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884|回复: 0

[小说故事] 马恩军的平行世界 文/樊文博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6-24 09:3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难得糊涂525 于 2018-6-24 17:56 编辑

【短篇科幻小说】

马恩军的平行世界

文/樊文博

1.jpg

  马恩军正用投影仪展示他精心准备的课件——小数的意义和性质,给四年级二班的学生授课。孩子们挺胸抬头跟随他的节奏认真听讲的神态,让恩军心情很是愉悦,他不禁又抬高了自己沙哑的嗓音。恩军忽然发现一个小女孩一直低着头,有点奇怪,这是个向来乖巧的女生,和他一个姓,名叫马晓萍。从三年级开始,他就带这个班,晓萍学习很有天分,数学几乎每次都是满分,这是个一点就通让恩军很是喜欢的学生。他暂停了课件走下讲台,马晓萍正全神贯注地偷看着什么。恩军来到她跟前,她一点也没有察觉。恩军看见她一只手半拖起数学课本,眼睛瞅着的却是掩盖在底下的东西。恩军生气了,伸手就把女孩的数学书掀开,马晓萍显然受到惊吓,猛地抬起头,松开手,下面有本书合上了,恩军看到书名是《这些世界奇闻你相信吗》。
  他随手拿起这本书,下意识想用它轻拍女孩的头,可扬起的手随即又放下了。
 “认真听课!”恩军吼了一声。“咚咚咚”用书脊敲了几下马晓萍的课桌,晓萍涨红着脸看着他。学生们都被恩军的举动震慑了,一个个睁大眼睛注视着老师。
  晚上,恩军眼盯着一学习就磨蹭让他头疼的儿子——马小强进自己房间写作业了。他要求儿子不要关闭房门,便于自己随时观察。小强嘴里嘟囔着很不情愿,可还是随恩军意了。妻子王淑雅在客厅看电视,她在追一个情感热播剧。恩军一个人躺回房间,想起心事来。恩军和妻子都是师范学院毕业,他们是大学同学。本来毕业时恩军很难留在这个城市教书的,这多亏王淑雅在市里一个区当环保局长的舅舅。淑雅在大三那年就给父母坦白了他们的恋爱关系,淑雅的父母是附近郊区的农民,都很通情达理,没有对他们有任何阻拦。在淑雅妈妈的恳求下,淑雅的舅舅从中帮忙,顺利让恩军留在了这座城市。恩军进了一所市一级小学,淑雅进了舅舅所在的环保局,刚进去的时候,只是编外人员,但没几年上进的淑雅就考上了正式公务员。
  时间过得很快,一晃他们的儿子都上初一了。王淑雅已经是副科级干部了,恩军一直在小学里代课。六年前他评上了二级教师职称,现在想早点评个一级职称,好在养尊处优的妻子面前挺直脊梁。他是个数学教学能手,工作敬业,在领导同事中口碑不错。大家开玩笑说数学教研组迟早会有恩军的名师工作室。成为名师,有评一级教师职称的机会,领导肯定会优先考虑他。但现在的社会风气,对于能否评上一级职称,恩军心里可没底。有要好的同事让他找校长,暗示他得给领导送点什么,这种事恩军是绝不会做的,他有自己做人的原则。想的心烦的他坐起身来,手伸进床头柜上的包里想掏烟抽,却摸到了今天没收的课外书,好奇的他忘了取烟,掏出来打开封面,序言他没兴趣看,翻到第一章,很快恩军就被第一个故事吸引了。
  2004年6月3日,居住在英国卡莱尔市的年轻妈妈——贝琳达,和她五岁的女儿贝蒂在自家院子里玩水枪。玩得兴起之时,屋里的电话响起,贝琳达扔下水枪跑回房间接通电话后,对方却一言不发。她连说几下“hello”后,认定是有人恶作剧,于是挂了电话,跑回院子里。令她目瞪口呆的是,她五岁的女儿已经变成了“儿子”!她的“儿子”却仿佛没有意识到问题,仍然拿着水枪向“他”妈妈射击。年轻的妈妈立刻向警察局报案,然而经过警察的调查以及DNA检测,却认定这就是贝琳达的亲生孩子,并且经过鉴定这位男童有着和“女童”一样的记忆。因为案件太过离奇,警方未予立案。事情发生之后,贝琳达和她的家庭无奈的接受了这个令人震惊的事实。现在只有小孩的出生证明以及其他的文书资料证明她的儿子曾经是个“女孩”。
