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034|回复: 0

[散文随笔] 太阳里的藏羚羊 文/王宗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7-12 23: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太阳里的藏羚羊


  还没走进冬天,这里就大雪盈门,飞雪淹没了公路上的车轮和整个冬季。
  太阳依旧高照。即使在这寒风呼啸的日子里,太阳也张开翅膀光芒雄起,盛气凌人地将压不垮的誓言写上昆仑之巅。几只大鹰远去了,高原的天空还在飞翔。无数的过山人仰头享受着这苍凉凄美的冬景。
  曾经上百次跨越世界屋脊的我,竟然没有目睹过太阳是怎么从白雪皑皑的昆仑山上爬出来的。而每个清晨肯定是昆仑山最纯净的一个钟点。这个遗憾使我那辉煌的高原经历黯然失色。
  登上昆仑山赏心悦目地看一回日出,成了我久蓄心头的愿望。后来擦肩而过地失去两次看日出的机会,更强化了我这种愿望。一次大雪飞飘,太阳忸忸怩怩地不肯露面。另一次我从格尔木乘车已经奔上了去昆仑山的路,不料途中汽车意外抛锚,延误了时间。
  那个夏日,我铆足劲要把昆仑日出的壮丽景象揽进我的怀里。
  我早早地就住在了格尔木城里,一边采访,一边等待好天气,随时准备上山。那些日子格尔木碧空如洗,炎阳喷火,可是百余公里外的昆仑山却被风雪缠搅得天昏地暗。我耐心地等待着云破日出。一天傍晚,当我从气象站得知昆仑山第二天是个难得的晴朗天气时,兴奋得立即放下手头的事情,出门就拦了辆便车,赶往山中。当时格尔木郊野的戈壁滩上狼烟四起,尸体味弥漫天地。司机告诉我,昨日又一批偷猎者在可可西里落网,此时公安人员在焚毁他们猎取的藏羚羊。我望着天空那飞奔着的马蹄样的罪恶黑血狼烟,满腹的痛感无法吐出。
  那一天,我在昆仑山中的兵站上度过了一个漫长而焦急的夜晚,都是为了早一刻看到日出。这阵子,我已经站在了战友们为我选定的看日出的最佳山头上——这一天,我肯定是昆仑山中醒得最早的人。仍然是等待。月色清淡,山野空寂,天地间灰蒙蒙的没有一丝曙缝,一份古典的温馨气氛。我感到整个昆仑山峰都匍匐在我的脚下,缄口不言地与我一起等待着让人心扉激动的时辰到来。
  一步之遥的企盼往往更使人心焦。
  我听到了自己难以按捺的心跳。按说,从未见过日出昆仑情景的我,这会儿应以丰富的想象去描绘它。但是,我的思绪丝毫不敢走神,什么都不去想,浑身的每一根神经都拴在了即将升起的那轮红日上,两只眼睛像摁钉一样死死地盯着东天上的某个地方。我知道只是在一眨眼的瞬间,那儿就会启开一道薄薄的红唇,太阳出场了,新的一天开始了!是的,我实在太渴望看到新的一天是怎样在昆仑山开始的。我甚至产生了这样不切实际的想法:将手伸进昆仑山深层,托出那轮也许还没睡醒的太阳。|
  我倾听太阳的声音。我相信它正走在来昆仑山的路上,踏着坚冰心急脚慢地走着。天地如此之硬,路途如此之远。赶路的太阳一定会生出如刃般的双翼,划破坚冰冻雪,在坎坎坷坷的路上穿行,离我越来越近。它每天在昆仑山都走一样的路,这路很短,又很长,永远都走不完!
  太阳在考验我的耐心;我坚守着信心。
  我继续倾耳细听日出的声音。
  太阳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越近。悬在山梁上的月亮忽然寒凉起来。我的意识里立即有了一种感觉:坚冰解冻了,雪山复活了,太阳要出山了!
