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60|回复: 0

[散文随笔] 忏悔 文/高峰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0-11 22: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短篇小说】
忏悔

文/高峰

  乌云追逐着火烧般的晚霞,西边的半拉天空黑里透红;谈黄色的夕阳失去余辉与活力,象只泄了气的皮球,慢慢地沉落下去。夜幕犹如一块黑色的大篷布,把大地严严实实地覆盖起来。又一个夜晚降临了。
  伍静独自坐在摆满饭菜的桌旁,静静地等待丈夫归来。她焦急不安,一会儿到窗口瞧瞧,一会儿到楼下转转,还是不见丈夫的身影。她决定去单位看看,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近日来,闻风时常很晚才回家。为了那个攻关项目的难点问题,他和同事小吴一起加班加点地干。时间一天天地过去了,仍然没有突破性进展。闻风苦恼及了。
  此时,他和小吴俩人还在办公室工作,他两并排儿坐着,一遍又一遍地复查数据资料。
  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寂静。只有那棵凤仙树的枝叶,在秋风吹拂中发出“沙、沙”地响声;那树影儿映在窗户玻璃上,不停地晃荡,黑乎乎地怪吓人。
  伍静忧心仲仲地来到办公室前,突然听到办公室里男女说话的声音。顿时,她全身神经都敏感起来。她蹑手蹑脚地来到窗前,把身子紧紧地贴在窗户旁的墙壁上,踮起双脚、屏住呼吸、斜着眼睛向里窥视。
  她隐隐约约地看到:
  丈夫和一个烫着发的年轻女人并排儿、挨个儿地坐在一起,脸儿几乎贴在一起......!
  一股“醋意”油然而起。她铁了心,今日个非看个水落石出。
  恰巧这时,小吴从资料中查出一个错误的数据。她欣喜热狂地惊叫:
  闻工!快来看,我找到了,咱们成功啦!
  小吴激动得抓住闻风的手,跳了起来。
  伍静从窗外看到他两的身影,听到他两的笑声,仿佛当头挨了一棒。她脸色蜡黄,四肢无力,一屁股坐在地上。她极力控制自己的感情,双手捂着脸,跑回家里,一头扑倒在床上。
  闻风的心情特别的畅快,他春风满面地推开家门,见妻子躺在床上,便温情地问:
  你不舒服吗?我陪你去看看。
  我舒服的很,不用你来管!你哪来时间陪我呢?伍静冷不丁丁地说。
  伍静,我告诉你个好消息,你听了保管高兴!闻风说。
  我没有兴趣听你的消息。不知是女人的消息?还是男人的消息?伍静阴阳怪气地回答。搞得闻风闷头转向。
  你今日咋回来的这么晚?做啥去了?伍静故弄玄虚地试探丈夫。
  哪儿也没去,在办公室里复查资料呢。
  你一个人在办公室里?还是和其他人在一起?
  我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闻风知道妻子多疑,怕节外生枝,若无事地答道。
  就你一个人吗?伍静故意把那个“吗”字拖得长长地。
  闻风默不作声。伍静终于控住不住自己,大哭、大闹起来。闻风一时被她搞得没了主意,她如实的向妻子解释,伍静压根儿不信,反而哭闹得更厉害,竟然连污言垢语都吐出来。
  闻风自知无法收场,心想等妻子冷静下来再作解释,有意回避走了。闻风前脚出门,伍静就迫不及待地跟在后面。窥视丈夫的行踪。。
  十月的夜晚,秋风萧萧。闻风漫无目的地徘徊在夜色茫茫的大街上,带着寒气的夜风,把他浑身吹得冰凉冰凉的。
  突然,不远处传来一个女人的呼救声。那声音,是那样的悲切、那样的凄惨。
  闻风拼命地向呼救方向奔跑。黑暗中,一个歹徒正在猥亵一个女人,他怒吼着向歹徒扑去。歹徒放下女人,拔出匕首向他刺来。“啊”的一声!闻风栽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呻吟声。歹徒仓皇逃走了。那个吓得缩成一团、躲在墙角的女人,也悄悄地溜走了。
  伍静跌跌撞撞地推开家门,趴在床上抱头大哭。
  她恐惧极力了。那个歹徒的凶狠面目!那把寒气逼人的匕首!那个躺在血泊里痛苦地呻吟的男人!一齐在她脑子里转悠,使她的良心受到一阵阵地谴责。
  伍静不顾一切地向那个方向跑去。那个男人,依然躺在血泊中呻吟。她拼命地呼喊:
  救人啦!救人啦!........!
  人们闻讯,从四面八方赶来,把那个男人送到医院。伍静这才发现,那个男人竟是自己的丈夫。她发疯似地扑在闻风身上哭喊。
  闻风昏迷不醒地躺在病床上,伍静日以继夜地守护在闻风身旁。望着病危中的丈夫,她的心里刀剜似的疼痛。
  闻风从昏迷中慢慢睁开双眼,看见妻子坐坐在身旁,脸上露出幸福的微笑。他紧紧握住妻子柔软温暖的手,久久的握着不放。伍静感到喉咙象被棉球堵住似的,说不出话来。两行晶莹的热泪“吧嗒、吧嗒”地掉落下来,滴在被闻风紧紧握着的手上。
  连日来,伍静的心情很不平静。她既为有这样的好丈夫而自豪,又为自己的自私狭隘而惭愧,却没有勇气向自己的丈夫坦白。
  那天晚上,闻风作完“舍己救人英模事迹”报告后回家,见妻子呆呆地坐在电视机前,桌上摆着饭菜。她悄悄地走到妻子身边,见她满面泪痕,他用手绢轻轻地檫着妻子脸上的泪珠儿。
  伍静一头扑在闻风的怀里,失声痛哭。闻风抚摸着妻子乌黑发亮的长发,妻子抽抽噎噎地说:
  真对不起你,你那天晚上救的那个女人,就是我!看了新闻报道后,我才真正了解你;而我是那样的自私狭隘,一次又一次地误解你、伤害你,我真后悔呀!......。
  闻风没有责怪妻子,他仿佛感到躺在自己怀里的不是妻子,而是一颗忏悔、坦诚、滚烫的心。
  他紧紧地搂着伍静,俩颗跳动的心儿紧紧地贴在一起,拼出灿烂的火花。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