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305|回复: 1

[散文随笔] 在那里,我曾栽下十棵树 文/郭梓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3-3 10: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在那里,我曾栽下十棵树

文/郭梓娟

01.jpg

  新一年的植树节快来了,牵着女儿的小手,走在春天的街头,暖暖的阳光,蓝蓝的天空,柔柔的春风,依依的垂柳,啾啾的鸟鸣——一切都显得美好而和谐。享受着内地良好生态环境带来的惬意,我一面庆幸我的下一代生于此,长与此;一面又担忧起了千里之外的新疆的某个地区,那里的沙尘还大吗?那里的夏天还热吗?那里的人们过得还好吗?那里的沙漠化治理有成效了吗?
  上大学那会,特别喜欢读三毛的《撒哈拉的故事》,或许是被她和荷西在荒漠里的浪漫爱情感动了,或许是想亲身感受沙漠的种种神秘,或许是想了解一下西域的风土人情,在毕业找工作的时候,我不顾父母反对,一意孤行地和新疆某个地区的林业局签订了就业协议。背上简单的行李,带着同学的不解,带着父母的担心,怀揣梦想的我踏上了西去的列车,向着那个令我无限向往的地方去了。
  七月,万物生机勃发的季节。从未出省的我掩饰不住内心的兴奋,坐在临窗的位置,观疾驰而过的绿树、赏灿然开放的野花、听相向而来的列车的轰鸣……
02.jpg

  一觉醒来,已进入新疆的哈密地界,眼看离目的地越来越近,同去的校友却议论纷纷。
  “怎么全是戈壁滩?看不见一棵树呀?”
  “这是什么鬼地方?寸草不生!”
  “我们上班的地方不会也这么荒凉吧?”
  “哎,我们可真傻,怎么从好地方往坏地方去呢!”
  …….
03.jpg

  我揉揉惺忪的双眼,趴在窗口向外看去,呀,怎么会这样?这是另一个世界吗?一望无垠的戈壁,毫无遮拦的烈日,没有房屋,没有绿色,没有声音……我的情绪多少也有些低落,但想想能近距离接触到神秘浩瀚的沙漠,我又激动起来了。诗人汪国真不都说了吗?“到远方去/到远方去/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下车后,已有单位派来的小车在站外等候,来接站的司机说着一口浓重的带有新疆口味的普通话,人特别热情,麻利地帮我们把行李扔进后备箱,连声招呼我们上车,一路上和我们攀谈不停,问路上是否辛苦,问家里亲人是否放心,说当地领导如何期待我们的到来……
  初到单位,一切都新鲜。单位里的同事有汉族、维族、回族、蒙古族等,风俗习惯各不相同;吃饭却是典型的新疆口味,烤囊、烤肉、奶茶、拌面、油馓子、大盘鸡、羊肉抓饭等。我们初来乍到的几个内地学生,很快便忘记了路上有关环境的不快,热情高涨地投入到了各自的工作中。
  我们先后参与了三北防护林调查、红枣食心虫防治等大型林业工作,在单位一位维族大姐的带领下,掌握了一些优势树种的生长习性及其嫁接、扦插技术,认识了一些沙漠常见的灌木,结交了一些不同民族的朋友,学会了简单的维族口语——正当我觉得一切都比较理想的时候,问题出现了。
04.jpg

  那是我去新疆的第一个植树节,一大早我们就按照单位前天的安排,准备好了铁锹等工具,装满了一大瓶凉白开,穿上了防晒伤的外套。一切准备就绪后,单位派车将我们二十多人分批送达一处远离城镇的戈壁滩,没想到那里已是人山人海,全是各单位派来完成植树任务的。我们很快就找到由我们单位负责栽树的地块,两人一组, 自愿组合。男的负责挖坑,女的负责翻土、扶树,大家一边劳动,一边谈笑,平日荒芜苍凉的戈壁滩一下子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新疆的春季升温迅速,在内地植树节时,气温不过20度左右,可在新疆的戈壁滩上,气温已近30度,大家干得热火朝天,满头大汗,带来的水瓶早就空了,肚子也咕咕乱叫,好不容易午饭送来了,大家每人领回一份盒饭,蹲在地上囫囵吞枣。吃完了,再用空瓶灌些送来补给的白开水一喝,这顿午饭就算结束了。稍作休息,就又开始了劳动。当时分配给每人的任务是栽十棵树,树种是红柳和沙拐枣,小拇指粗细,根系极少,乍听起来感觉任务很轻,但在戈壁滩上挖坑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一铁锹下去,全是碎石,和我搭档的男生也是新来的毕业生,手上没劲,我们一直干到下午4点左右才勉强完成两人栽种二十棵树的任务。
05.jpg

  我松了一口气,终于可以休息了!可就在迈开步子的那一瞬,我突然意识到新栽的树苗都还没有浇水。
  “唉,咋回事啊?负责浇水的人咋还不来浇水呢?”
  “就是啊,不及时浇水这么多人可不就白干了!”
  “别管了,领导说浇水有专人负责呢。”
  “这怎么能行呢?温度这么高,蒸发这么快。”
  “快走吧,就剩我们几个还没上车呢。”
  回去的车上,我们新来的几个内地学生将没浇水的事给老同事们说了,他们却默不作声,只有那个维族大姐附和着说:“我也说呢,怎么能不浇水就走人!”
  因为累了一天,我们没有回单位,直接回家休息了。谁知第二天刚上班,单位领导就找我们几个人谈话。
  “你们刚走上社会,有件事我得提醒你们一下,以后说话要注意场合,注意影响!不过呢,也情有可原,初生牛犊不怕虎嘛——”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感觉莫名其妙。思前想后,我们作为高校生被引进新疆,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好像没犯过什么错误啊,为何要找我们谈话呢?真不知该如何理解他的一番语重心长的教诲,我面无表情地走出他的办公室,回到自己的岗位上开始工作。
  谁知没过一会儿,单位的同事就都知道领导找我们几个谈话了,大家私下里议论纷纷,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我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心里纷乱如麻。单位的一位老同事看出了我的困窘,偷偷跟我说:“还不是你们几个昨天提意见说没给新栽的树苗及时浇水……”提个意见也有错吗?何况还是工作上的。我的工作热情瞬间被浇灭,感觉浑身发冷,就像从七月的戈壁滩走进了寒气逼人的坎儿井。
06.jpg

  我立即递交了辞职申请,不管领导是否同意,如何惊诧,就回宿舍收拾了行李,把那些带不走的物件整理好,送给了那位活泼可亲的维族大姐,当晚就坐上了回家的列车……
  如今离开那里回到内地已整整十年,新疆于我,已是千里之外的遥想和惦念。只是,只是每当在天气预报里听到新疆极端高温的消息时,每当在新闻联播里看到新疆沙尘漫天的镜头时,每当外出游玩欣赏着内地春夏秋冬的美景时,我就无限感慨地想起那个地区,那个单位,那里的人们,那里的戈壁滩,还有那年的那个植树节和我栽下的那十棵树……                                         
  (作者系扶风县统计局职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3-3 19:11 | 显示全部楼层
有广度、有深度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