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522|回复: 0

[散文随笔] 妈妈的腊八粥 文/默默无闻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1-13 08:5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信息发布 于 2019-1-14 09:05 编辑

妈妈的腊八粥

文/默默无闻

  小时候,每逢腊月初八,妈妈总要给我们做一顿丰盛的腊八粥。
  过去,物资极其匮乏,我们八口之家,每年农业社分配的小麦仅仅有二百来斤。那时水利条件差,生产队每年种的秋粮,基本上在伏旱中全都干死了。没有秋粮的接济,我们家孩子多,每年在农历十月前后就没有粮食吃了。这时候,年轻力壮的大哥就去渭河南河滩一带去借玉米。那一带农村由于有渭河水的浇灌,加之河滩地广人稀,就有不少余粮。由于政策限制,人们并不敢明目张胆向外人借粮,只限于熟人引荐,才能借到。记得大哥那时天没亮就起床,母亲给他做点吃的,他吃完后(一般是半饱),就和村里其他借粮的人,步行三十多里到绛帐,再步行二十多里,渡过渭河,那时渭河上没有桥,全靠木船摆渡,到河南岸农户家里,天就已经黑了。偷偷来到熟人约好的余粮户家,轻轻拍两下门。等小会儿,门里传来一警惕的小声,“谁?”,外边更小声,“我,扶风王二。”跟抗日战争八路军交通员进村一样,对上暗号,破木门便带着与青石门蹲"咝咝咝”的摩擦音,缓缓打开半个缝,警惕的眼睛,从里面向外东西南北瞅完,再把来人从头到脚使劲观察一遍,“进来!”,来人侧着身子使劲挤进去,门便迅速被关上。大哥去时带着家里的口袋,细长细长的那种,装满最多能装九十斤玉米,农村人叫粮食桩子。主人把口袋装到刚刚满还差两匝,就用细绳一扎,叫来大哥:″小伙,明年把好小麦装上还来!”大哥赶紧说:″叔,没麻达!我这就走了!”生怕主人反悔不借了,因为全家人一个冬天就靠这一袋玉米了。主人也不挽留,大哥就赶紧把口袋扛到肩膀上,一路烟从主人家跑出来。外面漆黑一片,主人也会迅速关好破木门。大哥一路小跑,出了村子,与同去的其他人在大路边汇合后,扛着那一口袋玉米,深一脚浅一脚来到渭河边,在渡口附近轻轻咳嗽一声,约好的船工便从草丛钻出来,谁也不说话,轻轻地上船,轻轻地划船,生怕被村里干部听见就完了。来到渭河北岸,他们便扛着这一袋玉米,继续走走歇歇,再走三十多里路,回到家里的时候,天已经麻亮了,公鸡在各家的鸡窝里,长长地打一声鸣,此起彼伏。偶尔有早起的媳妇儿,"吱”的一声,出门倒脚盆(尿盆)。大哥已经累的六神无主了,顺肩把口袋溜到脚下,在大门上拍一下,母亲已经开门关了,她本来就一夜没睡,听见门外有声音,就知道大哥回来了。赶紧叫来父亲,把那一口袋玉米轻轻抬进屋,打开口袋,抓上一把,看了又看,还用嘴吹吹混在玉米里的皮皮,然后颠着那双三寸半长的小脚,从厨房端来在锅里热了一晚上的糊涂面,外加一个夹着半根葱的黑面蒸馍。大哥饿了一天一夜,把那一碗面几乎张开嘴巴倒了进去,然后三口就把那个夹着半根葱的黑面馍馍吃完了,打着哈欠说:″我睡去了!”
  玉米借来了,加上野菜红薯南瓜之类的,搭间着吃到过年。腊八一过,年就在眼前,我们小孩子那馋猫一样的欲望早就在肚子里每天叫个不停。
  母亲对腊八粥的准备是一点也不省的。她在初七上午,就打发我的二哥或者岁姐,去街道打半斤豆腐,买一把蒜苗,两根透芯红的红萝卜,玉米大糁子是早几天就碾好的,已经在大箥箕里凉的快干了。听说要准备八种材料,就差几种豆子了。那时花生米是万万不可能有的,红豆绿豆是母亲在生产队里收完豆子的地里拣
  回来的,就半小碗 。黑豆因为味苦,就抓一小撮。半碗白豆是从生产队饲养室我二爸那里偷偷要了点。就这些材料,母亲准备了半年才备的基本齐了。初七下午,母亲早早地把豆子洗净泡好,到晚上睡觉前,她先切好蒜苗,红萝卜,豆腐,像玉米粒大小。在大铁锅里,用小铁铲在清油罐子里蘸两下,在锅底里敲两下,把铲子上的油淋到锅里。我坐在灶门前,给母亲帮忙烧火,麦草火很硬,很快锅底沾的菜油就开始冒青烟。母亲飞快地把切好的蒜苗倒进锅,一下子便从锅底腾起浓烈的香味,“刺拉刺拉",如果不是院墙挡着,我考虑西安的人都能闻到。接再倒切好的红萝卜粒,小豆腐块,再用水飞一下,一碗红白绿相间,香气扑鼻的腊八粥配料便准备停当了。母亲给锅里再添上半锅水,给灶堂加上几块木头,把火煨好,说:“你都睡去吧,半夜我再起来做。”嘴里还念叨着“腊八腊八,半夜插哈。”于是,我们便都分头去睡了。
  腊八的早上,我正梦见吃甘蔗,母亲便在我耳朵边轻轻地喊着:“快起快起,吃腊八了!”她自己端着一碗腊八粥,在房子里,院子里有老鼠窝的地方,用筷子夹一小块粥扔进鼠洞,嘴里念叨着:“裱(bia)严 (nian)裱(bia)严 (nian)不缺钱!”。我笑着问她做啥呢,她说“裱(bⅰa)穷窟窿呢!”。一辈子穷怕了!我掀开锅盖,哇!这哪里是一锅饭?分明是一锅珠宝啊!蒜苗绿如翡翠,萝卜红似宝石,黑豆像紫色猫眼,绿豆红豆黄豆玉米粒,温宛如玉,夹着青白色的豆腐块,舀一勺油泼辣子倒在粥上,真不忍心里把它吃进肚子里。一会儿,哥哥姐姐们都起床吃饭,个个端着瓷碗,大哥端着老碗,从锅里满满舀了一碗粥,蹲在院子大枣树下,“稀流稀流”的响声从各人的嘴里很响的传出来。他们吃完饭,伸了个懒腰,擦一把嘴,上工去了。
  母亲已经去世四年了,每到腊八节,我就忍不住流口水,想起小时候她做的腊八粥。
  2019年腊月初七夜于寝室被窝。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