  恩军觉得不可思议,细一想,绝对不可能,如果真有其事,绝对是震撼世界的新闻事件。他继续向下看,奇异的故事一个接一个。在1952年,一位白人男性突然出现在东京成田国际机场,声称来自一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的Taured国……恩军愈发震惊起来,书里的故事太荒唐了,谁编的这些故事哄小孩?以前他从来没有听过。恩军拿起手机,百度查询书里多次出现的字眼“平行世界”。网上的链接内容让他更加困惑,竟然有物理学家认为,平行世界即 “平行宇宙”可能存在,给不同版本的“我们”提供生存空间。有一种观点认为,海市蜃楼的现象,并不是光折射的物理作用,而是时空扭曲,另外一个宇宙的某个空间被我们看到。恩军感到太神奇,他想起前些年人们谈论的曼德拉效应。世界上有好多人对于著名南非政治家曼德拉总统的去世日期,有不同记忆,曼德拉总统是2013年去世的。但是这些人却认为曼德拉是1980年在监狱逝世。许多互不相识的人回忆称自己看过纪念曼德拉的电影,包括电影的名字和内容都大体一致,然而这部影片从未上映,根本就没有拍摄过。
  恩军更加困惑了,他竟有点相信这些故事了。
  “还玩手机?睡吧!”王淑雅看完了电视剧,洗漱完毕,穿着睡衣躺在丈夫身旁。
  “你先睡,我查个东西。”恩军眼睛都没离开手机。王淑雅用幽怨的眼神看了看老公,转身面朝墙,使劲拉了一下被子,闭上了眼睛。
  恩军越查越兴奋。记得小时候在晴朗夏日的晚上,家人们在院子里乘凉,他经常抬头眺望星空,听妈妈讲天宫,讲牛郎织女,嫦娥奔月的故事。姐姐经常逗恩军,让他数天上的繁星总共有多少颗。对于神奇的星空,他充满好奇。
  恩军从小就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学生,上了中学以后,他对物理学科很感兴趣。可是高考的时候太紧张了,好多平时难不倒他的题目在考场上没有了思路。恩军很遗憾没有发挥好,本来他立志想考上一所名牌大学的天体物理专业,成为研究天体物理的科学家。
  恩军用手机上网直到晚上十二点,手机没电了,他只好给手机插上充电器,睡下了。
  闭上眼睛的恩军还在亢奋中,脑海里全是稀奇古怪的事情,在半醒半睡中浮现书里的故事。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瞪瞪中,床头的闹铃“叮铃铃……”响了起来。恩军瞌睡地睁不开眼,想再眯一会儿,感觉有人推他,不情愿的睁开眼缝。王淑雅把他最爱穿的蓝色牛仔裤扔到他身上,还有一件恩军没有见过的米黄色新衬衣。
  “起来,怎么还睡起懒觉了?等会女儿过来挠你了。”恩军一听就乐了,妻子怎么说女儿。他想笑话妻子口误,儿子出生前,妻子一直觉得自己怀的是女儿,还非要和恩军打赌。他当时笑笑说男孩女孩无所谓,可心里还是希望生个小子。恩军喜欢打篮球,有个男孩,爷俩可以一起打球,想着心里就美。天随人愿,儿子生下来,他看得出妻子也很高兴。可就在恩军正要开口数落妻子口误的时候,睁开眼看清妻子的他张开嘴巴却惊讶地说不出话了。王淑雅穿着一身藕荷色碎花薄绉纱连衣裙,这是她刚毕业时的打扮。那时候淑雅很瘦,这些年早发胖了,她常自嘲现在穿以前的衣服肯定会撑破的。前两年恩军给淑雅起了个外号叫“小胖”,本来想叫她大胖,怕惹怒他的女人。
  “发啥呆?”妻子又过来推他一把,恩军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他看到淑雅的纤细的手臂,妻子怎么一夜变瘦了?他还发现她左手腕上佩戴着一款浪琴标志的女表,红色表带很靓丽。妻子从不戴表,都是用手机看时间的,啥时候买了时尚的名牌手表?恩军用手使劲揉揉眼睛,仔细端详王淑雅,妻子完全变成了生小孩前的模样,紧身裙衬托出美丽苗条的身材。恩军觉得自己还在梦中,糊里糊涂地穿上衣服,起身快步到卫生间,用凉水冲洗脸,想让自己清醒。
  从卫生间出来,恩军习惯的向餐厅瞥了一眼。他看到一个短发小女孩正在餐桌前,一边喝着牛奶,一边吃着切片面包。恩军的脑袋嗡的一下,恐惧的他几乎站立不住了。恩军想到了昨晚看的英国女孩贝蒂的故事。
  “老爸,快点!”小女孩回过头喊他,恩军看清楚竟然是马晓萍的模样!他的脑袋像被电击痛了一下,感觉一片空白,没有思维了,身边的整个世界都停止了。片刻恩军的意识恢复了,他想起来马晓萍就是他的女儿呀,从小父女逗玩的好多场景充斥进恩军的大脑影像中。然而很快恩军的记忆又不断闪现儿子马小强机灵顽皮的形象。他晕乎乎地走到餐桌前坐下。懂事的晓萍把一盒插好吸管的纯牛奶塞到他手里。他在惶恐中一口气吸完了牛奶,然后拿起几片面包大口地啃起来。
  “老爸,你不夹酱?夹酱多好吃。”马晓萍大声说。恩军还在恐惧中,没有回答。
  吃完了面包,他的“女儿”马晓萍站了起来。
  “老爸,我们走吧!”
