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70|回复: 0

[散文随笔] 寻觅王十万沟留下的岁月 文/流星 图/雪原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6 21:2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信息发布 于 2018-7-6 22:08 编辑

寻觅王十万沟留下的岁月

文/流星
图/雪原

114623bducruinc9wrum7o.jpg

  小时候,常听父辈讲王十万的故事和他们到王十万沟砍柴的艰苦情景:王十万家没置全,还差一个铁扁担;到了苏家塬,宁可给个馍,不给一口水;还有土剑、门转窝、石磨……。懵懂的年龄,不去想王十万的故事是否真实,父辈为了生活如何艰辛,只喜欢听父辈讲这些神奇的故事。
114627w7n3bfz5zu5he7ar.jpg

  随着年龄的增长,才知道王十万沟在永寿县内,是麟游县、永寿、扶风交界处的一条大沟,沟里有条漆水河,以河为界,西北属麟游县,东南属永寿,西南属扶风县,有“鸡叫一声鸣三县”之称。相传在很久以前,沟坳里住着一家王姓富户,家财万贯田连千亩,人称“王十万”,沟以人命名叫王十万沟,王十万为富不仁,对穷人十分苛刻,在磨子上揽粮添斗、在槽上拉牛顶账,逼得穷人流离失所、家破人亡,而王十万自然是愈来愈富,称霸乡里为所欲为,方圆几十里的大山都是他家的家产。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王十万的家产最终被一场漆水河大水冲光了,但王十万的故事依然流传,人们常形容谁家富裕就用“你家是王十万”,自今流传着一句民谚:“王十万家都没置全,还差个铁扁担”。
114628u219mfnqqsb91b22.jpg

  几十年来,处于对王十万的神奇传说和父辈在王十万沟砍柴的艰辛,总想去看看,亲眼看一下王十万留下的传说故事,亲身感受一次父辈当年的艰苦历程。看了王金虎老师的《王十万沟的回忆》后,这种想法更加强烈,想以图片的形式让父辈看到王十万沟今夕的变化,更想亲自寻觅父辈曾经的足迹,体验当年的艰苦岁月。
114628fxp0i02fpw0xmkxi.jpg

  周末,我们一行几人从扶风出发,经永寿县店头镇到达苏家塬村,从苏家塬村向北走少许路就进入王十万沟,如今通往沟底的路比父辈描述的路宽了许多,依旧没有硬化,只是铺设了碎石子,而且路面被往来的车碾的凹凸不平,转弯很急很陡,这也使我明白了难怪过去苏家塬人给馍不给水,特别像苏家塬依沟而住,地下水很深,在生产力不发达的年代,打一眼井很难,吃水要去沟里挑,下坡上坡路难走,挑水更难,使苏家塬人对水尤为珍惜。
114629kr91dd9fr4jdfqbp.jpg

  第一次进王十万沟,路况不熟悉,车沿着崎岖陡峭的山路缓慢向沟底行驶,时而一个急转弯,时而紧贴悬崖,向下看不到沟底,坐在车上,几个人悄然无声,高度紧张,不向左右看,都直直盯着前行的路。当年,父辈就是在这样的山路上不知走了多少回,由于当时水利条件差,靠天吃饭,庄稼很少,大量农村家庭缺少做饭的柴火,每年都要去王十万沟拉着架子车去砍柴,每次砍柴三天两夜,几个人结成伴,在山上砍下的柴,全凭人背,一捆一捆的背下来,一个往返好几里路,啃的是硬馒头,喝的是沟里的水,因为要赶路,晚上几乎不睡觉,睡也就是两三个小时,上山时由于坡陡,几个人合伙将一个架子车一个架子车拉上来。直到现在,每次谈起砍柴的事,他都伤心的说,出的力、受的苦无法描述,那时,都想不到有今天的好日子。
114630gjwkjx5k3o3eyryk.jpg

  车沿沟谷缓慢而下,道路两边,时而是数丈高黄土崖拔地而起,时而是突兀嶙峋的大石伸向路面,清晨的山谷,偶尔听见山鸡和各种鸟儿鸣叫,打破了山谷的幽静,山路上时而窜出一只小巧玲珑的小松鼠静看一下我们的车,又跳进树丛里消失了。突然,一块硕大的连山石展现在我们行车的前面,山石上有圆圆的“坑”,经过长久的风蚀日晒,已经模糊了,我们几个都不约而同的说“门转窝”,也就是传说中王十万家的头门,由于车难以停靠,我们只能远远的坐车观看。
114630ptm6226xjyxmxx2x.jpg

  三、四公里的路程,我们艰难的走了半个小时,终于到了王十万沟底,沟底十分宽阔,远远听见潺潺的流水声,一条由西向东的漆水河横穿而过,河水清澈见底,走过临时搭建的多孔大桥,站在沟底,仰望两边的大山,再也看不到当年父辈砍柴遗留在的足迹,山路已被郁郁葱葱的树木遮掩的严严实实,鸟儿在林间飞翔着,鸣叫着,清晨的太阳透过树林在河面上洒下点点金光,蝴蝶在花丛中翩翩起舞,蜻蜓在水面点水嬉戏。此刻,我们被眼前美丽的风光深深吸引住,忽然没有人说话了,变得哑然无声,仿佛融入寂静的山沟中,只有相机咔咔的快门声,留住曾经的苦难岁月和如诗如画的美景。我们沿着河流,想寻找水磨的遗迹,但如今已成传说了,河水缓缓向东流淌,岁岁年年,永不停息,带走了昨日的时光,但带不走曾经的苦难,遥想过去王十万因水而富的高傲,也因水而败的惨相,想象当年没有桥,多少个人在严冬砍柴背柴过河的艰难情景,在那艰苦的岁月,为了多少个家庭有烧饭的柴火,宁愿牺牲自己,不顾自身满目疮痍,依然用博大的胸怀,养育着多少个家庭和生命。流水易逝,记忆永存,今天,当我们不在为衣食住行担心的同时,要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生活,感恩父辈的辛勤付出,更要保护好王十万沟的一草一木。
114631r14kk8xt42um4t28.jpg

  我们穿梭在河与山之间,陶醉在这既有故事又有经历的原生态沟里,用相机贪婪的拍下山里的点点滴滴,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们恋恋不舍的返程了,人常说,上山容易下山难,也许走过的路熟悉了,上山时没有下山时那么紧张了,大家交流着体会和畅想,快到苏家塬时,我们才发现侧面山崖上的“土剑”(下山时紧张的没有看见),像一把倒插得利剑,虽然历经风雨的洗礼,但他依然伟岸,独自树立在山路旁,又像一位守护神,日夜守卫着王十万沟。
212657reoycy9vy4kp9ewy.jpg

  再见了王十万沟,过去的你传奇故事令人向往,再见了王十万沟,曾经的你让父辈备受苦难,再见了王十万沟,带着对你的回忆,带着对你的眷恋,更带着对你的感恩我走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