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04|回复: 0

[散文随笔] 搅团锅巴 文/樊文博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2-5 10: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搅团锅巴

文/樊文博

1.jpg

  这是年初的事了。
  今年二月中旬的一个周末,几个长安的朋友要我作为向导陪同,去我的老家法门寺景区游玩。刚在老家过的春节,返城没多久,我也心疼父母年事已高,为了不让父母操心,就给他们打电话说,我一个人回去办点事情,不在家里吃饭。问爸妈需要啥不?父母都很坚决地回复,家里什么都不缺,千万不要买东西。如果忙的话,办自己的事要紧,可以不回来看他们。
  我和朋友们清早开车出发,八点多就到了,从法门寺景区进去,瞻仰了高大的舍利塔,参观了博物馆,从寺院里烧香出来,一个上午的时间已过。我带他们去景区西边的村子,来到了我的老家。看到儿子带着一群城里人进到院里,两位老人一下子慌了。已满八十的父亲,急忙搬凳子招呼大家坐。一向急性子的母亲从院子里悬挂的铁丝上,取下一块晾晒的抹布,小声责怪父亲:“凳子不擦干净,就让城里娃坐,老糊涂了你!”大家坐下后,母亲一边给客人们递茶水,一边不停地抱怨我,怎么不提早说还有这么多客人?她知道的话,可以给大家提前准备,老家的特色美食“臊子面”,还有“洗”地有面筋的凉皮,让这些外地的客人吃好。父亲悄悄地拿起笤帚,在院子里轻扫着,他可能也在心里嘀咕,我应该提前说清楚,起码他们能把家里好好收拾一下,不给儿子丢面子。
  朋友们起身把我家前院、后院打量了一番。看着父母仓促的样子,我告诉他们,我要带客人去附近的民俗村吃饭。母亲听了,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不好意思地说:“这样也好,民俗村里,咱们这的小吃样样多。你们一定要点套餐,人家凉菜、热菜量不少。记住要说你是咱宝塔西坡人,别让人以为是城里来的游客。最后上的一口香臊子面,不限量,尽饱吃!”“好,好,好,我知道,妈,你不管了。”我明白母亲叮咛这些话的意思。她是遗憾客人们没有在家里吃饭,要我务必点套餐,这样可以吃到我们当地尽可能多的特色美食,也是想让我省钱。母亲的一生是节俭的,作为儿子我是知道的,但在别人看来一辈子就是一个小气的农村妇女。
  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塞给我几个装得很鼓的塑料袋,我随手放到了车后备箱。
  我们去的农家乐很是不错,母亲希望大家吃到的小吃几乎都有,最后的一口香臊子面,朋友们吃的特别有味道,饱了口福。据说一般一桌客人只要两盘就够,我们竟然吃了四盘,也不知道老板是否不悦。
  吃完饭我们直接回了西安。晚上妻子打开我带回的塑料袋,有她最爱吃的我母亲做的腌菜,有儿子小时候喜欢的零食,有女儿嘴馋的奶奶蒸的圆馍。最后一个小袋子解开,妻子倒入盘子的东西让我一下子愣住了!
2.jpg

  这是我小时候的最爱。老家的人们做好搅团后,用铁勺把打好的搅团盛出来,把沾在锅底薄薄的一层,用慢火烧,通常用少许软软的麦草烧,直到爆起成焦黄状,这就是搅团锅巴,俗成“瓜瓜”。我鼻子一酸,眼睛禁不住湿润了。要知道因为粗心,我把妻子给父亲带地泡脚的药,给母亲买地治疗腿疼贴的膏药,还有给他们买的一大瓶钙片,带回去却忘记从车里取下,竟然又带回西安了。
  记得春节回家的时候,母亲特意给我做搅团吃,一锅水烧开,妻子给母亲帮忙把面粉慢慢地撒入锅里,母亲用擀面杖搅拌着。面粉撒完搅成糊状后,她双手开始使劲搅动擀面杖。老家有个说法:“搅团要得好,最少七十二搅。”听说只能朝一个方向搅,这样不断搅动,打好的搅团才吃着光滑,劲道爽口。母亲七十四了,怕妻子不得要领,不让儿媳妇搅搅团。妻子看到汗珠从母亲额头渗出来,她急忙从兜里掏纸帮母亲擦汗。搅团出锅后,就要烧锅巴了。妻子看到母亲很谨慎地掌握着火候,现在农村已经不用木质风箱了,家家都是鼓风机,母亲烧锅底瓜瓜的时候,关掉鼓风机,用嘴一口一口吹着火,可是瓜瓜还是没有全部鼓起,一大片紧贴着锅底。老人家在锅台前躬着身子,费好大劲一铲一铲给我铲下来。结果那些天,我忙着去县上和朋友们聚会,赴各种饭局,没有在意母亲的用心。我儿子尝了一口瓜瓜,觉得好吃,就全部吃光了。母亲端着残留着碎渣的空盘子,微笑着给儿媳妇告状:“你儿子嘴太馋了,把我儿子的瓜瓜全吃光了!”我知道母亲的心里,很希望看到我坐到她身边,“咯吱咯吱”像小时候一样嚼瓜瓜吃,她老人家笑嘻嘻的眼睛会眯成一条线。
  这些天,我老是浮现小时候的情景:母亲在锅台前用擀面杖干练地搅动着搅团。稚嫩的我坐在灶台前的小圆木桩上,推拉着木制的风箱。记得每次搅团均匀熟好后,如果不用漏勺在盛满凉水的面盆里漏鱼儿,一般都会用马勺(小时候老家从水瓮向锅里舀水的大勺子)舀到案板上,用铲子下压平铺好。然后,母亲会示意我让开。她要小心地用小火给我烧锅底的锅巴吃。虽然案板上的搅团放凉后,切成条或者小方块,浇一大勺母亲炝好的蒜水。蒜水的工艺大致是这样的:母亲先把剥掉皮的蒜瓣放到有盐巴的碗里,用蒜捶(木质的)一锤一锤捣碎成蒜泥,加了鲜红的辣椒粉,用热油一泼。再把醋倒入刚热过油的铁勺炝一下加进来。这样炝好的蒜水很香,在厨房外面院子里的人都能闻到。再给搅团里放些开水焯过的豆芽和豇豆菜,哥哥姐姐都很爱吃。但是我最期待的还是瓜瓜,焦糊的瓜瓜我也会高兴地吃下。大人们常说,吃黑瓜瓜出门捡钱呢。
  妻子刚和我结婚那会儿,由于她是外省人,母亲担心我吃不到老家的饭,媳妇在家生孩子那年,她教会妻子做老家各种面食。其中包括我爱吃的搅团,可惜在城里用地是高压锅、天然气灶打搅团,无法烧瓜瓜的。每次我回去,母亲都给我打搅团烧瓜瓜。女儿有次提醒奶奶说瓜瓜是不健康食品,我急忙瞪她,让她打住。
  这些天我很想回去让母亲给我打搅团,当她老人家的面吃瓜瓜。
  文博写于2017-4-19日夜
  作者:樊文博,陕西扶风县法门镇宝塔村人。现居住在西安市长安区,西安市长安区作家协会会员。从事软件开发,业余爱好写纪实散文。唤醒人的善良本性,和自己的心灵对话。曾在西安晚报发表小说【晒饭】、散文【两条河】、【家住长安】,在西安日报发表散文【儿时那些夏夜的记忆】、【儿时记忆】,在陕西工人报发表散文【那些年读过的书】作者公众号:wenbo168878,欢迎微信搜索关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