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30|回复: 0

[散文随笔] 我的背包 文/丛林猫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0 20: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我的背包

文/丛林猫

  陈奕迅原唱的《你的背包》我没听过,但《好声音》里多亮唱的,我反复听了不下数十遍,词曲都很简单,没大起伏,越是简单的东西,要唱好,感情要循序渐进自然流露地在几分钟内表达出来,很难很难,多亮做的不错,我很喜欢。
  歌曲讲的故事也很简单,一对相爱的男女,年少任气而分开,分别时,女孩给了男孩一个背包,就再也没有回头。多年后,男孩成熟了,才体会到这段情感的可贵,只是过去,的无法再追寻。只有那个背包,承载了这一切,遗憾又无奈。
  我也有一个背包,我想讲讲它的故事。它承载着我的一些爱好和情节。
  不涉及爱情,也没人送我包,那年末,手机发信息来说积分要清零,我从来没关注过积分的事,试查了一下,乖乖,还真不少,用尽所有积分在商城里挑了个漂亮的红色登山包!很多口袋的那种,从那一直伴我至今。 我有各式包,挎包,提包,背包,各种功用的,但登山包唯此一个。
  那登山包的口袋真的非常非常多,足足有二十四个!各有妙用。两则的两个网兜是装水的,我一般用不锈钢杯装一瓶热水,再装一瓶普通矿泉水。 前面的网兜是装救生绳,侧方的多个挂钩有挂登山杖的,挂鞋子的,挂帽子的,内里的包更多分层,装食品的,装衣物的,防水袋,钱包,证件包,笔纸夹。肯花钱高端的东西还是好,宽大的肩带,腰带,能贴身紧背,很合身合心。
  我用着用着,用出心得来了,越来越理解部队上为什么要整理内务了,被子叠成豆腐块,牙刷都要统一向右看齐,一切都横平竖直,整齐划一,统一有序。我最初时不解,被子么,不就睡觉用的一卧具么,有必要弄的那么四楞方正,蚊子上去都劈叉,有意义没?现在理解了,这绝非简单仅为了美观好看!
  叠被子可以确认是一种形式,但不是形式主义。它有超越仅为了睡觉的意义。军队怎么保障令行禁止?怎么体现纪律严明?怎么使千军如一人?邱少云为什么宁肯被烧死也不暴露?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细微之处见精神。叠被子这么一件小事,已经成了一项纪律,一种态度、一门学问。像这么无聊的事我们都能做到,世上还有什么事情能难倒我们呢?从某种意义上讲,整理内务这些琐碎小事反成了一切工作中基础的基础!是凝成钢铁意志,聚成撒哈拉的一粒粒沙。生活中实用性也许不足,但其必要性却毋庸置疑,一丝不苟,雷厉风行的作风,习惯都通过这个过程习得。
  我是属于没当兵后悔一辈子那种,只能一生对军人仰望点赞。生活里,看看肚皮,咬牙切齿发誓要管住嘴迈开腿减肥,晚上饭局上又禁不住朋友架劝和美食诱惑,心一松,管他的,今晚最后一回,从明天开始正式减,放开大吃大喝;到第二天早上,起床跑步的闹铃响了,按下去稍眯一会儿,再响又按下去再眯一会,如此再三,终于没舍得离开热被窝。又日复一日的重新立志减肥!尽管我如此没毅力烂泥扶不上墙,可酒肉穿肠过,心中有佛呀!想减肥的心是真的诚的,24K金般可鉴。
  我的背包于我越来越有整理内务的意思了,我经常起床后,怕惊扰到还在熟睡的妻儿,自己拎着包到阳台上去,坐个小凳子,天还没亮,也不敢开灯,摸黑整理我的背包,我就像战士熟悉自己的枪一样,一桩桩一件件,哪个部件放在哪个位置,闭着眼也能知道,探囊取物,如数家珍,大约就说我这样的。
  有了茶壶总得配个茶杯,茶具齐了还得有个茶几,我有了登山包,二十几个口袋里的东西样样都是自已买或配的,我一件件都清楚来龙去脉,登山杖是土槐木自制的,户外刀是现代木工已不用的扯大锯的锯条钢切割磨的,小手斧是青龙庙会地摊上十块钱买的,救生速降伞绳和安全滑扣是淘宝上买的,户外小手电筒是在老兵军品店二百多买的,芝宝防风打火机是老板戒烟后从他办公桌上顺的,镁棒和小刮片是装在空口香糖盒子里再装包里的,钢哨子是文具店买的…………,我一件件置办配齐,花了我不少心血时间,且样样都是高配,不称心如意的早升级换代了,每样拿出来用都放心可靠。
  干两件事能使我心静下来,一是练字,另一件就是整理我的背包,包里的物品一件件拿出来看看,擦拭完又安稳的放回去,扣好扣子拉好拉链,确保万无一失。像欣赏自己的收藏品一样。渐渐地就心如止水了。咱做不到六组慧能和尚那样菩提无树,明镜非台地大彻大悟,反到是神秀和尚的见解适用己身。正因时时拂拭,不使惹尘才渐心如明镜,身悟菩提。这整理的过程就是渐入禅的量变质变。
  以上是使人静下来沉稳下来严于律己有条不紊的心得,还有一样是使人燥起来动起来的心得。是同一个包给的不同感觉。
  单田芳老师在时,听他说书,描述武将的套路我都记住了,“头顶凤翅镏金盔,身前连环锁子甲,身后五行护背旗,腰系玉扣牛筋带,脚上藕丝步云靴,跨下踏雪乌骓马,掌中梅花亮银枪,只见来人将枪往了事环得胜钩上面这么一挂,举起腕悬的虎眼钢鞭就打,呀呀呔……”我那时年幼,很纳闷,为什么非要这么啰嗦的将穿什么用什么都细细罗列一遍?现在想来,慢慢有味道了,自己也不这么无聊地罗列自己背包里的东西么?
  每这么梳理一遍每增加一份信心,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我什么东西都准备好了,一切停当妥善,时刻准备着!霜刃未曾试的感觉越来越明显!随时能出发,一切到位,拉出去就能战,背上包就可以登山,我自信到头发丝都活力四射,包里所有要用的我闭上眼都能信手拈来,它们都处于什么状态我清清楚楚,包里的食物和水够用多久,没有没想到的,尽了所有人事了,只剩听天命了,相信机会也钟爱我这种有充足准备的人。所以经常是周五下午我还在工厂苦逼的干活,明朝,我已一身精干地出现在千里之外的成都街头走一走。早上,我还在回民街吃羊肉泡,晚上,我已在夜色灯光的白塔山下黄河铁桥上抽一支兰州。
  更多时候,我可能还是在秦岭中某个山梁上,嘴里不着调的哼着苏运莹的那曲《野子》“吹啊吹啊 我的骄傲放纵,吹啊吹不毁我纯净花园,任风吹 任它乱,毁不灭是我 尽头的展望……”,我那红色背包就是那么任性地,大风越狠,心越荡!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