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23|回复: 0

[散文随笔] 自嘲 文/韩刚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5 17: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自嘲

文/韩刚

  俊男靓女,常引人注目。为甚?原因很简单。当眼眸的一掠之间,神奇的自然之美就被吸引住了。说这位小伙子怎么长得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而且鼻梁高而挺直,眼如杏仁。评价一番,叹服过后,又眯着眼睛深深回味。这就像上了年纪的爷爷奶奶大抵瞧自己的孙子一般。脚蹬高跟鞋,再穿一条风摆杨柳裙裤,配上羊毛衫,高抵胸膊徜徉于街市的女孩们,那更受青睐。这样潇洒帅气的小伙子,漂亮美丽的女孩儿,走在一起,真叫天设地造的绝配。
  窈窕淑女,俊美后生,与他这困难的肖像无缘。那种超人的气质,狗屁超人,天生就一条贱骨头,别人放屁,亦觉可值得摸索。见了漂亮女孩,本想仔细瞧上几眼,可又顾姿态,昂首阔步,与人相处,似矮人一头。说活谈论,亦感如苍蝇嗡嗡,堂堂男儿,有甚羞怕,脸面有所尽,志气有所戮,做人处事为何不堂堂正正,抬头挺胸。此人,不成大器,变成孬种,短短一世,春去冬来,活了个甚。事无所成,业无所就,只觉胆子太重,可不知自己细腰硬撑,始终无前进。于是就爬着走,学军人,学强人,学汉子,可到头仍懦夫一个。别人的一个屁也闻的,别的事他也管的,可自己屁股后面的事却从未擦净,就这样步履艰难,缓步前行,不怨自己,光怨别人。高山坡上的花烂漫,他想摘,只是仅想而已。可看看高山崎岖,沟沟坎坎,于是便回头顺路而下,自个儿宽心,自个儿安慰,天涯何苦无芳草。漂亮的摘不到,到平原摘个打碗碗花,也蛮好乐呀。
  此人很闲,却自命很贤。别人不知道的事,他知道,别人知道的事,他也知道。不过,这一切都是他自己想的,自己说的。他梦想花园中的奇葩戴在头上会有什么感觉,梦想大海里的珍珠怎样醉人,躺在床上,背炕望楼,心中涟涟漪漪,闹闹腾腾。吃过饭,他想躺,躺下他想睡,睡下又常做梦,梦很美,很诱人。可当一个喷嚏夺口而出时,他才回到了人间。上午睡了,下午就想去转。溜达徜徉在乡间的小路上,他很满足,有很生气,怨叹生命长几百,一心梦追朝阳,企盼雨露。可又叹几度夕阳红,我亦于此中。发自内心狠狠地叹了一口气,吐口唾沫,心中才又安静。村里有忙人,有闲人,忙人忙着做生意,闲人忙着打转转。他是闲人,不屑于和忙人一样卖糖葫芦,虽然它好吃,但是他有自知之明,深感材料不对。忽地,内心涌上一种骚动,这是常有的事,回去看书、写作、当作家。于是,三步并两步,匆忙回家,伏书案前,手中握笔,铺开纸,却不知落些什么字,望着白纸看了好几分钟。写甚?写甚?心中暗骂几声无用,用拳头擂几下桌子,掷笔于纸上,心中直骂,都怪爹娘气人,没他妈一个会写的人。自己的天赋在胎里便被扼杀了,并不是在摇篮里,他想。干点别的吧。
  母亲说他胃脏,什么东西也能吃下,姐亦然。他想,屁话,胃脏,人他妈的胃都脏。他可以拿起满是果锈的苹果,只在袖子上擦两下,便大口吞下,母亲骂他,他不听。可是,当他检查是得知被传上病毒后,才瞪大了眼睛。
  他很注意形象,但是不知道怎样修饰才佳。自谓潇洒男子诚可爱,邋遢男子价更高。他可以走起路来摇头晃脑,旁若无人,也可含胸收腹,形如乞丐,可在无人是大吼大叫,却在家人面前上不来台盘。他很注意读书,这只是在单位的感觉,回家亦不如此。单位,家里,判若两人。单位里,他细里细气,毫无魄力,不慌不忙,直冒傻气,多暇于别人,无暇与自己。于是乎,只叹时间价更高,为了抓住它,他宁肯上吊。真是废话连篇,无从提起。为了一次机会,可以熬上一夜,心里憋气,七煞自己。心事重重,劳累身体,于是吃药,作践自己。于是乎,附上自嘲,以献自己。

自嘲
心比天高远,脚陷泥淖中。
为了向前攀,直手把学念。
不为多高远,只想身不陷。
回想过往事,泪水已涟涟。
我今何至此,只怨自作践。
遥望山前路,我心急又煎。
花好月将落,草艳朝暮长。
生若今不去,泪汗自流间。


  作者简介:韩刚,80后青年,现供职于扶风县教体局教研室。生以求知为乐,自以从教为荣,自幼酷爱文学与写作,工作20年来笔耕不辍,偶有文章散见于杂志期刊。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