  很快,东边山巅飘来微乎其微的光缕,渐大,渐亮。微光扩散,速度仿佛很慢。我那长满渴望的心像一片未开垦的处女地,恭候着太阳的抚摸。昆仑山的第一缕曙光分明是在不经意之间就这样涂上了天庭。
  接下来的情景就是我事先无论如何都无法想象得到的(根本不允许我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只见一轮鲜丽的、血红色金盆悄悄地从两座山峰之间的凹陷处跃了出来。它跃得实在精巧、艺术,好像有一位高人用绳子在上面抖了一下,太阳就被抖了出来。我看到,刚出山的太阳似乎还湿淋淋的,嘀嗒着水珠。它是从大海里捞出来的吧!过去,我读到一些文学作品里描写海上或山中日出的情景,总是说太阳以极其快捷的、甚至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升腾着。其实,全然不是这么回事,起码昆仑山不是这样。它在露出了脸以后,升腾的速度便突然放慢了,不知是什么原因。在我的感觉里,它如同蠕动的蜗牛,在没有乌云、却显得灰暗的天际爬行。它好像是扛着大山行走,才走得这么悠然、缓慢。映衬它的背景是逐渐发青变亮的天幕。天幕上由小到大地显示出了荒丘、山峰,甚至连山坡上一棵草的影子也看清了。  
  我想,随着这昆仑草的出现,大概就标志着昆仑山新的一天开始了!
  金盆红日跃出了山峰,又从山峰上跃出了浩浩蓝天。此时,瓦蓝瓦蓝的天空镶着已经褪去桔红色中的红色呈纯蛋黄状的太阳……太阳并无刺眼的光芒,纯正而圆润,犹如一个偌大的铜盘,清晰透亮!不久,它就生发出白炽的射线,蛋黄色也渐为淡化。
  紧接着,太阳便悄悄地钻进了一层薄薄的玻璃般的红云中,仍裸露着,像一圈暗红的月亮。这美丽而丰满的太阳的身子,多像即将分娩的枣红马的腹部。这是我始终认为人间最圣洁的一块净地!昆仑山新的一天就要从这儿孵出。
  山中斜放着一捆捆被割倒的阳光,显得温柔而多情。
  与我同行的兵站参谋小刘这时惊叫一声:你瞧,多美呀,大山成了金色海洋!
  我一看,只见起起伏伏的峰峦被旭日映照得银光鲜亮,好似大海那奔腾不息的波涛。刚刚抖落了黑暗碎片,终年积雪不化的昆仑山玉虚峰,此时披上了绝对堪称一流的银色玉袍。我再一看小刘,他全身披挂着鳞鳞银光闪烁的盛装,真像一位穿着铠甲的将军。其实,我自己亦如此。我在数十年间上百次跨越青藏高原,只有在这个晨曦四射的早晨才真正认识了它的美丽、壮观!
  太阳升得越高,便越来越广阔地照着雪山。我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一大把碎银。
  昆仑山成了沸腾的海洋。但是,大地却很安详。
  又是小刘发现了新情况:太阳升起来后,留在山脊线与太阳之间的湛蓝天幕上,猛地显出一个影子。人?还是藏羚羊或其他动物?一时难以辨认。
  我俩远眺许久,也无法判定那影子的所属。它在静态中,确实像个站立的人;而它在移动时,又活活的似一只藏羚羊。它走呀走呀,走进了太阳里,又走出了太阳……突然,那藏羚羊急转掉头,仓皇而逃,又回到了太阳里,静静地卧于太阳一隅。
  小刘:藏羚羊受惊了,要不为啥躲进了太阳宫?
  这话使我立即想起了昨日在格尔木郊外那弥漫着尸体味的黑白狼烟。但是,我实在不愿意就此想得更多,便故意叉开话题,对小刘说:你怎见得躲藏在太阳里的就是藏羚羊?它不过是神奇的幻影罢了!
  小刘说:不,那就是猎人了。他也该东藏西躲寻找安全的地方呢!
  我无语。小刘也不再说什么了。
  我俩站在晨曦里,紧闭双眼,深深地呼吸着昆仑山清晨这带着日出的清晰而湿润的空气。我们享受着昆仑山日出的幸福。
  太阳从我们的肩上徐徐升起。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