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400|回复: 0

[散文随笔] 凋谢的梨花 文/高峰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0-11 09: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
凋谢的梨花

文/高峰

(一)

  一个狂风呼啸、大雨瓢泼的夜晚,梨花披头散发赤身裸体,抱着她两岁的女儿,从十楼的窗户上跳下。她和女儿的头象摔西瓜似的,脑壳粉碎,脑浆四溢,殷红、殷红的血和雨水混合在一起,如同溪水般流淌,惨不忍睹。看热闹的人们,把楼下围得水泄不通。
  一溜子警车疾驶而来,发出惊心动魄的嘶叫声,霓虹灯似的警灯忽啦啦地旋转,划破寂静的夜空。公安人员各持家伙,手忙脚乱地围着死人转圈子,镁光灯乎闪乎闪地,照得人们睁不开眼睛。梨花和女儿的尸体,不知被翻腾了多少遍。后来蒙上白色的单子,抬上救护车,拉走了。
  翌日,A市晚报头版头条,刊登出一条标题赫然的消息《傍大款女子旦某,情途末日,飞身跳楼》!
  梨花的真实名字叫旦礼华。解放前,她祖父母领着他爸旦东子,逃荒到B市,在城北边安了家,那时旦东子还是个孩子。当时,这一带荒无人烟,从外地逃荒过来的难民们,就在那里搭个棚棚,将就着住下,靠打零工、拾荒过日子。
  旦家老俩口,一辈子吃了不识字的苦头,再穷也要让孩子上学读书。解放后,他们的日子开始好起来,旦东子从建筑工程学校毕业后,到某工程队当技术员,认识了本队材料库管理员王惠兰。王惠兰也是个苦命的孩子,她父母是和旦东子的父母一起逃荒过来的,也住在这里,因为当时的情况,外来人人地陌生,社会关系闭塞,姑娘家在本地找对象很难,因此都是“儿女乡党缘”。“乡党见乡党,两眼泪汪汪”,对旦东子和王惠兰来说,更有一番说不出的苦衷,两人经常在一起交谈,时间长了便蒙生了爱情,那年腊月二十八喜结良缘,全家人欢欢乐乐地过了个新年。
  来年三月,桃李芬芳的时候,生下一个又白又嫩的女儿。这丫头一生下来与众不同,容貌不凡,简直是:
  肤如桃色眼有水,柳叶细眉似燕飞,樱桃小口吐丹霞,哭声更比铃铛脆,活托托一副仙女胎儿。
  起个什么名字呢?旦东子和媳妇挖空心思,总想不出个合适的名字来。旦东子说:
  正月十五晚上,我看人家放礼华,五光十色的,好看极了,再说咱们刚刚过上好日子,我看就叫礼华吧!
  王惠兰连声说好。
  旦东子家旁,有几棵梨树,每年三月时节,梨花盛开,雪白的梨花象朵朵白云挂在树枝上,惹得蜂、蝶飞舞,行人止步观赏,依依不舍。旦礼华和梨树一起成长,在梨花盛开中增姿添色,简直和梨花一般美丽。所以,人们都叫她梨花。
  梨花上初中的时候,已经是有名的美人儿。谁见了都想多看上几眼。一次,班主任把她叫到办公室,堵住门抱住她就亲,正好被一个老师看见,才解了围,梨花的脸红得象灯笼似的,一口气跑回家,爬在床上抱头痛哭。梨花妈知道后,立马跑到学校,一脚将教室门瞪开,抓住那个班主任的领口,就往外拉,几个左右开弓的耳光,打的那个班主任嘴上流血,不知道东南西北。校长、老师拉都拉不开。好说歹说,才把王惠兰拉到校长办公室,直到校长答应开除那个班主任,才算了事。从此,王惠兰的“母老虎”名声就传开了。
  出了这样的显眼事情,梨花在这个学校呆不成了,只得转到别的学校上学。俗话说:“鲜花枝头蜂、蝶多呀”梨花上高中的时候,还算太平。
  有天晚上下了晚自学,梨花回家出了校门,刚拐进一个胡同,忽然后面扑上来一个人,紧紧地抱住她,硬往黑胡同里拉。梨花拼命地呼喊,危难之时,一个青年冲了上来,将流氓打倒,同学们把流氓扭送到派出所。这个青年不是别人,正是梨花的同班同学赵勇,大家一起把梨花送回家。
  打那以后,梨花有事都愿意找赵勇,她觉得赵勇是她心中的偶像,是英雄,和赵勇在一起,心理平衡、快乐、有安全感。
  说起来也巧,那年高考,梨花和赵勇考入同一所大学,而且分在同一个班,两人的关系更加密切。赵勇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家庭虽不算富裕,但也算过得去。梨花的父母长期在外地,从小把梨花扔在家里,她奶奶是个重男轻女、封建思想顽固的人,打心眼里不喜欢梨花,因此梨花从小缺少家庭温馨,也不喜欢回家。大学时期,梨花和赵勇相伴而行,星期天、节假日,都是在赵勇家里度过的。赵勇的父母待梨花如亲生女儿,百般爱戴,这是梨花缺少家庭温馨的心灵,得到莫大的补赏,她感到这才是真正的家。

