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646|回复: 0

[散文随笔] 仲明去了远方,他还活着 文/王宗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6-10 0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刘省平 于 2017-7-13 21:58 编辑

仲明去了远方,他还活着
——序《钟鸣文存》


■ 编者按:
       2016年2月17,一个平凡的日子。当时,虽已开春,但料峭寒意仍然在古老的关中大地上蔓延着。就是这一天,西府扶风的一位老者闭上了眼睛,带着未尽的心愿永远的离开了这片生他养他的周原故土,永别了悲欢交集的苍茫人间。他,就是扶风文化界、教育界的骄子——冯仲明。适值先生一周年来临之际,远在榆林高原的冯家公子建军,利用一年时间,精心整理和编辑了乃父遗作,命名为《钟鸣文存》,一则纪念亡灵,二则分享读者。在该书即将出版之际,冯公的同窗好友、扶风籍著名作家王宗仁先生欣然撰序,以质朴、真诚的文字,记述了他和冯公生前的相识、相知和交往的故事,并对故人之人品、性情及著述进行了中肯到位的评价。这,既是一篇中肯的书籍序言,亦是一篇真挚的纪念文章。冯公若是在天有灵,当可无憾了!


       每提起老同学冯仲明,我常常总会这样问自己,也对朋友说:他的身上到底潜伏着多少智慧和能量?且不说他编写的近百万字的《天南地北扶风人》,还有《扶风县教育志》《扶风高中校志》《扶风县军事志》等等,可以想象得出,做这些工作要花费他多少时间和精力。这是一种公益事业,还常常要为出版的经费伤神劳力!仲明曾经告诉我,他自己早就有一些写作规划,只得放后再说。所以,可以断言,没有担当精神,责任使然,是不会招揽这类在有些人看来出力不讨好的麻烦事的。
       仲明老同学离开我们已经一年了,可是直到此刻我在京城写这些文字时,仍然觉得他那亲切、憨厚的面容依然活灵活现地浮现在眼前。他在那里,仍在那里,还在那里!这种挥之不去的印象,源于我们在扶风初中读书时,他就养成的孜孜求学、乐于助人的品行,也源于后来他编写《天南地北扶风人》等志书时一丝不苟的求真务实作风。凭心而讲,我和他初中同学三年,他就留下了让我这一生也难以淡去的印象。仲明(当时他叫冯怀印)是我们班个头最小的同学,他的座位是班里第一排的第一个。寡言少语的他,每天除了伏案读书就是作作业,好像从来不离坐位似的在学习。在课堂上老师提问时他总是举手抢着发言。有的作业是在课堂收交,也弄不清是什么原因,几乎每次都是他把全班的作业本收齐送到老师手里。有一学期我被大家选成了副班长,每天晚上上自习时负责点汽灯照明学习。那时没有电灯,开始是同学们各自点煤油灯上晚自习。后来用汽灯淘汰了煤油灯,我负责点燃。每次我在教室后面那块狭窄的空地上点汽灯时,他几乎都来帮着干活。记得一次我不小心碰碎了汽灯的灯芯,是他跑前跑后从另一个班级借来了灯芯,才救了急。在我们班里,他的年龄可能最小,但是办事总是那么周到、细致。深得同学和老师的抬爱。
       当时我已经开始写稿了,省里的报刊上偶尔都能见到我写的“豆腐块”。一天,同班同学惠省自要我和他谈谈写作的事,地点在学校西边塬上的麦田边。我如约到了那里,见仲明也在场。省自这才告诉我,是冯怀印决定让我谈写作的。至今我也没弄明白,他为什么不直接找我,还要拐个弯托同学呢?他就是这样一个不显山不露水、总是默默无闻地站在别人后面的实城人。今天回想起这一件件很小的往事,似乎才明白仲明不争不抢甘于奉献的精神,在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点滴滋养,何等可贵!
       我初中毕业后,未考上高中,在家乡长命寺小学当了一名挣工分的民办教师。半年后,我就参军到了青藏高原,七年后调到北京解放军总后勤部从事新闻和文学创作工作,直到退休。这中间五十多年,我和仲明各有各的事业,操劳奔忙,断了联系。后来,我才知道仲明也有当民办教师的经历。这样我们会有好多相同的感受,可惜那时没有交流。直到本世纪初,他在编写《天南地北扶风人》时,我们才有机会见面,互相交流,嘘寒问暖。我已记不得他为了编写这部书来京有多少次。没法忘掉的是他每次来,我们俩还有住在北京的另外三位我们同班或同校的同学窦孝鹏、李保全和杜宗宽,五个老同学相见总有说不完的掏心窝的话。工作中的喜悦、挫折,生活上的幸福、苦衷,可以说无话不谈,互相砥砺,彼此享受。他是为了给家乡父老乡亲留下可以传承的精神财富才倾心尽力编写这部书的。但是总有人不能理解仲明这种付出的长远意义,配合得不是那么主动。仲明每次来到凡是有扶风老乡的地方,都要把乡党请在一起坐坐,听听大家对编写此书的意见。让人难以理解的是,有的乡党就是不出头露面,用各种借口敷衍仲明的约请。几次约请几次碰软钉子。至今我也无法得知这样的乡党最后是如何配合仲明工作的。但我能理解仲明在进行这项工作中耗费的苦心、耐心。坎坷绊绊毕竟不是很多,总算走过去了。生活嘛就是这样,如果干什么都那么一帆风顺,这还能叫革命工作吗!
      仲明的离世实在是我们没有料到的。记得还是杜宗宽同学最先给我通报了这个噩耗。几乎是同时仲明的三儿子建钧也给我发来短信,证实了这个不幸的消息。当时我和杜宗宽立即相约赶到了八宝山一侧的雕塑公园,默默哀悼,送别老同学天国之行。我们深情地回忆了和老同学相处的友谊往事,寄托哀思!
       每个人都有离别这个世界的一天。我们不惧怕死亡,因为我们都会努力做到让自己的生命蓬勃得有意义,有价值。仲明做到了。他已经去了远方,但他的精神还活着。《钟鸣文存》是他当年珍惜“现在”的成果。他没有失掉“现在”,才有了“未来”。这部文存就是他的“未来”。他永远活着!
       2017年1月9日夜于北京望柳庄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