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894|回复: 0

[散文随笔] 清亮亮的红血 文/王宗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3-10 19: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清亮亮的红血


  雪水河像一枚柔韧有余的缝衣针,扎透阿尔顿曲克草原,把昆仑山和格尔木缝捏在一起。正是在它扎了个针眼隙空的那个地方,比天还低,比生活稍远的一个土丘上,荆丛、骆驼草掩映下,有一座坟茔。
  这里安葬的是一位年轻女军人的恋人。当年他25岁,已算老连长了。她年方二十,刚刚在通信排就职排长。俩人山盟海誓,要在昆仑山完婚成家。没想到50年前那场叛乱的枪声响在他们的婚礼前,使这两个年轻军官的幸福破灭。前一脚今生,后一脚来世,他倒在叛匪枪口下时手里还攥着她的一束秀发。一个朝气勃发的年轻连长,就这样变成了高原上一座默默的土丘!
  被冬雪漂洗过,又被春雨擦亮。后人为他竖立的那块取之昆仑山石的墓碑,永远蓬勃在荆丛之中。坚强、勇敢、高洁深入到高原冻土之深,谁可曾见过哪一朵雪莲会变成别的什么艳花?
  这个春天,她已经年近花甲,远山远水从江南某地来到昆仑山,不是游山也不为玩水。专来看望他。心里装着他,她才独身生活大半生。没有一天不念恋诞生在战火中的甜蜜爱情,她却下不了决心上一趟高原为未婚的亡夫祭坟。她怕自己哭得晕头转向,撼动得昆仑雪峰也流泪。几十年人生的磨炼,眼下穿心的疼痛已经沉淀为冷静的思念,她才可以理智地千里迢迢攀上世界屋脊。这是他们生死离别后的第一次重逢,应该说也是最后一次告别吧。她不会忘记他永久安家的那块地方——昆仑山中的一个山坡。当年是她为他选了坟地,又是她亲手挖开第一镐土,把他安放在这个朝阳的小坡上。她比谁都清楚,他常年在冰天雪地行军跋涉,落下了寒腿病,需要太阳抚照他的身体。太阳像彩霞的被子铺洒在他身上,她也会觉得心里舒暖。可是,当她踏寻到当年的那块地方时,山坡已经夷为平地,坟堆也不翼而飞。只见地上的水泥、木料堆得像一片丘陵,还有高高的塔吊静静地戳在风雪中。她得知这里很快就要建成一座发电厂。先烈的坟灵已经迁移。
  对于她的这次昆仑之行,总是有人不理解。她是个独身女人,和长眠在冻土地上的那位军官虽有过一段恋情,毕竟未成婚。他们的爱情只是个短暂的停留。她和他可以说不粘亲也不带故,跨山走水为何情?再说她已经是年近六旬的老人了!听她如何回答:我和他的爱决不是短暂的停留,他把宝贵的生命留在了青藏高原,我的心这一辈子就应该粘在昆仑山!
  他在哪里呢?还是先找到那条路吧,路是向导,会把她领到他的那个家里去。她实在不愿提坟字,为什么要说坟呢,明明是他的新家嘛!他当年就是顺着这条路去了远方的家。她终于走在了那条路上  ——这是她寻找了好久后才认定的,就是他远行时走过的路。虽然已经人是物非,他依然初心不改地认定就是这条路。如不是,她的心为什么跳荡得这样难以控制?她强按住心跳,举目四望,总想看到更多的旧时遗痕。她虽然老了,可是眉毛一扬,那双眼睛还是那么明亮。有了千里迢迢誓死也要找到他的这颗恒心,她的这双眼睛即使住在坟墓里也能睁大。她望望远方,又瞧瞧近处,一草一木也不放过。大约用了一个时辰,她一直在构想一个表达爱了他五十多年的词,这个词应该像雪峰上那朵缀满露珠的雪莲花那么动人。可是这样的词都被别人用遍了,她不愿重复。就在找不到这样的词时,一个清晰的面容呈现在了她的面前。没错,是他!还是当年25岁时那个完美、温柔的连长!她忍不住落了泪,抬起头面对阳光表达敬意,爱意。然后,把目光收回,俯下身子拨开那些草丛,还有那些石子。草儿没有说话,石子也不应声。她又一次落了泪,为什么今天有这么多的泪水?原来她的心底里一直冰封着青春不朽的眼泪!她相信,她的到来会使他醒来,虽然沉睡了几十年也会醒来,醒来就会长出一头黑发。一定会的!
  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在去新坟地路上,她的脚意外受伤。扔在工地上的一根二寸长的铁钉扎进了脚心。那铁钉本是钉在一块木板上,利尖朝上,盖了一层雪,让她踩上了。血,不是流,是往外喷!周围的白雪被染红了一大片。血迹的外延还在扩大……
  “快!谁来帮我拔出来!”她把受伤的脚高高举起,大声呼救。那带钉的木板像板板拖鞋一样贴着她的脚。
  路人,一个在工地执勤的兵,毫不犹豫地抓着木板将那铁钉拔了出来。血,从筷头粗的血眼里冒出来。她顺手就用木板按住了那血眼。
  雪地上一片血迹,在变大,变黑。
  一对恋人的血流在这块土地上。枪炮声中的血,和平年代的血。同辈人的血,洒在了两个时代!
  太阳出来了。阳光中闪烁着稀疏零碎的雪片,如玉似银的粉末……雪落下来,立刻被血染红,变黑。她随手拣起一个罐头盒,将那红雪结结实实地塞了一盒子。
  她咬着牙,忍着脚痛。还是那个兵扶她回到了招待所。罐头盒就放在窗台上,当天就化了一盒清亮亮的水。那么清,那么亮。谁都不相信那是红雪化的。她说:“我的血没有白流,它送了我一眼清泉!我从这泉里看到他了,我老了,他还是25岁,那么英俊!”
  血泉静静地坐在窗台上,水面上映着蓝天、白云,戴着雪帽的山峰。有一朵云如一个婴孩形状,偎依在蓝天的怀抱里,向人们掬起纯净而安宁的微笑……
  (此文于2017年1月6日刊登于《解放军报》,图片来自网络)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