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271|回复: 0

[散文随笔] 父亲的宝贝 文/长青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2 21: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父亲的宝贝

文/长青

  父亲虽已离世多年,可当年常放在他炕头的两件宝贝,却让我记忆犹新——一个是他的旱烟盒,一个是生产队的特有的“印板”。
  说起旱烟盒年轻人有些陌生,六零后以前出生的人再熟悉不过了。就是庄稼人装旱烟的盒子,而“印版”在吃大锅饭,生产队里保管员用的一种在粮食堆上,印子的一种印章。
  为什么?因为每年夏季麦子碾出来后,吹掉麦康,麦粒,剩下颗粒饱满的麦粒堆起来后 ,第二天要晾晒,怕发生失窃,特别是那个粮食短缺的年代,这个印版的作用就显得尤为重要了,一是防止外盗,二是防止看管人员內盗。那么父亲持的这个印版就是一个哨兵作用了。
  在生产队时,父亲也算是个文化人吧。能打会算,并且写得一手好字,队上的流水账记得一清二楚,要不怎么能胜任保管员的重任呢,当然也就把印板保管着,抽旱烟是父亲的嚼好,不抽好像就没有了精神。
  宝贝旱烟盒,当然是父亲的私有财产了。当时也是生活的拮据,纸烟是有钱人才拿得出的,所以关中一带,大多数农民自己种些锅烟,闲了晒干,揉碎,装在烟盒,,当然烟盒就成了旱烟的仓库。旱烟盒是二十厘米大园型盘子,底小口大,有五六厘米深,特精致。待空闲,父亲把在太阳下晒干的旱烟,要揉搓碎好多,才装满一烟盒。留着给烟袋里偶尔续点,烟袋是母亲给做的,系在一个不大长的烟锅上,累了,困了,就坐在门墩上,或者靠着墙,点燃旱烟,深深的吸上一口,好像特解馋。浓浓的烟草味,呛得一旁的我直咳嗽,可父亲却觉得特香,一串串烟圈随风飘散,似乎也就没有了烦恼,被风吹散了缺衣少食的苦闷。
  印板,则是生产队的,当然也就比旱烟盒看的重要。父亲是保管员,拿印板是他唯一的特权,队长也拿不到。
  当时只记得印板有十五厘米大方型状,纯枣木手工制成,面子上是深刻一“保”字,并且是深凹的楷书字体,光滑,字体饱满,兴许出自那个名人之手,背面是手工倒了棱角的,中间钉一手工木把子,中间打了个眼,穿了个特结实的绳子,以便携带。父亲是特有责任心的人,要不印板和烟盒相比,固然要重要数倍
  那时候还小,不知道印板的意义,直到上了小学,才认识了印板上的“保”字,在我当时的解释是,“保护”,“担保”,“保证”之意。可在父亲心里,那是责任,是担当,比自己看的金贵。
  记得有一次,放学后和对门几个娃玩当官,当官当然要有权呀,就拿了炕头的印板,没想到被父亲看见,遭到一顿暴打,还训斥道“再没有啥玩了,拿这个玩,你知道这是是啥不”,现在想起,我也着实该打。
  随后的时日,经常跟父亲去场上(生产队的大麦场),日暮夕阳西下,忙碌了一天的人们,拖着疲惫下工回家了,我和父亲就去给场上的麦粒堆子,挨个盖上印迹,有时也是谷子,玉米,,反正颗粒状的堆子,都要盖上印,一串串的“保”印,就像现在的摄像头,窥探坏人的足迹。父亲小心亦亦的踏上字迹,是对看麦场人的一种解释,也是对集体财产的保护。也许是当时,粮食紧缺,缺衣少食的缘故,每当晚上,虽然都有派人看场,但还是少不了给场上每一堆粮食打上印迹,免得第二天引来一场风波。
  再后来,实行了生产责任制,印板用不上了,父亲也苍老了许多,依旧嘴里叼着着烟锅,保存着印板,忘不了逝去的岁月。
  烟盒是父亲抽烟的家当,印板则是种担当,所以常放在炕头,枕边。
  也许受父亲这种精神的熏陶,我也有自己的爱好,闲暇之际提笔写上几句,以解心中的苦闷,呕歌美好的生活,把 装修职业则像父亲的印板一样看待,“要做就做好,对自己负责,对业主负责,”,这样也会心安理得。
  父亲永远永远的走了,他一生钟爱的烟盒还在家里存放赞着,还有那个属于他的印版像故宫里的玉溪印,放在我们全队人的心头……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