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忘记密码

扶风百姓网

如何在扶风百姓网注册? 古城旧梦(小说连载)刘省平/著《扶风记事·新城记》连载中……长篇小说《朦胧年华》连载……
《扶风纪念 抗日志士》连载……扶风百姓网上传图片教程扶风县城市总体规划图册在本站发布网络视频教程
查看: 686|回复: 0

[散文随笔] 漫话扶风臊子面 文/冯西民

[复制链接]

中国

升级   100%

发表于 2019-2-7 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漫话扶风臊子面

文/冯西民

  扶风臊子面自西周以来就是朝野大餐。有关臊子面的论文,诗歌,散文,各领风骚。臊子面已驰名中外。
  毋庸赘言,单说有关臊面的一些趣事。
  扶风人若逢红白宴席,主家必请大厨。这大厨必须做得一手好臊子面。一般是年富力强,经验丰富,口味上乘的男人。但大厨承接下谁家的饭局,对主家第一个要求就是有好醋,第二个要求主家必须按所开菜单购买,不能随意增减。如满足了这两个条件,大厨便胸有成竹。
  于是开着他的厨用专车,带上副手及十多个帮厨女人(依事大小人数不定)来到主家。大厨如同交响乐队的指挥,哪些人择菜,哪些人切葱花,泡木耳黄花,炸豆腐,切肉丁,煮肉…各有所司。然后大厨亲自杀鸡熬汁赧臊子。
  管过晚饭之后,他们继续忙碌:开鱼脯,炖肘子,鸡腿,制冻肉等等,这是明天中午的菜肴准备,自不细述。一直忙到晚上十一,二点才休息。
  凌晨三点,大厨呼三喝四,唤醒帮厨者,烧锅调汤,整个村庄弥漫着臊子面的香味。
  这时的大厨先喝一杯酽茶(烟绝对不能抽,怕的是麻木了纯正的口味)。总管过来通知上饭,他便再次勒紧围裙,挽起袖子,俨然出征的将军,喊道:下面,执盘!一时锅碗盆杓叮珰作响。
  有大厨用大铁马杓浇汤,一马杓浇六碗,正好一盘; 有大厨左右手执双铁杓浇汤,迅速,准确,汤的内容份量恰到好处。端盘的女人们如同戏中的小旦:

