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74|回复: 0

[散文随笔] 怀念母亲 文/侯省彦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0-11 2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怀念母亲

文/侯省彦

  母亲姓魏,名绒线。她是西府大地上千百万农家妇女中勤劳、朴实、善良者之一。母亲生于1918年7月14日,自幼丧父,是外祖母和大舅父一手拉扯大的。自母亲14岁那年来到我家,数十年如一日,含辛茹苦,生育抚养了我们姊妹7人,直到1997年8月27日撒手人寰,享年79岁。
  在我的记忆中,母亲每一天,从来都不曾有闲余时间,每晚都有纺不完的线,每天都有织不完的布。当我们还沉浸在甜香的睡梦中时,不知什么时候母亲已坐在织布机前,一双灵巧的手,能使光滑的梭子在经纬线交错间腾挪翻动,来回穿梭。她胸前那又白又细的土布卷,随着身躯一前一后地晃动,一上一下的脚步在不断地延伸,有节奏的织布机响声惊醒了我。有时深夜,母亲坐在炕头,不停地摇曳着那架笨重的纺线车。在油灯橘红色的光晕中,我清醒地看到母亲右手摇着纺车,左手轻轻地捏着棉捻条,纺车嗡嗡的响声,在寂寞的冬夜里犹如一首温暖的歌谣,飘落在我心灵的最深处,像一曲催眠乐伴随我进入梦乡。每当亲友们或邻居穿着母亲亲手织成的白布经过加染后做成的新衣裳时,我们才会看到母亲发自内心的微笑。
  在创家业的艰苦岁月里,母亲操碎了心,流尽了汗。由于父亲体弱多病,不能参加繁重的体力劳动。在秋收夏忙季节,母亲劳动挣到的工分远远超过一个男劳力。秋季剥玉米、拾棉花、摘辣椒;夏季辫蒜、割小麦、拾麦穗,在全村妇女中遥遥领先。记得一个夏天的夜晚,我一觉醒来,母亲还没有入睡,只是把大拇指按在墙壁上,静静地坐着。我忙问母亲在干什么,母亲说:“今天,我辫了240辫蒜,挣到了一个男劳力的工分,大拇指疼得厉害,睡不着,按在墙壁上才好受些。”在春冬闲季,母亲用长满老茧又布满裂纹的双手,在煤油灯下为邻居缝补衣裳,纳鞋底,纺线织布,来换取微薄的收入,维持家庭生活。平日里,母亲还加班养鸡,喂猪。她平时舍不得吃一个鸡蛋,割一斤大肉,把所有的钱积攒起来,养家糊口,供我上学。读高中时,全家人上顿下顿吃粗粮,惟独星期天我回家后,母亲才给全家人吃一顿白面条,改善一次生活。星期天下午返校时,母亲生怕我在校吃不饱,总要我带上她亲手精心做成的美味可口的干粮,并叮咛我要吃饱,才能学好习。
  每年春节前夕或乡亲们遇到红白喜事都要涌向我家,让我书写对联,母亲督促我快放下手中的家务活,立即去给书写对联。有时村子里的大伯、大婶让我代他们给亲人代写家信,母亲急忙催我去写。每年中秋节前夕,我家水井旁边的大红枣树挂满果实,母亲急忙催我摘下来与乡亲们分享。每当节假日我回到家,母亲常对我说:“庄稼汉没事到地里转,识文家没事把书看。”其意是:我既是农民,又是教师。既要到责任田里看看,庄稼需要不需要施肥、浇水、除草、防虫;又要充分利用节假日时间,不断学习知识,提高业务水平,教好学生。
  母亲言传身教。她值得骄傲的事情是把7个子女教育成对事、对人、对己都问心无愧的人。当我们兄妹7人都已成家立业,正要好好孝敬母亲时,1997年8月27日傍晚7点30分,可恶的脑溢血夺走了母亲慈爱而充实的生命。从此,我再也听不到母亲对孩儿的呼唤,再也没有人在周末傍晚倚门而立,盼我归回。此时,我才仿佛自己长大成人了。
  母亲是平凡的。她在属于自己的天地里,用勤劳而粗糙的双手绘制出天下最美的图画;母亲胸襟是博大的。她将自己甘甜的乳汁无私地奉献给自己的儿女,并把他们抚养成人;母亲的意志是顽强的。她把自己羸弱的身体置之度外,用她的心温暖着这个家,用她的血浇铸着这个家,用她的爱支撑着这个家。母亲用自己的全部心血铸造出人世间最纯真、最高尚的丰碑。
  现在,每当我听到《母亲》这首歌曲时,悲痛又一次刺进我的心脏,我们好想念好想念母亲啊!母亲离开我们那个刻骨铭心的一瞬间,我们悲痛欲绝“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场面历历在目。但十余年来,我们总觉得母亲仿佛没有离开我们,而是陪伴着我们永远永远地睡着了!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