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230|回复: 0

[散文随笔] 【关中年俗】杀猪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2-10 19: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关中年俗】
杀猪

文/刘三省

  二十六,割猪肉,二十七,宰公鸡……
    ——陕西关中民谣


  天刚蒙蒙亮,我早早就醒了,心里盘算着天一亮,就赶到村子里去看杀猪。
  昨天晚上,爹回来告诉我,明天早上生产队要杀猪,我听了高兴得不行。关中西部农村生活清贫,一年到头很少吃肉。过年有肉吃了,我高兴得手舞足蹈,一晚上连觉都没睡踏实。
  我自小就爱吃肉,可家里生活清贫,平常很难吃到肉,就是连带一点油星气的饭菜,一年到头也很难吃上。年复一年,我和村子里的小伙伴们每逢过年,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到村子里看杀猪,好像看杀猪的过程本身,就是一种精神和物质享受。
  在农村,小年一过,村子里过年的气氛就日渐浓厚了。按照往年惯例,生产队开始组织磨豆腐,下粉条,杀猪,给村民们置办年货,好让大伙儿高高兴兴过个年。
  杀猪的地点往常都在九九爸家南边隔壁生产队办公室前头的空院里,离我家新搬的院子有点远,一出门往西走,走到城门口,往北拐,一直朝街道里头走,走到银生家门口,往左一拐就是。
  天慢慢地放亮了,我连滚带爬地穿上衣服,跳下炕,跑跑颠颠地朝村子跑去,打算和小伙伴们不约而同地去看杀猪。
  生产队安排帮忙杀猪的四个人年轻人有有年、进生和周录哥、甲录哥,他们一个个早早地就到了,有年给烧开水的大锅里添满水,进生给灶堂里架上干柴,生上火,周录哥和甲录哥把杀猪的案板从豆腐房里抬出来,抬到锅跟前。
  等水快烧开的时候,负责杀猪的七叔到了。我们一帮子赶来看热闹的娃娃伙马上给七叔让开一条道。
  七叔心灵手巧,下粉条、杀猪,样样都会,是村子里的能工巧匠。一到年关,七叔就特别忙,常常会被外村子的人请去杀猪。
  七叔中等身材,精神矍铄,嘴里叼着个烟锅,左手拎着杀猪用的长通条,右手提着个蓝子,篮子里面搁的是杀猪用的肉钩、杀猪刀、剔骨刀、割肉刀和斧头,杀猪刀把把锋利无比,玲珑剔透,寒光四射。
  七叔来到杀猪的院子,一看大锅里的水开了,就招呼帮忙的四个年轻人,“准备杀猪”。按照七叔的吩咐,有年走进猪圈,把大肥猪从猪圈里赶出来,等猪快到锅跟前的时候,七叔和进生用敏捷的身姿,迅速接近猪后部,四只手猛地抓住两条猪后腿,使劲往案板跟前拖。周录哥和甲录哥也不敢怠慢,立即扑上去帮忙拖猪。猪一看眼前的架势,意识到要大难临头,就声嘶力竭、撕心裂肺地拼命叫唤,哪一种叫唤,听起来瘆人。
  叫唤也没用。四个年轻人和七叔一人抓住一条腿,把200多斤重的大肥猪一起抬到案板上,七叔大声喊道:“把前后腿压紧”,四个年轻人便死死地压住猪的前后腿。七叔腾出手,从篮子里拿出一把长刀,左手使劲攥紧猪嘴巴,右手紧握长刀,对准猪的脖子中间偏下,朝着心脏方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就是狠狠一刀。猪疼痛难忍,拼死挣扎,使出浑身的力气在踢腾,在翻滚,在叫唤,有年、进生、周录哥和甲录哥使出浑身的力气死死地压住猪腿,不敢有半点松懈。七叔抽了抽刀,在原部位上又狠狠地捅了一刀。这一刀很致命,猪慢慢的不叫唤了,不折腾了。七叔拉过脚边已经准备好的脸盆,放在猪的脖子下面接猪血,猪血真多,噗噗噗地使劲朝外冒,淌了满满的一脸盆。七叔指挥打下手的人:“把猪屁股抬起来,把猪血空干净”。
