追求。我读《双女峰》,刘百万这个人物留下难以抹掉的印象。谈点解读这个人物的感想。
090700ghhtvmvvtqh4hvpz.jpg

  刘百万是在农耕文明走向城市文明的大潮涌现出来的农民企业家,我不愿叫他暴发户,而要称他是一个身上仍然带着农民的淳朴品格,豪爽仗义,办事果断,说话不拐弯的成长中的新式农民,自己富了不忘还在过穷日子的乡亲。他既乐于为民众的事出力出钱,又敢于不顾众人冷眼乐于构建自己的安乐日子。他总是梦幻着不停地合着时代节拍向认同的方向走去。在他的生活中得意、幸福多于焦虑,焦虑之后他会又去创造幸福。他是一个冒犯约定俗成现实的人,最初颠覆的必然是大多数人的利益,拆散了某种公众认同的共有价值观,才有可能构建起一个人们陌生化的生活。这就是刘百万享有的田园之外世界与田园之内世界的二重组合。他性格的不确定性便是由此而来。刘百万要干什么事,要创造多少故事,他自己也许并不完全知道,别人更无法预料。往往在他举手投足的前一分钟他突然生发一种新鲜想法。文学不能只表现我们看得见的,还有我们看不到的,可能存在的状况。文学只所以吸引人,正是在于这一点,恰恰在那些可能性的丰富性。可喜的是,张天富正是努力地这样写刘百万的。他尽力挣脱惯从性和惰坠性的困围,着重从日常生活细微平静的褶皱处着笔,凸现人物平凡中的非凡。
  他写刘百万的出场,就突破了常见的介绍人物背景和简历的程式,而是在第七章刘百万躺在医院病床上做了一场恶梦之后,让这个主人公的身份很自然很鲜亮地浮出水面,展现在读者眼前。什么恶梦呢?他死后的情人——虚名秘书但实际掌管着公司财政大权的秀云,和她的情人王明(其实是夫妻俩)勾结起来,带着一帮乡徒将公司的财产掠抢一空。梦醒后,一身虚汗的刘百万“收缩了纷乱的思维”,发现自己仍然躺在医院里,他看到对面床上坐着一位妇人,“她穿一身褪了色的黑粗布衣服,全身打满补丁,那惶惶的眼神里充满着乡下人的贫贱和对儿子病情的慌恐。”这个乡下女人患了子宫癌,儿子得了白血病要治疗,医院张口就要她交三万元,可妇人连三千元也拿不出来呀!就在“全病房的人都把同情的目光送给了这位被灾难摧垮了的女人”时,勾起了刘百万对自己童年的辛酸回忆。他8岁时,父母牺牲在扶眉战役战场上,他成了孤儿,家贫如洗的刘五叔收养了他。为了供他上学,五叔上山打柴、挖药材卖钱,五婶日夜纺线织布,给别人补针扎线,受尽了艰辛。1958年他患黄胆肝炎退了学,刘五叔跑遍了所有亲戚朋友借钱,才凑够了五天的住院医疗费。“全村人可怜这个孤儿命苦多难,更同情和敬佩刘五叔收养孤儿的好心和遭受的艰难,婆娘们拿出了卖鸡蛋钱,男人们拿出了挖药材卖的钱……百户人家凑的钱把他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他出院后,刘五叔领上他逐户谢门,叫他给每一户捐款的大叔大婶磕头。他磕的是响头。”
  作者用详尽的笔墨对刘百万这段人生苦难经历的再现,使这个人物不但有了成长的历史真实性,更是对人性的一种张扬。使刘百万这个从吃百家饭的乡野里挣扎出来的老板,充满活生生的人性美站在读者面前。后来,他对苦难百姓以及贫困山村的一系列慷慨解囊相助,就有了一个可信的“基石”。比如:他不仅包揽了同病户那位妇人和儿子的全部医疗费,我们可以说得上来的有:他每年把村里孩子上初小的学费全包了;他在法门寺拜佛时,对带着孙女卖艺讨钱为家里人治病的陕北老人给予资助;他投资300万元创办石料加工厂;他捐款改建山底乡第二小学的教室和房屋;他创建三仁免费医院……等等。我们在看到刘百万这些行为时为什么不感到偶然,因为我们读小说时明白了,这是基于事物创造性的必然联系。这一点,我们从刘百万自己的口中可以找到答案,那是他和山虎娘结婚的第一天夜里,俩人尽情幸福以后,刘百万对新婚的妻子有一段贴心长谈,回忆了自己的苦难人生后,他说:“现在有了钱,但不能把钱看成是自己的,应该是社会的。没有改革开放的好政策,咱能有这么多钱吗!所以我要用这些钱多做善事,回报社会。”刘百万的这番肺腑之言,他不可能对曾经投入了不少情感和金钱的秀云讲,而是对一个乡村妇女、自己的妻子在新婚之夜和盘托出,这是我们看到了他的本性和对未来的展望。这个人物的朴实境界在这个平常夜晚,唤起了真实的升华和阔展。
  “善良从道义上讲,是可贵的,但都是软弱的;邪恶从道义上讲是可憎的,但却是有力的。”我相信读了《双女峰》这部小说后,许多人都会记住这句话的。因为它蕴含的思想阔远而深刻,耐人寻味。有点惋惜的是,作者没有抓住他创作中闪现出来的这个火花,让其放射出更加炫丽耀眼的光亮。我认为小说中的秀云,还有山虎,无疑是可以在这一点上让读者得到更多精神营养的人物。可是他们过早地就从小说中消失了。这是美中不足的一点。
  离开天福的小说,我说几句题外话。
  据我所知,有不少作家的小说观,也可以包括散文观,事实上已经随大流简化成:找一个好故事,就等于写出一部好小说。所以,我们看到有些作者总是追着故事写作,忘记了作品不仅仅是故事,还有故事背后那个巨大的阴影。文学主要的是求解的过程,而不是算出结果。人物在作家身体之外,也在他身体之内。每一个故事要透彻地展现一个美丽的故事过程,解决一个问题。这个问题肯定在故事之中,又不完全在故事之中。近处的生活总是实的,而远方的生活才容易虚化。“我们的小说一度远离了故事,以有故事为耻,这是好高骛远,误入岐途;但把小说仅仅看作故事,是弱者。我每天都可以听到故事,但可以写成小说的故事一年也遇不到一个。一般的故事只有脚步声,小说里的故事要有心跳声。”这是小说家麦家的话。让我们共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