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138|回复: 0

[散文随笔] 蒸馍里的年味儿 文/赵伟宏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2-6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蒸馍里的年味儿

文/赵伟宏

  年味依然氤氲在文字里,尽管一年比一年冷清。文人墨客还是很陶醉笔下的怀旧的。有写赎身的,有写大扫除的,有写蒸年糕的……我也不例外,留恋记忆中的时光。小时候过年的情景历历在目,脑海里余香浮现,最喜欢还是蒸馍馍里的年味儿。
  "小孩小孩你别馋,过了腊八就是年……二十六把面发……"二十七,二十八就开始蒸馍馍了。蒸馍馍是民间过年时的一种年俗,样式多,数量大,寓意着吉祥如意,蒸蒸日上,来年一定风调雨顺。
  记得每年蒸馍的时候,我总要问妈妈,为什么要蒸那么多。妈说,一直要吃到十五,闲了慢慢吃。过年的时候,人们走亲访友,闲聊欢乐,牛马也要歇歇,攒足了劲,来年再干,当然不允许蒸馍了,所以提前要蒸好。各式各样的馍馍,丰盛美味,下一个年当然是好兆头。
  我常常想,大概因为,在过去的年代里,人们生活艰苦,物质匮乏,靠天吃饭的缘故吧!风调雨顺的一年,庄稼人不会忍饥挨饿。遇到自然灾害,大人小孩可就遭了大罪了,沦为街头乞丐讨饭吃也就不足为奇了。小时候,偶尔会碰到来家要馍要面的,说他们是安康一带的,遭了水灾。真也罢,假也罢,没饭吃看着好可怜的。所以,人们当然也就岂盼来年平平安安,首先填饱肚子为是。蒸馍馍在很早的时候,可以解决温饱问题吧!
  大概在二十七、二十八的当儿,蒸馍就开始了。从早晨开始,烟气袅袅,水雾濛濛,整个村子沉浸在安静祥和的气氛中。家家户户的烟囱,缓缓地冒着青烟,随风飘散,缠梁绕枝,似仙气,胜神韵,一缕一缕,余香飘得很远很远。
  "别跑远,妈给你蒸包子"!"蒸的年馍,常常有糖包子,菜包子,花卷,油面包子……形状有圆的,方的……为了让小孩喜欢吃,妈妈们便想尽办法去弄,弄个小鸟,捏个尾巴,弄个刺猬,掐上满满的一身小剌……惟妙惟肖,栩栩如生,尤其今年是猪年,看那捏出来的小猪,可像呀!特别那俩大耳朵粘在大头两边动人的很,再用勺子挖一大嘴,搓一卷尾巴,豆子糊个眼睛,一头萌呆了的小猪就这样完成了。祥和,喜庆,丰满的猪崽子躺在了锅里,一蒸出来,馍馍发涨,猪肉可多了,来年不旺才怪呢!朋友这几天都在学着做,我也做了一些,收到好多点赞,这就是传统的花馍馍。
  花馍是关中农村民间一种面食文化,主要是陕北一大民俗。作为一种享誉中外的民间艺术品,表现了淳朴善良的农家妇女的心灵手巧的做工和超强的艺术想象力。乡间的花馍讲究很多,逢年过节、婚丧嫁娶、祭奠祖先、老人过寿、小孩儿满月等,都有其各自的造型和用途,是我国民间艺术的奇葩,被评为国家第二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在一些地方,有专门的面花制做人已经把这种传统工艺当作一种产业来做。我们平时做馍,不很做这种特殊的花馍,也就日常的蒸馍罢了。
  蒸馍好不好,发面是关键。发面是第一道工序。一般是在前一天的晚上,妈妈就开始动手了。她根据客人的多少,把面粉和水按2:1的原则倒入面盆,拿来安琪酵母粉,加水搅拌均匀,水以不烫手为原则。倒水的时候,先少倒一些,再少倒一些,多加几次,边加边把面用力压成面团,直到水光,手滑,盆光滑,面也就揉光滑了。夏天用冷水,冬天是用温水的,这样面容易发醒。为了增加香气,多数人选择用醪糟自制酵母粉,嫌安琪酵母粉放多了有气味罢了。细心的妈妈常常就自制,发出的面又松又软,蒸出的馍馍香满小院。
  面发好后,心须放一个合适的温度,不烫不冷为好。农家人常常在晚上吃过饭后,锅里放一些水,把发面盆搁在水中,放火稍微一烧就行,或者把土炕烧好,放在炕角盖好就行。温度一定要适中,不然就发不了或者直接烫死了。记得有好几次,我喜欢热炕,就把妈妈的发面直接烫死了,害得一场挨骂。
  等到第二天早上的时候,蓬松的面就发好了,用手一撕,有好多小孔,看起来非常好看。我总喜欢偷着用手撕几下,妈妈这时候是非常高兴的,一边取出面盆,一边说不敢动不敢动。
