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832|回复: 0

[散文随笔] 唐柳姑娘 文/王宗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2-23 17: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唐柳姑娘


  我最近的一次到拉萨是2000年冬。古城冬日阳光的密度甚至比夏天还要拥挤。
  穿过布达拉宫广场来到拉萨河,我看见一位舀水的藏族姑娘,一瓢一瓢轻巧地舀起拉萨河水,灌进印着“八一”红五星的木桶里,水花像她的氆氇裙一样鲜丽。她的长发梳扎成一条一条小辫子,很整齐地分散在两肩,半遮半掩着那张红扑扑的脸庞,好动人!
  姑娘的身后是坐落着布达拉宫的红山,她投映在河面上的倒影,被山水调理得雅韵悠柔。她像我见过的许多藏家姑娘,又不像她们中任何一个。人嘛,谁不爱江山和美人!我在河这边,她在河那边,我对着她的背影喊了一声,她没回头,背着木桶径直走向布达拉宫广场。
  我想,也许她没看见我,但我的喊声掉进拉萨河里,被她舀起灌进桶里储存起来,总有一天她会听见有人在喊她。
  这个舀水姑娘就这样舀进了我的记忆里。她仿佛在真实与虚幻之间,放不下又唤不来。好比水中望月,直到月落了,我什么也没看明白。但是我记住了姑娘舀水的那个动作,也记住了她的身影是在布达拉宫广场消失的。消失归消失,好像总有一个陌生的熟悉气味在呼唤我。一个人的缺失,让季节永远停在了春天。
  次日,还是那个时辰,我来到广场。她会出现的,她的身影从哪里消失,就会从哪里再现。我这样坚信。
  我的愿望说起来很简单,单纯得很,就是想以布达拉宫为背景,和她照一张合影。我上百次来拉萨,留下的照片装满两个相册,却没有和藏族姑娘在布达拉宫前合影。这也算是个遗憾吧!话又说回来,有个合影又能怎么样,满足一回心愿而已。相册上添了一抹色彩。人嘛,谁有时都有一些说不清道不白的忽长忽短的渴望和相思。一旦满足了,他心里就会像装上了羌塘草原那样的东西,辽阔好些日子。没有得到,心里也许会惦记一阵子就没事了,总不会倒下。布达拉宫在世界上也是值得炫耀的宫殿,在它前面留影纪念,我相信我的心情会像阳光一样明丽。更何况要和我合影的那个舀水姑娘的木桶上,还有一颗“八一”红五星,这对军人有特殊的亲切之感。
  那天,我还没走到头天和舀水姑娘分别的地方,老远就瞅见一个姑娘背着水桶朝我走来,先是那个水桶,我好像见过,上面有“八一”五角星图案。可是走近一瞧,背水的人却换了,军帽下的脸是陌生的模样。我有点不好意思了,赶紧收住了未出唇的问话,同时止步。就在这一瞬间,姑娘脱下了军帽,唿啦一下一束小辫子像瀑布似的散在了两旁。是她,正是昨天的那个舀水姑娘!我一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说什么好,却异常高兴。
  倒是姑娘大大方方地问我:“你昨天不是叫我吗,有什么事?”我是叫她了,可是她现在问我有什么事,我还真说不上来,或者说不好说出来。当时我以为她没有听见我叫她,尽管我希望她听见。她现在这么主动问我,我真不知如何回答,羞得有点无地自容了。
  “说吧,叫我有什么事?”她还是那么大方,逼问。
  遇到这样直率的姑娘,你再羞羞答答就多余了。我的勇气一下子来了,索性有话直说:“我想和你合照一张相片,就在布达拉宫前!”
  “当然可以!”她很痛快地答应。说话间,她已经走上了通往布达拉宫的梯形台阶路。我紧随其后。站定,她招招手,让我站在她身旁。我把照相机交给一位过路的游客,别看我是主动要求和她照相,一旦站在陌生姑娘身边,还真有点紧张。笑也不是,不笑又不合适,双手也不知怎么摆放。
  她显然看出我太紧张,说:“你就当站在你身边的是一棵树,这样就不会紧张了!”她指着不远处大昭寺前那棵唐柳这样说。我把目光移向唐柳。
  这棵柳树是当年文成公主远嫁藏王松赞干布时,从长安带来落户拉萨的。千余年间,它经过枯萎、重栽,再枯萎、再重栽,重重叠叠的绿荫一直蓬勃着。唐柳,一棵无限循环的活物,即使我把时间倒过来,也永远无法和它接近。但是,今天在藏族姑娘有意无意的指引下,它真实地活在了我心里。我看着它,想到了文成公主,心情马上放松下来。就在这一瞬间,只听快门“咔嚓”一声脆响。
  拿相机的游人把相机交还给我,半玩笑半认真地说:“这张照片很有意义,照的效果也不会错。你有幸和‘唐柳姑娘’合影,叫人羡慕!”他把“唐柳姑娘”四个字咬得特别有味道,好像那姑娘真的就叫这个名字。
  姑娘挥手和我告别,她再三叮咛:“照片洗出来一定寄我一张!”
  她留下了名字,还有通讯地址:西藏林芝歌舞团。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