  媳妇王淑雅递给他挎包说:“开车慢点,看你早上很不精神。到你们公司给我说一声。”
  公司?我是数学老师呀!恩军心里叽咕。他的小学就离他们小区不到三百米。儿子马小军上的中学,就在小学北面两百多米,他们每天都是步行去学校,妻子王淑雅每天开车去五公里外的环保局上班,只有假期和他们母子出去游玩时,恩军才开车的。他的脑袋又嗡的一下,蹦出的模糊记忆提醒恩军,自己是高新区一家通讯公司的工程师,因为要顺路送女儿上学,早上必须提前出门开车上班。恩军用颤抖的声音对王淑雅说:“车钥匙给我。”
  “车钥匙不是一直都在你包里放着?就说早上不说话,嗓子哑了?”
  恩军急忙拉开挎包链,果然一下子就找到了车钥匙。他推门察看外面的楼道,和以往没有任何变化,恩军急速的心跳稍稍平静下来。但心里忐忑的他下楼梯的时候,还是一不小心打了个趔趄,差点摔倒。“老爸!”吓坏了的女儿马晓萍失声大叫。
  熟悉的白色大众朗逸车,就在楼下停着。恩军按动车钥匙打开车门上车,女儿马晓萍也坐到了副驾上,手里拿着手机。他记得上了中学儿子马小强变得叛逆,和他感觉不亲近了,在他开车的时候,从不坐副驾位置,都是在后座,而且儿子的学校是不允许学生带手机的。恩军的大脑神经一团紊乱,模糊的意识又提醒他女儿马晓萍是高新实验中学的初二学生,可是他从没有去过高新实验中学。恩军打开自己手机上的高德导航,设置目的地“高新实验中学”导航立马提示,全程11.2公里,大约需要33分钟。
  “老爸,你傻啦!你开车送我上学都快两年了,今天开导航?快关掉。别影响我听歌。”
  “哦”恩军在惊吓中关了导航,打火上路,出了小区,向高新区出发。马晓萍摇头晃脑,边听歌边跟着哼唱周杰伦的“东风破”,这也是恩军早些年爱听的歌。一路还算顺当,进入高新区了,快到一个十字路口,恩军茫然地行驶在左拐道上。
  “老爸,您今天真傻了!”马晓萍关掉了手机歌曲,满脸不解地对他喊道。
  “走右道,我们学校在科技三路呀!等会右拐就到了,你一路走神。”马晓萍继续急切的大声说。
  恩军恍惚中急忙向右打方向盘,竟忘了打转向灯。就在车身快要完全插入最右道的瞬间,听到车后“砰”的一声,他立刻踩刹车停下,打开双闪开车门下车。后面一辆行驶在中间道上的深蓝色车也停了下来。恩军意识到这辆车和他的车蹭上了。他看清楚这是一辆大奔,奔驰车上下来一个高大帅气的年轻人,绕到自己的车副驾前侧察看。恩军无心检查自己的朗逸车,也上前去看奔驰车。他看到奔驰车右前侧有几缕轻微的划痕。恩军心想人家车贵,这下麻烦了。他想对奔驰车主说抱歉,可是因为惊吓身体僵硬了,就傻呆呆的站在那儿,用惊恐的眼神看着年轻人。马晓萍也下车过来了,她显然也是吓蒙了,语无伦次的念叨:“老爸,老爸……”没想到年轻人竟然回头说:“对不起,我开的有点快了,看看你的车要紧不?”