  二十七二十八,蒸馍大战就开始了。因为量大,需要爸爸上阵,我也凑凑热闹。揉面是接下来的一道工序。先在案板上撒上一层面粉以防黏粘,再把发好的面倒在上面。爸劲大,弄这不在话下。面团在他手里,好像捏泥巴玩耍一般,三下五除二便再次光溜溜一般。妈说,隔岸板上让再次醒醒。等醒面的功夫,她就开始整理家什了。蒸笼洗洗刷刷,草圈拍拍再扎紧点。
  草圈是蒸馍时必备的一件家具。蒸的时候,先放上草圈,再把蒸笼放在草圈上以防大锅与笼之间漏气,这样密封就好一些。它是在夏天捻麦子的时候,妈妈用拾掇来的麦场上的长麦秆扎成的。现在,有人用废旧轮胎代替了,但不会有草圈的密封好的。
  面醒一阵,看起来又膨胀后,就可以揉馍了。第一锅,是我们最爱吃的菜包,菜馅多种多样,是妈妈提前剁好的。爸把面揉成长条,切成块弄成圆片,我们就开始包了。这时候,妈当然是导师了。她教我们拿来圆片,用手转捏圆边,要求边薄内厚,然后舀上一勺菜倒面片中间,一手拿面片,一手弄折皱,边折边压菜,一会儿花纹又多样子又好看的包子最立在手上了。我们常常要比赛,谁包的俊给谁就多发压岁钱,结果小弟的压岁前老多,他手巧他的包子就俊嘛!包好以后,要放钉笆上再次小发醒一阵!
  我们还会包许多糖包,油面包,根据口味不同而定。包的时候,爸会偷偷地放上一枚硬币,说不准谁会惊喜地咬上一口,然后一家人开怀大笑。咬到硬币的算是幸运者,来年一定福气多多,好运连连,而且还要多发压岁钱!
  开始蒸馍了,拿来大勺舀水么!锅里的水眼量而定,量多勿少,添少了就把锅烧炸了。妈不止一次地给我讲过,锅炸漏水的凉活。先把一锅水烧开,水沸腾后就把钉笆上的馍馍放进锅里,再放草圈,再放席盖上面压上锅盖,锅盖顶再压俩砖块,压实就不漏气了,草圈与锅盖中间再用一些旧抹布塞实,密封严。大火烧起来,熊熊的火焰映照到脸庞,一到夏天真够呛的,热死了受不了。不一会儿,蒸笼上大气氤氲,这就是妈说的气圆了,看时间,再大火烧上二十五分钟左右就能闻到满屋的麦香了,停下来等蒸气没有了就开始取。我是最爱吃菜包的,那时候穷一年到头来妈也包不了几回,所以嘴馋过过瘾,守在锅跟角,馍没熟的时候,我会哭鼻子。终于等到妈掀锅盖的时刻了,席盖上还留有水汽呢,一锅排列整齐的包子一齐冒着袅娜的水汽,香味随之散发舒展扑鼻而来,谁不眼馋呢!"慢慢取,小心烫手!"要不是妈提醒,我还就真忘了!
  我是爱吃菜包的,小弟爱吃糖包,各人有各人的口味。过年当然,还需要一些花馍,圆馍之类的。
  蒸圆馍的时候,有一个难点该说说,那就是攒馍。攒馍是个技巧活,我也是跟着妈妈学了几遍才学会的。等案板上的面搓成条切成块后,就是攒馍的时候,要用右手抓面团,压紧揉光,弯曲成半圆形,左手配合逆时针转,越转越紧,圆圆的馍就搓成了,折皱统一集中到了底面。
  我是个差不多的笨姑娘吧!妈妈说的,为学蒸馍攒馍费了一些时辰,还是迫不得已的事情。很小的时候吧,书本是我的挚爱,对吃的总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无心过问,直到有一天,世界全变了。那时候,妈妈病了,一场脑溢血改变了我家的全部,妈躺在了病床上,爸忙里忙外,小弟弟什么也不懂,做饭的事就轮到了我的头上。那次蒸馍,我哭了,望着一锅青蛋蛋馍我是真的哭了,那里会做,尽管平时看着妈妈是那么弄的!村里的婶婶大妈来了,她精心地给我说了几遍,后来我终于学会了。那一次大年夜,是我和弟弟一起包的包子,妈笑了连连点头。
  随着党的富民政策的落实,老百姓的日子一年胜过一年。人们天天都可以吃美食,不再是年的专利。馍馍也不用蒸那么多了,随时都可以去做,但这习俗没变,人们对来年的美好盼头没有变!
  又是一个年味,又是一个美食的天堂,今天二十六,不知妈妈发好了面没有。我该回家包包子了,妈的左手是弄不了的,每年我会为自已的小家蒸上一笼,不忘回娘家再蒸上一笼。儿时的记忆一直都在,妈妈的味道抹也抹不掉,故乡的路永远都在脚下。春意浓浓,祝福连连的除夕之夜,我做的馍馍,一家人一定会觉得好吃……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