(二)

   一晃几年过去了,到了大学毕业的时候,梨花和赵勇一起前往A市谋职。刚去的时候,工作很不稳定,收入也很微薄,他们租住在简陋的民房里,开始连床都没有,只好打地铺;后来慢慢地添置了一些简单的生活用品,两人相依为命,省吃俭用,艰辛度日,过着平淡安稳的日子。那年春节,梨花的父母邀赵勇的父母吃饭,对这些年来对梨花的关照表示感谢,并提出决定双方儿女婚事的要求,从此赵勇和梨花的婚姻关系正式确定下来。
  一个偶然的机会,梨花进了一家销售公司,这家公司是做玩具模型生意的,以前生意十分清淡,收不付出,不知是老板走了财运,还是梨花漂亮的脸蛋招来野蜂,至从梨花到了公司,四面八方的老板们蜂拥而至,定货单不断,头一个季度,公司盈利300万,把个老板高兴得几乎跳了起来,将梨花的薪水一下从1200元调到2200元,比公司的老职员高出多半截。老板处处对梨花高几眼看待,又是发奖金,又是升工资,使梨花的身价倍增。
  这时,梨花开始飘然起来,她真正领略到自身的价值,她开始打扮起来,招手停式的头发,过膝式的超短裙,加上轻装淡描,直观效果非同寻常,人显得更精神、更漂亮,同事们都投来羡慕的眼光,梨花陶醉在自我感觉美好的心境中。
  这家销售公司的老板叫张万年。据说祖上风水不好,人丁不发旺,他上边的几个叔伯都早年夭折,他的几个兄弟生下来没见几天阳光就死了;他出生后,父母怕他跟着前面那几个短命鬼兄弟走了,特意给他起了这个名字,意思是保佑他长命百岁。
  张万年是南方人,40出头,个头不高,一身的肥肉,人长得不大标致,可这几年做生意,手头有钱,媳妇长得怪漂亮的,一个女儿已经10岁。据他媳妇给人讲,张万年是个浪荡货,整天夜不归家,在外边风流。
  至从梨花来到公司以后,公司的职员发现一个共同的秘密:不光是梨花爱打扮,连张万年经理也开始收拾起来,整天西装革履,油头油脑,还特别喜欢照镜子,有时对着镜子自乐;另外,就是张万年时常时叫梨花到他的办公室,每次去的时间都比较长,接着就是两人一起外出。
  张经理又叫梨花去办公室啦!
  张经理又和梨花出去啦!
  张经理又给梨花长工资啦!
  大家窃窃私语,在一起嘀咕。
  梨花的工资象甘蔗拔节,“蹭”地往上升——3500元、4500元、5000元、6500元,其他职员心里痒痒地,一个个心生妒忌。
  张万年和梨花到底在干什么?
  这个谜很快就被揭开。张万年以给梨花许愿为诱饵,很快就使梨花坠入情网。白天他们在办公室里打情骂俏,楼楼抱抱,捏捏揣揣;晚上他两到外边找地方风流。梨花天天撒谎,说公司里忙加班。起初,赵勇信以为真,自然也就不在意了;后来时间长了,他觉得不大对劲,怎么这个公司天天加班呢?
  赵勇是个血性男儿,他暗下决心,一定要搞个明白。那天下午下班后,赵勇早早地在公司附近观望,公司的人下班都走了,就是不见张万年和梨花的面。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看见一男一女挽着胳膊出来,梨花熟练地钻进奥迪,张万年一踩油门,一溜烟开走了。赵勇拦了辆出租紧随其后;车穿道拐弯,在一家夜总会门前“嘎吱”停下,两人搭臂款款进入……。