围裙上绣着两枝梅,
粉面上但见笑微微。
一律儿碎步,如同水上漂移。

   扶风人宴会就谗早上的臊子面。红事现在主家让大厨服务队专做臊子面,中午的菜肴放在饭店里待客。况且菜肴再丰盛,人们并不感兴趣。不论是在外面当工程师的,当教授的,当官的,提起筷子,头不抬,眼不眨,吃了一碗又一碗,直吃得解开衣襟或是偷偷的松松裤带,一切的斯文,矜持消失得无影无踪。
  如果桌子上的面供不应求,大厨会低声问端盘的女人:吃饭的客人额颅冒汗么?女人们便嗔道:客人头像河里捞出来的样。咋不下桌,把腿跑肿了,胳膊疼断了。大厨嘴角便浮上得意的笑容,他知道今天的臊子面做成功了。客人头上冒汗是吃醉的标志。
  大厨也有胳膊困的时候。等新亲戚或他舅家人一茬吃完,少歇喝茶,此刻副手会接替浇汤。毕竟是副手,汤浇得一会儿汪,一会儿汤中物少,便有村子里坐席的牙客嚷嚷开了:盐重了,醋没出头,臊子有一碗没一碗,汤没点味渣渣等等。
  这时总管便疾步过来附耳对大厨说:牙客提意见了!一人厨一听,沁出一身冷汗,放下茶杯,接过副手的铁杓重新搭菜调治。大厨们怕的是牙客。
  牙客是什么人?
  牙客泛指交易市场的中介,经纪人。但又不确切。每个村子里都有一两个能说会道并且敢于直言,点评到位的人,如同文艺评论家,不会唱戏但能听出演员唱得瞎好,不会做臊子面但能品出味道。
  大多数人主人家问吃甜和了么,碍于面子,没吃好也说吃好了,打哈哈。
  但厨子和主人要听牙客的点评,才知臊子面是否真好。倘若牙客下得席来,额颅冒汗,喜形于色,吸一根烟在大厨肩膀上拍拍说: 我娃娶媳妇待客肯定叫你!把电话给我。大厨大喜,忙掏出名片双手递予。主人一颗悬着的心便落了下来。
  牙客一时成了这顿臊子面的代言人!
  主人担心钱花了,事过了,还落下个客没待好的话把子。牙客会接着说: 端饭的媳妇个个干淑,脚尖利朗。帮厨的女人们便春风笑靥,盛满喜悦,用绣梅花或绣荷花的围裙楷着双手,忘记了胳膊腿脚的酸痛。
  如果臊子面没吃好,牙客会戴上墨镜,耸着房膀上挑的上衣,边走边说: 吃的不好。清汤寡水,啥厨子嘛!端饭的都是些腃浠(邋遢)婆娘。
  这时主人大厨互相抱怨: 主人会说: 你这手艺不行么,丢了我的人!厨子怼道: 你的醋就不行。买菜时不按菜单上去买,怪谁?
  于是不欢而散。
  牙客的评论场所在村中的人市上。他要夸谁便眉色飞舞。说他正月去谁家走亲戚先要借口倒水去主家的厨房看看: 锅上案上抹洗得干干净净,碗碟摆置得整整齐齐,面擀得薄光筋亮,后锅的醋呛得香气扑鼻,就会胃口大开。如果女主人腃浠,他会借口亲戚多走不过来,匆匆吃上几碗臊子面,掏下礼当,去另一家赶饭去。
  有的牙客会给你讲一个麻利女人的故事:
  话说过去有一个人好交朋友,他娶了个干淑婆娘,(陕北人把上了三十的女人叫婆姨,扶风人叫婆娘)。那婆娘醋做的好,淡醋比别人家的头淋醋还香。客人来了有吃的醋粉,还有醉人的臊子面,誉满一方。
  有好奇的客人便在厨房门外偷看这婆娘如何做饭,得些窍道回去好去调教自家的婆娘。
  只见她先把面拌好揉成一团,用干净的湿抹布苫住让醒一会。然后炒菜。姜葱蒜切捣得碟盏清楚。这一切做好,回头揉面,擀面。短擀杖换长擀杖,左捲右推,一大张旗帜似的面片在空中扇起拍下,任其玩于掌中。
  回头取过菜刀,搭上擀杖滚动,切出来的面薄筋细光。此时灶里的火烧滚了水,碎步揭开锅盖,双手捧住面条,抖抖的下进锅里,此时有一条面眼看跌了下来,那婆娘柳腰一拧,用穿着干净的绣花鞋一个鸳鸯拐,将面条踢进锅里去。
  这客人叹服,回来逢人便夸。
  麻利婆娘名声大振,以前不太走动的老亲戚慕名而来。男人说,因你的臊子面做的好,平素不走的亲友也走动了,应酬多太累人,想个啥法了拒绝一下?麻利婆娘说: 那好办!
  于是在上衣襟兜里装了一把炒熟的蔴籽儿,她知有人偷窥她做饭,便一边擀面,一边取一颗蔴籽儿用糯米银牙咬得毕卜作响。偷窥者疑是这婆娘在裤腰里捉虱子吃。便借口有个紧事逃之夭夭了。回去后逢人便说,人说某某那婆娘干净利索,我亲眼见她在裤腰提虱吃!那婆娘是个脏怂。
  这话一经传开,客人们信以为真,从此,门可罗雀了。
  牙客还会给你讲个故事: 从前,村里的张三最爱吃自己婆娘做的臊子面。倘若吃上一顿,那勤快任村子里谁都赶不上。把骡子喂饱草料后,牵出去拴在晾圈的石桩上,用刨子把鬃毛梳得顺溜的,然后用扫帚把骡子全身扫了又扫。接着把晾圈用干土垫了,用铁铣把土疙瘩拍得碎碎的。早上天黑糊糊就套上牲口用大车拽粪,比别人多拽几趟。
  村里人会说,看,张三吃了臊子面疯瓜得很。把婆娘娶成了。
  倘若一月或半月不吃一顿臊子面,张三就烦躁不安。婆娘在炕上纺线时他便骂道: 吵死了,再纺我就把纺线车撂到院子,用骨嘟砸成片片了!
  如果吃了臊子面他会对婆娘说: 娃他妈,炕当中热,你把纺车往热处放,我睡炕边呀。
  牙客还给人们说许多臊子面的故事和臊子面对人体发育的功能。例如: 扶风男人为啥长得体统(帅气)?是自小吃臊子面的缘故; 为啥扶风女人个个长得水色?为啥杨贵妃出在扶风?都是臊子面吃成的美女。
   如此等等
  一年一度的春节就要来临,扶风人不论打工的,经商的,当官的,上学的,当兵的,他们愈加浓烈了家乡的情结。一家人团聚,久别重逢是他们最强烈的愿望。在热腾腾,美味弥漫的臊子面的氛围中,会享受到人间最惬意的幸福时光……
   2018年12月30日于扶风北轩。
「真诚赞赏,手留余香」

发表回复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