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67|回复: 0

[散文随笔] 呛菜 文/叶丛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7-12-7 19:1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呛菜

文/叶丛

  每年一入冬,娘就要从老家带给我一坛特制的家乡菜。这是一种味道非常独特的野菜,翠绿的茎叶,挤压在陶罐一样的圆坛子里。揭开坛盖,一股浓浓的芥末味直钻鼻子,呛得我眼泪唰地流下来,连打了一串喷嚏。
  “呛儿菜”在哪里?在老家崖畔的坎坎塄塄上,在五婆六婶的坛坛罐罐里,在娘年复一年的冬日劳作中。这是西府农村最不起眼的一种野菜。它没有油麦菜光鲜靚丽,也没有“雪里蕻”高大洋气,甚至连个正式的“名分”也没有,单凭它原生态、接地气的“呛劲”和香辣俱全、耐人寻味的口感,成为一代一代家乡父老冬菜里的上品。霜降一过,田间地头的“野芸芥”被染了一层青紫,没有了苦味,却多了些菜辣,霜杀过的“野芸芥”如同上了一层釉子,冬阳照上去,一片油光。尤其在雾气散尽、瑞雪初霁之时,在薄霜或浅雪的田地里,四处可见寻绿的老少和挖菜的女子。一立冬,家家煮拌“野芸芥”,搬缸洗瓮做呛菜,满村庄飘散着芥末的呛香。
  “呛儿菜”属于野生芥菜,家乡人也叫它“野芸芥”。野得没了“规矩”,没了“形象”,只有“隐姓埋名”,寄身于柴草夹缝,兀自生长。在专家眼里,它是庄稼的羁绊、蔬菜的异类,恨不得斩草除根;在文人眼里,它是不入流的贱草,有成语“视如草芥”为证;而在中医眼里,它是一味食疗佳品,有清热解毒、利尿消肿等功效。将这种野生芥菜变成“呛儿菜”的工序并不复杂:洗净沥干,煮熟,拌上热油炝过的芥末,捏成菜疙瘩,入坛即可。“呛儿菜”耐存贮,不怕冻。这种菜看上去不起眼,但吃起来颇刺激,是苞谷糁子的绝佳就菜。夹一筷子“呛儿菜”入口,浓浓的芥末与菜香立马直冲鼻腔,俗称“上楼”,得赶快填一口苞谷糁子,方觉酣畅。因挖菜的时辰、蒸煮的火候和芥末的拌量不同,十家“呛儿菜”就有十个味。村里早饭时的“老碗会”,男男女女托着满老碗的苞谷糁子,把自家的“呛儿菜”端出来显摆,任由大家插箸共享、品评,是为当年一景。
  当年我上高中,每天早餐都是一个样:苞谷糁子就萝卜条。偶尔就一次“呛儿菜”,男生女生无不为之欢呼雀跃,学生灶如同过年一般热闹。但“呛儿菜”是限量的,一碗苞谷糁子灶夫只给夹一筷子。为能多夹一筷子“呛儿菜”,我们极尽拥挤插队之能事。因为这段经历,我对此菜多了一种“刻骨铭心”的别样情怀。
  “我昔在田间,寒庖有珍烹。……中年失此味,想象如隔生。”此乃苏轼任职凤翔之后,回味当年“蔓菁菜”“呛儿菜”时所发的感叹。在城市生活多年,工作之余,我也曾携妻女上山挖野菜,或驱车到秦岭脚下、渭河两岸的生态田园采摘蔬果,却始终没有发现“野芸芥”。我曾打电话咨询老家的兄弟“呛儿菜”的做法和技巧,“你就别费那事了!野芥菜只在老家的地边长。水土原因,你即使做出来也不是咱这个呛呛味。你想吃了咱娘做,娘老了做不动了还有我们。”这番话,让我如同吃了一口“呛儿菜”,泪眼婆娑,百感交集。
  人一生咀嚼百味,有些东西是不可复制的。我要感谢娘和她的“呛儿菜”,因为这一“呛”,让儿永远记住了家乡的味道。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