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93|回复: 0

[散文随笔] 豌豆飘香 文/刘三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0 17:2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家乡记事】
豌豆飘香

文/刘三省

  晚饭前,爹从生产队带回来一个消息,明天一大早去南场东侧的豌豆地里割豌豆,大一点的学生娃娃可以参加。
  我从小在农村长大,对于豌豆的个性、特点了如指掌。
  豌豆属于夏季粮食作物,与小麦成熟时间大致相同。在收割顺序上,一般是割完小麦再割豌豆。
  生产队这样安排,自然有它的道理:一是豌豆通常贴着地面生长,地面湿气大,一旦成熟不会像小麦那样担心麦粒被风吹落。二是小麦种植面积大,一旦忙开小麦收割,割豌豆的事情就顾不上,只能先放放。尽管如此,节气不等人,收割完小麦就得赶紧组织收割豌豆。
  豌豆作为夏季豆类植物,有些风格迥异、特立独行。它不像黄豆、绿豆、黑豆等秋季豆类植物那样,豆杆杆朝上长,在粗硬的豆杆上结豆角,豌豆是一种紧贴着地面扯藤拉蔓、缓慢生长的软体豆类植物,先开花、后结果。有人形象地把豌豆比喻为“公主”型粮食作物,揭示出豌豆从生长到成熟,娇娇滴滴、凄凄婉婉,给人一种娇里娇气、弱不禁风的感觉。
  就连豌豆开花也与众不同,就象一个个弱不禁风的妙龄少女,生气勃勃又带一点病恹恹的美。谷雨前后,柔柔弱弱、娇娇滴滴的豌豆开花了,一望无际的豌豆地里,长长的、软软的豌豆蔓上,开着一朵又一朵红中透紫透白的豌豆花,那种花瓣红红的、粉粉的,粉红中透着一丝淡淡的紫和蓝,散发出一股风格迥异的清香味,既好看,又好闻。
  在豌豆开花季节,每天放学回家的路上,学生娃娃们就会情不自禁的在豌豆地畔蹴下来,静静地观赏娇艳无比的豌豆花,肆意汪洋地呼吸着豌豆花散发出来的阵阵清香。
  豌豆花的花朵不大,却颜色纯正,花瓣娇嫩,惹来一群群五彩蝴蝶,围绕着豌豆花飘忽不定地上下翻飞。每一次蹴在地头看豌豆花,我都觉得是一种难得的精神享受。
  立夏节气过后,嫩生生的豌豆角长出来了,如果雨水充沛、日照好,到了小满,豌豆角角就会日渐变得成熟丰满起来。这时候,采摘一些嫩生生的豌豆角角生剥着吃,会有一种脆生生、甜丝丝的味道,既清香、又好吃。对于孩提时代无忧无虑的男娃娃、女娃娃,吃嫩豆角既是一种零嘴,更是一种享受。
  这时候,生产队就会组织妇女们专门采摘一些嫩豌豆角,分配给各家各户,让娃娃们由着性子生剥着吃或者煮着吃,煮了的豌豆角更美气,哪一种清香、哪一种味道,现在回想起来都是口舌生津,回味无穷。
  小时候,我们娃娃伙跟着大人跟会赶集,途中碰到临村的豌豆地,趁着大人不注意,就会悄悄地钻进豌豆地,摘一把嫩豆角解解馋。一旦被临村人发现,由于素不相识,免不了会招来几句毫无顾忌地训斥与责骂。同行的大人为娃娃的狗苟蝇营举动,感到非常的没面子,佯装不知,自顾自地蒙着头朝前走。
  芒种前后,豌豆角角日渐变得饱满起来,豌豆角角越长越大,越鼓越圆,让人喜不自禁。这时候的豌豆,已经没有了初夏时节的青春烂漫与生机勃勃,渐渐枯萎发黄的豌豆蔓上爬满一串串豌豆角,硕果累累的豌豆漾溢着盛夏季节的成熟风韵。
