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322|回复: 0

[散文随笔] 赵四老婆 文/孙转宁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5 17: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四老婆

文/孙转宁

  早些年,每天叫醒村里人的,不是谁家养的大公鸡,而是赵四老婆站在崖背上那凄凉哀婉的唱词:薜郎夫一去无音讯,寒窑里哭坏我女钗裙……
  那呜呜咽咽的声音飘在笼罩在晨雾中的村庄上空,久久不散。我们这个村子姓杨的人是大族姓,赵四是给守寡的杨金贵媳妇上了门,落户到我们这村子里。
  金贵是个独子,自小有心脏病,家里也穷,金贵爹妈花大价钱给金贵娶了这一房媳妇。是一个穷人家的女儿,虽然金贵家也穷,自打媳妇嫁过来,比起娘家少吃缺穿的穷日子还是好多了。金贵爹妈人心底善良,也知道自个儿子身体不好,就对媳妇特别好,不像那时有些人家,上辈人家法大,把媳妇当Y环使。金贵也非常中意,常把爹妈给自己弄的好吃的,偷偷留给自个儿媳妇。
  金贵媳妇刚嫁进杨家门时,由于在娘家经常吃不饱肚子,一米六几的个头显的特别的单薄,大大的眼睛虽然好看,但经常就象沒睡醒似耷拉着的,脸色腊黄。在金贵家生活了几个月,媳妇竟然像换了个人似的,身体胖了,脸上也红润了。本来肤色就白,又穿着时尚的衣服,简直就是城里来的一个活脱的洋娃娃,金贵爹妈更是疼爱这个儿媳妇。看着媳妇日渐丰盈的身体,金贵满脸的喜气。
  金贵媳妇有一副好嗓子,平时说起话来温温柔柔的,特别中听,又爱唱几句从收音机里学来的秦腔戏,那声音就象银铃似的,极象秦腔名家权巧民老师唱腔。金贵爹妈宠媳妇,也爱听儿媳妇常常唱那么几段子秦腔戏。金贵媳妇秦腔唱段给小家单调的生活平添了几分活跃生机。
  日子在一天天的耕种收获,缝洗浆补中过去,不知不觉的,小家添了三张小嘴,小院里的鸡鸣声和孩子的嘻闹声使家里显的更热闹了。日子虽然还是紧巴巴的,但一家人在一起,还是幸福快乐的。小院里不时传来阵阵开心的笑声。
  穷人家的日子不长久, 穷人家的幸福总也是那样短暂。六十年代初时期,关中三年自然灾害的饥荒,摧挎了金贵的身体,家家户户没粮吃,都跑去村子北边的乔山上摘野果子,弄野菜回来吃。金贵由于先天身体不足,加上又吃不饱,身体很快就拖垮了下去,时日不长,也就撒手人寰。金贵的爹妈受不了老年丧子的哀痛,也先后跟着儿子魂去西天。不到两年时间,家里连失三位亲人,对金贵的媳妇来说,如天塌下来一般。
  金贵媳妇哭了几天几夜,人在炕上昏昏沉沉不吃不喝睡了两天。孩子们的哭声惊醒了这个命苦的女人:自个咋样都行,孩子们咋办呢,他们可是金贵的根呀。女人收住了眼泪,挣扎着撑起虚弱的身体,烧些水,在面缸底扫点面,给孩子们做了点吃的,又给孩子们挨个擦洗干净满是泪痕鼻涕的脸,又倒头昏睡了过去。
  三年的自然灾难,有男人的家里尚且温饱不足,何况一个弱女人拉扯三个男孩…。正在无奈之际,金贵的堂姐来到了家里,先是陪着妹妹抹了一阵眼泪,然后拐弯抹角地劝金贵媳妇说:妹子呀,人死不能复生,金贵和二爸二妈都顾他们自个去了,你再哭也哭不活他们,要是能哭活,我陪你哭上三天三夜。你要为娃娃们着想呢,日子长的像树叶一样。咱要考虑往后咋办呀。我单位的赵四是食堂师傅,一个人没牵没挂的,又有点家底,给他说了的情况,他还愿意到咱屋来,把他招为上门女婿来了,娃娃们也就不愁没吃的了…
  看着饿的哭闹不止的三个孩子,纵使铁石心肠的人也会动摇,金贵的媳妇儿放弃了为金贵守节立志,再不嫁人的想法,几经堂姐的巧言劝说,后来,赵四就进了金贵的家门,金贵媳妇也就成了赵四的老婆。
  赵四老婆打心眼里不喜欢赵四,因为,赵四长的又黑又粗,是那个饥饿的年代少有的胖子,整天腆着个大肚子,趿拉着鞋,从沒见他有一次把鞋好好的提上穿。说起话来酒气冲天,洪亮的笑声震得房顶尘土扑漱漱的往下直掉,吓得三个孩子大气不敢出。
