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779|回复: 0

[散文随笔] 【关中年俗】扫舍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2-7 16: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中年俗

扫舍

文/刘三省

  有钱没钱,扫舍过年。
    ——陕西关中民谣


  腊月二十三是小年。陕西关中农村有个习俗,小年之前,家家户户都要扫舍。
  庄户人常年累月的和黄土地、土坷砬打交道,就像生活在一个灰与土的世界里。记得在小时候,平日里房间里、厨房里的灰尘必须天天擦、天天扫,一天不擦不扫,银柜上、案板上就会落满一层灰。到了夏天,赶上天旱不下雨,街道里、道路上,车压,人踩,牲口踏,路上的蹚土能有半乍厚,一脚踩下去,脚底下的蹚土“噗噗噗”地直朝外冒。到了冬天,干燥多风,西北风裹着沙土满天飞舞,四处流荡,光秃秃的村庄被沙土吹得灰头土脸。怎么样,农村土大吧?过年了,天气虽冷,可这舍一定得扫,一来一年就一次,二来脏兮兮的叫人咋过年!?
  还是庄户人说得好:有钱没钱,扫舍过年。
  那是一个晴朗寒冷的早晨。爹早早爬起来到院子里转了转,看见晴空万里,天空干净得一丝云彩都没有。就转身进了屋,和娘商量趁今日天气好,抓紧把舍扫了。转过身,爹拍拍我的头说,今天是星期日,学校不上课,你也起来搭把手。我心有不甘的在被窝里磨蹭了一会儿,才懒洋洋地爬起来,穿衣下炕。
  入冬前,爹就早早地谋划上了扫舍这件事,他抽空从西边沟里挖了几担白膳土挑了回来,堆放在了厨房烟囱旁边的房沿台上,准备年前扫舍时用。
  听爹和娘说要扫舍,大哥、三妹也早早起来了,大哥悄么无声地准备上了扫舍用的东西,三妹跟着娘赶紧去厨房做早饭。吃过早饭,一家人就忙开了。
  扫舍前要搬东西,把房间里的东西全部搬到院子里。大人们每人换上一件旧布衫,娘和三妹头上顶着一块黑帕帕,大家一起搭手,把过去挂在几个房间墙角的蒲篮、簸箕、背篼、筛筛、笼笼、方桌,板櫈、还有撅头、撅锄、铁锨、耙耙、锄头等一应农具,包括土炕上的炕席、被褥,统统从房间搬出来。银柜和箱子是家里的大件,是用来装一家人的干净衣服和稍微贵重一点的物品,不仅木料好,漆得也漂亮,箱子正面画的是“三娘教子”的历史画,尤其是银柜,被土漆漆得明晃晃、亮灿灿的,看着就喜庆。我和娘一起搭手,与爹和大哥一起把银柜、箱子抬到院子里。房间的东西搬完了,爹和大哥又把厨房里的瓮抬到院子里,瓮平时用来盛水,大一点,抬起来有点费劲。同时把做饭炒菜用的两个生铁锅从灶台上拆下来也抬出去。在农村,家庭做饭一般都是两个锅,大锅用来做面条,蒸馍馍,小锅用来炒菜、烧汤。厨房里、案板上剩下的坛坛罐罐等小物件,就交给娘和三妹慢慢往外拾掇。按照爹的意思,我拿一把小铲子,蹴在锅跟前,把沾在两个锅底的一层灰垢一点一点铲干净。
