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743|回复: 0

[杂文评论] 《扶风作家散文选》序言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6-9-26 08: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扶风作家散文选》序言


123.jpg

  阅读罢这本由刘省平唐志强主编的《当代扶风作家散文选》,我兴奋、幸福的心情总也无法平复。这是期望已久的一本书,可是当它突然来到时,我却激动得有点措手不及了。我对她爱之心切、盼之心热,是因为她是从生我养我的故乡热土上的作家创作的一部散文集。她带着渭河滩上的草木枯荣和星转斗移,传递着周原故土的淳朴民俗和晓风朝露。乡愁是一棵没有年轮的树,永远不会老。我一直记着席慕容说过的这句话。当代人为了各种理由走出故乡,将那些土路、老屋遗弃在千里之外。但是,在他们离开故乡之后,又总是在思念中用生命在遥远的地方守护着那片简陋却是宁静的地方。故乡在回忆和想象中变得更加生动和丰满。我离开扶风县50多年,一直在寻找归宿的脚步从未停止。长命寺,那个建在村庄中间的古寺,曾经是我读书的起点——长命寺小学。我的第一篇稿件就是写在安放着佛祖一旁的教室里,怎能忘记?这就是我总是那么热切期盼扶风的文学创作队伍日渐壮大,用他们的辛勤创作出不愧对这方高天厚土作品的原因。这是其一。
  另外,在这本作品集出版的时候,我还必须提及一个人:侯唯动。如今他长眠在另一个世界已经好些年了,可我总觉得他仍然在京城北四环中路那间窄小的屋子里,给我和王世雄、窦孝鹏、刘烈娃、亦夫、秦川、袁银波等扶风作家兴致不减地谈文学。他对扶风作家寄予的厚望是多么热烈和急切!他多次说,我们要把扶风搞成作家县,有你们这些专业作家,还有省里县上一批扶风的业余作者,为什么不能呢?我们有的是文学资源,法门寺、班马耿窦四大家族,还有今天在古周原这块热土上奋斗着的几十万劳动者,我们有的是可写的东西。他告诉我们,1937年,他和扶风的郭铁、袁韧在西安编辑出版了一个小刊物《战时文艺》,是郭、袁两位拿出了30个银元自费出版的。那时的条件是多么困难,为了抗战,他们还不忘用文学这个武器唤醒人民抵抗日本鬼子。正是在那时,他写出了长诗《斗争就有胜利》,贴了一分钱邮票,未封口就悄悄塞进邮筒,投寄到武汉胡风主办的《七月》杂志发表了。这首长诗发表后影响很大,日本革命作家麓地亘、池田幸子及绿川英子拿去给冼星海,他给其中五首谱了曲,在武汉江边的万人大会上,由张曙演唱,鼓舞了人民的抗战热情。
  我之所以在这里不厌其烦地讲侯唯动,是从心底出于对这位老一辈的革命诗人由衷的敬佩和热爱。不要说现在扶风以外已经没有几个人知道侯唯动这个名字了,就在扶风县还能有几个人记得他?!今天,我借着这本书出版,讲讲他的文学成就,讲讲他的风骨,是给扶风人特别是给扶风的文学人,送去一份做人作文的原始的也是现代的动力。侯老已经离开我们了,今天我们在他故居恐怕也很难找到他留下的任何痕迹了,而我们只要了解了他的文学经历和成就,便足以让我们珍惜。何况,他生前在京城多次接触过的人,比如我吧,还能说出他的许多故事,相信他的灵魂会紧贴着扶风的文学事业飞翔。一定!
  侯唯动1917年出生于扶风县城郊北安村一个农家,他22岁那年步行800余里,冲破敌人重重封锁,跋涉到了延安。2013年4月17日,《新民晚报》刊登了我的散文《我珍藏了侯唯动三部长诗》,文中这样描写了他到延安后的经历:他“先在柯仲平、马健翎领导的民众剧团创作组工作,他跑遍了陕甘宁边区的山山水水,那是抗日民主的模范根据地,他‘像一个海绵,不停地吸收营养,为今后的创作素材努力作原始积蓄’。之后,他进‘鲁艺’学习。他的三部长诗都创作于抗日战争时期延安桥儿沟,分别写了三边人民驮盐的旅途生活、关中农民保卫边区的武装斗争和延安大生产运动的新气象。”这三部长诗就是:《美丽的杜甫川淌过的山谷》《西北黄土高原变成金的日子》《黄河西岸的鹰形地带》,被人们誉为“延安三部曲”。五十年代初,由上海新文艺出版社出版。由于历史的误会,侯唯动被莫须有地打成右派分子,经历了24年的牢狱折磨。我是在1956年于扶风中学读书时,从袁韧老师处知道侯唯动的名字,并读了他的长诗《美丽的杜甫川淌过的山谷》。见到侯老则在八十年代末,他结束牢狱痛苦生活后还没有正式单位,暂时栖身人民日报社招待所一间窄小的房间。是咱们扶风的革命老前辈伍真大姐引线,由王世雄带我见到老人的。
  记得侯老离开我们前一个周日的下午,他忽然拿出“延安三部曲”对我说:“把它交给你吧,我已经没有多长时间了!这很可能是海内外的孤本,今后如果有人要读它,我在天之灵就让他们来找你借阅!”老人说这话时语言异常沉重,还哽咽了几下。我眼里涌出了泪花。至今,我深情地珍藏着老人的三部诗集。
  我为周原诞生了一个侯唯动而骄傲,为扶风骄傲。因为他更接近真实的中国,真实的扶风,真实的文学。他的成就和荣誉、以及他的问题和缺陷,都是我们“自己的”。他确实很自信,这是所有接触过他的人都留下最深刻的印象。我曾听他多次这样硬梆梆地宣布过:“我是歌德派,歌党歌人民,致死不变。有人骂我是疯子,说我蹲了24年牢,还歌颂,不理解。不给共产党和人民唱赞歌就不是我侯唯动!”铮铮铁骨,一腔热血。对于建成“作家县”他也是这么自信。所谓自信,就是接受自己的现状,并且对自己能在未来做得更好充满信心。
  讲了这么多侯唯动,决不是题外话。
  2014年11月27日晨望柳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