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063|回复: 0

[散文随笔] 柿子红了 文/郭梓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0-24 19: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柿子红了

文/郭梓娟

  又是一年秋收季节,满怀欢喜地回到老家,准备像往年一样大干一场,谁料家里只种植了三分地的玉米,还早早就被父母收了。身体轻松了,心里却空落落的,好像丢失了什么东西似的。天公也不作美,淅淅沥沥的秋雨一直下着,将整个村庄笼罩得雾蒙蒙的一片,晴日里远处清晰可见的乔山不见了踪影,就连近处的房屋、树木、道路都隐隐绰绰、若隐若现。平常忙忙碌碌的乡里人,也是倦了,乘着这秋雨的间隙歇息了,到处静悄悄的。偶尔有飞到玉米架下觅食的鸟儿被人的脚步声惊飞的扑棱声,或者大猫呼唤猫咪的喵喵声——时间凝固了似的,让人有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
  到了第二天上午,太阳费尽全力地从满天棉絮似的云层里探出头来,照耀着整个快要发霉的村庄,一下子静寂就被打破了,家里男人喊着女人孩子去地里撒化肥,街上老人追着小孙子大喊大叫怕摔跤,树枝上鸟雀叽叽喳喳欢叫着觅食……
  父亲刚把农用车开出去加了油 ,一进门就扯开嗓子喊:“走,都出去卸柿子了!听说今儿有收柿子的了。”我们看电视的、写作业的、玩手机的,都积极听从父亲的指挥,放下手中正忙着的事情,拿钩子的拿钩子,提笼的提笼,抬梯子的抬梯子,搬塑料筐的搬筐,很快就全副武装地聚集在家门外场地上的一排柿树旁。
  正直壮年的一棵棵柿树,在秋日艳阳的照耀下,笔直挺拔,墨绿色的、如手掌般宽大厚实的叶片自由地在天地间伸展着,一棵棵火红的柿子隐藏其间,像探头探脑的孩子,似夏夜晴空的繁星,若红红火火的小灯笼,悬挂枝头,惹人怜爱。
  将梯子顺着树干搭好,我就不顾父亲的反对,拿着钩子爬了上去,以前父亲身强力壮,家里的气力活都是靠他,如今他已年近古稀,难道做女儿的还不能体谅他?站在梯子最顶端的横档上,母亲的一方方肥沃的菜地和田间小路旁怒放的野菊尽收眼底。可此刻的我无暇顾及这些,仰着头,在繁枝茂叶间瞄准好一串串柿子,再用手里带长柄的钩子勾住枝条,然后用力扭转钩子,带着枝叶的一串串柿子就成功落了下去。这时在树下负责接柿子的人,要眼尖手快,将两边绑了棍子的编织袋伸展开来,平铺着快速地去接住腾空而下的、带着枝叶的柿子,这是考验两个人配合默契程度最好的办法了。接得好的,一个柿子也不会砸坏;接得不好的,往往既砸了自己的头又砸坏了柿子。
  母亲就是和我配合极好的那个人,她总能稳稳当当接住我勾落的成串的柿子。这个时候往往负责剪果蒂的侄儿、外甥女就手痒痒了,一个个争着抢着要来顶替母亲,母亲心疼好端端的柿子会被他们给糟蹋了,总不肯给机会。但在她回家取东西的空隙,他们就偷偷地拿了她的“道具”,在树下嚷嚷着让我快快勾些柿子下来,好检验一下他们的本事。我故意挑几个枝上柿子少的给勾下去,结果总是可想而知。硬些的碰破了皮,软些的就会摔得稀烂。看到此情此景,母亲免不了要发牢骚:“好好的果子,都让你们给糟蹋了,一点不知可惜!”爱逞强的几个孩子就都默不作声了,悄悄干起适合他们的剪柿蒂的工作了。
  其实说起剪柿蒂,也是很重要的一关。因为要长途运输,柿蒂必须修剪得尽可能地短,才不至于相互损伤。有经验的人剪起来又快又好,孩子们只能由着他们慢慢来了。剪好的柿子要一层一层码放到塑料框内,用三轮车拉到村子附近的客商统一收购点,再由本地代办仔细挑选、分类后,才能过称、结账。今年的柿子收购价较往年低很多,拉上二十几筐,也就卖二百多元钱,我们都劝父母以后别再卸柿子了,这活不但辛苦,还危险,却卖不下几个钱,摘一些存下够家人冬天吃就行了,别的就留在树上任其自生自灭去。但年迈的父母听了总是义正言辞:“说啥呢?那多可惜!你们没受过苦就不知道东西的珍贵。”对于柿子收购价格高低却没有过多的抱怨。对于他们而言,这些杂果既不需要施肥浇水,也不需要修剪防虫,到了秋天只顾收获果实,这已经是自然很大的恩赐了,还有什么好抱怨的?
  在这硕果累累的金秋,父母简单而朴素的几句话突然让我对他们对有了新的认识:他们感恩自然、珍惜所有、容易满足、从不抱怨的人生态度,难道不正是我们年青一代人所缺失的吗?难道这些不足以温暖、丰盈我们的一生吗?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