  一切就绪,开始清扫房间的灰尘。爹和大哥每人戴一顶草帽,各拿一把绑在长竿竿上的高粱穗笤帚,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清扫落在房顶上、椽缝缝的蹚土和落在房梁上、房柱上、墙壁上的灰,一年了,房顶上、墙上的灰尘真不少,几笤帚下去,灰尘纷纷扬扬,飘飘洒洒,在屋子里漫天飞舞,呛得人睁不开眼睛。爹和大哥又把挂在房梁和墙角上的蜘蛛网、灰絮絮挂下来。两个炕上头都蓬了楼,爹说楼顶上就不扫了,扫扫炕四周的墙壁。再把外墙房檐上、椽头上、墙面上的蹚土扫干净。在外房檐上,爹发现有个燕子窝,说捅掉吧,整天叽叽喳喳惹人烦。我和大哥说不要捅,家里面有几只燕子进进出出,飞来飞去的多喜庆,也显得家里有生活气息。爹想了想也说,那就留下吧。等把几个房间和厨房里外扫完,爹和大哥草帽上、衣服上已经落满了灰尘。
  刷墙是每一年扫舍的重头戏。农村人光景穷,用不起白石灰,就用白膳土。只是白膳土的土腥味大一点。爹和大哥分别在一个大铁盆里倒上水,把堆在房沿台的白膳土敲碎,加进水里头,慢慢地和匀。这绝对是个技术活,灰浆搅拌得既不能太稀,也不能太稠,太稀了刷在墙上和没刷一个样,太稠了灰干了后容易结板、开裂,爹和大哥小心翼翼,不敢有半点含糊怠慢。拌好灰土,再舀到两个脸盆里,两个人一人左手端着个脸盆,右手拿一把用糜子穗编的小笤帚,站在櫈子上,自上而下地往墙上刷,刷匀乎,先刷完几个房间内的墙,再刷外面墙。我也端个小瓦盆,里面是刚刚和好的泥,专门堵屋子里各个墙角角的老鼠洞,先是往老鼠洞里塞一石头,再给外面糊上泥。在院子靠墙角的地方,我刚刚准备堵一个比较大的老鼠洞,一只老鼠探头探脑地从洞里钻出来,贼眉鼠眼地望着我,一副十分机警的样子。我从小知道老鼠的牙齿很厉害,不敢用手抓,就用堵老鼠洞的泥匕砸老鼠,老鼠非常机警,“吱溜”一声从我的身边溜掉了。我起身去追,爹说别追了,那小东西机灵着呢,人要能抓住,还用得着猫和老鼠夹子嘛,你追不上它。想想也是,我只好作罢。
  慢工出细活,一上午的大部分时间,基本用在了拌灰、刷墙和堵老鼠洞上。你别说,这屋子里的土墙刷与不刷大不一样,刷过的墙看起来干净和清爽多了。
  趁着爹和大哥刷墙的功夫,娘和小妹开始把搬到院子里的银柜、箱子、农具和坛坛罐罐,一件一件地擦洗干净。
  转眼就到中午了。中午饭很简单,每人吃点凉馍馍,就根葱,喝点开水,垫巴垫巴肚子了事。
  天气冷,阳光足,刷过的墙一个中午就干得差不多了。趁着这个空隙,爹和大哥开始清理锅灶里的烟道,把堵在烟道处的柴草灰全部清走,再捅捅厨房的烟囱,把烟囱里的烟道打通,再安上两个锅,糊好锅台上的土缝缝。等到房间的墙基本干透了,一家人又开始往屋子里归置东西,把扫舍前搬到院子里的东西,又一件一件抬回去,搬回去,整理利索。
  基本整理就绪,娘和小妹开始做晚饭,爹和大哥带着我清扫院子,除了把大面上清扫干净,对院子里一些边边角角的地方,更不马乎,把沉积在院子里的蹚土,垃圾一次性的彻底清扫出去。
  天快黑了,只剩下后院来不及清理。起后院挺麻烦,要起厕所,清粪便,拉干土,垫后院,事情不少,爹和大哥商量着明天上午接着干。
  一天下来,全家人一个个灰头土脸,特别是爹和大哥,衣服上沾了不少泥浆,眉毛上、胡子上都是灰。大哥端来一盆水,大家脱下旧布衫,洗洗头,洗洗脸,洗洗手,准备吃晚饭。
  扫舍让家从里到外焕然一新,一个整洁,干净,清爽,稍稍带点土腥味的新家呈现在一家人面前。
  累是累点,看到家里旧貌换新颜,一家人心里头却有一种发自肺腑、按捺不住的兴奋和高兴。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