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58|回复: 0

[随笔记事] 坐着高铁跟会不是梦 文/邹新社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8-12-5 17:0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坐着高铁跟会不是梦


  阴历十一月十五日,是老家召公街道今年倒数第二个庙会,过会前,就有几个老家的乡邻发去年盛传的一个贴子《走,到召公跟会去》,过会当天,大约一点钟左右,堂弟在朋友圈发了一个小视频,跟会的人稀稀拉拉,问其由,堂弟言,今年苹果欠收,青壮年出去打工的更多了,农村基本上是小孩、妇女和老人,也不是周末,城里上班的也不方便回家,人少是必然的。
  召公因西周初年召公姬奭(shì)在此设坛讲学而得名。因召公喜爱菊花,方圆十里八乡的人把召公镇召公村所在地俗称菊村。《诗经》里留下了召公甘棠遗爱的千古佳句。召公村与咸阳市的乾县、武功县毗邻,有“鸡鸣一声听三县”之美誉,自古就是一个商贾繁荣之地,每逢阴历单日有集,每年有七个庙会(农历二月二十三、三月三、三月二十三、四月四、七月十五,十月十五、十一月十一),小时候,对外面世界的认识就是从跟集、跟会开始的,尤其是跟会。
  庙会源于古代宗教祭祀,逐渐发展成为以宗教祭祀为由头的乡间物资交流会,农村的庙会大都选在农闲季节,跟会,图的就是一个热闹,在满足人们宗教信仰的同时,给人们提供了一个物资交流、走亲访友、放松休闲的机会,真是一举多得。
  农村那里有庙会,那里的庙会多,说明那里有故事,有传承,过去是宗教、经济、交通中心。
  召公小学所在地,原来是一个大庙院,东边便是我们队的涝池,那一排住的人,我们称涝池岸。夏季一下雨,我们小孩便可到涝池游泳。三座大殿被改为存放粮食的仓库,小时候,趁收粮食的当儿,还经常跑进去玩。东关、东街、南街各有一座庙,后来,这些老庙全拆掉了。召公庙会的传承估计和这些庙是分不开的。
  召公庙会,和宝鸡其它县区庙会一样,基本上是三大块。民以食为天,卖吃食的永远是庙会的主角,羊肉泡馍、麻糖(麻花)、油糕、御面(凉皮)、凉粉、豆花、甑糕、醪糟、锅盔、粽子是卖的最多的,也是老家人的最爱。其次,才是物资买卖,起初,物资以传统的架子车、板凳、苇席、条箒、铁锨、锄头等农产品为主,且随着季节的变换也有侧重点,如忙前的会,大多叫叉把会,主要以卖收割小麦的农具为主,年跟前的会叫腊月会,意味着要准备年货了。随着改革开放,市场繁荣,慢慢地布批、成衣、小百货成了庙会物资的主角,这几年小家电也加入了庙会的大军。再次,便是文化娱乐,对于老陕来说,秦腔永远是庙会的大戏。慢慢地马戏表演、射击、套圈、儿童游乐项目也融入庙会,成了庙会必不可少的内容。
  在我的记忆中,老家的庙会最热闹、最鼎盛的时期是改革开放后近二十多年时间。一有会,必请秦腔剧团助演,每次人山人海。中间有几年,庙会被改为社会主义大集,每月一次,后又恢复为传统的庙会。
  小时候,经常盼望街道过会,过会,不但可以吃到臊子面,改善一下伙食,更重要的是会看到许多新鲜好奇的东西。学校在街道最西头,家在街道最东头。不足500米的街道被商贩、跟会的人拥挤的严严实实。过会不逢星期天,学校一般不放假,中午放学上学的路上,顺便就把会跟了。
  每次过会,喜欢在人缝里挤着穿行,遇到耍猴的,卖膏药、老鼠药的、小便利工具的具有说唱性质的小摊点,会使劲地挤进去,观看幽默风趣的叫卖。遇到修手表、修眼镜、钉秤等手艺摊点,也会挤在跟前,驻足细看,满足一下好奇心。忙毕的会,就没有时间乱逛了,最主要的任务是先绕道从背街回家,赶紧提上筐笼捡瓜皮。
