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39|回复: 0

[散文随笔] 【民间故事】赵匡胤重返董家桥 文/吕松柏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9-12 2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民间故事】
赵匡胤重返董家桥

文/吕松柏

  扶风县与岐山县交界处,有一条大深沟,靠扶风境内的沟这边,有个小村庄叫殷家庄,这殷家庄就像一块小小的补丁,点缀在大深沟边沿上。传说北宋时期,距离殷家庄不远处,有座过沟的木桥,叫董家桥,别看这桥架在两县交界处的荒沟,却是通衢大道,一头连着扶风县城,一头通往岐山、凤翔、九成宫,每日行人往来,车马川流。按说,这座桥架设在殷家庄,应叫殷家桥,可为什么要叫董家桥呢?相传,那时候,这桥头上居住着董龙、董虎兄弟俩,这二人仗着有些拳脚功夫,龙为盘地龙,虎为坐地虎,欺行霸市,欺男霸女,这兄弟俩有个妹妹名叫董凤,嫁给了县衙门里的都头,因而这董家兄妹就像他们的名字一样,在此地盘龙卧虎,呼风唤雨。董家兄妹看中这块风水宝地,在桥头开了一家车马店,生意很是红火。
  这一天,车马店进来了一位客人,这位客人,青春年少,彪壮英武,满面红光,目光炯炯,周身上下穿戴讲究,手里提着一个笼子,里面装着一只松鼠。这个笼子有多精致,有多金贵,暂且不说,单说笼子里面的那个松鼠,就非同一般,那松鼠,脊背花花绿绿,花的鲜艳,花的惹眼,笼子是圆筒形的,有框架,可转动。松鼠踩着笼子跑,笼子就飞快的转动起来,笼子上系着一个小小的铃铛,松鼠跑,笼子转,铃铛响,声音响亮清脆,吸引来一圈人围观。
  要问这人是谁?这人不是别人,他就是大宋的真龙天子赵匡胤。只不过,这时候的赵匡胤,还是一个小青年,这小青年赵匡胤,人虽小,却早有雄心壮志,心想着要治乱世,理太平,将来要干一番大事业。他为了遮人眼目,就装扮成一个提笼玩鸟,掐猫逗狗的纨绔子弟,表面看是无所事事,游山玩水,实则是想观世事,察民情。
  这天,赵匡胤从宝鸡附近的箭括岭下来,一路过凤翔,经岐山,来到董家桥,准备到扶风县城安歇。当他路过殷家庄,走到董家桥车马店门前时,听见车马店大院里吵吵嚷嚷,寻声望去,只见几个大汉吆吆喝喝,推推搡搡,将一个衣衫褴褛的干瘦老头儿赶出大门,摔倒在门外大街上。那老头跌跌撞撞,从地上爬起来,踉踉跄跄爬到门口,呼天抢地的哭喊:英儿!英儿!我要我的女儿!你们还我英儿,还我英儿——
  一时间招引来许多人驻足围观,赵匡胤混在人群里,不动声色,观察动静,围观的人群中,有人询问干瘦老头儿是何缘故,如此悲伤?干瘦老头抽抽泣泣,断断续续说出情由。
  原来,这老头是从甘肃逃难到陕西扶风来投亲的,不料亲戚病故,父女两人在这里举目无亲,只好流落街头乞讨。车马店的二掌柜董虎看到这姑娘虽缺穿少戴,却生得长脖儿,细腰儿,身材苗条,虽未梳洗打扮,却如芙蓉出水,有几分天然颜色,于是就打发人从中说合,想娶她做三房,还热情招呼着父女两人住进车马店,说定二十两银子作为彩礼钱,又写了一纸人钱两清的凭据。谁知,这董虎竟然心怀叵测,写了字据不付钱,虚钱实契,就来娶人,父女俩不从,董虎就强霸硬箍,威逼英儿与他圆房,英儿拼死抗争,董虎恼羞成怒,将英儿囚禁起来,又将老头赶出车马店。