  赵勇象喝醉了似的回到家里,躺在床上,脑子里直冒火星,他怎么也想不到,和他风雨同舟,相依为命的女友,竟然会这样?他苦苦寻思,百思不得其解。大约到了凌晨1时许,梨花装模作样地回来了,还抱怨今天公司加班时间太长,骂张经理对职员太苛刻。这一宿,赵勇神情自然,平和得象往常一样。
  第二天早起,赵勇正儿八经地对梨花说:
  你不要演戏了,昨天晚上你到底去哪里了?
  在公司加班呢,不信你问张经理去。梨花理直气壮地回答。
  那时张经理和一个女人正在某某夜总会的包间里,我能去那里问他吗?赵勇含沙射影地说。
  你无耻、无聊、无赖,暗地跟踪人。梨花脑休成怒。
  梨花的脸由红变白,由白变青,最后变成猪肝色,她躺在地上打滚耍泼;然后寻死觅活,要赵勇还她清白,不然她永世不回家!
  梨花象旋风似的转身走了,再也没有回来;赵勇也不可能去找她。现在,他的心里很平静,象切除了一块毒瘤那样轻松。一心一意的去干他的事业。
  梨花泪汪汪地回到张万年的办公室,张万年看她这般模样,问道:
  看把你委屈的,谁欺负你啦?
  咱们的那些事情,让我男朋友知道啦,我和他已经分手了!以后,我没地方去了!梨花说着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当什么事情,分手了好呀!,我给你租个地方住着,咱们往后不是更方便了吗,再也不用提心吊胆啦!等你给我生个带把儿的,我就名正言顺地娶你,和我老婆离婚。
  梨花扑进张万年的怀里,两个人又快乐起来。
  之后,张万年和梨花更加放肆,整天嘶混。无风不起浪,终于有一天,这股风刮到张万年老婆的耳朵里,她气极败坏地闯进公司,抓住梨花的头发,就往桌子上撞,巴掌雨点般地落在梨花脸上,打得她头青面肿,满脸血迹。
  张万年老婆边打边骂,污言垢语不堪入耳:
  你个没脸没皮,害人的骚狐狸精,凭你那张脸蛋,勾引我男人!
  我扒了你这狐狸精的皮,撕了你这狐狸精的脸,剜了你那块骚东西,看你往后拿啥去给男人骚轻!
  张万年老婆还嫌不解狠,动手就抓梨花的下身,梨花只有招架,无力还手;她坐在办公室的地上,有气无力,哭成个泪人儿。
  这可给公司的职员们出了一口闷气,不但没人同情,狠不得也上去打两下。张万年见老婆把梨花打成这样,上前阻拦,被他老婆狠狠地打了几个耳光子,指着鼻子骂道:
  你个不要脸的东西,吃了自家偷人家,看我打你岁娘,心疼了吧?有本事你就把我离了,把你岁娘娶回家!
  骂得张万年灰溜溜地夹着尾巴钻进办公室,再也不敢露头。
  梨花只好搬进张万年给她租的房子。那一夜,她的眼泪象断了线的珍珠,打湿了枕头。她想到自己一个清清白白的女子,不慎掉入张万年的魔掌,不仅失去宝贵的贞操,失去了共患难的男朋友对她的诊爱,而且受了那么多的耻辱,现在人不人,鬼不鬼的,活着也是一具没埋的僵尸,实在没有意思,她想到了死。可是当她想起自己年迈的父母时,她又不能去死,死了谁给他们养老送终?谁给他们披麻戴孝呢?想到这里,她的眼泪一阵阵地涌出,心里刀剜般的疼痛。尽管张万年百般哄骗,梨花还是快乐不起来。
