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592|回复: 0

[风土人情] 黄土塬旧事(小说)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4 13:0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黄土塬旧事(小说
奶奶年轻时长得好漂亮。那年,奶奶逃荒来到山村老家,想找个人家,爷爷当时正年轻,与村上一个叫德才的小伙都争,都说自己比对方强,将来一定会照顾好她,还一起抓住对方的衣裳,到村上找说话人评理。德才按村上辈份我叫叔,听说力气蛮大,村上耍社火扛竹杆,半晌午不用换。饭量亦大,一顿能吃半笼蒸馍,是村上一个好劳力。村里说话人问过生辰八字,去小镇上找算卦的掐算奶奶该嫁给谁,回来的第二天准备找爷爷和德才叔说事时,突然远处传来急促的枪声,到正午时,枪声更大,接着看见一群零散的国民党兵从村上门前过。
那天外面很乱,直到傍晚,队伍还没过完,村里也住进了国民党兵,逮鸡拉猪,跳墙入室,翻厢倒柜,到处乱抢,村上人害怕,大多数人躲进了后山沟。听说村头有一个独户张三婆,没人给说,知道后再逃已经来不及了,被几个当兵的堵在门口没跑远,逼着让给做饭,饭做好了没多余饭碗盛饭,见大家抢着舀饭,一个兵急了,跑后院提来三婆新买没用几天的尿盆冲进屋,三婆看见,想想不对,刚要去劝阻,那兵脸上挂着欢喜,己端着盛着饭的尿盆从屋里出来,见三婆来,以为嫌弃他端个大盆吃的多,立马拉下脸,敲着尿盆盆,冲着三婆发起火来:“老子在前方打仗,给你们卖命,吃你一点饭算什么。”话还没说完,手就伸进盆里抓起一把面往嘴里塞。当时爷爷牵着驴去山外面小磨坊去磨面未归,是德才叔把缠着小脚的奶奶背进山沟的。村上人不放心爷爷,让德才叔摸黑到村口外面半道截住爷爷,甭让爷爷进村。没想到一直等到天亮,爷爷没回来,德才叔也没回来,后来听人说两人被抓了壮丁。一个星期后,爷爷逃了回来。
“德才呢?德才怎么没回来?”大家问爷爷,爷爷一脸的漠然。
等了一段时间,仍没有德才叔的影子。这样,奶奶就同爷爷成亲,成了我家的奶奶。但没过多久,乡里保长领着乡丁从山外镇上跑来,说德才叔杀了当官的逃跑了。搜查折腾了许久,最后又抓走了爷爷。
等待盼望中过了不到半年。有一天夜里,远处枪声又响起来,并伴有炮声,从深夜一直响到天亮,火光不时把半个天空照的通亮。有人从山外过来说,共产党打下县城了,要解放了。时间不长,德才叔回来了,但却一直没有等回爷爷。
解放后,也就是奶奶生下爸爸的第三年秋天,村长来家,一进门就冲着奶奶喊:“狗娃来信了!”狗娃是爷爷的小名。奶奶听后很惊喜,忙找老先生去读信,才知爷爷二次被抓壮丁,当了国民党兵,枪把还没暖热,就被解放军俘虏改编,成了志愿军,去了朝鲜。
全村人感到脸上光彩。但时间不长,忽然上面来人找奶奶,说爷爷在一次完成阻击任务时牺牲了!
奶奶很难过,更不相信这是真,问朝鲜是那个县,怎么走,让人赶毛驴驮她去,她要亲眼看到爷爷的尸体才肯死心。且不止一次的在傍晚爬上山岗,站在山顶,顺着落霞映照着的黄土塬,向远方默默张望,风儿梳着她的头发向后飘去,她常常像泥塑一样站立许久。每当此时,德才叔总要远远地跟在后面,怕奶奶有个闪失。
一次,德才叔托人说话,想和奶奶过。
“这怎么行?烈士的亡灵会不安的!”村长不依。村里人也不依。
从此奶奶没有再嫁,德才叔也没有婚娶。
后来,德才叔因常常在奶奶门前走动,给奶奶送磨的面、烧的柴,被说成不怀好意,“给烈士脸上抹黑”,揪上了批斗台。奶奶后来也因爷爷被国民党兵抓壮丁那段历史说不清而被批判。每逢村上开会,剧团下来演戏搭台子,或冬天扫雪,广播里就喊地富反坏右分子来村部集中。点到第一个名字是德才叔,第二个名字就是奶奶。
文化大革命还没结束,奶奶就悄然去世,不久落实政策,爸爸又被承认是烈士的后代,招工进了小城一家公司,从此远离开那个小山村,一别二十余年。
那年中秋节,老家来人接爸爸回去,说是爷爷从台湾回来了。原来,在朝鲜战场那次战斗中,爷爷是从死人堆里被美军发现挖出,俘虏后带到了台湾的。
全家相见,很是激动。爷爷得知德才叔还在,就急着去找,在一间烟熏火燎的土窑洞里没有找见,却在奶奶坟前相遇。两位快八十岁的老人相见,老泪纵横,思绪又回到五十多年前争婚那件事上。
那年,本来奶奶要嫁给德才叔的,这是村上说话人听了算卦先生的话决定的。爷爷早早获悉这消息后很恼火。两人被抓壮丁后,带到一座破庙里关着,爷爷在德才叔摸黑反手给他解开绳子时,巡夜的来了,爷爷没有来得急给德才叔解绳,就丢下德才叔,独自乘夜黑逃去……
爷爷泪流满面,对德才叔几乎要跪下来说:“当时我心里头也怕……也怕你回去与我争媳妇……我对不起你呀……”声音沙哑,带着哭腔,并深深地低下了头。
沉默了许久,德才叔伸出皲裂的手,摸摸眼角,才说:“过去了的事还提它干啥。咱俩的光景不多了,咱从头来,好好活。”说完,一手扶着手杖,一手上前拍了拍爷爷那颤抖的身子,然后紧紧抱住。
深秋的太阳从山后升起,给四周涂上一层砖红色。爷爷和德才叔在这暖阳里,一起直起腰来,站在温馨而美丽的黄土塬上。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