老头一边哭诉,一边“英儿,英儿”的叫喊女儿的名字,众人听罢,交头接耳,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正在这时,却又见几个大汉吆吆喝喝分开围观的人群,牵着一匹毛驴朝车马店里赶,毛驴的背上,驮着满满的两筐木炭。一个满脸被木炭涂抹得乌黑的壮年汉子,死命抱住毛驴的脖子,斜着身子不让毛驴前行,只见那几位彪壮汉子,围着毛驴,前面拉的拉,后面赶的赶,还有两个人不住的用皮鞭抽打紧抱毛驴脖子的黑脸汉子,吆喝他快放开手,那黑脸被这伙人打得鼻青面肿,却就是不肯松手,嘴里一个劲儿的大喊大叫:“我不卖给你们,我不卖!青天大白日,强盗抢人啦!”这时,从大门里出来了一个五大三粗的胖汉,满脸横肉,铜铃眼,络腮胡,下巴一歪大声吼道:“嚎什么嚎?谁是强盗?”这胖汉,就是车马店的店主董龙。听见门上吵嚷,就赶了出来。黑脸卖炭人见董龙喝问,就分辨说:“我这两筐木炭已经谈好了买主,人家定钱都给了,这帮人却硬下手,强行赶驴,把我强拉硬扯到这里,不是强盗是什么!”络腮胡的铜铃眼睛一瞪,吼道:“少啰嗦,别人给你的钱少,我给你的钱多。快把毛驴往院子里牵,卸下木炭就给你钱。”黑脸说:“上一次也就是说卸下木炭就给钱,结果一个钱都没给,还挨了一顿打,今日说啥都不进你这院子去。”董龙眼珠子一瞪:“不进去?由了你啦?快往进拉!”说完大手一挥,身边的打手们见主人这手势,立马三下五除二,将紧抱毛驴脖子的黑脸拉到一旁,拥拥挤挤,骂骂咧咧,将毛驴赶进车马店,黑脸哭喊着撵进大院,那董龙使个眼色,打手们就闭上大门,驱散了围观的人群。
  这半晌,赵匡胤站立在街边,目睹着车马店门口发生的这一切,不由得心事连连,疑虑重重,心里暗想:这卖木炭的黑脸汉子进去会不会挨打?董龙当真给不给他钱?还有,干瘦老头儿的女儿现在怎么样了?她被囚禁在哪里?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了?赵匡胤越想越着急,越想越生气,按他这脾气,没见到的不平事,不知道也就罢了,可是一旦见到了,知道了,心里就觉得像是有一块石头压在胸口上,要不弄清这一切,他的心就难以平静,仿佛感到连呼吸都困难。赵匡胤决心要弄清楚这些事。他想了又想,心里头有了主意。
  于是赵匡胤就上前叫开了大门,说是要住店。门口立刻跑出一个招呼客人的门房先生,上七眼下八眼地把赵匡胤打量了一番,门房见眼前这位客官,周身上下绫罗绸缎,手里提着金贵的鼠笼,肩上斜跨着一个沉甸甸的小包袱,门房一眼就看出,眼前这人,非同一般,定是有钱的主儿,立马堆出一脸笑容,殷勤招待,小心伺候,拣车马店最好的房间让赵匡胤住下,又殷勤的沏茶斟酒,打水洗尘,安顿停当后,这才笑嘻嘻的告退。
  却说赵匡胤住下后,怀着心事,出了房间,栓了门,上了锁,来到大院里,装作信步溜达,暗暗观察动静。这个车马店,院子很大,靠后面有一道月亮门,将整个大院分为前后两院,前院房舍鳞次栉比,历历在目,后院情景如何,却不得而知。赵匡胤正在徘徊疑惑,忽然看见地上有一个显眼的毛驴蹄印,再仔细一看,毛驴蹄印朝后院的月亮门方向去了。赵匡胤心里暗想,这清晰的毛驴蹄印,一定是刚才那位卖木炭的黑脸汉子的毛驴走过后留下的,正好这时从后院里传来一阵毛驴哭嚎似的的叫声,赵匡胤就顺着地上的毛驴蹄印,朝后院走去,快到月亮门前时,看见门旁边挂着“来客止步”的牌子,赵匡胤就斜着身子,探头向后院里面观看,果然看见毛驴就拴在一棵碗口粗的榆树上,却不见毛驴的主人在哪里?赵匡胤举目四望,看见后院比较空旷,房舍也零零星星,杂草乱树丛生,蜂蝶飞舞,鸟雀争鸣,而在杂草乱树中间,只有一条细细的小路,通往最后面的一排低矮的房舍。