  刚进家门的赵四对孩子们还好,对老婆也好,时不时从食堂里顺些肉呀,糖呀的,让老婆和孩子解解馋。赵四年轻时,自个虽说有做饭的手艺,可又爱嫖又爱赌,还吃大烟,加上脾气暴燥,娶了头一房媳妇没半年就上吊死了。赵四一横心,以后的十多年再也不提娶亲的事儿了,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又没人管着他,乐得清闲自在。
  自打堂姐提起这话题,他又见过金贵媳妇几次。特别是给金贵爹妈上坟那次,身穿孝服的金贵媳妇让赵四心动不已。俗话说,俏不俏,身穿孝。金贵媳妇的身影让赵四成天想入非非,魂不守舍。他开始百般巴结金贵堂姐,说了好多好话,许诺了许多好处才促成这桩婚事。
  过了半辈子的赵四有了老婆,虽说是个寡妇,三个孩子的妈,可眉眼和两脸旁之间还是那样的耐看,大大的眼睛双眼皮,鼻梁高挺,皮肤白皙,赵四老婆的皮肤也好象咋也晒不黑。赴四也有忧愁和不满的时候,那就是,从结婚那天,赵四就没见老婆笑过。笑过一次,赵四见她笑起来很好看,可是,以后,再怎样逗她,她就是不笑,好象失去了笑的功能似的。
  再好的玩具也有玩腻的时候。等到老婆肚子渐渐隆起时,赵四知道老婆己经实实在在的是自个的人了,藏了半年之久的本性也渐渐露得无遗了。有一次,赵四下班后,借着酒劲又撒起疯来,先把三个孩子打的吱哇乱叫,老婆看不过眼,说了几句,赵四破口大骂:吃我的,穿我的,老子前世欠了你们啦,我想打想骂由我呢,有本事别吃我的…
  赵四老婆吃人的嘴软,三个孩子是她的软肋,在那个大男子主义是主宰的年代,她除了忍气吞声,变的更加的沉默,一天说不了几句话,就象一个勤快的哑巴,想用繁重的农活日渐麻木着自己的身躯。
  赵四的孩子出生了,是个男孩,赵四高兴的连喝一瓶多的白酒,快四十岁了终于有了自个的根,赵家后继有人了!等到孩子满月的时候,赵四就请了全村的人喝满月酒,使那个年代的乡亲们,荤腥的饱餐了一顿。
  儿子的降临并没有给赵四老婆带来更多的喜悦。赵四每天把自个的儿子架在脖子上出来进去的,啥活也不做一把。儿子要是哭了,赵四啥也不问,直接操起趿拉在脚上的鞋,对着金贵的三个儿子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暴揍,也趁机发泄下自个使不完的力气……
  赵四老婆心里的苦无处诉说,只有偷偷的跑到死去的金贵和他父母坟上痛哭一场。被赵四发现后,两巴掌过去,立时白净的脸上现出五个鲜红的指印,鼻子,嘴角流出了血。赵四老婆不能去坟园了,就站在自家窑洞的崖背上,对着村子的官坟唱道:薜郎夫一去无音讯,寒窑里哭坏我女钗裙…那凄凄切切的声音让女人住了手里的活计,男人停了正吸的烟杆,都轻轻的叹囗气说道:唉,苦了这可怜的女人…
  没过几年,赵四也死了,据说是跟喝白酒有关。金贵的儿子也长大了,孩子们懂事,知道自己的妈为了他们受了不少的罪和委屈,所以非常孝顺自个的妈。俩哥觉得自个沒能多念书,就勒紧裤腰,供小弟读书,小弟不负哥哥厚望,成为村里三十多年的第一个大学生。后来,改革开放了,这个大学生小弟下海去经商,商海里拼搏事业小成,他就接走了二哥和自己几近疯癫的母亲。大哥在村里不愿出去,就帮大学生弟弟在老家里盖好房子,他也常回家探望自己的大哥和帮助过他们的乡邻。
  困难困苦过去了,迎来了的是好光景。据见过金贵儿子的村里人说到:儿子们对赵四老婆很感恩,细心照顾着这个一生苦难深重的这个母亲,她身体比原来好多了,穿戴的跟城里老太太似的。常常和她的儿孙们一起去公园里转转,广场舞里乐一乐,脸上有了灿烂的笑容。苦难之后的她帮着儿子料理家务,带带孩子,也算苦尽甘来,尽享着天伦之乐,应了那句好人必定有后福的俗语。   

  作者简介:孙转宁,女,自由职业,陕西省扶风县法门镇人。喜爱阅读和写作,有作品散见数家网络平台。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