  恩军惊讶得不知道作何回答。年轻人走向恩军的车,他像木偶一样跟了过来。年轻人俯下身用手抹一抹恩军的车后左侧,恩军看到好几道很深的划痕。
  “大哥,这儿被我的车刮蹭的漆都掉了。”
  “哦,主要怪我……”恩军嘴里嘟囔着。他清楚自己没打转向灯,事故主要是他的责任。
  “大哥,我要赶时间去机场接人,这样吧,我给您五百元,咱们就不走保险等处理了,等会路都堵了,行不?”
  “不要,不要,我自己处理,你的车不也?你走吧。”恩军庆幸今天真是遇到了好人。
  “大哥,这个漂亮小姑娘是你的女儿?吓着孩子了吧!”年轻人和气地说。
  说着年轻人从兜里掏出几张钞票塞到旁边吓傻的马晓萍手里,转身告辞。晓萍还在发愣,恩军从晓萍手里要拽过钱,跑到年轻人车前,年轻人已经摇上了车玻璃,摆摆手微笑着, 开车走了。
  两个人重新上路了,前行右拐大概不到一百米。
  “爸,就在这里停,前面学校门口不好掉头。”听到女儿这样说,恩军靠边停车。马晓萍下了车,转身说:“爸,慢点开车,您今天好奇怪呀!”
  “你去学校吧,我昨晚没睡好。”
  马晓萍走了,恩军在想我去哪儿呀?他费劲想早上记忆里出现的那个公司名称,想起来了是东胜通讯科技公司。
  恩军看晓萍走远,立刻打开手机导航,设置去这家通讯公司。他觉得自己不正常了,是不是得了失忆症。根据导航,他小心地驾车,不一会就来到一个新区科技园。导航清脆的女声提示,到达目的地附近。
  恩军看到旁边有个东胜科技大厦,院子里不少停车位,只停了几辆车。他开车进入,停好车下来,有个强烈的意识,提醒恩军上七楼。他仿佛被隐形人操纵着,随几个人进了电梯 很快就到了七楼,恩军感觉好像被身后一股力量推着进了一个很大的办公室,不由自主的坐在一个办公桌前。
  “我坐这里干什么呀?”他心里犯糊涂。
  奇怪的事情,继续发生着,恩军打开跟前的笔记本电脑屏幕,还没有动电源按钮,就自动开机了。桌面上有个candence软件也是自动启动,他感觉自己在神秘力量的控制下变成了超人,竟然对这个软件很熟悉,不就是他天天用的pcb线路板设计软件吗?不一会儿不断有人进来。这些人都是熟人呀,全是他在学校教研组的同事。
  “马主管好”他们给恩军打着招呼,平时和他不对付的美女老师郑英也是甜甜地笑着问候他。
  “头,咱们项目组,这个月的奖金是不是要翻倍。”他以前挺讨厌这个爱拍校长马屁的女人,尽管郑英是个面容姣好的美女老师。哎呀,什么老师,都是幻觉。恩军握紧拳头,使小劲砸了几下自己的脸颊。他强迫自己全心投入到工作中,周围的人也都在紧张安静的工作。
  “主管,下楼吃午饭,十二点了。”美女郑英娇滴滴的声音在背后喊他。恩军坐直身伸下懒腰,保存好设计图,跟随办公室的同事一起下楼,很快就到了一楼餐厅。餐厅窗口很多,他看到大家都是有序的排队,刷卡要餐。恩军感到尴尬了,他想到自己没有饭卡怎么办,下意识的他摸了一下裤兜,兜里竟然有一个和别人一样的白色饭卡。恩军觉得自己坐实得了失忆症。他要了一份两荤两素的套餐,特意避开同事,找了个离他们远点的餐桌坐了下来。恩军担心别人看出他失忆。他觉得很饿,埋头大吃起来。
  “面王,你今天咋吃米饭了?”有人拍着他的肩膀嚷道。
  恩军抬头一看,是他的高中同学曹建伟。他见到老同学很激动,开口就问:“建伟,你怎么在这里?”