  当生产队大面积的麦子全部收割完毕,腾出手,就赶紧组织收割豌豆。
  收割豌豆允许大一点的学生娃娃参加,是因为豌豆的蔓蔓细,比较软,挨镰就断,割起来省力气,不费劲。
  一夜酣睡,清晨起来,爹在院子里磨完镰刀,看到我睡眼惺忪的样子,大声招呼我赶紧走。爹做事历来是个急性子,他拉着架子车走在前头,走得很快,我跟在后头一路小跑才勉强能跟上。
  我跟着爹来到南场东侧的豌豆地,生产队的男女老少陆陆续续都来了,爹放下架子车,蹴在地头用他娴熟的动作开始割豌豆,我蹴在爹旁边,学着爹割豌豆的样子,左手抓住豌豆蔓,右手挥动镰刀贴着地面割,豌豆蔓细,镰刀一搭,轻轻松松就能割断。割豌豆确实比割小麦要省事,用不着打捆,堆成摞摞就行。爹干活是个快手,跟着他干活,我常常有一种压抑感。
  慢慢的,我也悟出一些割豌豆的规律。左手把豌豆蔓抓紧,右手的镰刀尖对准豌豆蔓的根部,只要轻轻地搭镰一割,一大把豌豆蔓就会轻轻松松地割下来,既快捷,又干净。
  男人们干活泼实,到了地里就象一头牛,一门心思地蒙着头干活,割豌豆的速度既快又好。三个女人一台戏,女人到了一起,叽叽喳喳,有着说不完的话题。男人们对女人凑在一起叽叽喳喳,通常表现出一种难得的宽容,女人们在叽叽喳喳中拉下的活,在旁边的男人们悄悄地帮她们干了。
  人心齐,泰山移,生产队集体干活的好处是收割速度快,突击能力强,赶在吃早饭前,十几亩豌豆就割完了。
  开始装豌豆。学生娃娃们一个个争先恐后地从地头拉来架子车,一字型地在地头上排开,步步为营地往地里头推进,大家把割倒的豌豆一摞一摞抱起来,装到架子车上,塞紧,压实,架高,再用麻绳上下左右捆绑紧,扎结实。
  该回家了。大人们在前面负责拉车,学生娃娃使出浑身的力气在后面推车。一辆接一辆的架子车,犹如滚滚洪流,把十多亩豌豆如数拉回到生产队的场院里,顺手摊开,听大人们说,再晒个一两天就能碾豌豆了。
  两天后,碾完扬净的豌豆在生产队南场上堆了一大堆。生产队长天录哥善解人意,把一部分当天就分配给了各家各户,让村民们拿回去尝尝鲜。
  豌豆这种东西,炒熟以后味道非常窜,特别香,如果把炒熟了的豌豆磨成面,散豌豆面糊糊喝,满大街都能闻到豌豆面糊糊的窜香味。用豌豆面做成的豌豆粉也不赖,凉拌着吃、热炒着吃都挺好,风格迥异,味道独特,常常让大人娃娃垂涎欲滴。
  生产队自然要留下一部分,用来做精饲料,喂高角牲口。在农村,高角牲口少,精贵,不吃精料不好好长,干活没力气,通常要搭配一些豌豆、大麦等精料吃。
  在关中农村,高角牲口的特点是跑得快、干活效率高,远远赛过干活不紧不慢、四平八稳的关中牛,庄户人就舍得每天给它们喂精饲料。到了冬天,豌豆蔓又是家家户户煨炕做饭的好柴禾。
  好一个清香四溢、浑身是宝的豌豆!
  (选自作者即将出版的散文集《悠悠故乡情》)

  作者简介:刘三省,陕西扶风人,高级经济师,央企退休高管。爱好文学,喜欢在文字天地寻找生活乐趣。著有报告文学《一个女兵的梦》、长篇纪实文学《从职业军人到央企老总》《超越平庸》生活随笔《岁月心语》和企业管理著作多部。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