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35|回复: 0

[散文随笔] 家乡的筵席 文/郭方正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12 20: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的筵席

文/郭方正

  人的一生,不知要吃多少回筵席,从婚宴,白宴两个比较大的主宴外,还有明目繁多的同学宴,招待久未见面的亲朋好友宴,单位或公司,乔迁,开业等庆功宴,还有跟乡俗有关的满月宴,寿宴,小孩赎身宴等……
  家乡筵席历史悠久,扶风臊子面为一大主题,酒席次之,人们吃筵席就是狂咥臊子面,“煎,汪,稀,薄,劲,光,酸,辣,香”为西府臊子面九大特色,只是岐山,扶风两个相邻的县域,同处古周秦的位置上,除过臊子面在辣的品位上,稍微有些不同外,但味道丝毫难分高下,那口感亦使人难以割舍。
  家乡人过事时,不管事的大小,请的都是当地的大厨子,他们最早拿一把刀就走南闯北,只要主人准备好材料,最早的时候,家乡人都家里养猪,只要有红白事,一般都要杀猪,如果猪没喂够一年,就买村子养够一年乡亲家养的猪。他们根据食材,为主人和嘉宾及乡亲献上丰富的佳肴,他们是主事的灵魂,主心骨,丰俭全凭主人的实力,他们过事前就和主家定好事,先打单子,让主家提前购买食材,事前一天下午就来到主人家,和主人门子的男人们砌锅灶,搭案板,和女人们,摘菜,切菜,切肉,做准备工作。
  他们技术高超,最绝的是在大铁锅里爛臊子,一般家庭主妇没得比的,那一盆盆臊子,大小,薄厚均匀,味道滑爽精美,那翻滚的原汤,鼻子一猛嗅,是视觉和舌尖上的绝美享受,让人久久回味,不曾飘散。
  大厨轻车熟路,胸有成竹,一切事都亲力亲为,唯恐有啥闪失,压冻肉,做凉肉,梅菜扣肉,做小酥肉,做甜米等,最后压火封火,一直熬到深夜,给主人交待清楚,才回去休息,因为凌晨五六点,清汤面就开始,为了吃上清汤面,大人小孩第二天都起来得很早,清汤最能吃出最美的滋味,虽说一个劲滚开的高汤“哈水面”,有人嫌弃,但作为很多农村人倒也不太计较。说实话,直到现在,农民的我还是爱吃那“哈水面”,现在虽移风易俗,我们有了变化,但那份心情和感觉一点未变。
  记得小时候,日子虽不富裕,但没受过罪,最喜欢村里过事,家乡民风纯朴,招待人实诚,行礼从一元,五元,十元,到现在二十元,过事只要你能来,就是嘉宾,这是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制度,也许有人惊诧,表示不理解,但家乡的礼数就这样,礼轻情意重。
  当时过事,全凭门子和众乡亲帮忙,虽有管事安排的各司其职。记得小时候,端个大盘子九碗面,从头到尾,很认真的,不偷懒,不哄人的。
  在乡间灶台边,立的全是村子麻利媳妇,下面的,捞面的,呈流水线一条龙服务,在翻滚的大锅口,神定气闲的大厨,用钢铁般意志,经久考验的老茧,娴熟浇汤,那几千碗就在他的眼皮底下完成,汤煎味美,高手在民间,如果来个煎臊子面比赛,那第一名非民间厨子获得不可,牛皮不是吹的,高手是练出来的。
  家乡的筵席也是与时俱进的,从历史沿革上是发扬光大的,主人家买好材料,就承包给大厨师父,大厨就是底下服务队的老板,他们人多,分工明确,砌灶,搭帐蓬,摆好桌凳,一切准备工作就序,嘉宾就等开席了,这时有穿戴整齐地服务员端饭,不论吃面还是吃菜,我们桌子上一坐,开吃,最后擦嘴离席,就这么简单惬意,这种流水席,不间断,人随来随吃,一拔又一拨。
  家乡的筵席还是臊子面唱主角,不管是在农村,还是在县城及市区里,也不论嫁女,结婚,都要早上吃臊子面,那阵势,那喧闹,那吸溜一碗又一碗,那心里叫美,农村的酒席中午在家继续进行,城里的酒席中午在酒店进行,其间酒香菜美不及那顿面的实在,这就是扶风臊子面的魅力所在,
  家乡红事,高兴快乐的事用时短,筵席明朗简洁,遇上白事悲伤的事,用时长,比较熬人,吃面就多些,人再悲痛,饭还是要吃的,这时都是门子帮忙的人在操持,大厨一般不会上心的。有些主人家有头有脸,是在外面工作的,平时交往大,亲朋故旧多,有的要招待单位及社会上的人,他们就要操心,上心,费时一些;如果是一般百姓,就更简单简略些。
  家乡的筵席就这样传承着,继承着老一代传统,生死由大,生的事是俗世的快乐,人在世上,就要添加生的主题:结婚,是有情人终成眷属;生子,是爱情的结晶,是传继,是延续香火的社会基石;过满月,是对小人来到世上的见面礼,是一个生命的开始;他乡遇故知的相聚,金榜题名的欢聚,是感谢朋友的友谊,是感恩老师和父母的深情;生活中们买车,买房,盖房,乔迁,单位的庆功宴,都是对你事业的祝贺,不论是自己的,别人的,集体的,这都是俗世的清欢,是我们做为人活着的巨大动力。
  当一个人寿终正寝,一个人因病离开了家人,虽是悲伤和悲痛的,但他脱离痛苦,告别家人,亲人,乡亲,到另外一个世界,说到底还是幸福,从生到死,就是一种形式到另外一种形式的轮回。
  家乡的筵席,是从臊子面发明的哪一天,就注定了它的神圣和辉煌,从周天子到平民百姓都有份的浇(鲛)汤臊子面,就告诉了西岐人,西府人的使命,人人都有份的大同世界。纯朴的西府人,舌尖美味的哈水面是一种礼仪和思想。
  家乡的风俗能写一本书,我没能力去写,我只想说说家乡的筵席之事,它是以臊子面为主导的乡俗盛宴罢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