  “你有病呀!我不在这里吃饭去哪里呀?”看来自己失忆的厉害,恩军不敢说话了,只能对曹建伟傻笑。
  “你烦我了,我们单位下半年不租你们公司八楼办公室了,我们要搬到软件园。”
  “啊,你可别走,你走了我……”恩军紧张地对建伟说。
  “少来,你今天有点怪,说话像个女人,肉麻死了,软件园离东胜大厦才一站路,真想我,午间我可以天天过来蹭你的饭卡,哈哈!”曹建伟爽朗地笑着说。
  “NBA季后赛步行者爆冷把詹姆斯的骑士队淘汰了,奥拉迪波进步太大了。”恩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明明4月30日抢七大战中,骑士队105-101战胜印第安拉步行者队,詹姆斯获得了45分9篮板7助攻的传奇数据,让全世界的篮球迷为之疯狂。随后骑士队气势如虹,4:0横扫北境之王多伦多猛龙队。他们马上要和年轻的绿衫军凯尔特人进行东部决赛了,恩军是个狂热的nba球迷。这些对他来说,如数家珍。曹建伟怎么瞎说?“詹姆斯缺帮手,队友不给力呀!”旁边有个吃饭的眼镜男冲他们俩插话。恩军眼前忽然闪现平行世界的概念,难道自己真的闯入了另一个宇宙空间。他在原来世界的父母、妻子、儿子马小军是不是正在满世界找他?恩军想到这里,眼前一黑,晕倒在凳子上,恍惚中看到曹建伟冲过来扶他。
  “那一天和你偶遇在夜里,你却和他走在一起,你的脸上露出一丝的慌张,马上又没有了痕迹……” 就让我离开的歌声唤醒了他。恩军睁开双眼晃晃头,曹建伟不见了,他也根本不在什么餐厅,而是在自家的床上躺着。他的妻子王淑雅就躺在旁边。淑雅胖乎乎的手抚摸着恩军的额头。刚才的歌曲是他设置的手机闹铃声。恩军转头看床头的小闹钟好一会,才想起这个闹钟早就坏了,现在妻子把它当成小摆设。他恍然大悟,原来刚才各种惊恐、慌乱、离奇的经历都是一场梦,他长出一口气 。
  “才五月天不热呀!你怎么出那么多汗,没有生病发烧吧?”淑雅关切地问恩军。
  “今天周六,我们不做早饭了,到外面吃早点,然后带娃去植物园玩一下。你工作压力大,儿子学习也很辛苦,下午回来再写作业吧。” 淑雅提议。
  身边的亲人都在,马恩军觉得自己一晚上的梦太害怕了。
  “臭儿子,起床没?你爸开车带咱们去植物园玩。”妻子王淑雅下床对着儿子的房间大喊。
  “真的吗?我早起了,刚准备写作业,嘿嘿。”这个臭小子,一听出去玩,立马成了听话的孩子。
  一家人收拾停当下楼,走到自家车跟前,恩军看到车左后侧几道长长的划痕满面迷惑,停了下来。
  “哦,忘了告诉你,我昨天开车回来在路上不小心和人蹭车了,晚上看你心里有事,就没有告诉你。”
  “这样啊!”恩军用手拍拍自己的额头,走向车门上车,小强早已经坐在后座了。王淑雅也推开车门,要上副驾。恩军忽然看到妻子的左手腕上戴着一个红色皮带的女表。
  他惊奇地拉过妻子的手臂细看,是一款价格不菲的浪琴女表。“前几天你给我你们单位发的的绩效增量奖金,我狠心花了五千多买了个洋气的女表,就当你良心发现送我的,呵呵!”
  恩军仔细辨认回忆着,怎么跟梦里的王淑雅的款式一模一样。眼前的两件事情巧合的吓人,不会还在梦中吧?恩军用狠心用右手掐了一下自己的左手背,疼,绝对不是梦。迷糊、惊恐、慌乱的感觉又涌上心头,他不知所措了,左手无意中伸进裤兜,竟然掏出五张崭新的人民币。
  “我不是每个月都给你微信钱包转钱吗?怎么还有现金,还有自己的小金库?”王淑雅粗暴地一把夺走了恩军手里的钱。
  “还是连号的五张,你们单位发的奖金?没收上交了啊!哦,我昨天给你买了件新衬衣放后座上忘拿了,知足吧你!”王淑雅笑嘻嘻地说。
  “老爸,给你!”马小强从后面把一件米黄色新衬衣扔到恩军的腿上。
  “啊!”马恩军彻底地惊呆了……
  文博写于 2018-06-22日

  作者简介:樊文博,陕西扶风人。现居住在西安市长安区,从事软件开发,业余爱好写作。2017年开始在西安日报,西安晚报,陕西工人报刊发几篇散文,在西安晚报发表小说【晒饭】。微信搜索作者微信公众号wenbo168878关注后可以看到此作者所有文章。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