  那时候,逢会,剧院必演秦腔戏,须买票才能进去。想混进去,只有两条途径,或绕到公社院内的侧门,等候机会,待拿钥匙的人放关系户进去时,顺便跟着溜进去。或从戏院东南角翻墙。先是坐着墙上等候,墙内侧每次有邻村人把守,趁着不注意,我们一帮半打小子,会顺着墙根溜下去。上小学时,看戏,也听不懂,最大的乐趣是钻到后台看演员化妆或在前台沿边爬上爬下玩。上初中时,晚上要上晚自习,没有时间去看戏。
  在外地上大学,暑假期间,赶上过会,听着熟悉的叫卖声,入耳亲切,不时会碰到门子卖甑糕的伯、叔、哥、弟,扎着一块甑糕,热情地递给我,温暖由然而生。2002年从甘肃回到宝鸡工作后,没有专程回老家跟过会,回老家,赶上了,就跟一次。也到宝鸡附近的清姜、八鱼、虢镇、戴家湾跟过会。现在的庙会,虽然卖东西的多了,场面也大了,却没有过去那种热闹劲了,但只要碰上会,就会去转一圈。买一份可口的小吃过过嘴瘾,或闲看一阵老汉掀花花,听一折秦腔戏,看看有什么没有见过的新鲜玩意儿。去年,家门口马营有会,扎扎实实看了三晚上本戏,算是过了一次戏瘾。
  每次过会,对我们街道人来说,是一个仅次于过年的日子。主人家早早就抽空把门前的土堆柴堆粪堆后院收拾干净,闲屋也收拾出来,炕上铺上干净被褥,提前就捎话让亲戚到时过来跟会、看戏,春季的会,过年燣的臊子肉会留下一些,届时招待跟会的亲戚。过会,也是农村人提亲说媒看日子的绝佳时机,许多姻缘都是趁过会说成的,街道的人家是亲戚子女相亲会面的绝佳地点。
  召公方圆几十里,约定成俗的会比较多。比较有名气的数西张二月二十会,新庄三月二十八会,虽是两个小村子,却年年唱戏,隆重热闹。庙会约定成俗一般三天,第一天,最热闹,第二天,次之,第三天,就像跟集一样,街道的人稀稀拉拉。如果有秦腔戏,才会真正热闹三天。规模最大的会数武功河滩十一月初七会,会长十天。
  对于庙会这样的商机,生意人肯定是掐着指头算日子,提前准备好美食、货物,风雨无阻地前往。街道的人占尽地利,各家各户想着法儿做生意。印象中,我们小队有一半的家庭趁着庙会经营临时小生意。牲口市场从西头挪到东头后,父亲也从中看到了商机,给头门前盖了三间简易牲口棚,为贩卖牲口的客商提供住处。一有会,晚上,得腾出两间房子供客商休息,我们几个孩子都挤在婆的炕上,父母则到厨房打地铺休息。第一次看打拳,还是沧州一个贩卖牲口的客商在家早晨起床后练拳,让我见识了功夫的历害。
  经过上百年的传承,那个镇、那个村有庙会,已经像春节、端午一样,承载着文脉,成为一个固定的民俗日子,对于本地村民来说,是一个习惯性的情结,对于常年赶会的商贩来说,是一个做买卖的好机会。现在,各地争先恐后的建老街、建古街,就是想建一个一年四季常青,天天像跟会一样的集市,但无情的市场已让许多新建的老街、古街,在红火了几年后悄然暗淡,传统的庙会虽人气有所减弱,但却依旧是农村人心目中的盛会和节日。
  千年古镇召公,处在5A级法门寺与4A级乾陵的中间地带,西安至法门寺城际铁路已破土动工,预计2021年通车,法门寺至宝鸡城际铁路预计2019年开工建设,2022年通车。两条城际铁路沿途的16个车站中,离街道最近,庙会最多的就是召公站。
  西法城际铁路、法宝城际铁路把召公等小镇纳入了西安、宝鸡半小时经济圈,其带动作用是全方面的,亟待沿线县、镇提前科学布局,找准产业优势,打造乡愁特色,借势蓄力待发。
  乡村振兴,文化先行。召公镇如何发挥好千年古镇的历史文化底蕴,展现召公街道庙会特色,让城里人坐着高铁跟庙会,也是一个很好的课题与商机。
  再过几年,坐着城际高铁到沿线站点村镇跟会、赶集,感受农村人原生态的集市,采买新鲜绿色的农产品,品尝最地道的乡村美食,必将是西安、宝鸡城里人周末休闲的一种不错选择。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