  梨花即将分娩,张万年特别的高兴,他睡觉都在做生儿子的美梦。可是事与愿违,梨花生下来的偏偏是个闺女,这是张万年大为扫兴。他对梨花的兴趣热情,一下子降到零度。
  张万年时常当着梨花的面发脾气,动不动就摔碟子打碗,指桑骂槐:
  养个鸡还下个双黄蛋呢,怪不得人家都说婊子生不出带把儿的……”
  张万年的刻薄、冷嘲热讽,撕碎了梨花最后的一点自尊心和希望。她彻底地死心了。
  梨花在公司做业务时,认识了一个香港老板。这个老板叫郭得标,60多岁,北方人,个头不高,瘦得象个猴子。别看郭得标年近黄昏,但淫心不衰,他虽然有家有舍,有儿有女,却仍然有好“吃青草”那一口。她背着妻儿买了套房子,专门包养二奶玩弄,三天两头地换女人,越玩瘾越大,越玩情趣越高。
  梨花和郭得标有过几次来往,但还没有染乎在一起。她从郭得标平时的眼神、举动里,看出他是个好色之徒。梨花见张万年靠不住了,便在郭得标身上打主意。她给郭得标打电话,诉说苦衷,郭得标连夜开车把梨花接走了。
  郭得标见了梨花,乐得猴尾巴都翘起来。看他那个疯狂样儿,简直要把梨花吃了。他跃跃欲试地“上了马”,没来几下,脑袋就耷拉下来,再也上不去了。
  郭得标的自尊受到莫大的打击,觉得怪失面子的。他要表现自己,挽回自己的尊严。来真个的不行,干脆把嘴、手都用上,搞得梨花哭笑不得。和郭得标在一起的时候,梨花没有快乐,只是逢场应付。
  郭得标每次走的时候,都会摔给梨花一沓子钱,足够她娘两花的。虽然没有快乐,可梨花还是盼望郭得标回来的趟数多一些,因为回来的趟数多,郭得标就摔的钱多吗!
  张万年四处打听梨花的下落。后来,通过公司的一个心腹,知道她在郭得标那里,他立马找到郭得标那里,怒气冲冲的打了梨花两个耳光,接着和郭得标厮打起来,......。
  于是,就有了开头那一幕。

(三)

  梨花哭干了眼泪,悲愤地走了。留给他年迈父母的还是流不尽的眼泪。
  一年之后,某某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王惠兰发疯似地扑向被告席,连撕带打,昏倒在地,被法警抬出法庭。
  法棰声中,尘埃落定:
  张万年被判处无期徒刑,民事赔赏30万元;郭得标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民事赔赏20万元。两犯当厅交付了赔赏金(支票)。
  梨花火化的那天,赵勇顾了车,搀扶着两位老人,把梨花送到殡葬馆,他亲眼看着给梨花整容,然后把她送到炉口。炉膛内燃起熊熊烈火,发出“啪啪”的爆裂声。
  赵勇默默地站着,眼里流出晶莹的泪花。他觉得自己尽到了一个人的职责,心里十分坦然。
  王惠兰披头散发,整天拿着那两张支票,在大街上嚎叫。
  人都说她疯了!彻底疯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