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728|回复: 0

[散文随笔] 槐花情 文/郭梓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5-13 15: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槐花情

文/郭梓娟

1.jpg

  因为喜爱槐花的缘故,就留心收集古人吟咏槐花的诗句,诸如“长啸不知风起处,槐花吹落戏鹅池”、“古道槐花满树开,入关时节一蝉催”、 “山衣重叠六铢轻,淡拂槐花染不成”等等,但细品之下,却都不是为我所钟爱的洋槐花而作,倍感失落。
  四月下旬的一天,回老家参加一位小学同学母亲的葬礼。刚到她家门口,鼻腔就被一股清甜的香味充斥,四下探寻,却没有发现附近有一株开花的植物。“应该是油菜花吧”,我顺应节气和种植习惯猜想。
2.jpg

  得空的时候,同学拉我到院墙外侧闲聊,虽然小学毕业后二十几年来一直未曾谋面,但是同学的性格依旧率真,她单刀直入地问我:“在哪里上班啊?有几个孩子呀?房子买在哪里了?老公是干什么的……”我一一做了回答。心想这是个特殊的日子,免不了说些冠冕堂皇的话来宽慰,不料同学却苦笑着说:“走了也好!”我觉得讶异,正想一问究竟,却看见她抬头望着一串串洁白素雅的花朵出神,那花,不就是我朝思暮想的洋槐花吗?
3.jpg

  低沉忧伤的哀乐回旋在暮春的空气中,沉重缓慢的唢呐如泣如诉。春风拂过树梢,偶有开败的槐花带着对春深深的眷恋孤零零地飘落。“多想再吃一回我妈蒸的槐花麦饭啊……”同学并不看我一眼,悠悠地说着,眼角流下泪来。我顺着她的目光,穿过那郁郁葱葱、层层叠叠的槐树枝叶,望向目光所能及的、高深莫测的晴空,那里阳光融融、白云飘飘、雁群阵阵——是的,一切依旧,风物跟无数个乡间平常的日子一样美好而安静。
  “毕竟那是我的母亲。”同学睹物思人,淡淡地说着,像在自语,又似解释,我静静地听着。作为农村出身的女性,我是有多了解一个平凡的农村妇女在缺衣少吃的极度困难年代,生育、抚养8个孩子的艰难啊!
4.jpg

  “槐花在,母亲却没了……”提起母亲,总是脱离不了饭菜的记忆和味道的。同学说她小时候,家里一家老小十几口人,就靠着生产队分的一丁点粮食勉强度日,要不是倔强的母亲从自己嘴里一点一滴地节省,去大自然中找寻一切可以充饥的食物,她,作为最小的孩子,恐怕早就饿死了!苜蓿、白蒿、榆钱、构絮、荠菜、洋槐花、小蒜,都是同学记忆深处的美味,而这些美味之中,她最喜爱洋槐花!
  我默默地记住了同学的话,下午回县城时专门采摘了一些。坐上车,望着塑料袋里那些刚刚盛开、散发着浓郁香味的洋槐花,我的心情明媚如车窗上奔跑跳跃的阳光。在这个春暖花开、草长莺飞的时节,我计划着给同学一个惊喜,也给女儿一个惊喜,因为,因为这晶莹如雪、状如如蝴蝶的槐花里,蕴藏着母亲浓浓的深情、拳拳的心意、隐隐的牵挂!
5.jpg

  到家后,我将槐花倒入清水中淘洗干净,再控干水分,然后加入适量面粉搅拌,让每朵槐花身上都均匀地裹上一层面粉,看起来就像亭亭玉立的、身着白色舞裙的芭蕾舞者,高贵而典雅。在笼屉上铺上干的笼布,把拌好的槐花平铺开来,最后上锅蒸15分钟左右,一顿香喷喷的槐花麦饭就做成了。等吃的时候,我根据个人口味偏好,给女儿的槐花麦饭里加入白糖,做成甜的;给母亲和我的里面淋入蒜泥葱花辣椒油汁,做成酸辣的。女儿狼吞虎咽,吃得津津有味,在一旁的母亲看见了,笑道:“现在觉得好吃,是因为吃得少;以前觉得好吃,是因为吃不饱。”我是同意母亲的说法的,吃得少的一代,女儿是代表;吃不饱的一代,同学和我是代表。
6.jpg

  我将做好的槐花麦饭给同学送了一份,她感动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只是久久地、久久地拉着我的手,呆望着那碗最为普通的槐花麦饭……此情此景,使我不由得想起作家老舍在《我的母亲》一文中写的一段话来:“人,即使活到八九十岁,有母亲便可以多少还有点孩子气。失了慈母便像花插在瓶子里,虽然有色有香,却失去了根。”
  (作者系扶风县统计局职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