看来这后院平日很少有人进出,却为什么要将毛驴拴在这里?赵匡胤正在暗自思忖,忽然听见从最后面那间低矮房舍里隐约传来女子嘤嘤的哭泣声,赵匡胤心想:如此荒院,怎么会有女子啼哭?莫非那干瘦老头儿的女儿就被囚禁在这里?还有,既然毛驴拴在这里,可那卖木炭的人此刻却又在哪里?赵匡胤正想闪身进月亮门看个究竟,不料回头一看,只见前院里有人进进出出,来来往往,而且还有两个人,站在不远处,目光正瞄准他盯着呢,看那模样,只要他一旦进了月亮门,他们就会喝喊着追赶过来的。一见这光景,赵匡胤只好回转身子,踩着细细的小径原路返回,心里想,待我先回房歇息,等到天黑后再作打算。
  正所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话说赵匡胤回房,早早安歇下来,打算半夜三更悄悄潜入后院,查看动静。谁知还未等他行动,自己早就被人算计上了。原来,早在赵匡胤在车马店前台要求住店时,前台招呼客人的那位门房,一双贼眼就已经盯上了他,那门房见赵匡胤穿戴不俗,鼠笼精致,笼中的松鼠更是华丽惹眼,特别是赵匡胤斜跨在肩上的那沉甸甸的小包袱,估计里面不知包着多少金银珠宝,看着这个客人的包裹行囊,门房脸上不动神色,心里头却直发痒。门房把赵匡胤领到客房住下,安顿停当后,立马就跑到董龙那里,竹筒倒豆子一般,将赵匡胤的情况如此这般的向主子董龙说了一遍。再说董龙董虎开的这车马店,不但明里生拉硬扯,连抢带夺,还在暗里图财害命“歇黑店”,一些远路单人独行的客商,但凡多带钱财的,不明事理住进车马店,会被“迷魂烟雾”迷昏,不省人事,惨遭毒手,店主得了钱财,将遇害客商的尸体投入后院枯井里。神不知鬼不觉。当下这董龙听完账房的一席话,诡秘的一笑说:“那好,就按以往的老办法行事,得手后,给你另有重赏。”
  再说赵匡胤天黑后躺在床上,心里有事也睡不着,他心想等到三更过后,就悄悄去后院,找那位哭泣的女子问明情况,再看能不能找到那位卖木炭的汉子,如果能找到,就一同救出他们,连夜逃走,如果他们被打伤,行走不便,那就天明后去扶风县衙告状,告发董家兄弟的罪恶。人脏俱在,证据确凿,纵令他巧舌如簧,也难逃脱干系。心里正想着,忽然听得一声鸡叫,赵匡胤知道,民谚有句“鸡叫头遍打三更”的谚语,估摸已经到三更了。赵匡胤准备起身下床,却感到头脑晕晕乎乎,身子沉甸甸,想起身却起不来,就鼓了鼓劲,不料还是起不来身。他哪里知道,有人已经趴在窗外,给他房间里吹进了迷魂烟雾,这会儿药力产生作用,赵匡胤已经浑身无气力了。不过,这会儿他头脑还是清醒的,几次起不来身,他急了,咬紧牙关使出猛劲,想坐起身来,谁知这一下,非但没有坐起来,反而失去了知觉,竟啥也知不道了。
  不知过了多久,他才从昏迷中清醒过来,感到浑身疼痛,一抬胳膊,手指撞到潮湿的墙壁上,四下一摸,全都一样,抬头一看,头顶上只有筛子大的一块亮光,亮光里还点缀着两三颗明亮的星星,赵匡胤这才明白,他掉在井里头了,再仔细摸揣,在他的身下,是一条胳膊粗的树根,从井筒这边伸出来,再从那边的壁缝里扎进去,在井筒里架成一座“独木桥”,赵匡胤恰好就掉落在“桥”上,该着他命大,被这树根挡在井筒半中腰卡住,才没有掉到井底摔死。当下赵匡胤忍着巨疼,踩着当年打井人上下时留下的“脚窝”,脚手并用,连蹬带攀,这才爬上了枯井口,一看,距离这井口四五步远处,长着一棵粗壮的椿树,这井筒里的“独木桥”,就是这椿树扎到地下的根了,椿树的根不是须根,而是颜色白白黄黄,粗粗壮壮,像树上的枝杈一样的杈根,这才将赵匡胤拦在半空中,没有掉落到井底摔死。赵匡胤爬上井口,有心去救暗房中哭泣的女子,却又转念一想,自己孤掌难鸣,没有帮手,加之人地生疏,一旦被发现,不但救不了那女子,就连自己也恐难逃脱。有心转身回房间,取回他的行囊和松鼠鸟笼,又一想,自己都被人家投进了枯井,随身所带之物恐怕早就成为人家的了。也罢,先逃出去再说,等我赵匡胤有了出头之日,再来捣毁你这董家黑店。于是赵匡胤就趁着朦胧的月色,从后院矮墙上翻越过去,消失在茫茫的夜幕之中。
