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20|回复: 0

[散文随笔] “万元户” 文/闰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33.33%

发表于 2017-11-14 21: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信息发布 于 2017-11-15 08:23 编辑

“万元户”

文/闰土

  “八十年代千元户、九十年代万元户”。这在过去那个年代非常流行,也就是说八十年代只要你有一千元、九十年代手头有一万元,那就是相当了不起的,对于一般村民来说,一千元、一万元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人们相互见面了,第一句话就说“这几年你混的好,都成了万元户了。”对方谦虚的说;“那里,你不也一样,不也成了万元户了。”
  “万元户”在那时成了人们的“口头弹”,是恒量一个人本事大与小的水准。那时麦子一斤才卖到一角三分钱、玉米每斤八分钱。农民大田地里上的都是牛圈里、猪圈里的土粪、有些是打锅、打炕的炕头粪,更有些村民把陈墙、窑洞上面的虚土刨下来,也当粪拉到地里。人们过养“借着吃,打着还,跟着碌碡过个年的穷苦日子”。
  地里打不下粮,农民也没啥收入,土地脊薄,就连山川沟壑上的花花草草也没有了生机,蔫不拉耷的,树上也好像不长叶子,各种鸟儿也少了许多,不知在那里寻食去了,只有大田地里的野鸡、野兔在狂弄着,到处在寻找填肚的食物。
  我们队上那时有一个人,人都称他“能人”,在县上一家企业上班,听说每月工资才三十六元,后来凭着自己顽强拼搏的精神,给企业跑起了推销。当然,搞推销是按比例提成,推销的多了,单位高兴,自己也有一份比常人多的收入。
  搞产品销售也不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也不是人人谁都能搞。因为要经常跟客户打交道,他花了五十多元买了一身毕直高挡的西服。没有停几年他又在村子里盖起了一座二层小洋搂,在那个人们温饱问题还没解决的年代里,别说盖个二层楼,一般人连个大房都盖不起,加上他因工作需要买的那身西服。从此,人们见他都开玩笑的叫他“万元户”,到底他有没有一万元,谁也不知道,只听人传说,他二层楼盖起来加上厨房、围墙共花了五千多元。
  自从他把楼盖起后,人们对他都刮目相看,说他本事大的很,不知谁给他起了个外号,就叫“万元户”,从此,“万元户”就代替了他的真名实姓,方圆几十里人都知道大陈村有个“万元户”。
  “万元户”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加他一共五口人,因他是商品粮户口,家里四口人,分了五亩半地,平时媳妇一人在家作务着这五亩多地,他隔三差五的回来帮帮忙。
  他人好、谦和,他回来了,村上人们都爱和他拉拉家长,他也爱给人谝谝面的大千世界,讲讲他“出五关、斩六将” 的故事。他还常常拿一合二毛六分钱的“大雁塔”烟,不一会儿,这个一根那个一根就抽完了,我常常放学回来后,就傻乎乎的站在人群中,听他讲故事。
  一次我家隔壁二旦,为三块钱学费出不起,父亲不让他念书了,开学三天都没到学校去,二蛋哭哭闹闹。“万元户”知道后,那天晚上敲开二蛋家门,给二旦父亲五块钱,让二蛋交了学费、书费。并让二旦父亲不要对外乱讲,这五块钱他也不用还了。
  那时人们温饱问题还没有解决,吃饭、穿衣都很成问题,虽然地分下去了,但是地里老打不下粮食,每年还要向国家交公粮、交购粮,还要上农业税,留下的粮食凑凑合合够吃,还有一部分人打下的粮食连自己的嘴都混不住,在二三月或忙跟前还常常要借粮吃
  “万元户”看到心软了,人们辛辛苦苦了一年,竟然吃不饱肚子,那年他和媳妇商量,把二百多斤麦子借给了缺粮吃的困难户。
  记得那年高考刚恢复,队上一个女娃考上大学,家里父母跑前跑后借了三千块钱,还差二千,眼看开学时间到了,家里人急的团团转,万元户知道后,就向别人借了两千块给送去,他说“我借钱比你方便,你暂切不还,等娃毕业了以后再说。”
  “万元户”在村上火了,在村上红了,他们也都知道“万元户”是个好人,肯帮助人,谁家给娃占媳妇,没钱了,找“万元户”借,那家老人去逝了,按葬费不够,找“万元户”借。以后发展到媳妇坐月子、儿子住院,也都向“万元户”伸手。“万元户”正真成了“便民银行”,谁来都可以。
  以后发展到给张借了,给王不借不行,“万元户”是个面情软的人,来者不拒,有时他没钱了,也会向别人借钱给这些人。
  有好多人说“‘万元户’就是‘万元户’,他钱多的没边边。”
  其实“万元户”的钱也不是拾来的,也不是用瓦片从树上打下来的,更不是自己开印钞机印的,是他走州过县、跨省推销厂子产品辛辛苦苦挣来的。
  一次的借钱,彻底打跨了“万元户”的思想界线,他彻底奔溃了,他想好人当不得了,从此他说啥也给人不借钱了,也不帮任何人了,也不相信任何人了。这次他确实铁了心了,死活也不给别人借钱了。
  那是一个腊月的晚上,明亮的月光洒向了大地,星星在天上闪烁,微微的寒风刮来,把光秃秃的树枝吹着发响,不知谁家的狗狂叫几声,给静谧的夜晚增添了几分恐惧。冬天来的太早。“万元户”回家拉上窗帘,都准备睡了,突然一阵敲门声,他急忙披上衣服打开了头门,一看原来是斜对门的二狗,他急慌慌说儿子在住院,急需二百元钱,要不医院就停药了,那时钱值钱啊。万元户一听娃住院,忙把他去外地出差的二百元,一分不留地数了二拾张,给了二狗,第二天他就去单位了。
  一个星期后,他回家了,碰见二狗媳妇,随便问了一下娃啥时出院,二狗向他借了二佰元钱,说娃住院用。谁知,二狗媳妇一听大怒,说她娃根本没有住院,感冒了,只在门诊挂了两天吊瓶,接着二狗媳妇出言不逊,还和“万元户”吵吵闹闹,说二虎拿那二百元还打麻将账了,说这二百元别想指往还了。最后在村上几名妇女劝说下,二狗媳妇才怒气冲冲回家了。
  万元户知道二狗媳妇是村上个麻糜儿《西府方言,历害的意思》,也不和她过多计较,但他受了二狗的骗,这口气他咽不下去,他工作几十年,跑了近二十年销售,还没经过人把他骗了,他大江大河都过来了,没想到在这个小溪边竟跌倒了,二狗媳妇骂的对,二狗媳妇说不还钱也有道理,谁叫他不分清红皂白呢。
  后来听说二狗媳妇跟二狗闹了三天三夜仗,只下手到了离婚份上。他只恨二狗赌博成瘾,把钱都借到他的门上。
  多少年过去了,万元户借出的钱,人家只还了大部分,有些人去逝了,儿子不认这账,有些人说忘记了,竟还有些人没还说还了,就这样,万元户借出的钱,有几千元就不知不觉的打了水飘,再也捞不上来了。到底几千元,这个只有“万元户”一人知道。
  万元户的媳妇不满,整天嘟嘟嚷嚷,只听万元户对媳妇说;“对咧、对咧,要不上咱就不要连,咱俩全当把这钱扶贫咧”。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