  等把猪血空净,七叔指挥四个人把猪抬进开水锅里,招呼身边的人“把柴火架旺,来回的翻滚!”,几个人便把猪在锅里来来回回地翻滚,烫了几个来回,估摸着汤透了,把猪从锅里捞出来,抬回案板上,开始褪毛。这种小事七叔就不插手了,他坐下来一边歇口气,一边指挥其他四个人褪猪毛。有年、进生、周录哥和甲录哥每个人拿一个异常粗糙,上面全是窟窿眼的石头,在猪的浑身上下反反复复地搓,猪被开水一汤,用粗糙石头一搓,猪毛和猪身上一层黑黑的附着物就轻而易举的褪掉了,一个白白胖胖的猪身显露在大家面前。
  “这猪真肥!”录成在旁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
  为了把猪身上的皱褶里的绒毛彻底褪干净,接下来要给猪身上吹气,就是要把整个猪吹圆乎。这是个技术活,七叔必须亲自干。他从篮子里换了一把短一点的刀,用娴熟的技术,从猪的两只后脚下方各拉开一道小口子,然后用长捅条朝猪身上不同方向使劲地捅,等把气道通开了,七叔开始用嘴对着每个口子用力吹气,一直到把猪吹得圆滚滚、胀乎乎的。这绝对是个气力活,两条猪腿挨个吹下来,七叔已经挣得满脸通红,青筋暴跳,上气不接下气。
  看杀猪的大人孩子们越来越多,大家自觉的围成一圈,静悄悄地站在一边看热闹,没有人敢大声说话。
  一切就绪,七叔给猪后腿挂上肉钩,指挥几个人一起把吹圆的猪抬上架。架子有一人多高,图的是下一步彻底清理猪毛和开膛破肚方便。七叔有经验,用一个巧劲就和四个年轻人把200多斤的大肥猪挂上了架。七叔一边指挥着几个人继续清理残留的猪毛,他自己则用刀上上下下地刮猪身上,特别是有绒毛的地方刮得非常仔细,刮一会儿,拿一瓢水冲一冲,接着再刮,再冲,一直到把猪身上残留的绒毛和哪一层黑东西彻底刮干净。
  等一切都利落了,就该开膛破肚了。七叔从篮子里拿出一把寒光四射、锋利异常的短刀,从猪后腿的前部下刀,拉过猪肚子、猪前胸,一直拉到猪脖子跟前,然后拔出刀,自上而下再补一刀,肚破了,膛开了。七叔的一把尖刀在猪的胸腔里快速游走,猪心、猪肺、猪肝和猪肠子等内脏一件一件的被取出来,分别扔在了放在旁边的两个铝盆里。一股臭烘烘的味道迅速向周围弥漫开来,一些怕臭的小孩子马上捂上了鼻子和嘴。
  七叔用刀围着猪脖子转了一圈,利利落落割下了猪头,招呼有年、进生去一边给猪头仔仔细细地浇上滚烫的黎清,好把猪头上皱皱褶褶中的毛清理干净。又让甲录哥、周录哥翻猪肠,翻猪肠的活是个细法活,苦活,最脏最臭,就让两个人拿到旁边猪圈里去翻。他自己接着剔排骨,旋肘子,割肉条,只剩下两扇软塌塌的猪身的时候,杀猪的活就接近尾声了。
  这时候,一大盆猪血也蒸熟了。七叔用刀子在猪血上,上上下下、仔仔细细地划了十几刀,然后给帮忙杀猪的四个人每人留出一块猪血,其他准备分给在一旁围观的大人娃娃们吃。看到红灿灿和香气四溢的猪血,大家一个个眼睛里放光,更没有了往日的矜持,忽啦啦地围上来伸手就抓。“别抢别抢,一人一小块。”七叔赶紧招呼道。“真香,真香,”吃着香味扑鼻的猪血,平日里很难吃到猪血的娃娃们,一个个情不自禁,喜笑颜开。
  这时候,生产队长天录哥大步流星地走过来了,他一看猪杀得差不多了,就和七叔说“就接着分肉吧”,七叔点点头说“好吧”。天录哥就招呼我:“三娃,你去把会计银生叫来,让他到会计室带上磅秤、帐本”。一转身,又对在一旁围观的大人娃娃们说:“你们都回家取家伙,准备分肉”。
  围观的人哗啦啦地散开了。
  村民们辛辛苦苦、忙忙碌碌了一年,平常日子挺清苦,过年了,有肉吃了,大人娃娃们个个高兴,一个个兴高采烈、一跑一颠地一边招呼着左邻右舍,一边急匆匆地回自己家取面盆,提篮子,准备分肉……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