  一晃过去了五年。
  五年后秋日的一天傍晚,年轻的赵匡胤带领一支人马,在兴平一带打了一个大胜仗,准备天黑后在马嵬安营扎寨,顺便去杨贵妃墓上看看,手下有人插话说,马嵬距离扶风不远了,扶风的法门寺,是前朝的皇家寺院,唐八位皇帝六迎佛骨,咱还可以顺便去扶风法门寺看看。一提起扶风,赵匡胤立即想起了扶风的殷家庄,想起了殷家庄的董家桥,想起了董家桥的董龙董虎,想起了那口枯井,历历往事涌到眼前,一腔怒火腾腾燃烧,当下决定,大队人马留在马嵬,再挑选出二三十个精壮干练、武艺高强的军士,组成一支精锐部队,由他亲自带领,快马加鞭,火速奔驰,赶在三更之前到达扶风殷家庄。很快,一支精锐小分队组成了,赵匡胤一声令下,飞奔扶风,果然赶在三更时分,赶到了董家桥头。月色朦胧,四野寂静,月光下,车马店还是那个老样子,只是缺少了干瘦老头的哭泣,缺少了卖木炭汉子的挣扎哭叫。赵匡胤挥挥手,兵士们蜂拥而入,进了车马店,董龙董虎双双还在被窝里做着美梦,措不及防,就被擒拿住了。
  赵匡胤自从逃出车马店后,就打听过了,这个董家桥车马店里,用的都是与董家有连带关系的七姑八姨,五舅六叔,这些人互有连带,织成一张关系网,唯利是图,手段毒辣,董龙董虎还仗着妹妹董凤嫁给了县衙里的一个都头,倚官挟势,里勾外联,干尽了欺男霸女、欺行霸市的勾当。因之号令手下,凡是这车马店里的人,统统赶出车马店,然后放一把火,烧了车马店,董龙董虎亲眼看着自己经营的车马店化为灰烬,气得哇哇大叫。再看看这个领头的赵匡胤,分明就是提松鼠笼的那个小青年,心里纳闷,这人明明已经被扔下枯井去了,怎么还活在世上?莫非这帮人是被我以前害了的鬼魂?就问赵匡胤:“凡是被我扔下枯井的人都死了,你怎么还活着?”赵匡胤为乡亲除了害,报了仇,解了憋在心头的闷气,心里头正得意,见董龙问他,想起枯井里的那个卡住自己的椿树根,灵机一动,随口而出:“告诉你,井里有一条黄龙,将我托了起来。”董龙听了,疑惑的问:“井里有黄龙救你?你莫非是真龙天子?”,赵匡胤正在兴头上,也就撵着话茬一拍胸膛随口说道:“没错,我就是真龙天子。”说罢仰头哈哈大笑。他手下的这些人,一听说赵匡胤是真龙天子,可高兴了:“呀,原来咱们大哥是真龙天子?怪不得他这样智勇双全!”有的说“大哥是真龙天子!咱们今后要跟着大哥好好干!”这么一传十十传百,赵匡胤是真龙天子的话头,就这样传开了。他手下的将士都忠心耿耿的跟着他东战西征,以后果然建立了大宋王朝。
  赵匡胤重返董家桥,杀董家兄弟为民除害的故事,世代流传着。当年董家桥车马店的遗址,殷家庄的老辈人还能够指点出来,现在遗址上还能捡到断砖碎瓦片。说也怪,直到现在,也只有殷家庄方圆三五里的一小块范围内,生长着一种松鼠,背上的花纹独特,颜色鲜艳,挺机灵,很难捉到。据说解放前,在西安、宝鸡的宠物市场上,殷家庄的松鼠,要比别处的松鼠多卖一块银元哩。传说这松鼠就是当年赵匡胤连夜逃跑时留在车马店的。
  2018年8月28日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