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15|回复: 0

[散文随笔] 【小说故事】我们村上的知青 文/高峰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7-11 19:2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小说故事】
我们村上的知青

文/高峰

  1968年,毛主席发出“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号召,全国上下欢声雷动,青年学生们争先恐后,到艰苦的地方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是年下半年,我们村上来了六名西安插队知青,三男,三女。这叫队长犯了难,男男女女的,往哪儿住呢?要是出个什么问题,那可担当不起呀!
  经过队委会研究,决定让队上几户条件好的人家,腾出几间房子,安排知青居住;吃饭问题,还是让条件好的几户人家轮流管饭,队里给些补助,总算把知青们给安顿下。
  那时我正在县城上高中。因年龄相仿,也都是学生,很快和知青成为朋友。这六名知青,至今我还清楚地记着他们的名字和特征。
  三名男的:一个叫A,浓眉大眼,虎背熊腰,脾气耿直,说话不讲情面,看见乌七八糟的事情就想管,遇到不平的事儿,就报打不平,活生生一副武二郎的架势;另外两个,是一对兄弟,哥哥叫B,戴一副金丝眼镜,看起来斯斯文文、白白净净的,言语不多,时常露着笑脸,喜欢写写画画;弟弟叫C,个头不高,黑里透红,外向型性格,和什么人都和得来,字儿写得很好。
  三个女的:一个叫D,白白胖胖的,个头不高,爱说爱笑,喜欢打圆场,当和事佬;另一个叫E,身材苗条,活泼好动,能歌善舞;剩下的那个叫F,细高个儿,性格腼腆,不大说话,像个大家闺秀,听说是大干部的千金。
  城里的孩子,从小娇惯,喜欢干净卫生,没干过庄稼活儿。队长心想:让他们下地干活,还得派上几个人照管,弄不好还要出什么事儿呢。为了省事,队长根据知青们各自特点,安排了过度性工作。队委会有的成员说:
  “大小伙、大姑娘的,就让他们干这些事,还不如让他们闲逛去呢” !
  队长笑着说:
  “娃们刚下来,两眼墨黑,先让他们干着,熟悉熟悉环境,和村民沟通沟通感情,了解了解村里的情况,等各方面都顺了再说,先这么干着吧”。
  A,负责村上治安,每天在村子里转腾,保证全村安全;
  B,配合会计工作,每天坐在队委会,帮会计写写画画,算账记工分;
  C,负责村内墙壁标语的规划书写和各户门前“村民公约”的制作;
  D,协助妇女队长工作,每天走家串户,化解矛盾、纠纷;
  E,负责组织业余文艺队,开会、地头歇息,教唱革命歌曲、教跳“忠字舞”,活跃文化生活;
  F,每天到管饭的村民家里帮厨,保证知青吃饱、吃好、吃的干净卫生、吃的心情舒畅。
  队长真是个天才,这样安排,知青都很乐意,他们各尽其职,认真负责,把安排给自己的工作,干得井井有条。没过多久,村子里面貌发生了很大变化,村容村貌美观整洁,大幅标语排列整齐;村子里再也没有调皮、捣蛋和吵吵闹闹的问题发生;知青的伙食也得到了改善。村民们都很高兴,说队长真有办法。
  城里的孩子爱吃零食,尽管每天负责管饭的人家,把自己家最好的东西拿出来给知青吃,可还是不习惯,吃饭时没胃口,到了晚上,肚子饿得“咕咕”叫,他们就到地里拔萝卜吃。萝卜这东西,本来是“生克熟补”性的,越吃越饿,吃的多了心里发酸,一个个都没精打彩地。队长一看不行,马上召开队委会,决定:把知青集中起来居住,给知青集体搭伙,队上派一位干净麻利的妇女,给知青做饭,知青的生活,比以前好多啦!
  记得是1969年的三月,公社通知召开知青大会(会后文艺演出)。我们村上的知青们,加班加点地排练节目,准备参加公社文艺演出。开会的那天早上,做饭的妇女给知青做的是包谷糁子稀饭和馍。知青们没有吃完就慌忙走了。做饭的妇女想:今天知青肯定回来的晚,下午给他们蒸些馍做面条。于是,就给剩下的糁子里放了些酵面,放在后锅里温着,等中午把面发上蒸馍。然后回家忙自己家的事儿去了。
  谁知那天会开的顺利,还不到中午饭的时候,知青们就回来了。三月的天气,人困马乏,肚子饥饿,浑身发软。不到吃饭时间,不好意思去叫做饭的妇女提前做饭。一个知青发现后锅里有剩下的糁子,每个人狼呑虎咽地吃了一些。
  不大一会儿,六名知青都感到肚子疼!趴在床边大口大口地吐白沫。恰巧这时,有个孩子跑到知青这里玩。一看这个样子,吓得赶快找队长。队长一看,吓得两腿打颤,他赶紧找大队书记汇报,书记给公社汇报,公社给县上汇报。
  不大一会儿,公社、县公安局、县医院,陆续到现场。看到这般情景,怀疑有人投毒?先把做饭的妇控制起来。那妇女正在家里干自己的事情,把发面的事情给忘的一干二净;一看民兵来了,吓得浑身哆嗦……。
  “把做饭的妇女叫来” !
  公安局长严肃的说。
  民兵们连推带搡地把妇女带进来。公安局长耐心地询问,妇女一一回答。
  正在这时,那妇女“哇”地大叫一声,说:
  “哎,我还没给知青发面呢” !
  她发疯似地跑进伙房,揭开后锅一看,锅里空空荡荡地。大喊:
  “不好了!知青把我发的酵子吃啦!”
  在场的人恍然大悟。医生立即给知青洗胃,挂吊瓶。过了大约个把小时,知青们恢复正常。
  经过这场虚惊,知青思想受到不同程度挫伤,家长们从西安赶来,看望自己的孩子;公社、县领导同意家长把自己的孩子带回家疗养。一个月后,知青们陆续返回(F由于患病一直没有回来)。不久上面给知青拨了建房款,我们村上给知青盖起四合院砖瓦房,生活设施一应俱全。
  后来知青们在队上表现都很好。A当了队长;B当了会计;C当了保管;D当了妇女队长;E被公社抽调搞文艺宣传。
  1969年冬我应征入伍;1972年以后,他们陆续回西安工作。由于多种原因,一直没有联系。一晃快五十年了,非常思念,每当我回想起这段往事,心里感到不是滋味。
  知青下乡时期的生活,是十分艰苦的。他们在农村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经受了严峻的锻炼和考验,丰富了生活经验,增长了做人才干,个个都成为栋梁之才。我衷心祝福他们:身体健康,心情舒畅,生活快乐,晚年幸福。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